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56章:起源

第56章:起源

    哥布林平丘,

    还没有陆程大腿高的哥布林之王从废墟中爬出,与陆程两两相望:“是不是很好奇,我什么事都...嘿嘿..没有。”

    “我更好奇你怎么看着跟傻子一样。”

    “……这不是傻,是智慧♂的象征!”

    哥布林之王此刻眼神扑朔迷离,倘然一副大聪明的模样:“你可知我的起源。”

    “你怎么不说话?”

    “没没,你说。”陆程将准备蓄力施法的手藏得更深了,现在的他浑身舒畅,有种先前未受伤时,一念通达的感觉,另外更轻松,自然了许多。

    嗯,自家的富婆有一千万,和自己本身就有一千万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很好,拖个一会儿直接变身高达。”哥布林之王自认帅气睿智的开囗道:“那我可就说了。”

    起源得追溯到两天前,从老天使、中年男子、白衣道人三者的传承相汇引发聚变的故事说起。

    穿着粉色长袖,惊得紧靠在墙上的珈百璃以及己被蓝光覆盖,即将核平的陆程,被打开的房门以及刚迈进来一个小腿的小脚,所有之物皆如时停般静止。

    化虚为实,虚实之间,玄变万策,理论上这条道蕴含了许许多多的可能,无限向外延伸。

    “虚实之道,星宫之人的道果真玄妙。”中年男子看了眼被三条规则之力旋绕的白衣道人:“居然能将时间从这片天地虚化而出。”

    “星界之大无奇不有…”

    老天使说着,嘴巴一抽,他的本体身为活了数久的存在,也是见过了不少奇葩,尤其是近千年,星界就没几个正常的,走常数大道的修士是越来越少了。

    “也对,世界上能有撒比,怎么就不能有撒比规则了…”

    规则的力量可以是金木水火土类的常数,也可以是概念,可以是人气人象孕育出的一丝一缕,也可以是在漫漫长河中自行推演分化而出,融入万物,万界,宇宙之中。

    你发现,你掌握,你取名。

    “想起那位存在常说的一句,银河也是河呀。”

    白衣道人便深有体会的点了点头。

    好在他们星宫府邸远离星界,暗藏星海之中,都是些正经人士…

    “说起来,今日能有缘相会,还得谢谢我呢。”老天使感慨道,当时他真就随手一抛…

    “哈哈,那我还真是谢谢您撒。”

    白衣道人将有之规则与无之规则搓和在一起,一片处于混沌之中的小天地出现在手心之中。

    这是他本体自己领悟来的规则之力,那时候修士对规格之力命名方式还是喜欢在一二字左右,朴实无华,大道至简。

    陆程手上的剑纹亮起,两柄剑被中年男子与老天使配合的牵动出来,一出去便发出轻鸣而急切剑鸣声。

    辛夷:“是我先…giegie~”

    神曲:“这是我的台词!”

    众人:……

    两柄剑为手指大小在白衣道人的手中骂骂咧咧个不停,顿然,他们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停下了争吵声。

    中年男子与老天使满满的点了点头,这两个女娃跟着陆程勉免受点影响很正常,好歹自己人还是认的。

    “是大大的分身?”辛夷剑身抖动,但一想一个分身而已,又不是主体…

    深思熟虑后,她做了一个违背大大的决定。

    “就是你把我丢在这千年有余?”

    神曲:“老东西你谁呀?”

    两柄小剑达成共识,对着两者狂喷起来。

    白衣道卜瞅了瞅表情僵硬的中年男子与老天使,将两柄牵引至手心环绕于那一片混沌之手,不禁嘲笑道:“你们也有今天?”

    两柄剑听闻此言,顿时停止了旋转,将剑尖掉向白衣道人。

    “笑什么,丑八怪?”

