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二十六章 好

第二十六章 好

    “咔。”这是手骨断裂的声音。

    “我这悲惨的人生...”精通人性的男讲师.自恋程捂着手臂痛苦地蹲在地上,喉咙里发出的闷闷痛苦之声,咬着牙闷声道:“你tm轻点...”

    “这不是太激动了吗,哈哈。”赛扎夫脸上带着歉意笑着挠了挠。

    此时一只不知从哪里爬来了只两头蛇,首头磨嘴霍霍,一个蹦起,咬上了自恋程的小腿。

    尾头不情愿了,“刚才吃饭的时候,明明说好下一个猎物,让我先咬的。”于是就一口咬向了首头。

    首头不得以松嘴,两头激烈得缠绕在了一起,打的不可开交。

    自恋程:......

    地上陆陆续续的爬来了一些蛇、蚂蚁以及一些说不上名的恶心生物。

    蝙蝠、乌鸦等生物当空盘绕,不时发出哇哇的叫声。

    在些许被遮挡了的阳光下,带帽T的黑奈形象顿时又阴森了下来,这样的漆黑的左瞳,就这么渴求般的盯着赛扎夫——

    她不知道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

    “黑奈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吸引魔物来呢。”赛扎夫苦恼,主要是这些大部分都不能吃,没啥子营养的。

    突然,赛扎夫眼前一亮,一发喷息将一个球状生物从空中击落。

    那只肉球生着副蝙蝠翅膀,下有鹰爪,前有鼠头,尾部有着长长的尖尾。

    这种生物名叫肉球,通常形状不一,毕竟秉着一副万物皆可杂交的精神,想必祖宗十八代上,写满了各类魔物的名字。

    “很好,这只肉球祖上没和毛绒绒杂交过,长得不错。”

    赛扎夫转过身背着黑奈快速的去头,“嗷”得一下喷出一口小吐息,就这样,一道恶魔的神仙料理诞生了。

    黑奈接过肉球,先一口咬上尖尾,嘎嘣脆,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同时一只手扯了扯T帽,像是害羞,又像是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的异瞳。

    “慢慢吃,不着急,都是你的...”

    赛扎夫说话的语气中满是关爱,说实话,以他的模样,也确实是挺慈眉善目的。

    说完,赛扎夫一愣,这种人生充满了意义的感觉,让他一下子想起了什么。

    “差点忘了,不过陆程现在应该还没有出去,还来得及。”他的脸上难得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张开翅膀,对着“十二之门”猛冲了过去,同时不忘回头。

    “等我铁子,晚点我们回来再好好聊点人生。”

    一旁的自恋程站了起来,他突然觉得相比爱吃这些的黑奈,自己这些小伤压根算不上什么,大喊道:

    “好!另外,我不叫陆程,我叫陆晨,也绝对不是他的分身,记住了哈!”

    听闻此话,赛扎夫忍不住停了下来,在进门前给他竖起了个个大拇指。

    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

    “陆程要是知道我一个平a,你就把技能全给交了,会被活活气死的吧...”抱着我凡学真是越来越好了的想法,赛扎夫一脚跨入了大门。

    自恋程(划掉),受伤程暗自发誓,自己一定要在魔界混出个名头。

    “主体是考虑不上了,得自己靠自己把颜色给混回来。”

    自恋程习惯性得甩了甩头发,骨折的手已经愈合,即使没有主体供应能量,他的自愈能力也是丝毫不弱

    吃完石子(√)

    把黑奈带来开导赛老师(√)

    完美的隐藏好自己的身份(√)

    任务都完美完成,他终于可以在魔界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了。

    分身?分身也是有生命哒。

    与迷茫的赛老师一起走上人生巅峰(X)

    白色空间内。

    泷泽健太郎正一一数落着陆程曾经的恶行,唯一可惜的就是这在毕业时属于加分项。

    九年来共顺走1123盒糖果盒,657公斤水果,吃饭的时候从来不付钱...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让那些老板不追究的...而且平常他们关系看着还挺不错。”泷泽健太郎羡慕的不行,他也想吃饭不给钱。

    陆程趴在桌上昏昏欲睡,两眼空洞无神,这几个小时他看泷泽校长得喉咙都快讲冒烟了。

    “怎么还没有讲完呢。”

    “别急别急,等我再加上这最后一项,共抢劫魔界购物186次。”

    “另外,魔界购物的老板让我问你,你什么时候才能归还前几年从他们那抢走的平底锅。”

    泷泽健太郎提醒道:“这个平底锅可是参与使魔之战,对于人家意义非凡,你也不要太过了。”

    其实我现在也不是不想还...但可能已经没有机会了,陆程暗想:

    “所以我的生活费是...”

    泷泽健太郎看了眼手中的计算器,“算上我给你申请的补助,你的生活费是...”

    “且慢!”

    后方的门被一把踹开,是赛扎夫。

    他愤愤得用手指着陆程:我举报,陆程他...浪费粮食!”

    “什么?浪费粮食!”泷泽健太郎震惊了。

    陆程也震撼的看着赛扎夫,没想到他居然会在这最后关节蹦出来。

    “老铁你可真是...”

    赛扎夫看着两人的表情,露出了猖狂的笑容,浪费粮食就算了,居然还敢不给我的好兄弟陆晨脸子。

    “这波是强行背刺,想必我参的这一笔,绝对能让你生活费尽失吧。”

    “只能说不愧是你呀陆程,我决定再给你加个一千生活费。”

    赛扎夫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我的好兄弟呀!”陆程欣赏得看着塞扎夫,真不愧是能和我用眼神默契交流的男人。

    我宣布,有私生子这事我就不给你抖出去了。

    陆程向赛扎夫又使了个眼神,他很自信赛扎夫能完美的理解自己的意思。

    泷泽健太郎:“???你居然还敢嘲讽我”

    “居然能在赛扎夫的眼皮底下浪费粮食,如此邪恶,恐怖,大无畏的行为,简直就是恶魔们的典范。”

    奋笔疾书下,泷泽校长宣布了最后的答案,你的生活费是...六千!

    “等等等等,你刚刚是说七千?”

    “对呀,六千,怎么了。”

    “意思说我在这听你讲了几个小时,就只有六千?”

    “对呀,基础3500,魔界首席30%,补助金450,浪费粮食加1000。”

    “那你刚刚念了那么久的毕业档案...”

    “毕业档案没有用呀,我就是想念念,怎么啦,不可以吗?”泷泽健太郎将手中的毕业档案放下,开口道:

    “你也没说不听呀。”

    陆程:......

    “把浪费粮食那一千去掉吧。”

    “哈?”赛扎夫和泷泽健太郎同时向陆程看来。

    “别误会,我只是不想袁爷爷伤心。”强忍着想要跟泷泽校长扯一架的心情,陆程头也不回的就准备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等一下!你...”

    身后,泷泽校长喊住了他。

    门前,陆程扭动门把的手顿住了。

    此时的校长抿着嘴,脸上带着不舍,眼神中透露着对晚辈的关爱,无关年龄,无关实力,陆程终归是他看大的孩子,

    “记得常回来看看。”

    陆程愣了一下,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他就一直深受泷泽校长的照顾,包括他的起居,他的来历,他的身体状况。

    一切的一切,泷泽校长都默默的为他安排妥当,两人一直以来也是亦师亦友,玩笑照开,关系不误。

    甩了甩头,抛开心中有关自己的种种疑惑。

    陆程往泷泽健太郎投去了个微笑,推开了十二之门。

    “好。”

    岁月静好,只是因为有人在默默地为我们负重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