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一开始当总裁 > 第1章 卖身一千万

第1章 卖身一千万

    一条纯白色调完全封闭的走廊内,一个年轻男人徐徐前行。

    他光着脚,赤裸着上身,浑身上下只穿一条宽松的白色短裤。

    在他身边,几架颇具科幻气息的无人机一路跟随,摄像头反射着冰冷的光辉,犹如一双双冰冷的眼睛,窥探着这男人身体的每一处细节。

    男人身材几近完美,每一处肌肉都凝聚着爆炸的力量。

    寂静长廊忽然响起一个声音,那是空灵的电子合成音。

    “陈迎,23岁,夜影特种部队退役士兵,参加大小实战十九次,十一项技战术纪录保持者……”

    名叫陈迎的男人面无表情,依旧缓步前行。

    “陈先生,你的决定是否完全基于个人意愿,在头脑清醒的状态下,做出的最终决定!”

    电子声发出询问。

    “完全是我个人意愿!”陈迎回答的冰冷,又毫无迟疑。

    他今天是来“卖身”的。

    走廊尽头出现了一扇门,左右墙壁开出几个洞,无人机犹如燕雀归巢一般,飞回洞内,嵌入墙壁。

    陈迎站在门口,却没有走进去的意思。

    “陈先生,你后悔了吗?”电子声再度询问。

    陈迎一脸平静,“进去前,我要先看到我妹妹的住院费到账,还有我父亲的欠款被偿清!”

    走廊里安静了片刻,电子声再度响起,“没问题。”

    陈迎头顶天花板射出一片光,在雪白的门上投影出画面。

    先是一个女孩的头像,她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留着短发,笑容甜美又可爱,像极了天使,只是脸色憔悴的吓人。

    陈迎眼中流露一片柔情,眼里甚至浮现出一个微笑。

    女孩头像下是信息资料,其中一项被放大,那是医院的账户,代表钱的数字开始滚动,最终停留在五百万数额上。

    陈迎的妹妹陈箐箐得了罕见疾病,所有药物都需进口,那些药在国外都贵出了天价,更别提被进口进来,寻常人根本负担不起。

    这五百万,治不好病,却能让妹妹尽能多活一段时间。

    随后,画面中的人换成了一个容颜更加憔悴,满头白发的中年人,那是陈迎的父亲陈长中。

    原本,陈长中有一家自己的小公司,经营不错,是可以担负的起女儿每月的医药开支的。

    只是不久前,陈长中遭受竞争对手的算计,公司破产,欠下外债五百万,全家都到了砸锅卖铁的地步。

    看着父亲的容颜,陈迎眼里出现一丝愧疚。

    入伍前父子关系并不好,现在自己懂事了,能明白父亲的苦与不易,却再也没有无机会尽孝。

    此刻,陈长中头像下的个人账户数字飞增,多出了五百万。

    “钱全部到账。”

    电子声刚说完,一阵电话铃音在走廊中响起。

    “跟你的父亲做一个告别吧。”

    电子声似乎知道这电话是谁打来的。

    随后电话被接通,真的是陈长中的声音。

    “儿子,你在哪儿?小箐住院费多了五百万是怎么回事,一个什么基金会说是你筹集的救助款,还说会有另一笔钱打进我的账户。孩子,你你做了什么?”

    陈长中声音亢奋欣喜,又充满了浓浓的担忧。

    陈迎几度张口,却感觉喉咙哽咽,什么都说不出来。

    许久,陈迎才生生挤出一句话,“爸,你们好好的!”

    说完,陈迎推开眼前的门,大步走了进去。

    身后的门缓缓合拢,隔绝了一切声音,也隔绝了整个世界。

    陈迎的心再无任何波澜,他看到眼前是个诺大的房间,里面布满了机器,看着许许多多穿着白大褂的黑人白人来往穿梭,看到有人走向自己。

    “一切,都结束了。”陈迎心中默念,也走向对方。

    在白衣人指挥下,陈迎经过了几道消毒手续,最终走向一个带着玻璃舱门的罐子。

    据说,在那里睡上一觉,等醒过来,自己就不再是自己了。

    陈迎瞥了眼并排摆放的另一只“罐子”。

    里面有人,是个耄耋老者。

    “那就是我的买家,今后用我的身躯活着的人吗……”

    陈迎只知道对方姓云,是个很有钱很有钱的人,只是身患重疾,时日无多。

    对方想活,而他的黄金帝国也需要他活下去,于是就有了这场交易。

    陈迎进入玻璃仓,躺在冰冷松软的床上,眼睁睁看着玻璃罩合拢,感觉有气体徐徐注入。

    他的眼前也变得朦胧。

    透过玻璃,陈迎看到一些影影绰绰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应该是姓云老者的家人。

    他们在迎接熟悉又陌生的亲人降临吗?

    陈迎感觉眼皮发沉,怎么也睁不开。

    在最后的一丝意识下,他默默念了一句话,“再见,这个世界……下辈子,我不来了。”

    一切,归于无。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里传来人声。

    陈迎艰难睁开眼,开始是模糊的,随后越来越清晰。

    他看到舱门外有张脸,是之前引导他躺入玻璃仓的人。

    我还活着?

    陈迎定定神,自嘲一笑。不早知道这只是互换身体吗,他当然还活着。

    那么现在的我,一定是老态龙钟,孱弱无比吧。

    陈迎艰难抬起手,映入眼帘的不是树皮枯松,而是匀称刚劲的手指。他这才留意到徐徐升起的玻璃仓,上面反射出的,是他年轻的容貌。

    我,还是我?!陈迎吃惊。

    难道,换身体没有成功吗?

    “醒了吗,年轻人?恭喜,你还活着!”舱外的人伸手把陈迎拉出来。

    陈迎脚下虚脱,感觉从未有过的乏力。

    他瞥了眼旁边的罐子,那里也空了。

    “真是太遗憾了,最后出了点错误,转换失败,云先生已经去世了。”身边人遗憾道,又拍了拍陈迎的肩膀,“不过你放心,给你的报酬人家不会收回的。你,可以回家了!”

    我可以回家了?

    听到这话,陈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可能还得一半天时间才能彻底恢复过来,走吧。中间人在外面等着你!”那人推了把陈迎。

    陈迎浑浑噩噩,恍如梦中走出这地方,直到白色走廊的起点遇到了中间人,又被带上头套带离。

    随后,他被带上车,带上飞机,飞回了国内,飞到了他生活的城市——瀚海市。

    “就此别过,你没见过我,我也没有见过你。”中间人在机场扬长而去。

    陈迎赤手走出机场,看着蓝天,依旧有几分恍惚。

    一切,都好像做梦。

    “我真的还在。”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陈迎忽然觉得活着挺好。

    可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猛然嘶吼,犹如疯狂困兽,“这该是我的身体!”

    陈迎眼眸骤缩,骇然抬首。

    “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