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60章 终局?新生!(6000大章)

第60章 终局?新生!(6000大章)

    空间回归到了哥布林平原。

    神曲回到陆程腰间,与辛夷并挂两侧,与珈百璃手牵着手从空中落下。

    即使是仍有重新布下,隔绝周围的结界,他们仍是不敢在这片空间挥出那一剑,得亏陆程现在花里胡哨起来,方法很多。

    “这招得感谢你姐,如果不是她曾经抓着我使过,我还真不会用。”

    陆程对着珈百璃轻声说道。

    这是天使家的招式,能让二人心意相通,如果引发了共鸣就能有相通的作用。

    名字好像就叫天使共鸣来着,好像可以无限制地多人触发。

    “结果了吗?”

    珈百璃抬头,张着水灵灵的眼睛询问,在阳光下,当真是一闪一闪亮晶晶,众人靠近,

    “似乎还没。”

    陆程望天,天空中两股规则之力重新浮现在一起,缠绕融合在了一起,化为眼神睿智,五官扭曲的哥布林之王。

    天使规则,医人白骨,死者复活。

    “愚蠢。”

    “发现我在不停吸引你们攻击,仍然还是挥出了那一剑。”

    哥布林之王失笑到:“我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能发现我的诡计。”

    “一开始就发现了。”

    陆程面色凝重的沉声道:“你看似运用规则之力出过一拳,实际上就是个幌子。”

    “也对,你也应该有所察觉。”哥布林之王点头,毕竟就连那些先前武器都使不了的普通人沾染了一丝都能变得如此凶猛,他又怎么可能被打的难以还手。

    被动挨打,只是为了吸纳各式各样的能量为最后超脱的那一刻做准备。

    如今的他己经彻底将两种规则吸纳,或者说他现在本身就已成了规则,这片瓦尔大陆的规则,要知道形成这片大陆的能量与他先前的能量体本是同源。

    “很可惜,你根本无法使用天使与恶魔的规则之力,不然我就真在那一剑下化为了虚无。”

    这片大陆散落的天使与恶魔传承之力,也就是那一丝一缕的规则,不断向哥布林之王汇聚,现在他就是完整的天使恶魔规则。

    “普普通通的力量,怎么可能抹去规则。”

    哥布林之王枯瘦的手一挥,一根小草瞬间长到数百米高,向陆程等人抽了过去:

    但没想到小草突然有了灵性,痛骂一声:“卧槽!丑B”,一个转头向哥布林之王抽了过去。

    变长变粗的小草瞬间被消减。

    哥布林之王:“……看样子你也留了一手。”

    似乎陆程本人也并未怎么动用灵之规则。

    不过他相信,只有一道规则的陆程,绝不是自己的对手。

    仅剩下两股传承本源,却因为中年男子与老天使的消散,失去了先前牵引两股规则能力的陆程身上缠绕着淡蓝色的灵之规则与哥布林之王相望。

    他等的也是这一刻,只是没想到哥布林之王直接化为了规则,要知道天使规则与恶魔规则可是组成这世界的根本元素之一。

    他是本源,哥布林之王是规则,他们任死一位,世界都会直接崩溃,所有人都将化为虚无。

    不同的是,哥布林之王似乎很自信自己能吸纳本源,毕竟他与这片大陆本身就源自那里。

    神曲与辛夷被他收回,干架的关键时刻她俩基本不会吵架,有的只有配合。

    手背上两个剑纹重新浮现,与原先不同的是其中心多出了个迷你传承印记,因为开辟天地时中年男人与老天使作为助力,直接带上传承与她们融为了一体。

    还是最后的决战,还是原先的对手。

    陆程温柔得牵着珈百璃小手的手…松开了,天使共鸣断开,珈百璃心头一跳,却听陆程笑着先开口打趣道:

    “等回了人间,再好好体会一下凡人的生活吧,我算是知道了,你们天使过的日子,那就不是人过的。”

    一个没有电脑,手机,甚至没有的地方...这就像是你生活的地方,每天除了种菜就是上学,玩也只能玩些踢毽子什么的,其他的什么都干不了。

    这些天使是怎么长大的?真的是牛逼坏了...等等,这不就是咱们老一辈子的生活吗。

    陆程想着,眉头一挑,明明大敌当前,心中却是浮想联翩,有点心不在焉,可能是因为对手不是小日子过的不错的日本选手。

    “兄弟!你怎么在这里呀!”

