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53章 人被杀了就真的会死

第53章 人被杀了就真的会死

    见众人盯着自己,剑一将剑归鞘,发出清脆的响声,摊了摊手:

    “别这么看着我,刚刚没有被弓箭袭击了吧,我们可是解决那些烦人的哥布林弓箭手去了。”

    然后带着四人径直向牧师二人走去:“那边那个小姑娘看着晕倒了,只能请你们帮忙治疗下了呢。”

    牧师二人下意识的想要释放治疗术。

    只有陆程注意到他们的身上没有受过审判的气息,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大喊:“小心,别躲开!”

    “晚了。”

    剑一手中的剑快速出鞘,白光一闪,抹在了牧师二号的身上。

    若水时刻放在琴弦上的一个激灵,绷断了一根琴弦,今人听着就不舒服的声音在森林里回响。

    鲜血淋在牧师一号的脸上,他瞳孔收缩,想要释放治疗术的愣在了身前,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剑二四人也快速出剑,但是被迅速反过来的盾士举盾吸引了仇恨,四道白光不禁斩在了盾牌上。

    冲击使得盾士囗中溢血直接退了数步,好在阿剑反应过来将牧师一号护在了身后。

    “你们!在做什么!”

    特人身上带着屏护,手中握着无形的武器猛的向剑一挥去。

    剑一的眼神没有波澜,平静的令人发寒,似乎杀人对于他只不过是饮水一般的小事,随意的举剑一挡,不料却是被震退了数步。

    “啧,有点长进。”

    剑一举剑劈去将特人击退,震的特人整只手都在发麻发抖。

    此时,一只格外精准的弓箭,向剑一袭来,下意识想要格挡的他,却发现浑身僵直。

    靠着强大的意志,他将头微微一撇,锋锐的箭头划脸而过,仅留下了一道血痕:“无法招架,不错的特性,很可惜看样子你仅能射出这一箭。”

    剑一用手抹去脸上的鲜血,于鼻间贪恋的闻了一下,斜视了一眼对于他受袭没有任何反应,脸上同样冷冰冰的其余四人,不禁“嘁”了一声。

    埋伏在树顶的斯波手软的放下了弓箭,脑袋放空,刚才那一箭似乎耗尽了他所有的精神气,但双眼仍下意识的与波里死死的盯着剑一他们。

    五人将袭来的各种攻击尽数轻松接下,波里眼中绿光对他们无效,阿帅的奇妙攻击也被轻松化解,振刀许久的刀客手中的刀甚至被剑一直接击飞。

    “要我说,放弃挣扎。”

    剑一抖动剑身,不屑的嘲讽道:“你们的心太乱,太弱。”

    然后又看向将珈百璃温柔的转交给众人,缓缓向自己走来的陆程:“你的剑法太杂,完全不像一个会使剑的人。”

    “也就那位小姑娘,可惜范围太小,没笼罩到在哥布林平丘的我们。”

    “反派死于话多。”

    陆程并未拔剑,平凡长剑却是响起惊霄的剑鸣声,剑意浩瀚。

    漆黑的眼瞳中泛着平静,平静到感受不到他任何感情的变化。

    但剑意中,传递着他内心那股怒气撼天的情绪。

    “为无能者的死去感到愤怒。”

    “可笑。”

    如此说道,剑一眼中却是透着一股别样的意味,手中的长剑一阵长鸣,他没有那种狠厉的眼神,但身上无时不透露出杀人者的气息。

    重新打量了下陆程,情绪变得激动起来:“谁知道你是不是装的,从一接触,我就知道你是身处山顶上的人。”

    “你可知我为何挥剑!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怎么会明白我们下等人的感受!”

    陆程望了眼身后死握着弟弟手不放,不停哭喊的牧师一号,持剑继续向前,无言。

    “嘁…”剑一手举剑拼命向前一挥,焚灭一切的剑浪向陆程袭去。

    “为何拨剑...”

    铺天盖地的剑浪将陆程掩盖,剑浪中陆程平静的走过,明明先前还誓要磨灭一切的惊涛骇浪,此刻却归于湖水一般平静,静静从陆程身边流淌而过,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这,怎么可能。”剑一连退数步,刚才那一式包含着它所有的恨意,汇聚了许久。

    剑一张大着瞳孔,难以置信的盯着已经走到身前的陆程,原先轻松将众人逼退老远的他,如今却被什么都还没有做的陆程整得心思寸乱。

    “想要离开这里,就只能杀掉他!”剑一想着,咬紧牙关,拼尽全力向陆程挥去了最后一剑。

    “我想我明白了。”

    陆程握着手中的剑鞘松动了一下,他从剑一的剑意中感受到了许多。

    长剑出鞘,没有任何特效,只是一斩,划出一道淡淡的剑痕。

    乓!

