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九章:临近的毕业典礼(下)

第九章:临近的毕业典礼(下)

    “卧槽,执法人员呢?怎么还不去灭火。”

    泷泽健太郎赶紧拨打了一个电话。

    “莫西莫西,这里是执法大队人工客服,这边提醒您随意按下任意键就能挂断电话哦。”

    泷泽健太郎静默不语。

    十秒后,电话中再次传来女声。

    “恭喜你成功对上暗号,现在为您转接真正的人工客服。”

    “莫西莫西,没错还是我,现在是午休时间,请您这位可爱的小撒比快点挂掉电话,不要影响到我们休息,谢谢。”

    嘟嘟嘟,人工客服自己挂断了电话。

    “漂亮,你们可真是些出色的恶魔。”

    泷泽健太郎放下电话。

    虽然他很想骂几句那个人工客服,但很显然人家并不乐意给他这个机会。

    “那个...”

    “闭嘴,别吵吵。”

    泷泽健太郎眼神不时的偷瞄着窗外,看见终于有执法人员前去救火后,才放心的对着陆程开口说道。

    “关于你申请的补金会如期打到你的账户上,同时毕业档案也给你办理好了,下午请准时来参加典礼。”

    陆程点点头,走出了办公室。

    抛开想暴揍一顿泷泽健太郎的念头,忙碌了一天的陆师傅此时只想找个地方,给自己整点吃的。

    来到空旷的操场。

    环顾四周,确认没有人之后。

    陆程轻轻的打了个响指,一个只有三面,没有屋顶的简易厨房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

    熟练的扭开煤气罐上面的煤气减压阀,也就是旋扭,打开煤气灶,灶火升起。

    将大号平底锅放在灶台上大火烧热,陆程想了想取出了一筐早已洗净去皮,改刀成均匀大小的小土豆。

    “那就做点小吃类的吧。”

    在锅中倒入不是很多的油,扭动开关,把油温控制在100~120度,倒入土豆。

    转眼间六分钟过去,土豆在油锅中已经微微泛起了焦皮。

    “居家厨男吊打一切花里胡哨,不解释。”

    陆程想着,将锅中的土豆翻身,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股闻着就令人食欲大开的香味。

    又过了四分钟,陆程又轻微的搅动了下土豆,这是为了让它们受热均匀。

    将灶火调至中火,再炕三分钟。

    这时候土豆已经变得金黄酥脆,呈现着一副老人小孩都爱吃的模样。

    这就像是某事一般,开始前想念那诱人的滋味,心中满怀激动得精心烹饪调制,只为了一步一步的将土豆的香味给逼出来。

    将烹饪好的土豆放入漏勺过了下油,陆程夹起一块对着太阳仔细端详起来。

    在阳光的照射下,土豆裹着一层漂亮的脆壳,轻轻的掰开,里面却是十分的松软,外焦里嫩,整道菜都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陆程满意的将土豆回锅,撒入蒜末、盐以及必不可少辣椒粉,带入一丢丢油,轻轻的翻炒几下,撒上葱花。

    最后的最后,陆程捏着手,一点点天使之力化作星星点点,顺着他的手臂落下,为这锅土豆注入了灵魂。

    将做好的土豆分批装入小巧的小吃袋,陆程不禁自喜——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做的菜他秀得发光。”

    这种烧法,介于煎和炸之间,比炸,油量少,比煎,油量多,按土话来讲,就是炕。

    总之经过他细致的操作,一道完美的恩施炕土豆(闪光)就这么完成啦。

    完事后,陆程给土豆插上牙签,放入嘴中,一口咬下。

    土豆的口感吃起来外焦里嫩,焦脆而不糊,细致而不腻,非~常~好~吃。

    狼吞虎咽的吃完三袋后,看着剩余的两袋,陆程顿时觉得有点肃然无味,感叹道:

    “不愧是我,既使是如此简陋的环境,也能烹饪出如此完美的料理。”

    “呯“得一声,灶台上冒起了黑烟。

    灶台:你再骂?

    陆程试探道:“额...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灶台:你他妈的,内涵我?爱用不用!

