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69章 一个地下组织的破灭

第69章 一个地下组织的破灭

    魔界,恶魔学校己经迎来了新一届的新生,在他们兴奋的打探校园环境,期待着六年义务教育后,去人间经历的时候,殊不知他们的校长正坐在办公室内思考着如何给他们来个大惊喜。

    校园已经翻新,与原来并无两样,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校长公办室,原本到只有一个办公桌的办公室,现在被扩张起来,小生态水池,大型办公室,沙发,电视电脑,一个小门加小房连通上下层,隔绝了其他教师来往用的电梯,连墙壁都是单向的透明钢化玻璃。

    是的,某校挪用陆程捐来的公款将一层楼都改成自己的办公室,不仅如此,还向外扩大了好几圈。

    从外向内看,他的办公室夹在整个教师楼中央,整栋楼看着跟个倒过来的凸字一样。

    “你可真是我的恩人呐,小陆子。”沋泽校长惬意的靠在沙发上,感慨了一声,优雅的端起了茶杯。

    ”吸~咕噜咕噜”,他用茶水洗漱囗腔。

    “咕通”一声,他将茶水咽了下去。

    “啊~”

    用人类的话,怎么说来着?哦,对,生活要有仪式,泷泽校长随手将茶杯往沙发后一扔,顿时,空旷的办公室发出登登登的响声。

    “该怎么调教新生呢?”

    “要不把陆程叫回来把他们胖揍一顿吧,反正人间也还没开学。”泷泽校长用手摸了摸下巴,觉得这是个很棒的主意,陆程估计也会很感兴趣的。

    “我可真是邪恶呀。”

    这时,他的天魔T13手机响了,在桌上发出震动声,龙泽校长从桌上拿过手机一看,显示的号码似乎是魔界日报的。

    魔界日报报除了日报之外,其实还有另一项日常任务,那就是观察人间。

    泷泽校长接听了电话,印象里,魔界日报基本上是很少打电话过来的。

    “喂?什么事呀,有什么屁事,赶紧说完,别耽误我想计划,是关于魔之剑的?他又怎么了?”

    没有开免提的电话在他耳边嘟囔了几声,而就是这几声惊得泷泽校长一下从沙发上蹦起。

    “你说什么?!”

    嘟嘟嘟…

    “喂?喂?喂?”泷泽校长将手机从耳边拿开,手机屏幕上不知何时被捏出了一道裂缝,他赶紧回想着陆程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这小子,真去毁灭人间了???

    同样被惊动的还有天界,负责观察人间的小执手脚慌乱的正准备往神殿跑去,身为督察天使中的督察队长,他急于向大天使们汇报人间的情况。

    这时她的小灵通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接起电话,正准备告诉对方现在自己有要事,但电话中的天使却是率先解释了起来。

    半响,小执挂掉了电话,手上的一叠资料消失,她重新回到云边,嘀咕道:“原来是这样的吗。”

    与此同时,被魔界与天界同时牵挂的陆程正在一个隐蔽的地方,这是一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岛屿。

    巧的是这里刚好位于距离天舞市不远的大海上,当然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陆程的视线向前看去,那里是一片废墟,地面上有一道将近有一个岛屿那么长的剑痕散发着黑气嵌在地面上。

    辛夷似乎领悟到了讨主人欢心的诀窍,发出可爱的剑鸣声,飞回了陆程手中化为剑纹消失不见。

    倒塌的房屋,基地组成的废墟中冒着黑烟,陆程缓缓看向烟雾中剩下的最后一个小黑屋,就在刚刚,他摧毁了一整个地下组织。

    “哟,居然能在我的平a下坚挺下来?”陆程此刻的心情微妙,这感觉就像是刚推完满级boss,回到新手村,发现居然还有自己秒不掉的怪一样。

    “等等?”

    陆程嘴角抽了一下,刚刚那个小黑屋是不是发出了圣光?

