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二十一章 怎么就没有完美的抵消了呢

第二十一章 怎么就没有完美的抵消了呢

    魔都的创始人,近万年来没有出现的第一任大魔王的配剑。”

    泷泽健太郎下意识得要推推自己的眼镜,但没想到只是用力过猛,直接将眼镜按成了两半。

    无奈得他甩了甩自己的秀发,没了眼镜得他反而显得英俊起来。

    我这该死的一无是处的帅气呀。

    泷泽健太郎看向陆程:“所以你是说...”

    “那个,校长你看错地方了,那是萨塔尼亚坐得地方。”

    萨塔尼亚:“看什么看,愚蠢得凡人。”

    “自己的学生,我忍。”泷泽健太郎调整角度,再次看向了陆程,这次绝对没错。

    薇奈:……

    看着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校长,她好心的没有点破校长再次看错人的事实。

    “大概就是借助外力吧,辛夷得能量太过邪恶,我无法吸收的同时还控制不住。”

    “所以在校六年来,我出手的次数很少,就是为了避免误伤到同学。”

    “本来以为这样就相安无事了,但没想到长时间受到那股能量的侵蚀,有些邪恶的念头,我是怎么压也压不住。”

    “于是后来就有被泷泽校长发配去镇守地狱之门的故事。”

    “其实你是故意的吧,校长。”

    陆程指了指薇奈:“海神三叉戟。”

    又指了指萨塔尼亚:“死神镰刀...”停顿了一下,他幽幽得补充道:

    “从寂静深幽的混沌鸿蒙之中诞生,统治人间的地狱主宰者。”

    “好吧,我确实是故意的,那你不也是挺配合的嘛,要平常早就是一剑砍过来了。”

    泷泽健太郎大大方方的承了下来。

    其实,从第一眼看见陆程他就知道这些,他活了这么久也不可能到现在才认出魔剑来。

    只不过是一直默默装作不知道,也没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最主要的是,魔界就只有这一把剑,想认不出来都难。

    泷泽健太郎起身,背对着众人,持着a4纸双手靠背,感慨道:

    “虽然当时挺想放你出去的,但想了想,你这种状态我不能放任你去人间...于是就随便找了个借口。”

    “后来就一直在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消除你们身上至恶的气息,可惜苦苦无解。”

    “但没想到后来有一天突然发现你身上的气息开始慢慢退散了。”

    “拼命得找神之手干架,用她那纯净的天使之力配合圣剑来净化那股气息,如此邪恶的做法,不愧是你呀陆程。”

    原来是这样...一番话说得陆程突然有点明白珈艾露之前那动不动就干架的毛病了。

    “虽然不是很理解你后面非得偷渡,不光明正大前往人间的行为,但是...”

    “你能自己想到办法,这很好。”

    泷泽健太郎抬头望天,正午的太阳配合的撒下了正道的光,这一刻他仿佛不再是那名直呼邪恶的智障。

    而是一名真真正正为学生着想的老师。

    “本来还以为只有等魔剑恢复到可以化形的程度时才能解决你的问题呢。”

    “停停停,刚刚你说,化形?!”

    “对呀,你不知道吗?按理说你的那柄圣剑也可以化形哦,不过魔剑是先来的,想来应该是先化形的那一个才是。”

    辛夷在陆程腰中轻鸣了一下:“是我先来的!”

    但就是她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差点导致之前好不容易维持的平衡险些崩盘。

    神曲不乐意了,不满得发出剑鸣声:看看姐姐,不像我只会心疼giegie。

    陆程猛地拍了一下神曲,呵斥道:“怎么跟姐姐说话呢?快道歉!”

    然后温柔得抚摸着辛夷:“好好休息,注意保养,哥回头给你找张照片塞在剑鞘里,你好生观详。”

    辛夷:耶!(^~^)

    “魔剑化形的样子是不会变哒。”

    泷泽健太郎无语,从怀中再次抽出一个随身携带得图像,转身交给陆程,吐槽道:

    “哎呀,没事,多读点书,里面有魔剑化形后的画像,可爱的很哦。”

    “真的假的!”陆程兴得接过画像。

    潦草得看了一眼后,陆程默默的将画像递给萨塔尼亚与薇奈,他感觉自己现在的心情就像是在过山车。

    “看过美人鱼吗,校长。”

    “什么美人鱼?”

    “没事,我就是想说,虽然哪怕这张图片画的跟那两个警察一样烂...”

    “但我和那两个警察不一样,我真的受过专业训练,能强忍住想要揍你的想法。”

    泷泽健太郎对此嗤之以鼻:

    “你懂个屁,就因为画的烂才好,你看看现在你不是更期待了吗。”

    “咦,好像有那么点道理。”

    正当陆程思考的时候,泷泽健太郎靠了过,一只胳膊呈三角形搭在陆程肩膀上。

    “你还是太年轻,根本不知道只有关了灯才是最棒的。”

    “那是因为以你的长相找不到好看的!”

    “我呸!狗嘴吐不出象牙。”

    “精通人性的男导师曾经说过,某人被戳到痛处时,反应会异常激烈。”

    陆程意有所指的看了泷泽健太郎一眼。

    但只见泷泽健太郎反击道:

    “是吗~我亲爱的还是雏的好学生。”

    “我吊尼妈的,你哔哔个哔哔,哔—哔—哔—哔—哔———!”

    两人激烈的扭打了在一起。

    薇奈拿起画像,看了一眼之后,就递给了萨塔尼亚。

    如果说画滴是火柴人的话,这幅画绝对是合格的不能再合格了。

    萨塔尼亚接过画像一看。

    “咦,这不是画的挺好的嘛”

    薇奈:......

    果然她还是和同学们有点格格不入。

    “话说...陆程学长,你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人间清醒.薇奈突然发现话题似乎突然跑偏的有点严重,连忙开口问道。

    陆程和泷泽健太郎停了下来。

    “哦,你说这个呀,大概就原本就是原本恶魔与天使之力能在灵力的综合下互相保持平衡。”

    “但现在,真正属于我的修行方式,也就是灵力出了点状况,不去人间的话无法修复,所以导致了两股力量的失衡。”

    “虽然讲道理也应该是使魔之力完美的抵消了才是...”

    “但不知道怎么的,我体内的天使之力就跟突然打了激素一样,猛的一批,和恶魔之力产生了剧烈的反应,所以我就差点炸了。”

    “不过安心啦,无论怎么样,人应该没事,不然泷泽校长是不会来跟我干架的。”

    “呸!我就是单纯的想揍你一顿。”

    “嗯?”

    抱着明明好不容易才被珈艾露治好暗伤得心情,陆程悲伤的再次和泷泽校长扭打在一起。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消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