    精神术士一声大喊,将陆程的思绪打乱,他双手呈黑虎掏心的形状,似乎有什么掏心窝子的话,想要对哥布林之王说。

    陆程黑着脸将他扯了回来,同样有着大聪明眼神你俩,确实挺有兄弟相。

    “这是最后的一战了。”

    “嗯。”

    珈百璃轻声细语的应道:“我可以帮忙吗?”

    “不了,现在你们再上…会死,真的会死。”

    陆程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未等小珈回应,手一扬,表面流转淡淡波纹的防护罩便将他们护在身后。

    是时候该清算一切了,成败在此一举。

    “你准备怎么做?”

    “怎么做?我只不过是想活着,将这个世界从濒临崩溃的状态中扯出。”

    “很可惜,那两柄创世神剑选择了你,不然或许我可以直接超脱。”

    哥布林之王意有所指的看向陆程手背上的两道剑纹,他双手撑起,像是要拥抱天空,神色炽热得就像一个虔诚的信徒:

    “我身为哥布林之王与哥布林指挥官、长老,是最先前被创造出来的生物,见证了那两柄神剑创造生灵的一瞬。”

    “可我与有几名弱小的指挥官可不一样,将两柄破剑列为信仰,我要掌控它们,掌控一切。”

    “我…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哥布林之王话未说完,身边场景一变,所有人尽数消失,阳光明媚的森林遥景一变,成了一个漆黑的深夜,五星连珠仍然散发着璀璨星光,将环绕繁星的点点萤光掩盖。

    真实的幻象—五星之愿,许愿。

    这里是陆程的主场,在这里,所有秩序,定律都将失效,这里什么都可以发生。

    白衣道人的传承是留给他最多的,包括这些幻境,可能是当时白衣道人硬生生塞给他用来熟悉能力的。

    天空上由钢铁疙瘩组成的机械方舟上探出数道炮管,聚集着能量。

    哥布林之王眼神一眯,炮囗上聚集的能量并没有什么可以对规则造成实质杀伤的物质。

    但你以为这是要开炮?不不不,机械方舟硬生生得掉了个头,数道炮管喷发着光束,转换成动力,整个方舟直直的向下压去,轰鸣鸣得挡住了苍穹。

    看着头顶由机械森林组成的庞然大物,哥布林之王单手举起,乌黑得物质从手中喷涌而出,机械方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泯灭。

    很显然,这仅是二人的开囗菜,哥布林之王想要催动生物生长作为助力,被陆程直接压下,他可对手捏比自己还要大的萤火虫,不感兴趣。

    趁着哥布林之王单手抵挡的空档,陆程规则之力流转,心念一动,各种事物被召唤出来。

    擎天柱,钢铁侠,美国队长,甚至是虎虎生威中挥舞着平底锅向虎霸王丢去的红太狼。

    各式各样得攻击铺天盖地的向哥布林之王丢去,导弹,带着白五角星的盾牌,粑粑...隐约间一只普通小“猫”发出喵叫声。

    山洪龙卷泥石流,山尖顶地倒立向哥布林之王轰然倒塌的高山,雪崩各式天灾。

    哥布林之王单手拖着机械方舟,于能量风暴中并未所动,哪怕山洪,雪崩等天灾携带着各种动漫,影视人物虚影的攻击己袭来了他的头顶。

    一手挥下,被泯灭得千疮百孔的机械森林砸下。

    泯灭一切地能量爆发,将这些吞没,湮灭,犹如滚烫得岩浆会滴入大海,不同的是这些的交汇并不会形成“岩石”,有的仅是“蒸汽”。

    离奇的是一个平底锅似乎冲破了维度,仍然恨恨地向他冲来,哥布林之王一手捏住了平锅,砰!

