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54章 划破黑夜的黎明

第54章 划破黑夜的黎明

    黑夜,若水与眼中绿灯通明的波里守着夜。

    “没想到你的绿灯还有提神的效果,我就说前晚,明明你没有睡觉,怎么早上还这么精神。”

    若水看着琴弦崩断的坚琴,眼中伤心不已,自从琴弦断了之后,bug都弹不出来,自己唯一的作用就这么没了。

    “别难过了,不就是琴弦被自己崩断了嘛,你看牧,”波里说到,语气一顿。

    “唉…”二人默契的共同叹了口气,然后波里叹息间,眼中的绿光恰好不经意间照到若水的琴上。

    “叮咚!”

    竖琴发出了淡淡金光,若水的身子惊动了一下。

    “这个样子....”

    强忍着头上发毛的感觉,与波里诧异的对视了一眼。

    波里好心的将亮度调到了最低。

    “这...好像是游戏里装备升级的声音!”

    ——

    “话说那两个大老爷们儿在树上干什么…”

    “尤其是波里,一直用绿光照着若水裤裆的那个位置是在干啥(竖琴立在那个位置)。”

    陆程无语的仰视着树杈上并排坐着的二人,不是说让他们俩来守夜嘛…怎么好端端的给玩上了。

    “算了,这样也好,免得被发现了。”

    皎洁的月光下是陆程离去的背影,跨过在地上“躺尸”的哥布林们,推开草丛,穿过树林,他独自前往了哥布林平丘。

    被净化后的荆棘沼泽暂时没有了所有魔物,寂静的黑夜中掩盖着漫地的尸体。

    了结了最后一名被派来侦查的哥布林。

    陆程从树丛中走出,面前一望平丘上搭建着大大小小的哥布林营地,此刻大部分的营地灯火熄灭,唯有中央的几座大营地仍灯火通明。

    哥布林平丘到了。

    “什么人,这可是我族扎营栖息的地方。”

    一头身型四五米的哥布林巨人挡在了陆程的面前,身上的气息与先前遇到的哥布林截然不同。

    “滚。”

    淡蓝色的剑痕瞬间遍布哥布林巨人的全身,哥布林巨人瞪大双眼,混混欲坠的倒了下去。

    看上可以一拳将先前的普通哥布林砸扁的哥布林巨人被陆程轻易抹杀。

    “灵力…化虚为实。”

    陆程并未拨剑,却是轻松斩杀了对手,可惜的是体力的灵力尚且还很微弱,不足以支撑大规模的战斗。

    陆程拨剑,冲霄的剑意再次拨地而起。

    望着源源不断向自己袭来的哥布林精锐们,陆程握紧手中的长剑,囗中念念有词的低嘀着:“我保证...不会有人再受伤。”

    哥布林们的大营地内,哥布林之王正与几位面色阴险的哥布林老者坐在一桌。

    “想必现在那群人应该己经被解决了吧。”

    “当然,之前派出的哥布林战士们,可是占了我们60%左右的人囗,不占如此还有过半的精锐藏在地下等待他们力竭后伏击。”

    “那些该死的平民,还真以为是瓦尔哈拉的人屠杀了我们散落的村庄,真是可笑哈哈哈哈。”

    哥布林老者们谄媚的向主位上身材瘦小的哥布林之王敬酒:“不愧是王,居然能想出这种方法。”

    哥布林之王体形比普通的哥布林还要瘦小许多,此刻却是威严的坐在主位上。

    他枕着头,睿智的眼神中透露着睿智:“希望那五个家伙...歪歪比比乌卡拉卡歪比巴...可靠…嘿嘿,嘿嘿…点。”

    哥布林长老:“……”

    他们的大王保持这样的状态已经快整整两天,知道了他们不知道的很多事的同时,还时常蹦出几句他们怎么都听不懂的词语。

    “总之,只要杀了那帮家伙…”

    哥布林之王眼中散发着精光。

    “大王,不好了,大王!”

    一个哥布林战士连滚带爬的滚了进来,双手撑地面朝下,向众人磕头。

    “说。”

    “外面,外面,我们的…”

    “外面我们的什么?”哥布林长老们对视一眼,眼中带着疑惑。

    哥布林之王却丝毫不意外,按他所知,也曾预料到那五个家伙与自己所有的埋伏,会对那个人完全没有效果。

    只不过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杀上门来了。

    “来者几只?”

