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51章 去,拯救瓦尔哈拉

第51章 去,拯救瓦尔哈拉

    这一幕刚好被钻出帐篷的阿炎看见了。

    阿炎看看倒下的社死大汉,又看看血条即将落空的白衣道人。

    “力霸大哥!!!”

    白衣道人:“等等,你听我解释,我说我是新手导师你信吗。”

    “我信。”阿炎严肃的点了点头,对着身后帐篷大喊:“兄弟们,起来啦,来活啦!”

    “大早上的嚷嚷什么呢。”

    纷纷有人从账蓬中钻出。

    “卧槽,力霸!”

    “不,力霸!”

    神经术士跪地,膝盖下像是有个滑板,一路滑到倒地的社死大汉面前,看着白衣道人头顶的血条,红了眼。

    “兄弟们,为力霸报仇!”

    “报仇!”

    “我靠,我没下死手好么,而且你们全盯着我头上的血条是几个意思。”

    白衣道人求助性的看向陆程。

    “看我干嘛,我这不在想怎么悟道嘛”,陆程挥手示意,压下准备把白衣道人刷掉,看下会爆点什么出来的小弟们。

    “所以该怎么问道?”

    望着当即安静下来的玩家们,白衣道人胸口闷闷的不想说话,这么快就混成老大了,真不愧是你呀。

    但还是细心的为陆程解释。

    “这个嘛,就先从观心讲起吧...”

    “心之所向,道之所往?”陆程弱弱的试探道。

    白衣道人:……

    “你不是说不会修练吗!”

    “明明会修炼还一直傻了吧唧的,我星星你个星星,&<#>:)@”

    白衣道人骂到最后,开始念起一段让人听都听不懂的鸟语(陆程角度),随后一怒之下直接扬袍,在众人呆若的神情下,炸了。

    白衣道人提前了结了自己,他不想被乱殴。

    淡蓝色的能量糊了陆程一脸:“你倒是说啊...怎么问道。”

    珈百璃也石化了,反正陆程是不太清楚天使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在自己面前炸掉是怎么样的感受。

    梅开二度呀,小珈珈。

    陆程捏了捏珈百璃的小脸:“安啦,这货就一能量体,不是活生生的人。”

    未等珈百璃回应,陆程又看了圈呆若的玩家们,轻声安慰道:“你们,我会想办法。”

    “想办法救下他们就好...”珈百璃软软的撇过头。

    “我会想办法帮忙的。”

    “好。”

    “老大你没事吧!”神经术士又跪地滑行了过来,神经兮兮的用手来回检查陆程的身体。

    一把拍开神经术士又准备伸向珈百璃的咸猪手,不出意外这可能才是他的真实目地,陆程对珈百璃认真道:“我突然有点后悔了。”

    珈百璃:……

    这时阿炎领着一名与他差不多高,但紧闭着双眼的青年走了过来,就在刚刚这名青年找上了他:“老大,有情况。”

    陆程扭头,波澜不惊的黑瞳中泛着平静:“你说。”

    阿炎与陆程的眼神接触,心头一颤,他从未见过这种眼神,让人感觉就像是在凝视深渊一般,只是对视一眼,就深深

    陆程一边暗示闭眼青年快说,一边疑惑得皱了下眉,阿迪...阿炎这是又在脑补什么?

    青年点头:“那我就长话短说了,我叫波里波斯...”

    “电脑随机取的名!”

    陆程和阿炎无语:“没人吐槽你。”

    波里波斯:“大概就是昨天吧,不是大家都觉醒能力了嘛,我也是,但是太晚了,不好操作,于是就一大早的爬起来。

    “然后重点就来了。”

    波里波斯谈吐间变得神秘起来。

    珈百璃学着陆程二人将头靠近,就听他幽幽的说道:“我看见有一名妇女抱着婴儿,身后追着几只哥布林,在拼命地逃跑。

    “请问可以问一下,她们现在在哪里吗?”珈百璃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向阿波里波斯询问道。

    “奇怪,这小萝莉今天看着好像有点不太一样。”波里波斯发现老大也是,看着比昨天正经了许多。

    “她们己经被我和我的朋友救下,现在就是打算叫老大一起过去看一下。”

    波里波斯停顿了一下:“她说,瓦尔哈拉被大魔王占领了。”

    听闻此话,陆程当即立断:“带路。”

    “哦嘞。”