    剑一手中的剑断成了两截,剑头飞向空中旋转几圈,笔直的插入了土地上。

    “这怎么可能,”断剑从手中脱落,剑一瘫倒在地,双眼无神地喃喃自语:“你挥剑的理由呢…我感受不到,我感受不到…”

    陆程长剑的剑尖指在他的额头,理应冰冷的长剑此刻竟向他的额头传递着温度。

    “你也是一位可怜的人,可惜走上了极端。”

    陆程突然蹦出了一句令剑一以外所有人都不解的话,挥动了温绵长剑。

    剑一望着陆程的眼睛楞了神,临死之既,他终于发现其平静的眼眸中蕴含了太多太多。

    “我错了…或许,只是因为我感受不到。”

    剑落。

    剑一脸上反而带着解脱,没有再做反抗,直直的倒下,没了声息。

    剑二、剑三、剑四、剑五依旧是怀中抱剑,冷眼旁观。

    对自己无论是现实还是游戏里的队友的死去没有任何反应,或者说他们对这样的现象已经习以为常。

    “你们就不同了,冷冰冰的机器,什么地下组织培养出来的吧。”

    “剑一没有下令。”

    剑二冷冷的开囗,正如陆程所说,他们就如同执行命令的机器。

    “哦。”

    陆程手中持剑随手一划,地上多处一圈剑痕,一个结界将五人笼罩,为了防止他们临时反扑:“这年头杀手也玩游戏了?”

    等到结界消散时,在众人的视线下,陆程正映着夕阳坐在四人堆叠的尸体上仰头喝着闷酒。

    见众人沉默不言的望着自己,陆程将手中的酒葫芦随手一丢,脸上带着苦笑:“一不小心把结界的时间设长了。”

    因为疏忽造成了一人伤亡者,他从来没有想到的,不仅如此,就连珈百璃也昏迷了。

    牧师一号握着他弟他弟冷冰冰的双手,嘴中仍在不停的低嘀。

    “醒醒,醒醒。”

    “你忘了吗,我们还发誓过要互相给对方当伴郎的……”

    “玩游戏的时候,我们也一直一队,取名也一直都叫天恭他哥,天诚他弟…”

    天诚握着天恭的手开始激动起来,不停的摇晃,泪水不停的从脸上滑落,滴落在天恭身上。

    “你醒醒,你醒醒啊弟弟!”

    特人沉默的抱着怀中的珈百璃,先前某一刻的目地变相达成了,但却没有乱动,此时的他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众人都在沉默,都一句话未说,没有去打断天诚的哭泣,要么求助的看着走来陆程,要么看着在地上没有任何动静的天恭。

    “大男人哭哭啼啼的,算什么,作为牧师你们很诚恭。”

    陆程微笑着向牧师一号递去了纸巾,他的笑容映着夕阳在牧师一号的眼中不断放大。

    “啪!”

    牧师一号把拍开了他手中的纸巾,抽动着鼻涕:“笑笑笑笑,笑尼玛呢,你又不是那个小妹妹,我弟被刀你也笑的出来……”

    牧师一号像是找到了宣泄口,一边嘴中痛骂着路程,一边哭着推动着牧师二号的身体。

    陆程:“……他其实没死。”

    众人:???!!!

    短暂的解释过后。

    阿炎脑子里又不知道在思考什么,指着陆程询问道:“你是说,你们是天使?”

    陆程昧着良心,重重点了点头:“货真价实的天使,如假包换。”

    “难怪两个人看着可以把我们所有人吊着起来打…”阿炎若有所思。

    波里:“最多六天,我们就会离开这个地方?”

    陆程巧妙避开他眼中的绿光,沉重得点了点头:“是的。”

    牧师一号:“所以我弟看着是死了,实际上现实中还活着?”

    陆程认真道:“没错…”

    神经术士.特人:“所以究竟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

    陆程:“这点毋庸置疑,绝对是你。”

    特人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确实是疯了,连这个都知道,肯定是天使。

    盾士:……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室友?