    白衣道人笑容凝固了,有点想速战速决:“我以两道规则为引,两剑为基,与那台电脑,构成一片初始小天地的模型。”

    “剩下的就看你们了。”

    老天使默默道:“《与那台电脑》”

    “咳咳,干脆就用一下那个游戏的设定嘛,其实我本体问道失败主要就是因为思想老化,想象力没那么丰富。”

    中年男人补充到:“毕竟年纪大了。”

    老天使想了想近来星界对白衣的传言:“可能是因为太久没接触点新鲜东西了吧。

    “我还听说白衣他最近规则之力都控制的都有点不稳了。”

    “是被规则之力嫌弃了吧,哈哈就是逊啦,我感觉让现在他这个分身来都比他自己来好的多。”

    中年男子忍不住嘲笑,从某种意义上他们也算是跟本体是两个不同的个体了,接触的不同,“营养”自然也不同。

    就像现在这个老白,什么梗都手到擒来,也没见他被现在残有的规则之力嫌弃。

    “规则呀,道呀,皆为空空罢了。”

    白衣道人首先以身投入了天地,生之规则不断拉拢,牵引着其余二人的传承之力的同时,留下个脚本。

    中年男子忍不住吐槽:“另外我们的年龄明明都差不多好么。”

    “确实,眨眼间匆匆岁月流淌而过,终究是走到了尽头,只叹没法回归本体,令其也感受一个此段的记忆了。”

    老天使叹道,最后望了中年男子一眼,彻底融入了神曲之中。

    “我想他会谢谢你的。”中年男子嘴角疯狂抽搐,干架的时候使得力度那么大,这货真的还记得自己是一名天使吗。

    眼中带有留恋的看了眼辛夷,中年男人摇了摇头,也将传承之力融入了幽黑的小剑中。

    这个傻fufu的小呆瓜,自家大大留了千年有余的传承分身,愣是今天才发现。

    在星界,天使与恶魔永远都是对立的存在,但在这里他似乎感受到了不一样味道。

    虚实之道彻底崩塌,陆程核平的场所转变为了那片小天地,剧烈的白光亮起,笼罩了那片混沌的小天地。

    虚无中,数据之海被打通,在魔物之森231频道所有人的电脑上,屏幕都亮起了白光,一抺蓝光悄然划破天际,向茫茫星海奔去。

    以一个平丘为起点,大陆,山川,河水不断泘现.…万物,

    “停停停停停!”

    “老天使?中年男人?规则?大道?”

    “你这他妈知道的也太多点吧?”陆程无语的看着哥布林之王。

    究竟是你叫陆程,还是我叫陆程。

    “愚蠢的欧豆豆呀,窝达思哇将是你一森的恶梦,一达米哟…”

    陆程:???

    “咳咳,抱歉,一个劲大了没缓过来。”哥布林之王清了清喉咙:

    瓦尔大陆,零零散散着数十位布衣布甲的人瘫倒在森林之泉上。

    白衣道人.脚本瞟了他们一眼,一步跨越到了哥布林平丘,这里大陆的中心,瓦尔大陆的世界版图己经建立完毕,但剩余的能量仍推动着大陆欲要向外蔓延。

    “这要再扩展下去,估计就直接崩了。”被专门留下,用来料理后事的脚本深思了一下,决定将剩余能量牵动,演化为生灵。

    登登登登登。

    一只野生的丘丘人之王蹦(划掉)被首先创造了出来,在痛苦的捂住了头之后,砰的一声炸了。

    脚本思考了一下,估计是因为残存的信息量太大了,被创造出来的生灵承受不住。

    毕竟一部分也是陆程引发的剧变才形成得世界,另外还有老天使,中年男恶魔,他们脑子里的信息量搓合起来似乎有点太杂了。

    当这片大陆都随时有可能崩盘,就更别提被创造出来的生灵了,他们显然更加脆弱一些。

    “还是说只能容纳关于瓦尔大陆的讯息?”

    可是这些数据都混居在数据团中根本挑不出来呀…脚本又思考了一下,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办法!。

    他又先用大量的能量,捏来捏去,捏出来了个四不像的大巨人,将所有化为实体状数据的信息硬塞了进去,再以其基础,将四不像巨人不断压缩压缩成了一个瘦小的哥布林。

    这只瘦小的哥布林抱着头在地上满地打滚,最终念念有词:“yydssrdsnsddrzdskswlSupboh,嘟嘟嘟嘟嘟…(\-......---.----.----\-....-......---..-.\.....----...-----...\.....------...-...\----.-----...---.-.)”