    波里波斯与陆程三人动身赶了过去。

    随着白衣道人“自爆”,社死大汉—力霸被扇一事,以这厮居然没有任何掉落物的结局告结。

    此刻的他如咸鱼般瘫倒在地上,半响才将眼睛眯开一条小缝,粗糙的手一顿乱摸后,将草裙扒拉来盖在了自己身上。

    翻了个继续倒头大睡起来,昨晚他为了整出这套可是一夜未眠。

    此时,陆程那边。

    珈百璃正在为头发杂乱无章,双眼暗淡无光的妇女梳理着头发,那名妇女灰头土脸,脸上已经没了血色。

    婴儿怀中抱着陆程先前逮到的蓝小史莱姆安静的没有哭闹,史莱姆乖巧的将体温调成了常温档,一动未动,这得利于陆程刚娴熟的手法,将其完美驯服了。

    那一阵看似毫乱无章的乱捏对于史莱姆就跟深度按摩没有两差。

    “怎么样,您还好吗。”

    天使之力用珈百璃手上流淌而出,温和的能量涌进妇女体内,恢复着她的精气神。

    这名妇女并未受什么伤,就是一时间有点惊吓过度。

    回过神来,妇女有颤抖的手死死抓着陆程的衣服,她看得出来,他是这群人的领头人。

    “求求你,救救大家...救救大家...”

    她抓着陆程衣服不停的祈求着,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我的丈夫牺牲了,城里,城里还有很多像我们一样的家庭,求求你...求求你...救救他们。”

    “求求你...”哪怕是脸上粘满了鼻涕,妇女也混然不顾,死咬的嘴唇下是深深地牙印出着血丝,她直接顺势想要往下磕头。

    陆程和珈百璃默契的同时伸手抚住了妇女,周围是沉默的人群。

    神经术士将婴儿埋在怀里,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老妈狼狈的一幕。

    温和的能量不停流进妇女的体内,一只略带粗糙的手握住了她满是老茧,充满皱纹的手。

    感受到冰冷的手心充来男人温暖的温度,妇女愣了神,抬起狼狈不堪的头,一边是珈百璃温柔的为她擦拭脸上的“脏”物。

    陆程看了下四周,所有的人都默默的点了点头,包换那名神经大条的神经术士,现在他抱着婴儿,细心呵护的模样,真心不像位神经。

    “好。”

    陆程笑了,将另一手也搭在了妇女的手上,用手擦去她眼角停留的泪滴,接过孩子,重新将他送回了这名的母亲的怀中。

    脏吗?这是他见过最干净的母亲,白衣道人说的没错,真,太真了,这里的一切都是太像真的了。

    妇女身子不再颤抖,一股名为安心的情绪与金黄色的能量一起涌上心头,安抚她的情绪,她这才细心打量起围着他的众人们,目光所及,每个人都对她投以温和的微笑。

    就是有几位位于最后面,脸部表情被众人挡住了,她没能看清,但这并不妨碍她对众人报以真挚的感谢。

    妇女视线徘徊间,与珈百璃如同救世主的温柔笑容撞在了一起,看着眼前个子不高,但看着却比她男人还要可靠的小姑娘,她又愣了一下,千言万语归结成了一句。

    “谢,谢谢你们。”

    “不用客气,这是我,”

    “咳咳咳。”陆程突然咳嗽了一下,见众人看着自己,珈百璃似有领会,歪着头温柔笑道:“这是...我们的职责。”

    “你们。”妇女眼睛又开始颤动起来,这次她自己抹去了眼角的泪花。

    “谢谢,谢谢。”

    整理过后,

    陆程开始清点人数,所有玩家围成一团,他们已经决定踏上拯救瓦尔哈拉的征途。

    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坚毅,或许先前他们还只是守在电脑前的宅男,但此刻他们已经成为了拯救世界救世主。

    心中妇女痛哭的模样,决心拯救他人的决心战胜了对未知的恐惧。

    按妇女后面的话来说,此刻大魔王还没有发起对瓦尔哈拉的总攻,现在他们还有机会去拯救一切,拯救就身处水深火热的人们。

    “小心哥布林...”

    陆程思考着,听妇女说是她们是担心瓦尔哈拉抵挡不住魔物进攻,一家子准备迁往另一个王国居住。

    但不知为啥,平常对人类还算和谐的哥布林突然发起了进攻,最终导致了她男人的身亡。

    目前情报就只有这么多,现在能做的顶多是互报一下姓名,各自了解一下各自的能力。

    “我先来吧。”沉思过后,陆程最先发话。

    “我叫陆程,没什么特殊的能力,姑且就当我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剑士吧,略懂剑术。”

    众人点点头,听着很潦草,但直觉告诉他们,此人绝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与陆程一接触,就能感觉到他身上那股领袖的气息,虽然看着不太正经,但他此时是大家公认的领头羊。

    起初是因为他做饭好吃,野外生存能力拉满。

    但现在,陆程的地位跟他做饭好吃,己然没了任何关系...吧。

    众人默默的在心中想到。

    珈百璃举手:“我叫天真,是一名天...牧师,可以治疗伤势,”说着又挠了挠脸:“可能也有一点点战斗力呢。”

