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64章 瓦尔哈拉

第64章 瓦尔哈拉

    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瓦尔哈拉的人好奇的看着突然多出来的陌生人,好在平时也常有陌生得冒险者来城里游玩,去冒险者酒馆饮酒与冒险者公会接任务。

    相比之下,薇奈的恶魔大军,当时则是给了他们不小得惊吓,毕竟这跟陆程所处魔界的恶魔不同,那里的恶魔长得也算是人模人样的,这里恶魔长的丑不拉几,没个人样。

    好在薇奈得交涉取得了完美的成功,不多不说,有些人确实生来看着就不像是坏人。

    陆程三人漫步在瓦尔哈拉,眼前不时有恶魔跑来跑去,看着薇奈的眼中含着敬佩,能想出让人类堕落这么棒得主意,真不愧是大魔王。

    “所以这就结束了?”

    被粉光照耀着陆程默想到,这三个字—小甜甜简直是要了他的老命,重点是这bug他好像还修复不了。

    “幸好只有我们才能看见呢。”珈百璃软软得伸着懒腰,感觉自己浑身疏散,一直以来,压抑的身心终于在此刻烟消云散。

    薇奈也同样长松了一口气,重新见到伙伴的感觉,真好。

    目光所及之下,阿炎正蹲在摊前,拿着一捆白菜,对着眼前得老婆婆试探到:“这一捆白菜多少呀,奶奶?”

    “原本是12枚铜币,看你们出来驾到的,给10枚铜币就好了。”老婆婆慈祥的笑道,看着阿炎,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外打拼的孙子。

    “什么!10枚铜币,这么便宜!”阿炎震惊。

    “等等,这老奶奶该不会是想故意降价,示弱引起我的同情心,以此获得高收益吧。”放松下来得阿炎逐渐迪化,毕竟自己看起来这么善良的人…”

    “而且瞧瞧这个,看孙子的眼神…”阿炎语气深深得说了句。

    “您的心机好深呐,奶奶。”

    老婆婆:???

    阿炎丢着一枚金币,抱着一捆白菜走了,摆摊的老婆婆对着那枚金币愣了神,这可是她一个月才可能有的收入。

    “那个,孩子?”老婆婆四处打望着,却发现没能再找到阿炎的身影,她的脸上带着纠结,犹豫了一下,拿出一块缝缝补补的破布将金币小心翼翼得包了起来。

    再往前,

    “哈哈哈哈哈,干杯!”

    阿剑与盾士坐在酒馆中碰着杯,两名大汉莫名得意气相投,尤其是在都有一位神经质队友的这一点上。

    全员消费的赞助者—陆程,他是唯一一名可以变出钱钱的人。

    此时太阳开始逐渐退去,西斜得阳光洒下,光线如染,月加金黄,将瓦尔哈拉照亮,在外忙碌的人们开始回归,这是温馨气息。

    如果有闹钟的话,估计时针会精准地指向5点。

    巡视街道的士兵们打量并时刻关注着陆程他们。

    冒险者的头头与他的女儿以及率领恶魔大军的大魔王,领头在他的记事本上写写画画,对着他的小兵强调,“注意点他们,时刻关注。”

    小兵点头的同时,忍不住心中诽谤“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女儿吧……”

    “关注我没意见,但是我真没有感觉有目光落在我的身上,国王都要被你们这些色批士兵气死了吧。”

    在陆程的感知中,几乎所有的视线都落在了胸前系着蝴蝶结以及稍微暴露了点的薇奈身上,忍不住心中吐槽。

    “也不对…换种角度来说,这些士兵确实也完美的执行了任务。”

    “恶魔装,永远滴神!”陆程在心中竖起大拇指,调侃别人的同时完全忘了自己也是一名老色批。

    这时牧师一号—天恭他哥与刚刚走进酒店的力霸与力力分开,跑了过来。

    倒不是他对小甜甜有特殊的情谊,主要是大家伙吹牛逼的时候,他突然发现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自己没有打哥布林之王时的记忆!

    牧师一号简单得解释了一下自己的用意之后,陆程与珈百璃对视一眼,眼神交流着。

    “你还记得吗?”

