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二十四章 离别之际

第二十四章 离别之际

    陆程手中端着“盲盒”,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下手。

    遥想前些年,他刚来到恶魔学院的时候,就看到恶魔群中走出位头发稀疏,跟光头没有两差的中年男子,就非说他营养不良,完了还掏出个散发着恶臭,长得跟肿瘤一样的不明状物体,就硬说是果子,就硬要往他嘴里塞。

    幸亏他以“德”服人,才得以逃过一劫,后面赛扎夫也尝试过拿来看着不是很恶心的食物(自认为)。

    比如入手冰凉却像热水一样翻滚的绿水,除了腹足其他地方长满眼睛的蛆蛆等等等等。

    “哎呀,这种东西大补,你要信我呀。”

    最后以陆程拉了十天肚子为结局告终,尽管之后发现这种东西确实挺“补”,但简单的尝试了一下之后,陆程己经发誓绝不再碰老铁头寄来的东西。

    真.地狱美食家.赛扎夫。

    “开呀,快开呀。”赛扎夫走到陆程的旁边,他就知道陆程意识到了他今年的改变,要知道陆程平常根本不碰他递来的食物。

    在面无表情的看了赛扎夫一眼后,陆程怀着忐忑的心情,将手中的食物盒缓缓打开。

    “这不可能!”

    “这,这不是我认识的赛老师。”

    “不冤我们天没亮就唔唔唔。”

    在众恶魔无语的目光下,不冤我.天没亮.恶魔赶紧捂住了慢一拍.恶魔的嘴。

    今年的食物盒,不再是还在血淋淋的跳动生肉,咬一口就会蹦出红汁的血红色小草,两米大剧毒蚂蚱的节肢...

    取而代之的是精美的糕点,炸鸡炸翅,烤串,煎饼果子等种种人间的各类小吃。

    “这不是我认识的老铁头。”陆程瞪大双眼,忍不住对着赛扎夫发问道:“你的脑子也瓦特了?”

    他的食物盒中冒出热气,香气四溢的黑椒牛排在铁板中滋滋作响,鸡蛋面条西兰花装饰在上角,同样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搭。”赛扎夫从兜中掏出一个火机,一点,火焰在焦黑的铁板上燃起:“怎么样?去人间买来的,还不错吧。”

    “不错,是不错,所以你的脑子...”陆程摸了摸自己,又摸了摸塞拉夫的额头,奇怪了,没发烧呀。

    “咦,这不是昨晚你给我记得建议吗?”赛扎夫满脸疑惑,怎么一天过去就全忘了。

    陆程也疑惑了:“昨天我不是一直在魔都吗,什么时候给你提过建议了。”

    “哦~”

    疑惑间,赛扎夫露出了个恍然大悟的表情,用手推了一下陆程:“行啦,都到要分离的时候了,就别开玩笑了。”

    说完,赛扎夫轻叹一囗气:“昨晚你和我说了那些之后,我好好的想了想,觉得还是挺有道理的。

    赛扎夫抬头望天。

    曾经的他也曾被学生围着一团,孩子们亲切地喊着他赛老师,就是为了能尝尝他带来的食物。

    “好好好,慢慢吃...别着急,都是你们的。”

    没人会不高兴别人喜欢吃自己亲手做的东西,那时的他和孩子们笑的是多么开心。

    可惜现在物是人非,那群孩子们有的走上了毁灭人间的不归路,有的成了和平派的一份子,有的家徒四壁,唯有成功,有的继承家业,打理家中事务,有的生老病死。

    渐渐的,已经没有人喜欢吃自己带来的的食物了。

    陆程更疑惑了:“可我昨晚真的没有和你见过面呀。”

    突然,陆程灵光一现,他想起来了...昨晚他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该不会是自恋程吧,昨晚好像忘记把他收回来了,但他什么时候成为精通魔性的男讲师了...

    “算了,不管昨晚是谁,我或许也是时候该放弃这种无所谓的坚持了。”

    赛扎夫侧过头,深叹一口气感慨道:

    ”时代变了,我己经老了,送来的食物也越来越跟不上现在年轻恶魔的喜好了。”

    “罢了,干脆以后就不送了,反正也没有孩子喜欢。”

    陆程将用刀叉切好的牛排放入囗中,嘴中含糊不清:“肿么能这么想嘞,其实你每次送来的食物,我们还是很喜欢的。”

    赛扎夫无语,这是陆程从那次之后,第一次吃他带来的食物。

    “说这话之前,你可以先把嘴里的食物放下吗。”

    “我,我只是想早点去人间哈哈。”

    陆程放下了刀叉,盘子早己空空如也,其实在刚才赛扎夫感慨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扒拉个不停。

    其实已经有一些恶魔将食物吃尽,只是他们都若有所思的看着赛老师,迟迟没有离去。

    几名恶魔匆匆跑到塞扎夫的面前,吞吞吐吐的说道:“赛老师,那个,我...”

    “吃完了赶紧滚滚滚,别让我看见你们。”

    赛扎夫不耐烦得挥手驱赶着众人,没看见人家正在感慨人生嘛,跑过来吵什么吵。

    恶魔学生们离去了,临走前表情中不是带着不舍,还是不忍心,

    “这个烟瘾可真是刻在灵魂中呀。”陆程伸了伸懒腰,将一根棒棒糖含在嘴中,不知究竟是因为烟瘾,还是什么,对着老铁头念道:

    “那我也就先走了,老铁头。”

    赛扎夫沉默了一下,缓缓道:“走吧,你的事,我听校长说了,去了人间之后小心点,你身为魔之剑本身就有可能遭到针对,总之...”

    “活着回来。”

    “放心啦,天使这么善良,不会有事的。”陆程对着赛扎夫摆摆手,向前走去。

    九年了,与之前最长也就才偷渡了几个月的情况相比,这次是真正意义上的要离开魔界了。

    今后他可能会常回来看看,但不会久留,对于他来说,或许人间才是真正的归宿。

    恶魔学生们开始向“十二之门”涌动。

    天空也渐渐暗了下来,淅沥沥的水滴从灰蒙的天穹滴落,敲打在荒芜的大地上,发出哒哒哒的雨声。

    古老的存在.太阳:呜呜呜,再见了学生萌。

    薇奈在恶魔群中四处观望,寻找着伙伴们的身影,就在刚刚拥挤的恶魔群将她和陆程以及萨塔尼亚分开。

    恍惚间,她看见了一个疑似陆程的身影踏入了大门。

    薇奈连忙追了上去,摩肩接踵得穿过恶魔群,一脚跨入了大门。

    “啊啊啊啊,我的眼睛。”眼前的白光逐渐暗下,薇奈放下了遮挡光线的纤细小手。

    “这,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