    “有点东西…”他漫步向小黑屋走去。

    小黑屋内,七名穿着黑西装,打着领带的男子正坐在一起,毫无疑问,他们就是这个地下团伙的领头人。

    领头的那名带着墨镜,他是领头人中的老大,虽然说姿历尚浅,但凭借丰富的能力得到了众人的爱戴,他十指合拢,沉沉稳道:“今天把大家召集过来,只有一件事情。”

    “嗯。”老二应了一声,嘴角不经意间一咧“哎呀呀,终于等到这些家伙聚在一起的时候了。”

    “真好奇和我一起潜伏的天使同伴是谁呢,听说他也混到了领头的位置…但是这些不重要,我们已经与暗地里约定好,待会摔杯为号,将这些老大逮捕之后再联系人间警方那些手下围起来,一网打尽。”

    “哟,老二看起来很开心呢。”老三发现了老二的异常,但他没有在意,只当他知道老大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同时他也忍不住的嘴角一咧。

    “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很难得这些家伙都聚在一起了呢,不枉我潜伏多年,就是为了完美的全部活捉这些可恶的家伙,接下来只要等那个家伙摔杯为号…”

    “老二和老三不愧是个老大,走的最近的人,相必早就了今天是什么事吧。”老四与老五嘴角一咧,一切尽在不言中。

    要知道那三个家伙根本不管事,大部分活都安排在他们头上,这让他们这两位近乎天使领头人当的心累呀。

    好在他们偷梁换柱,暗度陈仓,要卖出去的那些东西全被他们换成了面粉,不然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要无辜丧命。

    老六推了推眼镜,身为人间保卫组织的成员,他可是在这里潜伏了很久,不仅如此,那些杀手出海的交通公具,多多少少都被他动了手脚,除了早些年出海的,剩下的全都有去无回。

    “哼,这群社会的败类,又不知在策划什么,笑的这么开心,当真是人类的耻辱,等到过会儿,我摔杯为号…”

    想到这,老六嘴角一咧,终于给他等到这个机会了。

    老七看着小伙伴们都咧着嘴角,一副强忍着笑意,但又忍不住想要笑的样子,艰难的扯出了一个微笑,在这里,他的资质最浅,事实上,他只是坐船时,不巧出了海浪,被沦落到了这个地方...

    “话说,这么久了,我怎么感觉没有人回来过…”

    老大看了一圈,嘴角都咧着的其余人,他为了今天的行动,可是做了许多的准备,包括在小黑屋外面布下防护罩。

    他实在没有想到,一路上混打混爬,居然混到了这个位置,好在成了老大,啥活儿也不用干,没有啥心理负担。

    “话说,一般黑社会的老大是这样的吗……这么久都没有被弹劾?”这位老大的脸上带着疑惑,算了,不管了,这次他势要活捉所有的败类。

    此时,老四和老五盯他的眼神最死,这个可恶的家伙,就是这个组织的老大,虽然任务啥的都是由黑网自行下达,但贼先擒王,这可是他们还是学生的时候学到的。

    在老二的有意而为之下,灯黑了,他猛地抓起桌上的杯子,碰向了地面,然后他听到了整齐的……

    啪!

    啪!

    啪!

    啪!

    邦!登~登登,登——

    啪!

    灯亮了。

    “准备迎接上帝的制裁吧!”

    “举起手来!”

    “不准动!”

    “FBI!”

    “我是惩恶扬善的路人!”

    “冲呀!伙伴们!”

    六个手中都拿着手枪,地上是五个被摔碎的杯子,六人六杯六手枪,666。

    老大二三四五六:………

    手枪最先从老大的手中滑落,他头上顶着光环举起手来,不因为别的,就为此时有五把手枪指着自己。

    老六揉了揉眼睛,他看见其余六人中至少有五位头上顶着个光环,一时间他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果然,再仔细一看,他们头上的光环都消失不见。

    果然还是因为压力太大了吧,老六放下了手中的手枪,这是怎么回事?

    当然了,心情最复杂的还是那五名天使,他们也默默地放下了手枪。

    “啊多!”小黑屋直接被陆程一脚踹破,一块墙壁被踹飞,擦着他们的脸上飞过,越过了他的地上瑟瑟发抖的老七。

    扫视了一圈,一个大大的问号出现在陆程的头顶。

    “嗯?五只天使???我tm这是走错地方了?”

    “呀呀呀呀呀!!”老七蹲在地上抖个不停,难道这是要黑吃黑吗?实在是太可怕了。

    突然他感觉头上被什么东西指着,抬头一看六个枪口。

    不一会儿,陆陆续续有警察赶来,在他们看向其他六人疑惑的目光中,老七被压走了,此刻他就是被众人感谢的对象,因为他的存在确确实实是缓解了其他人不少的尴尬。

    被压走的老七当场荣登全场唯一幕后黑手,这件事情后来被刊登在了新闻上,一名警官在六名热心市民的帮助下,缴获了一个地下组织。

    但奇怪的是,这个地下组织竟以卖面粉为生,不禁如此清理现场时,他们竟发现诺大的基地仅剩53名肾虚杀手,其余的杀手不翼而飞,不是葬身大海,就是出了车祸等什么事故,要知在数十年前,这可是数一数二的大组织。

