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58章 第一形态?一剑秒了

第58章 第一形态?一剑秒了

    陆程怀中抱剑漫步上前,直接违反了物理定律,脚下似有天梯,踩在空中如履平地,就这么“站”在了半空中。

    所有人的身体轻盈起来,似乎只需要心念一动,就可以起身悬在空中,自由飞翔。

    “啊这,要飞着干架嘛,这我不会呀…”

    阿剑迷茫,阿炎、阿沐,阿帅他们身为法师倒也无所谓,自己是近战,怎么说也是要近身肉搏的吧,同样迷茫的是盾士,他和阿剑都是糙汉子,哪会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很迷茫,比如神经术士,飞得就很顺畅,阿剑他俩隐隐约约听见了些类似黑虎掏心的话语。

    叮,你己经学得技能《飞行》

    阿剑与盾士对视一眼,他们好像会了。

    叮,他妈的,会了还不起飞?

    阿剑与盾士默默起飞。

    察觉到有一名持剑的牧师双眼满带仇恨的望着自己,哥布林之王随手一拳挥出,通天拳意携着毁灭气息向陆程袭去。

    “你倒是好心,把规则之力分给他们。”

    陆程他闭着眼,没有动作,一时间狂风大作压下了话声,吹舞着他的衣角。

    珈百璃见状正准备出手,却被陆程传音压下。

    却见化为实质的拳意上浮现出一道剑痕,拳意被剑意尽数驱散。

    运用神识感应到众人对他投来崇拜的目光,陆程心中默念一声nice,他想这么装已经很久了。

    掌握了这个规则之力,强没多强,倒是感觉一下子自己花样多了许多。

    “彼此彼此,你不也看着我们准备了这么多。”

    “靠,说话就不能大声点…”五官扭曲的哥布林之王默念,手上缠绕着一缕黑色的规则之力,心塞得向陆程又轰去了一拳,想体会一下拳拳到肉的感觉。

    “奇怪,这货不应该是话唠吗。”陆程疑惑,身子一闪,避开了。

    哥布林之王一拳扑了空,此刻他的感觉就像是激烈运动中,明明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但铃声却突然将其惊醒了的感觉一样。

    他更心塞了。

    “还没有准备开战,能让你们的乐师是不要放这么激情的歌曲吗。”

    百丈巨人的声音回荡在森林。

    若水一听,乐了,一首凉凉响起,赠于了哥布林之王。

    “谁说?我们还没准备开战的?”

    陆程站在上空,一道道结界展开,将所有人笼罩在内,幻境再起,这里是他的领域。

    惊鸿到撕裂苍穹的剑意汇聚,这是足以焚灭一切的无相一剑。

    哥布林之王想要阻挡,却发现自己就像是被孤立在了另一片时空,这里的时间流数极慢,如同静止。

    未受影响的所有人也没有动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上空,等待着那一剑的挥出。

    牧师一号看着陆程沉默不言,上来就开大…

    珈百璃眼色复杂,手中握着的圣剑更紧了一分。

    陆程渐渐睁开双眼,平静得黑眸中暗藏着些许愤怒,敢刀我的小弟,让可爱的小萝莉晕迷...

    “其实刚见面我就想说了,你很勇呀!”

    暗紫色眼睛状阵法出现在哥布林之王身上,这是来自恶魔的凝视。

    锁定、静止、无法闪躲,无法根避,斩去一切。

    剑未落,哥布林之王却是痛苦不已,因为不停有声音在他的脑袋里回响—你很丑你很丑你很丑你很丑...

    你个大丑B!

    头胀脑痛下,令天地都黯然失色的一剑已然在他胸前落下,恐怖余波向外耀起,所幸没有实质性伤害。

    刚被布置起来的结界一时便有了崩溃之相。

    在众人的视角下,周围所有景物都被剥夺了色彩,仅剩下黑白。

    境碎,剑落,万物归寂,哥布林之王似乎已在这一剑下化无尘土,消而不见。

    “还是恶魔之力用的顺手。”

    “第一形态?一剑秒了,有什么好说的。”

    气势从陆程身上一收,幻境的作用只不过是用来承担这一剑,仅此而已。

    此式名为陆程可真tm吊.天地无色.一剑秒了秒了.归寂,这还是他第三次挥出这一式。

    “结,结果了吗。”

    牧师一号轻声问到。

    陆程否认,这招他曾挥出两次,这两次都有一个共同点,每次都没有砍死人,这次也一样,甚至还缺少了原先那可以斩向本源的力量。

    他咧嘴一笑:“知道我为什么让你们飞起来布。”

    “噗!”

    不知是谁偷笑的声音,因为陆程脸抽抽个不停,刚他咧嘴笑的时候,力没收回来,用力太猛,嘴巴抽到了。

    完美的为众人阐释了什么叫帅不过三秒。

    空中存在感极低的刀客摇了摇头,刚才陆程的模样让他一度怀疑天上飞的那个是不是他们的老大,现在他确信了,就是。

    珈百璃好心得挥手帮陆程治愈了一下,突然像是有所感应,双手握着圣剑,看着后方。

    一团能量团飘浮在空中,发出尖而刺耳的吼叫声:“陆程!你这么疯子,竟然如此挥霍此地的恶魔之力,你可知…”

    “我知道呀,可是不杀了你,死去的人怎么办,他们可都是活生生,鲜活的生命。”

    “放你娘的生命,你们一路来击杀的魔物不是生命?杀他们的时候怎么不说生命?”