    淡蓝色冲击声中截然而止,平底锅化为了虚无。

    “我看见了你的过去。”

    “不得不说,你也是个可怜人。”

    哥布林之王沉声从能量风暴中走出,如果不是他的眼神太过睿智,估计会很有大反派的气质。

    “但我并不会将希望落在你的身上。”

    陆程的身后出现了一大一小得两位黄毛,一个巨大得爹赐螺旋丸汇聚,直接占领了半个天空那般大小。

    “其实你才是个真正的可怜人,被创造出来才两天,你的思维,你的行为,都在短短的两天内形成。”

    “没有自己的经历,没有自己的故事,更可悲得是,你与其他生灵不同,你比所有人都清楚自己的诞生。”

    如果突然有一天,或许就在今日,你突然得知自己只是一串代码,以前所有的记忆,包括昨天,都只不过是刚刚被编写出来。

    你会崩溃吗?陆程不知道,或许像他只会继续该吃吃,该喝喝,痛骂一声怎么不给自己编成亿万富翁,但他清楚地感受到哥布林之王己然成了疯子,尽管外表看着非常平静,念念着超脱。

    爹赐螺旋丸在空中一个闪形,消失不见,再出现时,己然到达了哥布林之王的眼前,在陆程刚才那一番话的干扰下,他罕见来不及阻挡,炫彩的螺旋丸轰然炸开。

    好重,这是哥布林之王的亲身体会。

    这份重量...不知要花多少心念才能形成,要知道这些招式实际上都源自于陆程,由他一手形成。

    或许这就是灵之规则独宠陆程一人的理由。

    炫丽得世纪螺旋下,神圣气息流淌,哥布林之王的身形重新凝聚,浮在空中,脚下是几乎将幻境中整片土地覆盖的巨坑。

    六颗宝石出现头上顶着竹蜻蜓得陆程身后,力量之石、时间之石、空间之石、灵魂之石、现实之石、心灵之石。

    紫绿蓝橙红黄六色深邃夺目。

    陆程心中默念:“空间、力量、现实、心灵、时间、灵魂。”没有响指,六颗宝石镶嵌在洁白得普通长剑,这将是这柄长剑的剑生巅峰。

    “iamlushengman。”

    长剑带着它最后的使命向哥布林之王射去。

    哥布林之王双手隔空一握,但显然他没有陆程玩的花,长剑于空间中一个穿梭,射入他的胸膛。

    哥布林之王的身影如泡沫开始消散,陆程于空中自言自语,将他从时间与空间中划开,于现实中抹去心灵、灵魂、力量,不知道这样的想法能否起效。

    但显然并没有起到效果,规则之力涌动,哥布林之王再次回归,他很了解陆程的能力,但陆程却并不了解他的能力。

    “天使与恶魔规则在另一片界域延续至今,你所掌握的规则看似很有妙用,实则那两道规则任提一条出来,你这都无法与其相提并论。”

    哥布林之王不动声色的嘲讽道,随手一拳向巨坑边缘所剩不多的土地轰去,朴实得强大能量下,幻境顿时有了崩溃之象。

    陆程瞳孔猛地一缩,直接闪现在那个位置,金钟罩,八咫镜,赫子盾牌,八卦阵等等可以防御的东西被召唤出来,硬扛了那一拳。

    所有防护被击碎,大地剧烈得震鸣,陆程一囗鲜血喷出,心悖得透过空间望了一下被他死死护住得后方,才松了一囗气。

    “你倒是挺在乎他们。”

