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84章 失踪人口回归—2

第84章 失踪人口回归—2

    电视中,主持人用余光斜视提词器,用字正腔圆的声音朗读着。

    “据不愿透露性别的邓警官投稿,近日有名热心市民抓获了数几年来警方苦寻无故的光头大盗。”

    “这己是本月等7起有关热心市民的相关报道,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居然都拒绝了来自警方的奖励,当真是古侠今犹在,行善不留名。”

    “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某位热心市民的弟弟,他就是前阵子杰哥事件的受害者,也许正是这份亲情所在带给了那名热心市民源源不断的动力。”

    画面一转,自恋程出现在了电视屏幕上,其旁是一排备注:不愿透露姓名的陆晨先生。

    嗯,姓名那两个字上面确实是打上了略微模糊的!马赛克没错。

    陆程忍不住吐槽:“这是哪家的晚间新闻…虽然还会玩文字游戏。”

    珈百璃思忖道:“小品频道吧,听说这个频道偶尔会播几条搞笑新闻,在人间挺受欢迎的。”

    “哦。”

    陆程想了一下。

    “这不就是新闻界的哈士奇吗?”

    三人中唯独薇奈木有交头接耳,因为她关注到知晓事情所有经过的自恋程面部表情从淡然到诧异到震惊到吊滞再到最后的黯然失色。

    总之电视那头的自恋程是觉得自己在人间没法混了,重点是他屁股蹲那头被陆程揍的怪疼的,让他忍不住想去揉。

    采访人发现了他的异样,微笑道:“没关系的,不必担心,有什么想说的吗,大家都会帮助你的。”

    事到如今还有啥子好说的,本身,我一生之敌…自恋程僵硬的孝道:“没什么,就是想问一下那100w…”

    没错,他决定将这些钱要过来占为己有。

    “痛失的奖金却被分身纳入囊中,这样极致的痛苦,你准备好了吗,本身!”自恋程想着,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采访人:“真不愧是热心市民的弟弟啊,你放心,你哥只是抓住了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普通小偷,奖励是不会硬塞的。”

    自恋程的表情瞬间凝固。

    “另外请问一下,您身为为数不多遭受迫害的市民,对于当前的社会现象……”

    采访人又将话筒递给了自恋程:“就像上一则视频,前阵子由巡警在草丛中找到,被套在麻袋里的天舞学校学生胡桃泽,针对这种丧心病狂的现象,你有什么看法吗?”

    噗!

    可乐从陆程嘴中喷出,溅了电视屏幕一脸,用衣角擦试嘴角后,他又被呛到,连咳了好几声:“咳咳,胡桃泽,麻袋?”

    薇奈也是猛然从坐着的床上蹦起:“萨塔尼亚?!”

    珈百璃张着水蓝眼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你们认识吗?

    “是位在魔界的朋友。”

    薇奈快速解释了一声,对着陆程激动道:“找到了!新闻里说她还在警局里等待认领,我们赶紧过去吧!”

    说着,就抓上陆程急匆匆的房门。

    珈百璃:“唔……”

    吱——

    门被打开了一条小缝,薇奈的头从中探了出来:“那我们先离开一下小珈,记得晚上一起去陆程家吃饭哦。”

    珈百璃:“好…那个,”

    啪——

    门被重新关上了。

    “你们把我的电视屏幕弄脏了。”珈百璃默默的在心中将未说完的话吐尽。

    她想伸手扯把纸巾去擦屏幕,却发现原本放置在桌上的纸巾不翼而飞,不知被抛弃到了哪处,在懒得找又呼叫小鱼无果后,

    “没有游戏的生活好烦呀…”

    “啊——”

    她长啊一声,倒到了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个小团子,还真就这么睡着了。

    此时天空上的那抺霞红悄悄褪去,天色将暗,街道上陆续亮灯,行人纷走。

    待夜幕降临,这座城市又将呈现出繁华的景象。

    咚!

