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47章 穿越的众人

第47章 穿越的众人

    “嗯~”

    躺在地上的珈百璃渐渐睁开了眼睛,同样有点精神恍惚的她鸭子坐在土地上,朦胧的样子可爱极了。

    “刑啊!太刑了!”

    相貌平平无奇法师神色激动,竖起了大拇指。

    暗自关注着陆程俩的其余玩家们,也轻轻得交流着。

    “我赌一包辣条,这个可爱的小萝莉,绝对是小甜甜。”

    “+1”

    “大呀!太大了,铁子你的格局实在是太大了。”背着大剑的魁梧大汉流着泪,挽着他的好兄弟,他为他没有半点的格局感到惋惜。

    陆程只能说庆幸这里不能像游戏里面一样点开头像查看名字。

    “怎么样,还好吗,小珈。”

    陆程关心得问候着,他以为这波下来真就核平,没想到莫名其妙穿越游戏世界了。

    这是什么情况?

    而且他发现就只有他和珈百璃身上穿的还是原先的衣服,跟其他玩家的布衣布裤有着鲜明的对比。

    难怪他刚就觉得好像所有人都在盯着他看。

    “没,没事。”

    珈百璃歪着小脑袋瓜,跟陆程先前一样精神恍惚,许久未回过神来。

    看得陆程长呼一囗气,这还是之前那名爱歪头笑的小可爱,就是现在看着有点傻乎乎的。

    “最近是怎么了,老是出现幻觉。”

    陆程疑惑,想要唤出辛夷神曲,却没有任何反应,取而代之的是一柄平平无其的白剑镶入剑鞘中出现在他的腰间,拨而不出。

    “不要尝试了。”

    旁边的法师提醒到,目前为止所有人的武器几乎都处于失灵状态,枪手扣不动板击,弓箭手拉不开弓弦,剑士拨不出自己的圣剑等等。

    “就连我都是在危机下,才突然,”法师话说一半顿住了,不是因为陆程,而是因为回过神的珈百璃。

    只见珈百璃只是试探性的挥了下手,就释放出了一道爱(划掉)绿色的能量。

    “这是治疗术!”

    周围的玩家都瞪大了眼,没想到有人会这么轻易就觉醒了能力。

    经过初次摸索,他们以为只有危机时刻才有可能解锁能力,为了解锁能力有人甚至在水里憋了六分钟的气,险着直接休克。

    就是刚才射出弓箭的那位,他成功了,虽然准心不太准,但比那些弓都拉不出来的要好多了。

    事实证明觉醒能力跟当前处于什么状态没有任何关系。

    毕竟有人差点被怪挠死,半死不活的被救了回来,也没解锁个能力啥的。

    最重要的是复活功能还在不在,他们是一点也不清楚,也没有人敢去尝试一下。

    看了赶去为一些伤员疗伤的珈百璃,陆程又尝试得拨了下剑。

    剑:拨什么拨?拨了半天都拨不出来了还拨?这么着急,是想去击剑?

    陆程:……

    此时,有短兵相接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

    顺着声音望过去,有两名脸上带着兴奋的牧师正来回击剑,他们迈着卓越的舞步,挥舞着手中的长剑,乒乒乓乓的同时,明明没有受任何伤,却不停的往自己身上刷治愈术。

    一旁是珈百璃脸颊上带着一滴小汗,不停的呐喊劝阻。

    “你们不要再打了啦,你们不要再打了啦!”

    “道理我都懂,但是为什么牧师的武器会是剑???”

    陆程的嘴疯狂抽搐,根本停不下来。

    “不知道,”

    平平无奇法师嘴角也抽了一下,

    “这都不算什么,刚我还看到一个攻击时,敌方的头上会出现倒计时,倒计时到了才会受到伤害的。”

    “总之,蹦出来好多全新职业,激活能力的时候好像还自带职业精通+1,像我,一下子就会搓法球了。”

    说着法师的手心中冒出了一团小火球。

    “刺激,哦不,奇怪的很。”

    “最奇怪的应该是你们对自己穿越的没有任何反应吧...”陆程忍不住在心中吐槽,他总觉得这个地方古怪的很。

    “嗯哼~”

    平平无奇法式闷哼一声打断了陆程的思绪。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阿炎,是一名法师,”

    “我叫陆程。”

    “游戏名。”

    “...我也是。”

    “嗯。”

    阿炎点点头,他还以为陆程直接把自己的真名说出来了,真要是这样,不是傻,就是他的游戏名实在难言岂齿。

    向陆程微侧着头,他缓缓道:“所有老实说,你俩怎么身上穿的不是布衣布裤,分享一下。”

    见陆程沉默不语,他咬了咬牙,“好吧,你暗示的对,白嫖确实不太好,那我就先分享一些我知道的。”

    “你这思想有点迪化呀,我只是在想该怎么编。”陆程默默点头:

    “很好,我一看老兄就是心思细腻的人,居然一眼就读懂了我的意思,你只管说,待会我必知无不言。”

    “那是!他们都说我太迪,其实我太多时候都机智的一批。”

    这话说的阿炎心花怒放。

    “我觉得他们说的没毛病...”陆程正了正脸色,将耳朵贴近道。

    “我觉得他们说的不对。”

    此时,珈百璃正在安抚一名10岁大的小孩,那名小孩剃着平头,蹲在地上将头死死的埋在膝盖中,哭喊着。

    “爸爸我要回家,呜啊——啊啊啊...啊啊我错了爷爷,我以后再边不拿你的身份证实名认证了呜呜呜呜。”

    珈百璃温柔的用小手安抚着小孩。

    “没事了,还有姐姐在呢。”

    平头小孩抬起头来,面前的大姐姐身上散发着母亲的光辉,温柔的笑容在眼中不断放大。

    “呜啊啊啊啊,你比我还矮!”

    平头小孩又埋头哭了起来,比之前哭的还大声了。

    “我想回家!!!”

    珈百璃的笑容逐渐消失,她突然觉得现实中的人类好麻烦。

    而且不知为何她觉得自己身子骨酥酥散散的,这几躺跑下来,人都有点不太得劲了。

    “赋予人类幸福是我的使命。”

    摇头驱散脑子里不对劲的想法,珈百璃再次双手合十祈祷着,嘴中念念有词。

    “这一定神明对于我的考验。”

    平头小孩哭着哭着哭累了,他吸着鼻涕,又看了珈百璃一眼,然后又哭了起来。

    “哇哇哇比我还矮!呜呜呜”

    珈百璃:……

    “赋予人类幸福是我的...使命?”

    就在某位被嫌矮的知心大姐姐(划掉)小团子怀疑人生时,陆程那边却是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