    “几人,来的只有一个人呀。”

    “而且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哥布林战士抬头,眼冒红光,脸上带着三分讥笑,三分不屑,三分邪魅,一分潇洒。

    哥布林之王从没见过这样扭曲的表情。

    “我们的爹爹来了。”

    哥布林之王:???

    哥布林战士在众哥布林的眼皮子底下极速升温聚变,炸开。

    boom!!!

    大营地外,陆程仍在不停的厮杀着,不时有此去的哥布林化身能量炸弹有选择性的向营地扑去。

    他坚信所有的恐惧都源自于火力不足。

    从天空俯视,爆炸的火光之中,只见名小人步伐轻盈,潇洒得在绿油油之中不断厮杀。

    挥剑,挥剑,挥剑,挥剑…

    没有华丽的招式,只有一剑剑至简的剑式。

    抽、带、提、格、击、点、崩、劈、截、挂、撩、斩、挑、抹、削数不清的剑招。

    正如九年前,控制不住自己体内恶魔之力的陆程远离人群,不与别人接触,偷偷的跑到没人的地方,在泷泽健太郎沉默的目光下一式一式熟悉的体内的能量,竭力的控制自己不被至恶的能量反控到爆走。

    甚至最后独自一人于地狱之门旁风餐雨宿,直至

    一剑,一剑,一剑,一剑…

    不停有哥布林倒在他的剑下,有的直接身死,有的在灵力的作用下化为虚无,有的却是毫发未损的晕厥在地。

    也曾使用过天使之力的陆程也能清楚感受的哪些可杀,不可杀,善恶本就难以定义。

    但天使不用,他们本身就是最纯洁的存在,可以一眼望出物体的本质,就连人类也有单纯就是想杀人存在不是,明明那些人年长,慈祥的爷爷奶奶哭倒在电视机前,他们也未曾悔改不是。

    “既然善恶难以区分,那我就每人挥出一剑。”

    抱着这样的想法,陆程不停地进入进出,天穹不知何时飘起了毛毛细雨。

    就连现如今残存不多的哥布林数量都难以估计,难怪当时在荆棘沼泽倒下的哥布林足以遍布满地。

    “这,这怎么可能!”

    “他一个居然……”

    远方的哥布林指挥官高亢着噪子,发出刺耳的尖叫声:“弓箭手呢?放箭!放箭!”

    身旁的哥布林弓箭手总官将手搭在弓弦上,拉动着弓弦的手犹豫不决。

    “可是,我们还有那么多的战士…”

    “放箭!我叫你放箭,听不懂吗!”

    哥布林指挥官一把扯过哥布林弓箭手总官手中的雕刻着花纹,富有韧性,极难拉动的木质长弓,直接向陆程射了过去。

    “以此箭为号,放箭!!!”

    铺天盖地的箭向陆程所在的方向袭来,可惜的是弓箭上覆盖着不知名的物质,不会受潮的同时,阻挡着雨滴,飘下得毛毛细雨并未起到多大的影响。

    黑幕中,细雨与弓箭流入夜色向下袭去,化成星星点点,从陆程的头顶上袭来。

    剧烈爆炸的轰鸣声中,陆程终于抛弃了朴实无华,剑声抖动,金黄色剑环从身周荡漾开来,划过所经的一切物体。

    范围内所有哥布林通通跌倒在地,昏迷的昏迷,死去的是死去。

    当然不是作战中的哥布林除外,一名哥布林妇女抱着四五岁大的孩童在火光与交战的嘈杂声中不停颤抖着身躯。

    惊慌畏缩的瞳孔中,看见陆程径直向自己走来,她蜷曲着身子,颤抖的紧闭上眼皮,双手死死的将孩子怀中。

    “大可不必这样,无论是爆炸,还是剑招,我都完美的避开了你们好么。”

    温和的声音响起,哥布林妇人不禁抬头,当她反应过来又准备蜷曲之时,却见陆程与她擦肩而过,左手上有一道金黄色的光纹开始若隐若现起来。

    平凡无奇的凡剑向天穹斩出了划破黑夜的一击,无数闪影交错的剑光汇成剑幕,弓箭无一不被劈断,切割,最后化为粉末与雨水一同飘散在空中。

    哥布林妇人抖动的身躯停下了。

    在所有哥布林诧异的目光下,陆程将这一对哥布林平民安安稳稳的护在了身后。

    “楞得做什么?还不快继续!”