    “呜呜哒打啦打打呜………”

    它被脚本当成了云端,脚本不断的在他的脑海里搜索查找着。

    “找到了!”

    脚本将所有关于瓦尔哈啦游戏背景的迅息抽离出来,让其以此为基础自行推演,不一会儿,不少生灵开始渐渐诞生。

    他们都有些自己的记忆、性格、行为、地位等等,可以说与正常的人类,生灵没有两样,不同的是他们认为自己生来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有着被推演虚构而来的记忆,史莱姆,哥布林,狼人,魔蛛等魔物也同样被他们以大陆本来就有的生物的印象刻在脑海中。

    正如一名铁匠正感慨着然而在爪子真是打造武器的好材料,一边自认为如平常一样的锻造的武器,小时师傅严厉的教导刻苦铭心,而殊不知自己实际上才刚被创造出来不超过一个小时。

    脚本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发现bug许许多多,比如大魔王什么的。

    另外还有眼神逐渐睿智的哥布林,他发现自己好像怎么收都收不回来。

    “我是不是...一不小心用的能量太多了,而且还不小心混了点天使与恶魔规则之力进去。”

    一滴冷汗从脚本脸上流下,主体,还有主体的主体要是知道他不小心直接给陆程造了个究极大boss…

    “没事,没事,不就是bug吗,世界要是这么好造,人人都造世界去了。”

    “对,bug算什么,现在这片世界还能有个几天都是问题。”

    “一切不经意间造成的事或许己印在冥冥之中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嗯,冥冥之中必有推手。”脚本如此安慰自己。

    “我可真是个大聪明。”

    低毒,低毒,脚本头上突然蹦出了个血条,宣告着他的能量已所剩无几。

    “我是不是还不小心用量过度了?”

    “没事,我相信光,咳咳,必有推手…都是推手。”

    ——

    “差不多就是这样。”

    哥布林之王煞有其事的做了挽袖子的动作,准备突然变身,阴他个一手。

    他此时己消化的差不多,行为举止已经没有那么反常了。”

    陆程将左手缩得更深了,准备突然出击,阴他个一手:“太棒了,大智慧,快点回答我怎么修炼?”

    “……我不知道。”

    “哦,那你可真是个大聪明。”陆程额头青筋暴起,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所以那五个家伙…”

    “我怂恿的,不过也不算怂恿吧,只是告诉了他如何从这个濒临崩溃的世界脱身,以及突然有的那些职业和能力,其实大概就是白衣道人接触过的一些小辈所有的一些特点罢了。”

    说着,哥布林之王思考了一下:“大概是你剧变时出的bug吧。”

    “绝绝子,不愧是游戏世界,bug就是多。”陆程无语:“这不是bug,是特性。”

    说到点上的哥布林之王仍在滔滔不绝:“强大的秘决相必你也发现了,意志?理由?或者说观心?”

    “这点我也跟他们讲了,不过很显然,他们不是。”哥布林之王摊了摊手。

    “总之,只有杀了你,我们才有可能…”

    “毕竟,天使规则与恶魔规则的本源仍在你的身上。”

    哥布林之王说着,两股仅有一缕的规则之力缠绕在他的身上,他带着睿智的眼神,仰头大吼:“准备好迎接死亡了,噗,卧槽!”

    他的胸口被陆程一剑贯穿。

    “卧你个头,你以为我傻,眼睁睁的看着你变身?”陆程吐槽到,直以为这是在还有电视剧,电影里呢?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轻易的结束,差不多有哥布林之王半个身子那么大的剑囗在规则之力的缓缓愈合,即使是陆程连续补刀都无济于事。

    一个百丈高的巨人就这么挺立在平丘之上。

    “愚蠢的欧豆豆芽,让你见识一下真正掌握规则是何等的恐怖,论单打独斗,你绝不是,”

    “老大,我来助于你!”

    力霸带着一群同样穿着草裙的山顶洞人从树林里抓着树藤荡了出来。

    陆程:???

    哥布林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