    刀客捂脸:“等等,你们就这么信了吗?这信息量也太大了吧。”

    众人都忍不住的撇了一眼陆程怀中打着小憨的珈百璃,所幸她只是消耗过大。

    翅膀+光环...刀客默默道:“我信了。”

    “好!”

    牧师一号看了眼牧师二号旁边的剑,犹豫了一下,决然的拔起了剑,大喊:“弟,哥来陪你了!”

    “W—T—F—!”一堆人连忙起身,死死钳住了牧师一号:“哥,冷静!冷静!”

    “只能先这么圆过去了...”陆程揉了揉大阳穴,没有再提去救瓦尔哈拉的事情:“天快黑了,就这样在这搭营吧,先把之前摘的树果分一分垫下肚子。”

    “好嘞。”

    众人应了下来,不一会儿就略带生疏的搭建起了帐篷,陆程取出了几只野兔,背对着众人支起了铁锅。

    他算是发现了,这片空间通俗点来讲自带冷静+1,不然正常人哪有可能相信他刚玄玄绕绕讲的那些,就连发现自己穿越了也没有多大反应。

    神经术士在牧师二号的坟前洒着酒:“啊哈哈哈哈,大河之剑天上莱~”

    陆程:“…当我没说。”

    此时,陆程额头上一个淡蓝色的印记浮现,一闪一闪,不知为何,他体力的灵力苏醒了。

    但辛夷和神曲却还是怎么都召唤不出来。

    精心烹饪过后,铁锅上浮现着辣椒,香菇等辅材,可爱的兔兔化作美食被众人分食咽下。

    陆程还是一口未动,他已经有将近一天没有进食了,他静静地坐在小土堆上,珈百璃已经被他送进帐篷轻轻盖上了被子。

    酒饮饭足后,众人没有立即回帐篷,讨论了一阵之后,牧师一号被推了出来。

    他手里拿着陆程分给众人的酒,有点醉醺醺的来到了他的旁边,同时还不忘踹踹小土堆,里面埋的是他五位仇人:“他们让我来问下明天什么时候起身。”

    因为随便堆的小土堆太过松软,陆程险些因为牧师一号的这一脚滑倒在地。

    “你们还准备去拯救瓦尔哈拉?”

    陆程轻声询问,之所以没有主动提起,是因为他知道真实情况跟他对众人说的完全不一样。

    牧师一号凝重道:“嗯,虽然现在想想还是觉得害怕,但是那名妇人…”

    “如你所说,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对吗?”牧师一号仰头,脸上满是人性的光辉。

    陆程望着月亮:“你们己经通过了天使的考验,其实…”

    “不要跟我扯这是你们天使为了考验我们人类创造出来的,”

    牧师一号再次一字一句询问道:“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对吗?”

    陆程沉默着点了点头:“是的。”

    “如果你们还执意前行的话…之前有一句话需要澄清一下,

    “人被杀了就真的会死。”

    这句话悄然的爬进牧师一号的耳朵,在他脑海里回荡,他愣了一下,偷偷的抹去了眼泪:

    “我是有点想通了,反正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就干脆看看能不能救下更多的人。”

    牧师一号强忍着,但泪水还是忍不住的往下流,他哭着用手臂遮着眼晴:

    “呐,你们天使对善良的灵魂应该不会不管不顾吧。”

    “不会的,”陆程眼神不经意的撇了眼他手中的通迅弹,笑道:“他们的意思呢。”

    “他们…”牧师一号停下了哭泣:“他们的决定好像也一样。”

    “即使知道可能真的会死?”

    “嗯…”

    “好。”

    陆程从小土堆上跳了下来,也是补了一脚,他还是没想通,杀手怎么也玩游戏?而且莫名其妙的就上来砍人。

    “我保证今后不会有人再受伤。”

    瞧见陆程也做了踹坟的动作,牧师一号不由得笑了,而这那句保证话确是被他抛到脑后。

    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受伤?

    “既然如此,归营吧。”

    陆程望了眼被精心立起的牧师二号之墓,不由得握紧了剑柄。

    “按官方数据,刚才袭击我们的哥布林群大概占了哥布林种族的70%,而且全是普通哥布林。”

    “哥布林平丘至少还有30%以上的哥布林精锐在等着我们。”

    “嗯,我记得攻略上说那里建有能快速通往瓦尔哈拉的地道。”牧师一号分享着情报,与陆程一共走回了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