    “没有印象。”

    瞅了一眼脸上写满期待,等待着答案的牧师一号,“哦!”陆程一拍脑袋,他突然想起来了,当时自己好像怕牧师一号只顾着报仇,没有分寸,干脆直接就把他拍晕了。

    于是就有了以下的一幕。

    恐怖的余波中,牧师一下手中握着剑,身为牧师的他将各式各样的buff叠在自己身上,大吼“我不做牧师啦!”,“弟弟,我回来陪你了!”之类的话。

    然后周围出现奇怪的波动,啪叽一声,将他猛的一下拍晕,这是来自陆程的爱,毕竟人在丧失理智的情况下,容易失控,他怕这小伙一下子就没了。

    当然了,现在他也想不起来自己弟弟牺牲就是了。

    陆程正了正脸色,严肃得回答着牧师一号的问题,“你说这个呀,难道你忘了吗?那可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击……”

    等陆程讲完他刚编造的故事,牧师一号就猛地一拍大腿“卧槽!我就说嘛,我猛的一批!”

    “话说我自己怎么没印象?”

    “估计是那一招太猛,把自己打失忆了吧。”

    陆程扭过头,不敢将视线与他直视。

    牧师一号信了,牧师一号开开心心得走了,走时念叨着“我那个傻逼弟弟,刚穿越的时候,明明说好无论怎么样都要一起的。

    “现在好了,真怂,都见证不到我的光辉时刻了…”

    珈百璃小脸上带着疑惑,看向陆程,当时的情况真的是这样的吗。

    “你要信我呀。”陆程做作的端着脸色,认真道。

    珈百璃回头,心中有了定论,嘴里小声嘀咕道:“真相肯定不是这样。”

    “所以能跟我讲讲究竟发生了什么吗?”薇奈的脸上带着好奇。

    “先找个地方坐坐吧。”

    “好。”

    “骸!”

    待故事完结之时。

    月亮己高挂枝头,月色中,陆程三人随意得坐摆放在瓦尔哈拉王宫头台得板凳上。

    “学学学学长,你炸了!!”薇奈激动得左右摇晃脑袋,环顾四周,才想起来他们穿越了之后,她又抓着陆程情绪有点失控得问道。

    “所以呢,人间呢!人间怎么样了!”

    未等陆程回话,薇奈瞳孔一缩,细嫩的小手停在空中,整个人硬生生的往后倒退了几步。

    “难道,难道人间已经……”

    “冷静,冷静,事情真的不是你想象得那样。”陆程试图安抚薇奈,“你听我说,”

    “呵呵,人间毁灭了,真不愧是魔之剑,这就是大恶魔毁灭人间的计划吗…”薇奈双眼空洞无神的半趴在地上,小手支撑着她不至于脸着地。

    陆程“……你不提这茬,我都快忘了自己是个大恶魔了。”

    “没事的薇奈。”

    耳边响起了珈百璃温柔得声音,薇奈感觉自己全身都被温暖的能量和光覆盖着,她发现珈百璃身上的天使之光比从前更温暖,更令人安心,更耀眼了一分。

    真是两个温柔善良的孩子呀,陆程忍不住在心中感叹:“我可以保证,人间并没有被毁灭。”

    薇奈被珈百璃拉了起来。

    “我们还有机会回去吗。”

    “有的。”陆程点点头,其实这就是他之后准备做的事情。

    “哦。”薇奈放心了,只要人间还在,而且还能回去就好,她还指望在人间成为一名真正的恶魔呢,

    “话说……”

    这时珈百璃歪着头,温柔得微笑出现在她得脸上。

    “这么担心人类的存亡,而且间接拯救了一个王国的人,薇奈可真不像是一位恶魔呢...薇奈?”

    !

    薇奈嘴巴都张成了带直角的波浪形,顿时石化了,珈百璃此刻的温柔得笑容在她眼里就像魔鬼一样。

    “薇奈?!”

    在珈百璃懵逼的目光中,薇奈整个人都成了黑白色,直直得倒在了地上,珈百璃的话回荡在她脑海中。

    “可真不像一位恶魔呢…”

    “真不像一位恶魔…”

    “不像一位恶魔…”

    “像一位恶魔…”

    “一位恶魔…”

    “位恶魔…”

    “恶魔…”

    “魔…”

    横竖都不像恶魔的薇奈受刺激过大,嘴里吐出了魂一样的东西,晕倒了过去。

    “薇奈!”

    举手无策的她,回想起了在天界时,老师曾教导过得知识,这个时候应该...