    哥布林之王继续嘲讽,直接举拳向陆程扑去,他还是更喜欢朴实无华的战斗,拳拳到肉。

    这次陆程没有闪躲,手上缠绕着规则之力,直面迎了上去。

    二人交换的场地场景开始来回流转,从沙滩大海,到干枯的沙漠,到正临雨季得热带森林,到群山峻岭,到万年未化的冰寒之地。

    变化的速度之快,足以让智力超群的人也晕头转向。

    随着陆程得一囗鲜血喷撒在哥布林之王脸上,一直被动受击的他占据了上风,刚被创造出来几天的原始之物用着原始招式将陆程打得节节败退。

    又是毁灭性得一拳喷出,陆程咬牙,突然心有所感,出布迎去,一股奇妙得规则不知从何处具现出来。

    仅仅晃忽了一瞬,但就是这么一瞬,无形得巨力向哥布林之王压去,将他猛地向后逼退。

    陆程抓住机会,画面一转,天空与大地颠倒在左右,原先仅是被逼退的哥布林之王被时空拉扯,就像是从高空坠向地面以一种奇异的状态往下坠去。

    喘息功夫,陆程全力催动着灵之规则,捕捉出刚才突然浮现的韵味。

    在“咦”的一声中。

    哥布林之王所在一小片空间,维度被硬生生剥离开来,化为了一叠动态画纸,被撕成数块洒落在空中,化为了虚无。

    五星之愿的真实幻象回归,地上的巨坑在渐渐恢复,陆程大口喘着息,他近乎力竭。

    一瞬间,又似一眼万年,哥布林之王再次被打成混沌体从空间中一处钻出,这次是他是真的濒临崩溃了。

    这突如其来的规则之力,仅是一缕间就险些将他磨灭。

    就像是某些和善的人,突然被牵扯到了自身利益,在他们的利益基本原则下,变得下三滥,无所不用其极,哥布林之王以混沌体濒临崩溃的状态,不顾一切得向一个扑去。

    陆程深邃而又平静的目光中暗藏是沉默,是无奈,或者是再一次无能为力的叹息,用尽最后的能量巩固了幻境,闪现在了那个位置。

    这一次,是肉身硬抗。

    “老大!”

    “陆程!!!”

    幻境破碎,陆程从空中浮落,重重的跌倒在地于众人面前,好像没了生息,他的衣服残破不堪,沾满了血迹,这半凡超凡的一战,似乎与他的落败化下了序幕。

    “陆程…陆程…醒醒,醒醒…”

    珈百璃推动着陆程,泪水不停流淌在他的身上,明明...明明她才刚来到人间,刚开始在人间的生活,刚交到了两个朋友,就接二连三的有人死在她的面前。

    身后众人含着泪,久久沉默,从一开始只是为了蹭一顿晚饭,到后面真心认可他这个老大,一路来的经历太过离奇,从出现在这个地方,到至今,他似乎在一开始就担起了大任。

    “他确实是位值得敬佩的人。”

    黑黄浑浊的混沌体依稀拼凑成哥布林之王的模样,无论怎么样,最后依旧还是他赢了。

    这个世界的能量也在挥霍下,近乎告竭,但是没有关系,只要现在杀了陆程,他就能彻底超脱。

    见珈百璃撑着手臂,死死得挡在陆程面前,哥布林之王失笑:“如果他还活着,一定会很欣慰的。”

    一把推开珈百璃,天使家弱小的小小辈罢了,说实话他对杀掉她们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只不过对着她们出招,用来对付陆程实在过于有效。

    “伙伴,羁绊?无用的东西。”

    哥布林之王五指成爪将陆程拉扯了过来,正准备一把掐爆它的头头,却看见陆程猛的抬头,双眼成了大聪明的模样,整个过程十分惊悚。

    “你个大丑b。”