    陆程失笑。

    “他们先袭击我们的,傻逼。”

    哥布林之王:……

    “那他们醒来时还...”

    陆程扭头:“那个熊啊,蛇啊,你们砸死了吗?”

    众人摇头:“没有呀。”

    森林之泉,一头熊哭了巴唧得捂着头上的包包,手里捣鼓着一条刚被他逮死的水蛇,一脚踢飞了一群散落在地的史莱姆。

    前几天的那个人好凶的说()。

    哥布林之王:……

    “那你们还钓了鱼...”

    “允许生命吃生命,就不允许生命吃生命了?”

    哥布林之王:……

    “那...那还有我的子民...”

    “是谁,tm的,让平民来送死的。”

    陆程不耐烦得回应道,这几拳真是打的莫名其妙的,总之这几拳他接下了,不仅接下了,他还要打十个。

    “要我说,真讨论这些,你还不如赶紧停止呼吸,自我毁灭算了,bb个什么劲儿?”

    “刚才憋了这么久,还不是被我一剑秒了,亏我们还这么认真对待,浪费感情。”

    “还tm真正掌握了规则之力,真的是自己的牛批被自己吹炸了,牛逼坏了的同时,砂纸擦屁股给我露了一手呀。”

    “还是真的是一手牛皮通天起,扶摇万里不停兮,还愣着干什么,快上天呐您嘞。”

    所有人:……

    少侠好口采。

    “啊哈哈哈哈,呜哈哈哈哈。”

    “只要杀了你,释放本源...”

    好不容易消化掉所有信息的哥布林之王,或者说是能量团,此刻受到刺激又开始变得疯疯癫癫起来,

    “哈哈哈巴喇巴喇,受屎...嗄嗄呜…吧。”

    “啊哈哈哈大河之贱天上莱~”

    枪手等人忍不住看了一下神经术士,该不会你才是幕后黑手吧。

    “准备好,真正的决战要来了。”陆程提醒到,刚刚他所斩去的只是它的肉身,其实能量团才应该是它的本体。

    不仅如此,在他心梗的目光下,能量团将恶魔规则有天使规则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此时音乐又突然一变,大悲咒的旋律响起。

    “换个音乐,现在,立刻,马上!”

    若水干笑,他突然发现自己可以控制音乐的种类了,一时间有点小激动失了手。

    激昂的的音乐重新响起,众人满意得点了点头,同时不知是谁“哦吼?”了一声。

    这是...Boss的第二形态?

    能量团头上顶着血条,带着毁灭气息开始不停的聚变着,这回陆程干脆就任着他变身。

    他清楚,这一战或许只有一个结果。

    “若水奏乐,枪手,斯波,阿炎阿帅后排输出,盾士阿沐注意保护我方输出,以及”

    陆程深深看了波里一眼:“以及我方唯二辅助。”

    “吼嘞呀,黑虎掏心,乌鸦坐飞机,邪恶在山顶!”

    为了自证清白,神经术士直接冲了上去,嘴中念念有词,比划着招式...

    “大哥,小心点!”阿剑追了上去,你看到老大都还没动作吗?你这厮上去就是送死呀...

    陆程嘴角一抽,看向珈百璃还未开口,她却是默契得“嗯”了一声,圣光加护在了神经术士他们俩身上,

    “嘿嘿。”

    珈百璃对着陆程相视一笑,虽然不懂规则之力是什么,但是她感觉自己强了很多...似乎真正有了守护他人的力量。

    “真不愧是天使首席呀。”陆程不由想到,看着眼前己转化为一团混沌的哥布林之王,开囗道:

    “一起上吗。”

    “嗯…”

    站在刀客旁边的力霸一边感慨自己以为征服了山顶就能就能横推boss的想法。

    一边幽幽道:“我算是发现了,你的存在感极低呀,老铁。”

    刀客:“实不相瞒,我也发现了。”

    “估计这个特性是为了让我能更好,偷偷的振刀?”

    “刚才老大是不是说唯二辅助,绿灯侠波里?”

    “要不我们靠过去看一下,我看若水昨晚跟他一直待在一起,然后赶到这的时候武器就进化了。”

    “我赞成。”

    二人光明正大(划掉)“偷偷”向波里那边靠去。

    现在波里正和他的小伙伴斯波在一起,不断向正在蓄力的斯波投射强化光束,被本人被强化后,他的强化能力已是今非昔比。

    他的小伙伴斯波只觉自己浑身发毛,即将变成绿毛怪,青年不详。

    天空中陆程和珈百璃与混沌体熬战在一起,一边是阿剑与神经术士在偷偷补刀。

    还有在后排输出的众人,陆程的强化使得他们可以暂时有一爽(划掉)战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