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19章 一人更比一人虚

第19章 一人更比一人虚

    一旁的陆程无语道:

    “我对你涨生活费的标准持有怀疑态度,你的眼珠子都快飞她们身上了,泷泽校长。”

    “哈哈,不要误会,生活费什么的都是定好的,我这就是开开玩笑。”

    泷泽健太郎搭着陆程,将头贴近,小声道:

    “重建校园的钱真得是你出?”

    “嗯。”

    “那昨晚学生们的开销...”

    “嗯?什么开销,他们不是自愿来的吗,为什么还要我们付钱。”

    说着,陆程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陆公子和泷公子买单关我们陆程和泷泽健太郎什么事。”

    “他们找陆公子和泷公子去呀。”

    泷泽健太郎:......

    “你可真是个天才,真赖账,我会被活生生打死的。”

    “这我不管,反正我的钱都给你了,你看着报效魔界吧。”

    泷泽健太郎将手机从兜中取出,对于陆程的嗤之以鼻,道:

    “你的钱,你的钱能有多少,都不知道够不够我重建校园的。”

    陆程耸了耸肩,示意泷泽健太郎看看手机。

    “卧槽!”

    泷泽健太郎猛抬头,拿着手机的手颤抖个不停,看向陆程的眼神中写满了震撼。

    此刻,他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你你你你你这些年究究究竟贪,贪了多少”

    “没有必要这样...”

    陆程双手搭着泷泽健太郎的肩膀,两人深情得对视着。

    泷泽健太郎心中颤动,只见陆程真诚的眼神中写满了真挚。

    “有朝一日能为学校出一份,是我一直以为得梦想呀,校长。”

    “可是,你这些年究竟...”

    “校长!不要在意这些无所谓的小细节,大局当前,要与大局为重啊。”

    陆程激昂得摇晃着泷泽健太郎,小啦,格局小啦!

    “啊巴巴巴巴巴...”

    待泷泽健太郎回过神来,他一把抓住了陆程的手,激动道:

    “你说的对!要以大局为重,谢谢你为魔界的付出,所以...”

    陆程满意得点点头,其实他对这笔钱也不是很在意...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

    “所以我特意安排赛扎夫,为你特别加餐。”

    陆程表情瞬间凝固,你就是这么回报社会的?

    听着两人精彩的对白,萨塔尼亚用手指戳了戳发怔得薇奈,暗示他别发呆了,快来看戏。

    同学们现在传的故事也挺有意思的说。

    薇奈:“嘿嘿,出色的恶魔。”

    萨塔尼亚:......

    陆程斜视了一眼薇奈,他感觉这个孩子现在有点魔怔了。

    “真不知道她以前过的都是什么样的生活。”陆程暗自摇头,薇奈这名同学,他也是有所耳闻。

    听说她一生下来,就和别的恶魔不一样。

    别的恶魔生下时是哇哇大哭,她不一样,一生下时就浑身散发着一股天使的气息,面带微笑,双手合十,被圣光所包围。

    正当众人吃惊时。

    说那时这时快,天上金光大作,一道疑似天使老祖的影像浮现在空中,直呼:自子不凡,与我天界有缘,当属我门下。

    有道是魔之初,性本恶嘛。

    一波梦中传道后,老祖直接一掌将薇奈身为恶魔生下来就会有的邪念打入轮回。

    消失了数万年没有出现的恶魔老祖也暗中出手,这才堪堪将薇奈留在了魔界,才没让天使老祖将其带走。

    就这样,这么一个传言,完美的诠释了薇奈为何天性善良以及明明是成绩倒数第二,却是学生中除陆程外的最高战力,想来可信度极高。

    个屁呀...陆程嘴角疯狂抽搐。

    不愧是传了个15年的版本,就是不一样,有那味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关于萨塔尼亚的传言也是十分精彩,现在专门出了本书,叫萨塔尼亚前世传。

    根据萨塔尼亚家族十几年来各种中二语录改编成册,据说内容无比精彩,在魔界十分畅销。

    “话说有空要不我也...”

    “卧操!”陆程玩命得摇晃着脑袋,让自己保持人间清醒。

    “冷静冷静,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他可不想成为第二个萨塔尼亚以及她家族中的一员。

    回想起他去买蛋糕的时候,偶尔见过她父母几面,那语气和话语比萨塔尼亚还中二,最主要的举手投足间胸有成竹,听着是煞有其事。

    陆程心中有了结论。

    估计萨塔尼亚现在这样,还是她父母“教导有方”。

    包括薇奈,她的父母半常也给人一种友善亲切的感觉,尤其是她的母亲喜欢笑着调侃别人,却又让人生不起气来。

    陆程有所感触的看着发佂的薇奈以及念念叨叨想要把她唤醒的萨塔尼亚二人,不由得感慨:

    “或许,父母就是孩子最好的老师。”

    “呵,孤儿。”

    泷泽健太郎冷笑道。

    没有想到陆程居然敢无视他的存在,一会儿斜眼鄙视他,一会儿发呆,一会儿摇头晃脑,嘴中发出卟卟声就算了,现在还突然给他装深沉。

    “等等。”泷泽健太郎挤眉,若有所思。

    毕业典礼,转账再加上刚才那反常的模样,陆程近日种种行为从两天前都有点太不正常呀。

    泷泽健太郎有了结论,试探道:

    “陆程呀,你的脑子...瓦特了?”

    此话一出,当即就被陆程否认了。

    “我呸,你的脑子才瓦特了。”

    “还有,主角模板知道不,大帝之资晓得伐,呵,孤儿。”

    泷泽健太郎一时间竟发现自己无法反驳,因为陆程实力确实强的离谱。

    或者说从他十岁那年,自己发现并将他带入恶魔学校的时候,人就己经可以把他按在光滑的地上摩擦了。

    “说这么多有什么用,还不是没妈。”泷泽健太郎在心中诽谤着,同时隔音结果展开。

    他之所以一直等到现在,根本就不是因为赛扎夫...

    好吧,这也是一部分。

    但主要原因,其实还是因为他从昨天就发现了陆程的状况不太对劲。

    如今见面,又确定了他心中的想法。

    泷泽健太郎将脸色摆正,推了推眼镜,从怀中抽出了一小叠A4纸,闷声道:

    “闲聊的时光已经结束,现在该聊聊正事了,陆程。”

    “为什么,”

    “我看你就像是一颗随时都可能发生爆炸的炸弹。”

    “陆程学长?!”

    “咚!”

    这是薇奈的担扰声与萨塔尼亚逃跑时撞上结界得声音。

    陆程:“为了世界核平...咳咳,你再仔细看看?”

    “再看?再看不也一样,卧操!你怎么虚了,比我还虚...不对,怎么变哑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