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82章 你一定不会对我们做什么的,对吗?

第82章 你一定不会对我们做什么的,对吗?

    “我说,我们为什么要走十二之门?”

    魔界,赛扎夫将粗糙大手摁在了魔都歌舞厅的门上,只见原先的门瞬间画出了一道六芒星阵,闪耀着璀璨光芒,连通上了十二之门。

    “直接用魔通术不就好了吗?”

    自恋程疑惑道:“魔通术?”

    “对呀,跟天使的神行术类似,能以物体为载体召唤出通往任何地方的时空门,就跟我现在用的这招一样。照常来说,在单界内传来传去就差不多顶天了,不过你好歹也是陆程的分身,怎么着也得特殊一点吧。”

    自恋程人性化的呵笑了一声:“你有没有想过正因为我身为陆程的分身,所以才连魔通术是什么玩意都没有听说过。”

    赛扎夫:“……”

    怎么说呢?魔通术都不知道,真不愧是几乎没来上过学的你呀,陆阿蛮。

    “总之不管怎么样,去了人间后,关于魔界的事请务必提都不要在我本体面前提起。”自恋程提醒到,推开了六芒星门,就在刚刚他已经反复提醒了不下三回。

    赛扎夫紧着走进门内的自恋程,保证道:“放心,老铁我肯定守囗如瓶。”

    毕竟今后在魔界还有好日子还等着他呢,这几天被同学围绕的感觉简直让他一度丧失了自我,一想到之后,还能见识到能在人间生长的红极斑袍子,赛扎夫就那叫一个兴奋啊。

    要知道红不同紫,红极斑袍子成熟后食之甘甜,而且越是成熟就越是拥有让人心潮澎湃的效果,就连魔界购物里也时常贩卖一些由红极斑袍子制作的物品。

    想着,赛扎夫的脑海里不禁浮想联翩。

    讨厌~赛老师坏坏啦,那我就再吃十斤好了…

    哇,赛老师棒棒,你的粘液恶乌拌眼饭,我好喜欢~

    嘿嘿嘿…

    “赛扎夫?”

    嘿嘿嘿嘿…

    “赛扎夫!

    “呀!”身处于幻想之中无法自拔的赛扎夫被猛得惊醒,他首先是观察了四周,左边是天使们上天的地方,右边是他们一路走来的恶魔小道。

    面前正对的赫然是金碧辉煌,数十颗晶莹剔透的红蓝绿各色大宝石镶在金边上的十二之门。

    “哦,原来是已经到金碧辉煌的十二之门了呀。”赛扎夫不由感叹,做白日梦的时间总是过的如此之快。

    “等等,金碧辉煌的,十二之门?”

    赛扎夫满脸懵逼,什么时间十二之门这么高端霸气上档次了?

    自恋程却是好奇心满满的打量四周,一出来就是办事的分身说实话很少有体验生活的机会。

    这是一条还算宽敞的大道,其后的假山一边犹如炼狱,一边又犹呈生机勃勃之相,悬挂着恶魔与天使的牌子分隔两界,为过往的天使恶魔们指引方向。

    呀,果然我们分身也是有生命的呀~自恋程不由张开胸膛,觉得自己此刻帅的一批,果然只有自由的分身才是最帅的。

    “搞什么呢?怎么还不来?你真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分身!”

    本体催促的话语在耳边响起,自恋程的笑容瞬间消失,他拍了拍赛扎夫的肩膀,叹气道:“我发现本体简直就是我美好生活的垫脚石。”

    赛扎夫:“……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死心吧,咱俩别说静步,估摸着就算是死步也刀不过他呀。”

    “boh。”

    自恋程表示不试试怎么知道,看着眼前的十二之门,忍不住吐槽了一声:“这门怎么看着跟这清净的地方有点不太相符呢。”

    “嗯?”

    这句话惊怒了沉睡中的十二之界,随着他的苏醒,一声怒吼声直接传出了十里八外。

    “又是哪个不知好歹的东西?还不赶紧给我滚!不滚的话,就赶紧给我滚!”

    赛扎夫将嘴巴贴近自恋程轻声道:“我怎么感觉这门和以前有点不太一样。”

    “请务必把嘴巴贴的跟我这么近,从某种角度♂,男男受受不亲知道吗?”自恋程一把将赛扎夫的头摁开,挑了挑眉后,又是清了清喉咙。

    “小门呐,你还可曾记得自己的由来。”

    此话一出,十二之门的门框随之一颤。

    在经历了长达数十分钟自恋程的细心开导后——

    “呜呜呜呜,你说的对陆老师NO.免,我不能因为自己一时的委屈就将怒火泄怒于天使恶魔们…是他们给了我生命,我居然还呜呜呜…”

    十二之门抽泣着,自恋程的话简直是深入人心,深深的将它打动,它决定今后一定要勤俭做门,再也不会像最近这样了。

    “你明白就好,放心,阿爸们会理解你的。”自恋程用看待儿子的眼光,深情地抚摸着十二之门的门框。

    这门为什么要叫我陆老师男ber免?

    这句话说的十二之门那是大为震动啊,一直以来,大家只会进门门,从没有人关心过门门,门门实在太难了。

    于是它感动的敞开了自己的心扉:“嗯嗯,您一定还有急事吧,陆老师NO.免快快请进。”

    “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自恋程招呼赛扎夫,自己先一步大摇大摆的踏进了十二之门,赛扎夫跟在身后,眼尖的发现他好像偷偷抠下来了一颗黄水晶…

    人间,下午4点31分。

    陆程在自己的房间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要知道时间已经不多了,再过一会儿薇奈他们可都要放学了。

    “哎呀,这可怎么办呐?”

    突然,门上散发金光,浮现了一道六芒星阵,门把松动,自恋程摆着pose刷的一下从门内蹦了出来。

    这种单手遮脸,同时将另一支眼漏出来的姿势简直与萨塔尼亚那天的动作如出一辙。

    不同的是,一个是自恋气味满满,一个是中二气息爆棚。

    “嗨,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呀本,噗!窝滴腰哇!”

    自恋程被猛地从门内窜出的赛扎夫撞扑倒在地,隐约间疑似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红极斑!哪呢,在哪呢?在哪呢?”

    赛扎夫满脸兴奋的甩头遥望四周,不停的询问红极斑的下落。

    “相比这个,我更好奇你不小心扎在自己身上的小刀是怎么回事,小自。”陆程默默地看着自恋程脊梁骨上那柄散发着幽关的小刀,拿出了一个手机拨通了110。

    周围一道道结界立起,自恋程忍不住吞了口唾沫:“你不是法力尽失,很虚了吗,怎么…”

    “嗯,就在我家,我身为热心市民己经将他制服了,好好,那我在家等着你们,我亲爱的警察同志。”陆程挂断了电话,隐约间眼中红光泛滥。

    赛扎夫也是吞了口唾沫,连退数步,仓促间却是撞到了一个牢固的界面:“你一定不会对我们做什么的

    ……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