    于是在陆程的视线中,一位金长直正慌乱的用手按压在薇奈茹头连线、胸骨正中处,开始以每分钟100的频率做着心脏复苏。

    按压与弹性回缩时,她的手掌掌还根紧得贴于薇奈的胸骨壁保持着垂直按压,每隔30次按压还来了两口人工呼吸,动作非常正规,就连按压的频率都完美的卡在了一分钟100次。

    薇奈意识恢复,咳嗽着从地上爬起,实际上不用管她,估计她也能自己回魂的说,不过怎么说呢...小珈可真不愧是天界的高材生呀。

    “哎哟~”

    一旁响起了陆程的声音。

    珈百璃与薇奈齐齐回头,只见陆程用手捂着头,做作得发出呻吟声。

    “哎呦…我这个头,怎么这么晕呀。”

    “呀——肯定是战斗的时候消耗太大,我不行了。”

    “陆程!”珈百璃正准备上前,却被薇奈拉住。

    “天使帮忙起人来,真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说。”薇奈忍不住在心中吐槽,至少她帮助起人来还是带点理智的。

    事实上天使一贯作风也是这样没错,在专门负责督查人间历练的天使的督查天使的档案中就时常可以看到类似善良好骗的天使被骗到偏远的地方挖矿,最后醒悟过来,反手端掉了那些家伙的老窝,拯救了不知多少无辜良民。

    总之珈百璃被劝住了,陆程倒在了

    地上,没有人来管他,漆黑黑的夜,并不是那么的寒冷,但是他的心却是冰冰的。

    不过这么说也不对,应该说是粉红红的衣。

    陆程头上大大的小甜甜三字,可以说是完美的覆盖了薇奈与珈百璃头顶得小名字与小称号。

    尴尬的站起身来,陆程拍了拍屁股,发现瓦尔哈拉王宫的天台上居然满是灰尘,这是多久没有人打扫过了。

    他看了眼身后被五花大绑的国王,呵斥道:“喂,老兄,你这是有多种没打扫了呀!”

    “难怪这么久都没有人来…”

    国王:“唔?唔唔唔?!”

    好家伙,你都把我绑起来了,还要对我进行精神打击,话说我这王宫什么时候有的天台?

    “阿诺…”

    身后突然蹦出,被绑起来唔唔叫的国王,吸引了珈百璃的注意。

    “没事的,不会被人发现的。”陆程摇了摇头,反正外界都被他屏蔽了,哪怕现在是有人开着八倍镜,天台在他眼里也是空无一人。

    “小珈想问的是…为什么你要把国王绑起来呀!很容易误会的呀喂!”薇奈猛得用手指浑身肥肉,油腻腻的国王。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陆程走到了国王的面前,用食指指着他的额头,“啪!”的一下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妈的,就是你这个奸商,过个剧情,开个传送阵,要200金币?”

    啪!

    “要不是因为你这货,我至于穷到去装小甜甜?!”

    啪!

    “还后宫佳丽三千呢,你搁这跟我凡尔赛?!”

    啪!

    “就是你这厮指挥士兵刀了剧情里的那队恩爱小夫妻?!计谋玩的不错呀,嗯?”

    啪!

    “还搞不搞阶级制度?还搞不搞阶级制度?我嫩死你我……”

    珈百璃似有所悟,薇奈则是一脸懵逼,这都是在说些什么呀...

    总之,陆程越讲越激动,开始拳打脚踢起来。

    今日是圆梦的一天,忙碌了将近三天的陆师傅终于实现了胖揍一顿剧情里恶心角色的梦想,隐约间,他已经不知道自己骂得是国王,还是策划了。

    “学长不要再打了!学长!小珈珈?”

    劝阻中的薇奈震惊得看着珈百璃,这是她看见这孩子踹人,珈百璃默默的将小腿伸回,不知道怎么的,她有点没控制住。

    薇奈劝阻得声音渐渐弱了下来,虽然不知道陆程嘴中都在吐槽着什么,但小珈都踹的,估计真不是什么好角色。

    于是她也默默的补了一脚。

    “哟呵,你…我…”

    陆程眉头一挑,你刚刚兴奋了,对吧?绝对是兴奋了对吧,而且还兴奋了两次,行啊,真不愧是你呀。

    许久过后,三人离去。

    被陆程随手创造出来的天台上,鼻青脸肿的国王被拖拉了下去,性格不随他的二儿子当晚懵逼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