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42章 青衣男子

第42章 青衣男子

    在东西南北左右互拐下,陆程终于来到了大妈们囗中,也就是他突然感应到不对劲的地方。

    “这个地方也太偏僻了点吧。”

    陆程最后站在一个狭窄的窄道面前,他是真没想到这么偏僻的地方都能从大妈的口中问出来。

    总之,

    据说最近经过这个窄道的人,都非常离奇的失去了关于经过这个窄道时的一部分记忆,奇怪的很。

    抱着好奇心,陆程走进了漆黑的窄道中,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他摸着墙,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奇怪,这也没有不对劲呀。”

    “是的,这个地方明明正常的很,怎么就老有人好奇心害死猫的来打扰我悟道呢。”

    “就是,都是些什么人,

    陆程:……

    呀。”

    一滴冷汗从陆程的脸上划过。

    “不未慌张,反正很快你也会忘了这里的经历的。”

    “咦?”

    突如其来的声音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半响,沉稳的声音又在陆程的脑海里响起。

    “你这家伙似乎有点不太一样。”

    “哈哈,哪里不一样。”

    陆程僵硬的转动着头,手不停的在墙上摸索着,想要找到出去的路。

    “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一句话如惊雷劈向了陆程。

    与此时同时,周围的景象被迅速点亮,只见他脚踩由清澈泛蓝的湖水汇聚而成的桥儿,周围盛开的荷花遍布在平静的湖面上。

    面前,一名乌黑长发的青衣男子,背对着他,他的背影令陆程看得十分眼熟。

    青衣男子缓缓地做着安鱼饵的动作,而后轻轻得一个甩钩,鱼勾扑通一声落入水中。

    令陆程不解得是,他刚分明看见鱼钩上没有任何鱼饵,这样真的能钓上鱼么...

    青衣男子摇了摇头,平静得空间内传来了他的沉默的声音。

    “能不能钓上鱼并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为了什么甩勾。”

    “我甩勾,不为鱼,所以无妨。”

    “你呢,你若是甩钩,是为何?”

    陆程也摇了摇头,这种套路他懂,突然蹦出来的高人总是得讲些玄里又玄的话,但他可不吃这套。

    “呵呵,我不钓鱼。”

    “这就是我想说的,莫说为何而甩,你甚至没有甩勾的念头,明白我的意思吗,小娃娃。”

    陆程:……

    他表示现在只想知道这货是谁。

    “我是谁吗?”

    “你可以叫我微。”

    “微?”

    青衣男子背对着陆程,看着面前百合盛开的湖水,温柔一笑,这是他与她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嗯。”

    “人死为鬼,鬼死为聻,聻死为希,希死为夷,夷死为微的微。”

    “无色曰夷,无声曰希,此时的我为夷,无声无形,不得见不得听。”

    “好一个不得见不得听...”陆程在心中默默诽傍着,他现在听到的,看见的又是什么?

    “你之所见,既为幻象,又为虚实,乃是我为数不多得记忆中的一角。”

    “至于听...会不会修炼呀,传音懂吗?”

    “修炼...是什么东西?”

    “我也可以修炼吗?”

    陆程说出了他来到这个地方的第二、三句话,这当真也是个灵魂拷问。

    “嗯,所以到底怎么修炼来着,我体内的灵力就经常吐槽我会不会修炼的说。”

    青年男子:……

    这是他来回跨越异世的途中见过最逊的一名穿越者,没有之一。

    但他还是准备细心得指点一下身后的青年,毕竟这可能是他的最后一站了。

    “说着这些之前,先听我讲个故事。”

    “请开始你的表演。”

    陆程想要坐到青衣男子的旁边,但刚向前一步,额头就跟是撞到了墙一样,发出了咚的响声。

    “哎哟...”

    陆程捂着自己的额头,干脆坐下,拿出了一桶爆米花和一瓶可乐。

    青衣男子:……

    他的嘴角不经意得抽搐了一下,还是开口讲起了故事。

    “这要从很久之前说起,我与我的道侣在这个地方相识,经过了数十年的长久相伴,我们立下了誓言,解成道侣。”

    “立下大道誓言的道侣究竟是何等的关系,我暂且不提,你且需知的是之后的故事。”

    “因为一场事故,我们迎来了一场生死离别,最终她...死了。”

    “死于大道之基崩坏,而最主要的是她的魂也一并散了,这导致寻常手段根本无法将其复活。”

    “我们星界人囗中的魂与你们囗中所说的魂不同,但你姑且可以这么理解。”

    停顿了一下,青衣男子背对着陆程又缓缓开口说道。

    “当时我还是一名小小的尊者,根本没有能力复活她,也曾求助过道主。”

    “但是他们出手的话,风险太大,唯有等我成道,他们说虽我摸寻的道过于玄机,但以我的资质,不出万年,必成道主。”

    “可是,无论是千年还是万年,都太慢太慢了。”

    青衣男子起身,甩出去的鱼勾在湖水中来回摆动,竟有了一丝猎物上钩的迹象。

    “所以我最终选择了类似那帮寻道人的问道法,不修灵力,不修左记,不修规则,抛开一切,寻法直接问道。”

    “以死化鬼,斩断香火以及遮掩自己一切所存在过的证明,再死为聻,去形去音,化希化夷。”

    “所以你是说,为了女友你把自己给刀了...怼吗?”

    “这样是让小百璃、薇奈她们知道,估计...”陆程缩了缩脖子,却是收起了爆米花与可乐。

    青衣男子微微侧头撇了陆程一眼。

    而陆程则是觉得他这个脸看着更熟悉了。

    “总之,”

    “这个过程很缓慢,稍一进展过快,我就有可能失去所有的忆记,化为真正的孤魂野鬼。”

    “现在的我...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只记得所有与她相处的过往,还有自己问道的计划。”

    “夷死为微,身为夷得我即将死去为微,化微为道,化微既为化道,我即将化道,化道轮回。”

    “破后而立,向死而生,这就是我的方法,以身入轮回,将她从轮回中带出,然后问道...”

    死去的人失去了“魂”,根本无**回,仅能在轮回大道中被不断消磨,直至化为虚无。

    而他要做的便是要以活人之念化道轮回,参悟轮回,问道轮回。

    只有两种结果,要么与她一同化为虚无,要么超脱生死,成为当前星界仅有几名掌握生死一类大道的道主中的一员,风险极高,但如果说想要完美的复活她..

    “此乃万全之策。”

    青衣男子眼中包含着前所未有的温柔,这是将心中所有的爱都托付给一人的情意。

    或许再拖个百年成功率会更高,但是他等不起,她更等不起。

    “四百年...太久太久了,我,好想你。”

    青衣男子的身形更淡了一分,他蓦然回首。

    “好了,故事到此为止,接下来该说说你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