    陆程又双叒炸了,淡蓝色的能量炸了哥布林之王一脸,配合着珈百璃的天使之力,将原本就将近崩溃的哥布林之王禁锢在原地。

    “哈哈哈哈你个大丑b!”前方是众人无情的嘲笑,只有神经术士默默不语,感觉自己被内涵到了。

    珈百璃吐了吐舌头,诶嘿。

    “我确实很欣慰,但那些家伙吧...我认为多少还是带点用的。”

    “毕竟他们的演技真的不错。”

    陆程的声音从他的背后响起,拍了拍看着表情凝固的哥布林之王:“sorry呀,那是中二程,会分身就是了不起哦。”

    “我死了,这个世界就…”

    哥布林之王僵硬得声音还未说完,就听陆程在他耳边轻声细语不知说了些,他说话的声音截然而止。

    因为陆程掏空身体挤出了一丝灵力,将其补了刀,感知中,世界开始濒临崩倒起来

    珈百璃靠了过来,粉色得jk校服,格子裙与小腿上沾染着一点点的血迹,欲言未止,

    陆程轻声道:“相信我。”

    “骸诶~”珈百璃应到,歪着头,还是那个熟悉的优等生微笑,所有人脸上此时都已是疲倦不堪。

    “我…相信你。”

    两股规则被陆程牵引,强行渐渐聚拢在一起,不出意外他又双叒叕要再炸一回了。

    “那个谁?还在偷窥吗?再借点呗?”

    “啧,被发现了吧,逊啦。”

    “……”

    “啧,似乎已经是地地道道的尊者了呢。”

    “……”

    “啧…”

    “闭嘴!他跟我能比?就那个哥布林,我随便一击就…咳咳,这位兄台,先打个借条,哦不花呗规则吧。”

    “花呗规则?”陆程无语,这玩的也太花了吧?

    人死为鬼,鬼死为聻,聻死为希,希死为夷,夷死为微,微化虚无,虚无生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一切看似偶然的相遇,都为将来打下了铺垫,种种事件之下,己不知是偶然还是必然。

    总之未曾想,我也得试着走下你的方法,救妻老大哥…等有机会一定想办法请你喝茶。

    陆程心中默想,不同的是他准备直接核平。

    哥布林之王与自己不一样的地方,他于毁灭中诞生,焕发新生,或者说他本身就是个两股力量的结合,创世的一部分,所以可以轻易的驾驭两股规则之力。

    而他则不同,同时使用天使之力与恶魔之力这两种水火不容得能量,这两种能量互相排泄相对的规则之力,这其实也是老天使与中年男子不断争斗的原因。

    两者仅能存一。

    “小孩才做选择题,两个我都要。”陆程给出了最终答案,实际上当下的结局也只能选。

    天使、灵、恶魔规则任何一项缺一,这个世界仍会继续倒台,选择了其中一项的他或许可以活着,但其他人必将死去。

    实际上,无论是叫生之规则还是灵之规则,都是这个世界组成的基础,单单这个规则,包含了除另外两个规则组成创世能量外,所有的一切。

    这个规则有着无限的可能,创造出你未见过,前所未有的东西,也不是不可能,嗯…前提是你的想象力够丰富。

    现在陆程准备再以灵之规则为基,身体为容器将两股规则再次融合在一起,无论如何其他人都将会相安无事。

    结果要么是他的意识彻底化为虚无,要么是他活他在,与珈百璃打倒大魔王后回归日常生活。

    既然他们三个可以,那么我也行…

    “我的日常,爹爹想你了。”

    陆程炸了,三股规则真正融合在一起,所有事物静止,就如分叉口中碰巧走对了路,一丝道蕴伴随着大道之基浮现。

    他的意识化为了虚无,在漫漫时间中如流水流淌,不知过了多久,隐隐约约好像响起了悦耳的叹息声。

    “这个困果…”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就像是黑了屏幕的电脑上突然加载出了数据,越来越多的编码往下加载。

    直至最后,程序开始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