    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涌上了哥布林指挥官的大脑,他大声咆哮,想要驱使哥布林弓手继续放箭,却被飞来的一剑送入了黄泉。

    金蓝色小剑从哥布林指挥官的额头消散。

    哥布林弓箭手总官长松口气,从死去的哥布林指挥官手中将指挥弓取回,望着重新被零零散散得哥布林围击的陆程,仅仅是犹豫了一下,便高举着指挥弓:

    “所有弓手听令,停止放箭!!!”

    但还是有几位不知名的哥布林弓箭手放出了弓箭,

    看着人仍有蠢蠢欲动的哥布林,陆程摇了摇头,几名数米高的哥布林巨人向他砍去的大砍刀就像是无物从他身上穿过。

    倾盆大雨哗啦啦飘下,磅礴无边的气息携带着雨滴向四周扑卷而去。

    陆程将洁白长剑一收,点点蓝星凝聚成神曲的模样出现在他的手中,没有熟悉的giegie~声,也没有熟悉的绿茶音。

    “这,这是…”哥布林弓箭手总官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两日前的创世神物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这不可能!”

    “王,骗了我们…”

    陆程闭眼摸寻着,摸寻着一年前那一刻突然捕捉到的韵味,所有哥布林都不敢再向前一步。

    “剑修嘛,下个决心,向前挥剑便是了。”

    青年男子的话突然回荡在耳边,陆程似有所悟,手中由灵力幻化而成的神曲不经意间化作了实物,斩出了这空前的一剑。

    万物皆被白光笼罩,一道剑痕直通天际,雨水被驱散,苍穹上剑痕中倒映着阳光白云,四处扩散开来。

    时间与空间扭曲。

    一道与珈百璃先前画出一模一样的阵法在苍穹上浮现,通天蔽日,带着金黄色纹路的圣剑从天穹上降下。

    大地轰隆隆震动起来,响彻天地地的金黄色光柱笼罩了天空。

    天亮了,并未暗下。

    神曲在陆程手中一闪,消散,再次唤而不出,蓝天,白云,周围所有的景物仿佛都被削平,不负存在,只是仿佛有一座宫殿停在眼神中央。

    陆程观望了许久,又像是一瞬,有种一眼万年的恍惚感,恍惚间好像听到了别人的谈话声。

    “哇,领悟了耶,这是不是就和你的境界快差不多了?准尊者?呵呵,迂腐,路?”

    “放屁!”

    男人的声音好像听起来破防了。

    “多少带着传承在里面,这能一样?我可是掌握了近千…”

    “哦。卡了千年。”

    “闭嘴!把你的书页撕了信不信?”

    此景如镜像般破碎开来,再看己是回到了这如同他眼瞳般漆黑的深夜。

    哥布林们通通倒在地上,有的没了生息,有的陷入了沉睡,除了平民居住的营地,帐篷之外,大多营地都瘫倒在地。

    “化虚为实,”陆程感觉自己领悟了什么东西,体内的“储物”,“许愿”幻境似乎在渐渐修复,扩张。

    或许这就是规则之力吧。

    “可我是怎么领悟的呢…靠脑洞吗?可我的脑洞也不神奇呀。”

    陆程憋了憋,发现额头再没有冒出蓝光,他又有点明白了,看了一圈倒地的哥布林,他忍不住嘀咕道:“果然是不能惯着他们的。”

    “谁说我不懂修炼来着?”

    “啊阿啊~啊阿啊~,你是我的赤比班迪巴卜♀~”

    哥布林大本营底下突然传出了睿智的歌声,一只瘦弱的绿手扒开重重障碍,哥布林之王从废墟中爬了出来。

    “污滴略滴巴巴。”

    陆程:???

    “有bug?”

    ——

    此时,帐篷内,珈百璃秀气的小鼻中传出平稳的呼吸声,她缓缓睁开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