笔趣阁 > 从一开始当总裁 > 第6章 赛马专家

第6章 赛马专家

    飞机升空,直奔向太平洋岛国,从瀚海市到迪马,只需要不到三个小时的航程。

    陈迎透过舷窗看着云海,跟云青原交流。

    “你都那么有钱了,千亿万亿的,怎么还有时间去迪马,还养马参赛?也为赚钱啊?”

    “爱好,爱好你懂吗。”云青原对这样的问题感到好笑,“不要凡事都扯钱,我对钱没感觉。”

    “你们有钱人说话,都这么凡尔赛。”陈迎暗暗冷哼,又想起身边的小胖子。

    脖子上戴着一两千万的石头,却坐经济舱,让人匪夷所思。

    “有钱人也坐经济舱啊?”

    “这话我不爱听,有钱人出门就得私人飞机,顿顿龙肝凤髓?”云青原冷笑连连,“你倒是让我想起一个笑话,说过去啊,有两个农夫畅想皇帝的生活,一个说‘我想皇帝肯定顿顿吃白面馒头’,另一个说‘皇帝下地都用金锄头’,那有钱人一出生就活在另一个世界咯。”

    “不是吗?”

    “有钱人他也是人,再有钱也有接地气的一面。我认识的几个朋友,就是你们口中‘股神’‘金融教父’什么的,有的十年如一日开一辆旧汽车,有的吃饭连汤都要用面包擦干抹净。”

    “你的意思是真正的有钱人都懂的收敛低调。”

    “除此之外,他们有的喜欢买邮轮,有的喜欢买古堡,百亿千亿花着眼都不眨。有钱人,什么是有钱人?想节俭节俭,想挥霍挥霍,这才是有钱人。”

    陈迎无以言对。

    云青原嘿嘿一笑,“像你身边这个小胖子,他的情况另当别论。我觉得他戴的坠子应该是家传的,观他言行举止处处透着礼仪教化,还能看两三国语言的马事报道,还有点钢琴手,他的家族一定不简单。至于他为什么会坐经济舱……可能是真没钱吧。”

    “家族没落?”陈迎忍不住猜测。

    “我觉得是他父亲这一支,在整个家族里并不受待见导致的。”

    听了云青原的分析,陈迎忍不住瞥向方言,观察云青原所说的细节。

    “这小子眼光倒是不错。”云青原指了指方言手里的平板道。

    上面是一匹骏马图。

    “一眼相中了我的马,哈哈,不错不错。”云青原很高兴。

    说话间,方言手指滑动,翻过这页,目光停在了另一匹骏马上。

    “看来,他没相中你的马。”陈迎趁机嘲讽。

    云青原一撇嘴,“谁告诉你这匹马不是我的。”

    说话间,方言再度翻篇。

    没等陈迎开口,云青原悠悠道,“别费劲了,这些都是我的。”

    “都是你的?”陈迎不可思议,“这么多热门马都是你的,你承包了大赛吗?赛规允许你这么参加吗!”

    云青原冷笑道,“当然不允许,但是我可以多买几家马场幕后持股,这不就可以了吗。”

    “……”

    “告诉你,现在热度最高的马,大半都是我那十几家马场的。”

    “没想到你居然独占了半壁江山!”

    “胡说什么呢,另一半,都是我参股的。”

    陈迎再一次无言以对。

    他不时往方言那边瞥一眼,也引起了方言的注意。

    “陈大哥也对赛马感兴趣?”方言问道,“你不会也是专程去迪马看赛马的吧!”

    陈迎对他一笑,点点头,“是啊,我也是奔着马赛去的。”

    这么一来,就有共同话题,方言来了精神,侧过身子把手里平板伸到陈迎眼前。

    “那正好,咱们交流交流!陈大哥要是想买马,我可以给你建议!”

    “是嘛。”陈迎礼貌一笑。

    “为了这一周的赛马盛会,我可是从半年前开始着手研究,托人找关系搜集资料,我可以说是专家里手了!”小胖子止不住嘚瑟。

    那边中年人也拿着飞机上一份马报在看,听到方言的话,瞄了俩人一眼,露出一个不屑的眼神,伸手带上耳机。

    “这里面我最看好的,就是这匹踏雪追风,你看这马通体毛发黑亮黑亮,四个蹄子带白毛,是欧陆皇家骑士俱乐部纯血马,现在排名靠后,后期潜力无限……”方言卖力介绍。

    “这么厉害?!”陈迎将信将疑。

    “这小黑马确实挺不错。”云青原笑着说,“可惜,先天有缺憾,算不上极品。”

    方言大力神化的骏马良驹,被云青原轻描淡写几句话拉了下神坛。

    “陈大哥,真不是我吹,这马绝对绝对潜力股,你要相信!这次我去迪马,准备重注这匹马!”

    眼看陈迎神情敷衍,方言有点不痛快。

    “重注吗,你还是慎重一点的好。”觉得方言这个人还不错,陈迎好心劝了一句。

    “怎么,陈大哥你有什么高见,说说我听听!”方言皱眉逼问。

    眼看不说个子丑寅卯,小胖子不会善罢甘休,陈迎无奈,只得按着云青原话说。

    “五月欧洲赛,这马表现抢眼,只可惜后半场失误,与冠军失之交臂,很多人都认为是骑师的问题。但其实,不是的。”

    “如果你关注了去年同级别亚洲赛,你会发现它曾经犯过同样的失误,这匹马先天就有一丝缺憾,在它的右侧后蹄上。”

    方言不敢相信地看看陈迎,拿过平板,一通猛翻去找资料。

    找到后,小胖子嘴里神神道道,反复拖拉进度条去看视频细节。

    陈迎给他消化的时间,不去打搅。

    半小时后,方言一把抓住陈迎,眼神激动震惊,“真有问题!大哥,你怎么知道的,连那些专业大佬都没看出来!”

    这话听的云青原都笑了,“这么明显的问题,谁看不出来啊。”

    云青原的影响下下,陈迎也变得轻描淡写,“别激动,看出这点问题没什么可称道的。”

    越是如此,方言越如看世外高人一般看深藏不露的陈迎。

    “陈大哥,你才是行家,你能给我讲讲马吗!”小胖子神情虔诚。

    陈迎倒是不拒绝,反正路途漫长,扯扯淡也是好的。

    按着云青原那些话,陈迎随口一聊,结果方言整个人都被震撼到了,看陈迎的眼神都充满了膜拜。

    方言身边的中年男人戴着耳机,还能听到那边窸窸窣窣的声音,忍不住皱了皱眉,调大音量,鄙弃的看了眼两个年轻人,眼神是极度不屑的。

    “毛都没长齐还谈马,懂个屁,到时候输死你们!”

    中年男人自己偷偷打开手机网络,开始打字发送信息,“孙佳影,今晚上加班把提案重新给我弄一份。明早之前,发我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