    而在近六年,这个组织不仅没有倒卖军火,开始卖起了面粉不提,竟只有将近十名境外的编外人员在执行杀手任务,且不知何等原因,经查实,失踪三月的普通市民竟直接被提拔成了元老级别的存在,而他们似乎连血都没沾过的老大竟瞬间消失不见,实际情况令人费解。

    而这些则都是后话了,这件事情的主人公们,正在与警察们做着交接,最先汇报完毕的陆程在一旁默默无语,他还在想为啥子一剑下去,血花子好像都没见。

    老大偷偷摸摸的靠了过来,与其他各位不同,他不需要做现场汇报,资历最深的他一会儿将被直接带入审讯室,“您是,魔之剑?”

    陆程眉头一挑,指了指自己:“你认识我?”

    “当然,我在天界听说过你的故事。”老大在下了自己的墨境,含着泪撕下了自己粘了不知多久的假胡子,假眉毛,将几团纸巾从嘴中吐出,又摘掉了假发。

    顿时,他的形象一下子从一个黑社会老大,变成了名让人看一眼就如沐春风的天使。

    “凭借自己的运气中了7000万,最后却直接全捐给了人类,尽管天界对你有很多争议,但亲眼见过之后,就觉得您不像是坏人呢。”

    “凭、借、自、己、的、运、气?!”

    听到这句话,陆程突然瞪大了双眼。

    “是啊,怎么了。”老大天使眼中带着不解,“经过多次验证,最终咱们天界还是判定您没有使用法力呢,只不过为了造成不必要的影响,我们向魔界隐瞒了事实。”

    鲜血从陆程溢出,画出了个长一,就跟那种嘴角流血表情包一样,他心痛的捂着胸口,那时候偷渡,他还以为是一时候没压抑住体内的能量……

    “啊!您怎么了,是那些歹徒对您造成伤害了吗?”老大天使惊慌的扶着陆程,不应该呀,他记得每天都有在那些可恶的家伙饭里面下药的呀,他们应该会每天都四肢乏力,连做任务的心情都没有,不应该会有力气战斗啊。

    “没,我只是受了一点内伤。”

    滚烫的泪水从陆程的眼中滴落,大亿了,大亿了啊,正要是自己靠运气中的,或许他就留下了呀!

    “什么,内伤!”一时间天使老大对他的敬佩更多了一分,同时暗自决定,以后要再有机会,一定要加大剂量。

    “嗯,果然还是太心软了。”

    另外几名天使勾肩搭背的从他们面前走过,尴尬的言语中带着尴尬。

    “哈哈哈哈,今天的天气还真好呢。”

    “是呀,是呀,哈哈哈!”

    他们看了一眼陆程与老大天使,与老大天使接触最深的老二天使面色一凝,“你…”

    老大天使叹了一口气,果然自己还是逃不掉社死的命运,正准备开口承认,就听见老二天使说了一句:“你也是来帮忙的嘛,哎呦,不错呦。”

    “哈哈哈,真不愧是我们天使呢。”

    几名天使勾肩搭背的离开了,摧毁这个地下组织的任务完成,他们准备过几天回天界看看。

    好吧,是我想多了…老大天使与陆程对视了一眼,尴尬的离去了,他准备回天界之后一定要定一个暗号,以免今后再发生这样的局面。

    不过,人间真的,还有其他的地下组织吗。施展神行步前,老大天使忍不住如此想到。

    陆程又深深得看了一眼废墟,果然,人类最大的敌人永远还是人类自己。

    世界总是有正反两面,但至少,这个世界相对合平,没有那些饥寒交迫的难民,没有种族歧视。

    陆程平静的眼睛中带着一丝感慨,一丝回忆,不知剑一得知现在的组织是这个样子或者在新闻上看见组织已经毁灭,会不会选择一个新的人生呢。

    陆程消失在了原地。

    原地空留下警察与他们的交流声。

    “他们的老大好像潜逃了。”

    “不会吧,来之前查过他的档案,没犯过任何事情,莫名其妙的就当上老大呀,不应该潜逃才对吧。”

    “真的,长官,我们没找到他。”

    警察长官犀利的T字眉毛皱了皱,这就是他任着那家伙在这个岛上乱转的理由。

    因为他检查过岛上所有可以离开的工具,似乎没有一个是完好的……

    真是奇怪,就连那个热心市民也不见了,上报一下总部吧,警察长官打探了一下地上杀手的呼吸以及脉搏。

    “卧槽,怎么这么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