    “天牧师,听着好像比那兄弟俩正经的多,至于战斗力...”众人看向了昨天还在跳舞pk的牧师兄弟俩。

    舞p兄弟俩对视了一眼,:“就叫我们牧师一号和牧师二号吧。”

    牧师一号补充道:“虽然我们也不知道为啥武器是剑,但是可以瞬发治疗术。”

    牧师二号点点头:“昨晚试了一下,似乎没有上限,不过跟天真刚才用的治疗术不同,我们的只能治伤,似乎没有其他特殊的作用。”

    “所以还是搞不懂,为什么你们的武器会是剑...咱们总不能让牧师上去坑伤吧。”

    众人无语。

    阿炎搓出了个火球:“瞬发火球,顺带可以蓄力,仅此而已,阿炎。”

    “谦虚了,太迪炎帝...”背着大剑的魁梧大汉拍了拍阿炎的肩膀,很显然他们在现实中就认识:“我叫...阿剑。

    “呵呵,为什么非要把我的游戏名说出来呢?乌斯煞比剑老兄。”阿炎咬牙道,这都什么时候了...

    “靠,这名字还不是你趁我上厕所的时候给取的?”

    阿剑瞪眼,虽然说是自己先抢着阿炎的电脑给取了个太迪炎帝的。

    “我是名剑士,能力是能把剑变大吧,不过具体能有多大,我也不是很清楚。”

    另一名相貌平平的法师与另一名法师也出来自我介绍:“我们与阿炎和阿剑是一起的。”

    “既然是四人小组,那统一称呼吧,阿沐。”平平无奇法师指了下自己:“可以释放各种保护屏障。”

    “阿帅,”另一名没有法杖的法师,直接脱囗这出两字,见众人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他强硬着头皮:“真叫阿帅。”

    “我的能力比较特殊了,施法的时候,敌人头上会出现倒计时,时间一到就会出现连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攻击,应该时间越长,伤害越大吧。”

    弓箭手拉上了仍是闭着眼的波里波斯:“斯波里波,普普通通的弓箭手,偶尔会射不准...”

    波里波斯:“我叫波里波斯,能力...”

    他睁开了眼,即使是在白天都能清晰可见的绿光从他眼中射了出来:“算是个侦察兵吧,可以看见远方的东西。”

    险些被照到的牧师兄弟俩默默的避开绿光:“应该没有什么负作用吧。”

    波里波斯:“……我不知道。”

    此话一出,包括他的好兄弟,所有人连退一圈,虽然他们没一个是有女朋友的,但不知道为啥就是下意识的想要躲开。

    就连陆程也不敢与他直视,背过身遮住珈百璃:“名字太长了难记,你叫波里,他叫斯波。”

    波里斯波组合:……

    之后众人又见识到了一拨琴弦就是bgm的琴师若水,神经术士:“特别的人”(被陆程简称特人)和他一起的盾士,能发出各种子dan的枪手,能振刀的刀客。

    总之后面知道反正陆程也会乱改名的众人自我介绍时,名称是越来越潦草。

    牧师兄弟,啊啊啊啊四人组,波里斯波,若水,神经盾组合,枪手,盾士,刀客。

    最后剩下六人,十岁孩子与妇人被一起安置下来,剩下就是另外五名似乎没人认识的剑客。

    “剑一、剑五。”

    为首的那名拨剑出了自己的长剑,轻轻地擦拭了一下便收回鞘中,看向陆程的眼神似乎有挑衅的意味。

    这是位五人小组,存在感很低,穿越来之后也并未过多与其他人交流。

    搭帐篷做晚餐的时候,他们也有帮忙,众人只当是性格孤傲。

    陆程眼神微微一眯,很快恢复了正常。

    抛去留守原地,一同前行的人共计21人

    “白帝圣剑,遇剑跟着我。”

    不知是谁轻轻念出了声,嘈杂的声音停顿了一下,应喝起来。

    “白帝圣剑!遇剑跟着我!”

    陆程在众人的目视下,初次拨出了手中的长剑,大声道:“遇剑——跟着我!!!”

    人们热情高涨,齐声高呼,万众一心。

    “白帝圣剑!!!”

    珈百璃眼有星光闪烁,自从来到人间后,许多事情都带给她此前从未有过的感受。

    烟火气,“人”气,人们天生就对这类东西充满向往。

    温馨的家庭,繁华的夜市,往来嘈杂的赶集,人员汇集的地摊。

    生活便是一半清欢,一半烟火。

    “以前过年,满家烟火。”

    陆程站在湖边大石上,有所感触,望着高呼的人群,不远处是留守的人在向他招手。

    他跳下大石,背影还是一如既往的孤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