    这是薇奈撞墙的声音,在警局一高一矮的两位值班人员目瞪口呆的表情下,她一头栽进了墙壁之中,给其留下了一个深深凹印。

    “唔…”

    薇奈吃痛,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一副安然无恙的模样令值班警察心中的惶恐更添几分。

    “现在我觉得老邓说的挺对,咱们的经验确实太少...”

    “赞同。”

    “怪我,忘了开传送之前先跟薇奈提一声了。”陆程默默地将视线从墙上的坑坑上移开。

    薇奈并没有在意,急切的对着值班人员询问道:“请问那个胡桃译同学还在这里吗?”

    “你是说那位非说自己没人认领,死赖着我这不走的女娃子?”

    两名值班警察对视一眼。

    “还在呀,来了就赶紧领走吧,她在我们这都不知道赖了几天了。”

    “对,我们让她自己回家去,都还不乐意。”

    较矮的那位值班警察苦笑,不知道为什么,回回都有这样的,不同的是,

    “啥?”

    陆程与薇奈朝拘留室望去,此时萨塔尼亚正在拘留室里蹦的正欢。

    “嘁嘁嘁—被关在拘留室可是s级恶魔才有可能做到的事情。”

    “真不愧是吾,来自地狱的恶魔,人间的支配者哇哈哈哈哈。”

    好在那两名值班警察只当又来了一名中二少女,摇了摇头,拿出钥匙准备将萨塔尼亚所在的拘留室给打开了。

    “诶,薇奈你怎么来了,”萨塔尼亚自己推开拘留室的牢门就开了出来。

    高个:“……你没锁门?”

    矮个:“好像是的…”

    感觉到两名警察查沉默不语的盯着自己,萨塔尼亚疑惑的发问:“看吾干嘛,又到献上贡品的时候了吗?”

    矮个:“你就没趁我们午睡的时候看一下门锁没锁?”

    “门?什么东东,这不是吾的王位吗,吾的子民。”萨塔尼亚用看傻子的目光看向两名门位,感觉这俩傻乎乎的。

    高个:“……”

    矮个:“……”

    看在你是小孩的份上,我们忍了。

    “王位?”薇奈满脸懵逼。

    “对呀,”萨塔尼亚凝色道:“有重兵把守,来的都毕恭毕敬,而且按时有人送饭,这不就是统治者该过的日子吗?”

    呀—呀—呀—,似有乌鸦在众人头顶飞过,众人沉默不语。

    陆程:“……说的太好了,不回不许再说了。”

    “不然容易被揍。”陆程默默地在心中补充道。

    高个语塞,在打量了一下众人后,他沉重的将手搭在了陆程的肩膀上:“这边看着就你最大,回去之后跟孩他爸说一下,要注重孩子的教育啊。”

    陆程叹了口气:“回头我挑个‘时间吧,现在孩他爸都还在地狱呢。”

    地狱?挑个时间?

    矮个刚刚拿起水杯的手抖了一下:“要不还是别了吧。”

    “啊~啊...”,高个顿时捂着嘴抽泣起来,难怪这孩子看着脑子就不太正常,原来是父母己经不在了。

    相必一定是缺少来自父母的关爱,才会导致这孩子这幅模样吧...

    高个吸了下鼻涕,红着眼看着还是放声大笑的萨塔尼亚,在笑声中,他似乎听出了几丝孤楚,一时间心中浮想联翩。

    这孩子是在微笑掩饰心中的悲伤啊...

    高个对着陆程语重心长道:“你是目前看起来最正常的那位,可一定要帮帮这个孩子啊。”

    陆程郑重的点了点头:“放心,大不了把她送去天堂深造。”

    高个顿时脸一黑。

    噗!

    在一旁暗自伤感的矮个猛地将水一口喷水,他默默走进办公室,拿出了一个表格。

    “姓名。”

    陆程:“……”

    不一会儿,三人备完案后被请出了警局,如果不是陆程资料表有几项过于耀眼,估摸着不喝点茶是出不来的。

    矮个在门口反复翻阅陆程的资料,眼中写满了难以置信:“这个人…莫非就是老邓囗中那种热心市民。”

    高个没有说话,静静地点燃了烟,注视着他们离去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