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50章 至多六天

第50章 至多六天

    现在这名白衣道人,是先前传承印记中的分身在与老天使和中年男子一起炸掉前留下的。

    目地是为了向陆程说明现在的情况,虽说拜托(埋伏)了紫薇一手巩固了这片小天地,但原本这片小天地仅能支撑数日便会崩溃的事情并没有被改变。

    他刚准备开口就听见陆程对着珈百璃窃窃私语道:

    “小心点,这个老头上来就给我一股熟悉的感觉,古怪得很,而且贼眉鼠眼的一看不是什么好人。”

    “可我感觉很亲切,身上有我们天使的气息。”珈百璃眼有不解,抬头仰视陆程,这股气息和先前在陆程身上的一模一样。

    见珈百璃看着自己,陆程斩金截铁道:“不是好人。”

    “哦。”

    珈百璃看了眼白衣道人头上的血条,又看了下陆程,鼓起小脸。

    “贼眉鼠眼,不是好人。”

    白衣道人青筋暴起,被气得直接给旁边的社死大哥来了一巴掌。

    “啪!”

    社会大哥捂着带着巴掌印的脸,瞪大眼难以置信的看着旁边的白衣道人。

    “卧槽,打我干嘛?我又没骂你贼眉鼠眼。”

    “啪!”

    白衣道人又给了一巴掌。

    “你再骂!”

    社死大汉:???

    “废话不打你打谁,打我本体的传承者还是打老天使家的小晚辈?”心情舒畅的白衣道人将双手探入袖子。

    其实打老天使的小晚辈也不是不行,但太可爱太善良了实在是有点下不去手。

    按天使一族的尿性要说,估计你把这想法一说,他们自己就把头伸过来了。

    但一般没人下的去手,不过要是哪天心情不好,又碰巧遇上了男性天使,那就不一定了...毕竟谁让女性天使长得都挺好看。

    男天使就不帅了?不不不,就是帅,揍起来才更得劲不是。

    总之,走的好呀,那两个家伙终于没了,虽然我也快没了。

    一想到这,白衣道人脸上的笑容就更灿烂了,忍不住又将手从袖中探出,又给社死大汉来了一把掌,完了后向陆程走去。

    “愚蠢的小伙子呀,修炼的事就不说了,这带小弟呀,就不能惯着他们的。”

    此刻社死大哥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別不说着呀,该怎么修炼,你们不说我怎么知道。”陆程吐槽道,轻拉着珈百璃又往后退了一步。

    倒不是真觉得白衣道人是个危险的人物,不过穿越来一天了,他还是头一回见到头上带血条的。

    “呀?没人跟你说过吗?”

    陆程深深的摇了下头。

    白衣道人嘴角抽了一下,他以为恶魔老哥已经跟陆程说过了。

    “算了,那这事就先不提了。”

    “别不提呀,该怎么修炼,你倒是快说呀。”

    陆程绝望的同时,倒是有点清楚来人是谁了,就冲那句不能惯着他们的,他不用想都知道这货是自己体内的灵力。

    我体力的能量之前问我会不会修炼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化了形,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想着,他轻拉着珈百璃又退了一步。

    原本本体丢传承就是想避开星界那些修土,但估计这小伙比起星界那些简直是没有多大区别,都是些求道的神经,唯一不同的就是这小伙不会求道。

    白衣道人嘴角疯狂抽搐起来,本体要是有人知道有人骂他贼眉鼠眼一定会被气死的吧。

    “等等。”白衣道人表情突然凝固了,不会求道,那不是还不如星界那些神经。

    “喂!你是不是神经呀!站在那脸抽抽什么呢!”陆程隔空大喊。

    不仅,他还看见白衣道人的血条自己跳动了一下。

    白衣道人:……

    我扣我自己.白衣道人撇了一眼头顶的血条,这其实是他距离消散的时间。

    “算,就保持这个距离好了。”

    白衣道人向陆程传言道:“喂,你听我说,现在你们的处境很危险。

    “收到收到,over。”

    陆程转头对珈百璃笑道:“小心点,刚才他跟我说自己很危险。”

    白衣道子此刻的心情当真无语绝绝子,直接放了大招。

    “別闹,那些被无辜牵扯到的人和你旁边那名小娃娃,现在最多只能再活个六天。”

    在珈百璃的视线下,陆程的身子猛得抖了一下,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拢。

    “你,说什么。”

    “我说,你要在尽快问道。”

    “不然那些他们。”

    白衣道人看了眼面前的帐篷,又看了眼珈百璃,“还有她。”

    “哦,天使一族人员扩展计划中的优等生呀,那没事了,她应该没不了。”

    “话说按天使们的作风,应该也不会任由无辜的人受到牵连。”

    “所以最后兜兜转转,身上一堆传承,己经涉及到问道仙境界的程度,估计天使们就...”

    “所以最危险的,最生死有命还是陆小伙???”

    白衣道人深深地看了陆程一眼。

    “至多六天,他们可能都会死。”

    “什么!”反应最激烈的还是珈百璃,她被这句话猛得惊到了,直接脱了陆程的手想要到白衣道人那问个清楚。

    但白衣道士却是一闪到了他们的旁边,摸了摸珈百璃的小脑袋瓜,又笑着打量了一下。

    “挺好的小晚辈,可惜被老天使自己给奶没了。”

    他又看向陆程。

    “听着,不止是他们,包括这个世界,这里一景一物都是真实的。”

    “这里不是游戏。”

    陆程将手静静得搭在剑柄上,沉默着没有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

    白衣道人却是又笑了,他不像有些修土玄里玄气的,总是一眼就看透许多的亚子,却是觉得他们三没人看错人。

    察觉到衣角被扯动着,低头一看,是珈百璃泛着泪花的小脸。

    “您刚才说的,是真的嘛。”

    珈百璃小手弱弱得揪动着白衣道人的衣角,见他愣了下没有说话,又紧跟着发问道。

    “请问是真的嘛”

    “是真的,你们天使不是总想着拯救世界吗,这可是个好机会哦。”

    白衣道人打趣道,他很清楚这个善良的小孩不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危。

    珈百璃的小手垂了下来,与另只手缓缓握在了一起位于大脚内侧,她歪着头,露出了先前在天界时常会露出的姐姐笑。

    “嗯。”

    熟悉的天使之力涌动,她身上的光芒直接闪了白衣道人一脸。

    说起来陆程也有个两天没看见珈百璃身上闪闪发光了。

    白衣道人头上的血条下滑的很快,现在己经到了快清零的样子。

    沉默中的陆程突然如伸手掩住了珈百璃的眼睛,如昨晚某刻如出一辙。

    “六天...可能,会死。”

    社死大汉连夜编的草裙直接滑落在地,被噗到的他呆呆的愣在原地。

    “居然忘了还有一个人在。”

    白衣道人拂袖一掌扇出,一个崭新的红印出现在了社死大汉的脸上。

    白衣道人使用了洞空掌。

    效果拔群,社死大汉倒下了。

    见珈百璃盯着自己,白衣道人轻咳了一声,“咳咳,就是让他忘记刚才听到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