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二十二章 人情世故

第二十二章 人情世故

    结界退散。

    陆程和泷泽健太郎衣衫褴褛得出现在众恶魔的眼前,此刻的他俩看着更虚了。

    恶魔群中一声惊呼。

    “天呐,他们果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难道刚刚的传言是真的?”

    “什么!昨天陆程向校长单膝下跪...”

    “陆哥虚成这样...莫非他是主攻手?”

    于是就这样,在二人的极限拉扯下,故事迎来了新的升华。

    但这都是后话了,此刻的陆程己不再过多关注这些。

    开玩笑,我人都要没了,还在乎什么名誉。

    泷泽健太郎默默地弯腰将散落在地上的A4重新捡起。

    你们只管传,身为校长,难道我最后压不住这些学生?

    现在任他们说,这是什么,这是人情。

    回头乔装打扮一下,把他们暴揍一顿,让他们闭嘴,再伪装一下现场,这是什么,这是事故。

    加起来是什么?是人情事故,这就是人情世故。

    只是人情世故到位了,难道最后还能给我编书成册?

    泷泽健太郎将手中那叠纸递给了陆程。

    陆程从容得接过。

    “以前欠下的,我会想办法慢慢还掉得。”

    “你在说什么?”泷泽健太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这可不是罚款,是我为你递交的生活费上涨申请单。”

    陆程的手不自觉得抖动了一下,他将申请单塞入怀中,看了眼薇奈,萨塔尼亚和泷泽校长,千言万语归于了一句:

    “谢谢。”

    薇奈对他报以温煦的微笑,相比“出色的恶魔”,“谢谢”可能是她平时听到过最多的话了。

    “我,我这不过是...”萨塔尼亚红着脸扭过头,除了家人,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跟她说“谢谢”。

    “行了,不必多说了。”

    泷泽健太郎拍了拍陆程的肩膀,无奈道:“你也不要总是形单影只的。”

    说完又嫖了一眼薇奈和萨塔尼亚,至于瞧的是哪里,就不多解释了。

    “薇奈和萨塔尼亚也是,因为独特的性格,尽管在学生中的人气不错,但似乎看着有点格格不入呢。”

    “这回你们就结个伴吧。”

    薇奈点点头,她原本也是这么打算的,担心陆程状况到了人间后会再出变故。

    一边是萨塔尼亚半只手捂脸发出得中二笑声。

    “呜哇哈哈哈,能成为我—地狱支配者—胡桃泽·萨塔妮基亚·麦克道威尔的左右护法是你们一生的荣幸。”

    泷泽健太郎磨拳霍霍向萨塔(尼亚)

    “你,你...要干嘛哇。”

    萨塔尼亚心虚得后退。

    ———

    “呜...呜呜呜。”

    萨塔尼亚头上着包

    很显然,泷泽校长心中的那扇新世界大门还是留了条小缝,他想这么做已经很久了。

    “自己带出来的学生,我忍...我忍个头。”

    看着前方将最初的一句话传得滋滋有味的恶魔学生们,泷泽校长眼中闪起红光,一系列计划在他脑海中制定完毕。

    “既然不忍了,那还等什么呢。”

    他一个转身,瞬间消失,留着陆程在原地暗暗自喜。

    在人间一起生活的小伙伴X2?(Ⅹ)

    nononono。

    萝莉X2(√)

    此时天空暗了下来,一只体型庞大,如同狮鹫般的魔兽飞来,遮挡住了众恶魔头顶上的光线。

    在众人向天上望去。

    却只见那狮鹫模样的怪物,化为了人影,从高空中笔直得坠入而下。

    来者正是以化形魔物的身份任教恶魔老师的赛扎夫,也是恶魔学院仅一位不是恶魔的老师。

    一名恶魔吞了口唾沫,对着小伙伴发问。

    “我们还能活着走出这里吗?”

    他的小伙伴看了眼天上起了火星子的“陨石”,摇了摇头,僵硬道:“我,我不知道。”

    如果说恶魔学生们只是看见陨星坠落,那么在陆程三人的视角,这颗陨石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陆程!我来啦———!”

    天上传来赛扎夫的呼喊声。

    “等等,打住呀老铁头。”

    陆程对着赛扎夫大喊。

    “居然骂我大猪,等着,等我下去一定要好好跟他掰扯掰扯。”

    赛扎夫一听,陨落的速度就更快了。

    陆程:......

    轰!

    空气中弥漫起了硝烟。

    咳咳咳,咳咳。

    咳嗽声中,薇奈将手中的三叉戟收回,就在刚刚她护住了陆程二人,她圆润的脸上写满了无奈:“赛老师你总是这样,会让别人很困扰的。”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提醒赛老师了。

    “哟,这不是薇奈吗。”赛扎夫记得她,是在学生中为数不多可以在他的坠落头锤下安然无恙的恶魔,摸了摸着后脑勺,他憨笑道:“这次忘了,下次一定哈哈哈。”

    低情商:你想都别想。

    高情商:下次一定。

    陆程呵呵一声,表示不信,他本以为自己去人间最大的劫难是赛扎夫的食物,但没想到居然差点被他的一个日常降落干掉。

    “感谢薇奈。”

    赛扎夫望了望四周,又发现了萨塔尼亚。

    “咦,你也在呢,”

    萨塔尼亚:→_→

    “地狱支配者。”

    萨塔尼亚眼睛一亮,赛老师还是如此上道呀,赶忙跳了出来:“呀哈哈哈,没错就是我,怎么,今天又是来献上...贡,贡品的...吗。”

    “你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身体都在抖啊,这也太拼了吧。”陆程觉得他还是无法理解中二病友的思想状态。

    赛扎夫心中还是感动,但还是咧嘴一笑拒绝了萨塔尼亚:“不行哦,今天没有贡品咯。”

    “呼。”

    此话一出,偷听中的恶魔们皆长松一口气。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赛扎夫咬牙:“这些家伙,真的身在福中不知福。”

    这还不是因为你们魔物的食谱和现代恶魔不一样...希望你不要再提自己幼年时渴了喝露水,饿了的故事了。

    估计目前毕业生中,也就只有薇奈和萨塔尼亚比较“心歹情愿”的吃他带来的食物了。

    陆程心中诽谤着,脸上却是笑着迎接道:“那可真是太可惜了,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还没带点吃的呀。”

    “你的脸上写满了虚伪。”赛扎夫不经意的打探了陆程一眼,眉头一挑,当即补充道:“把伪掉也不是不可以。”

    “虽然很想反驳,但我现在好像确实虚得不行...”陆程扎心得捂着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