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49章 原来是在草丛里

第49章 原来是在草丛里

    魔物之森此时己至黑夜,在陆程的指挥下,众人拾柴架起了篝火,一口铁锅炖着湖里叉来的鱼儿。

    陆程抬头看了眼没有任何星星的夜叉,摇了摇头,将树叉随意的丢入了火堆。

    你问铁锅哪来的?

    当然是他从自己的储物幻境中摸出来的,至少为啥不直接整点出来,那他只能表示什么都变出来,岂不是就没了野外生存的那味了。

    身后是一排用树枝和树叶搭成的帐篷,珈百璃微微低着头抚着帐篷的支架,从里面走了出来。

    “还没有吃东西吗。”

    从刚刚开始陆程就光看着别人吃喝,自己却是一口未动。

    将用剑切成片的胡萝卜和白菜叶潦草的丢入大锅中,再拿起地上的小瓶向锅中添加着调料,陆程摇了摇头,现在他不是很有味囗。

    不知为何,他总是有点心神不宁。

    打了一勺于嘴角尝了尝,他的眼睛一亮,这个味道刚刚好。

    于是便盛起一碗给珈百璃递去。

    “我己经吃过了,你们吃吧。”

    “好吧…”珈百璃接过了鱼汤,但只是将其先放在了地上,没有下嘴。

    两人静静的坐在一起,看着前方嘻嘻打闹的众人,他们大多都己吃饱喝足,嗨的不可开交。

    “啊哈哈哈哈——大核之贱天上莱。”一名术士透着睿智的眼神,朝陆程俩走了过来。

    “你这是想干嘛,大聪明。”陆程撇了他一眼。

    只见他手中似有方天画戟,胡乱的挥舞着手,最后将“戟头”指着陆程,刚吃完饭的他直接来翻脸。

    “吊!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逆贼,拿~命来~”

    陆程:“你要是只吃今晚这一顿,我倒是不介意。”

    术士:……

    “再来一碗?”陆程又盛了一碗递去。

    “诶,诶,诶,好嘞,哥。”

    术士端着鱼汤匆匆的走了。

    “兄弟们,跟着我一起做!”

    阿炎不顾社死,直接运用起来陆程下午教给他的口诀。

    “憋憋啦小魔仙,变身!”

    最终,阿炎做出了这个一手插腰,一手在左眼比耶的至骚动作。

    众人纷纷捂脸,你好骚呀,

    穿越前居家中时的便服瞬间转换在了阿炎的身上。

    所有人的嘴巴都张成了O型。

    “你好骚呀~但是我们好喜欢。”

    在陆程与珈百璃沉默的目下,一堆人大喊憋憋啦,变回了穿越前的衣服。

    唯有一名大汉不同,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下,大汉赤裸着身,全身上下一丝不挂。

    手中的不可描述之物滑落,掉落在了地上滚动了一下,大汉这才回想起来。

    “自己之前,好像,在挂机来着。”

    原本就着憋憋啦扒拉了三大碗的陆程,此时顿时再次胃口全无,他起身拍了拍屁股,默默地回了帐篷里面。

    心神不宁的感觉变得更加强烈起来。

    “奇怪,陆程这是怎么了。”珈百璃歪着脑袋,脸上满是疑惑,犹豫了一下后,她起身,没有回自己那座由陆程亲自精心搭建的帐篷,而是向陆程的帐篷走去。

    不忍心的她决定去询问并好好的安抚一下陆程。

    这个举动被其余人看在眼里。

    “我记得咱们这儿就只有这一个妹子吧。”

    “嗯。”

    “而且看的好像16岁都还没有...”

    “嗯...”

    “这里可以打110吗?”

    “好像不能...”

    刚才那名大聪明术士,手里又跟握着武器了一样,他的能力非常奇妙,似乎是可以把自己心中所想的武器隐形具现化。

    “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

    今晚,一夜未言。

    清早,早起的虫子爬在带着露水的树叶上,被晚起的鸟儿直接送走。

    陆程弯着腰走出了帐篷,在清爽的天气下伸了个懒腰,昨晚小百璃直接钻进他的帐篷,可是把他吓得不轻。

    一问为啥,就是说想来看看他有没有什么需要开导的地方,开玩笑,他堂堂精通人性的男教师,会需要她的开导。

    于是陆程在狂撸了一把珈百璃后,在她“诶,真的没有事吗?”的询问中将其推了帐篷。

    喵了一眼鼻青脸肿在帐篷前躺了一夜的大聪明术士,陆程头也不回的来到湖边,逮了只单一均质的小史莱姆。

    他有点好奇摸起来跟果冻Q弹,而且冰冰凉的小史莱姆是不是吃起来也跟果冻一样...

    “早啊,老大。”

    “哪来的声音?”

    一个问号在陆程的脑袋上蹦了出来。

    脚旁一个树叶堆松动了一下,昨天那名喊了口号后全身赤裸的社死大汉穿着草衣草裤从叶堆中窜了出来。

    昨晚社死的他直接化身手艺人,连夜挑选稍长点的树叶给自己编出了一套衣服来,还顺便整了个花环。

    “搁这呢,老大。”

    讲话间社死大汉将花环戴在了头顶,以一副野人的形象出现在了陆程的眼前。

    不仅如此,昨晚他编衣服的时候还驱赶了不少被火光吸引来的小魔物,因为是在外围遇倒也不算很麻烦。

    “你这是...?”

    “连夜编的。”

    社死大汉要早知道结果会是这样,昨晚就不跟众喊那什么憋憋啦了。

    “看来你不止是手艺人,还是手艺人呀。”

    陆程调侃道,双手使劲的捏了下史莱姆,这qq弹弹,怎么捏都捏不坏的手感,实在是太解压了。

    “这不废话吗,我可没有小萝莉投怀送抱。”想到晚餐还得靠自家老大,社死大汉将这句吐槽话压了下来。

    这跟他昨晚看见大聪明术士被按在地上摩擦没有决定任何关系。

    “嗯~”

    珈百璃揉着眼睛从帐篷里钻了出来。

    两人向她看去。

    只见她粉色的jk上系着红色蝴蝶结,下面是红白格子相间的小短裙。

    向下看去,刚好也是粉色的方头鞋系着白色鞋带,黑筒袜勒在小腿肚上,灰常可爱~

    社死大汉用手顶了陆程,昨天,你就这么把她推出来了?

    不太刑啊,老铁。

    这边建议你自己去过斩新的牢狱生活呢。陆程无语的收回了目光,那个社死大汉没发现自己直勾勾的看得小珈脸都红了嘛。

    “不太刑啊,小伙子。”

    “就跟你修炼起来一样。”白衣道人出现在陆程的旁边,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

    “不是,你这货又是哪来的,上来就调侃我。”陆程想着,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脚下的草丛,直接将草从一扫,一路狂退到了珈百璃的旁边。

    原来是在草从里呀,难怪一直出怪呢。

    白衣道人:……

    这货不说话就算了,一路倒退是为啥,这又是在发什么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