    灶台炸了,炸于意不平,不对,是年久失修。

    陆程:......

    时间转瞬即逝,不知不觉间己来到了4点,已经陆陆续续有恶魔学生走进学校。

    他们的脸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丝惊恐,只因为听说赛扎夫老师又在外面不知道采集了什么恶魔看着都下不了口的食物,准备送给他们当毕业礼。

    我们吃的真的已经够好了,老师!

    一名恶魔学生心不在焉的接过队友篮板抢来的篮球,在对手三分线就是一个三步上篮将球扣进了自家的篮筐。

    一旁的陆程为之注目,想起了穿越之前看过的一个电视剧,里面的人打篮球也是一蹦几米高。

    “恕我直言,你这球得一位姓乔的来挡,不要误会,我说的不是乔丹,更不是乔戈里峰,而是乔峰。”

    嘘嘘!

    “红队队员请你务必对篮球这项运动尊敬一点,不要使用法力来打球。”

    裁判吹响口哨,拿着黄牌入场,塞入红队队员的手中。

    红队队员犯规,获得可任意使用的黄牌一张,同时蓝队得三分,希望红队再接再厉,早点输掉比赛。

    犯规的那名红队队员的队友们纷纷向他投来赞赏的目光,干得不错,再来个几球,对面就能凑齐100分,稳稳的输掉比赛了。

    等等...之前我们打的那会儿,规则也是这样的吗...

    此时蓝队的一名队员举手发问。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向他聚拢而来,带着鄙视。

    “蓝球的规则难道不就是这样的吗?乡巴佬。”

    蓝队队员弱弱的将手放下。

    这样的吗...可能是我记错了。

    人间的运动还真是独特呢。

    “干!你们tm还好意思鄙视别人。”

    陆程将头扭到一边。

    这就是这么久了,他都不愿意在魔界接触篮球的原因——

    你根本不知道下一场会是什么稀奇古怪的规则。

    时间来到下午5:20。

    一双穿着黑丝的纤细小脚踏入校门,来者短发上挂着发夹,虽然是恶魔,但是却长待一副天使般的面容。

    月乃濑·薇奈特·艾普利尔。

    号称魔界史上最善良的恶魔,紫发紫瞳的她,也确确实实是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邪恶的恶魔。

    “唔...给学妹做衣服耽搁了好多时间呢。”

    大门口,薇奈苦恼得捂着头,本来她是想早点到学校来看下能不能帮忙准备下开学典礼的。

    但是从早上开始,她就一直在做准备送给学妹的衣服,再加上昨天陪父母去爬山,消耗了大量的精力:

    “不过原本还担心只是被了一声学姐,就自作主张的给对方缝衣服,会引起她家人的不满呢,没想到她们一家子会那么开心。”

    一想到亲手把衣服交到了学妹的手上,薇奈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这让她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只不过不知道恰比的伤怎么样了呢。”想到昨天收养的魔兽幼崽,薇奈又不由得担扰了起来。

    随后薇奈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脸蛋。

    “你要冷静薇奈,不能再胡思乱想了,爸妈一定照顾好他的,现在还是赶紧去参加典礼吧。”

    薇奈如此想着,然后转眼就看到了翻倒在地没人管的桌子,坑坑洼洼,满地狼藉的地面,不远处甚至还有一个被踢倒的指路牌。

    她默默地将桌子扶好摆正┬─┬ノ(‘-‘ノ),并快速清理现场,打扫了一下狼藉不堪的地面。

    然后她惊人的发现刚扶起来的指路牌居然怎么调都调不对。

    正当她准备去换一个正确的指路牌时,一本静静的躺在地面上的入学登记表吸引了她的视线。

    将入校登记表地上捡起,薇奈翻了翻,发现全页空白,连一个同学的登记都没有。

    “大家真是的,怎么能这样,校长要是知道了,那该得多伤心啊。”

    将插在本子上的笔取下,薇奈愤愤不平的准备在本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没想到在笔接触到书面的一瞬间,一股粉色气体喷出,直接喷到了薇奈的脸上。

    哈哈...这是怎...哈哈哈..怎么回...哈哈哈..怎么回事。

    薇奈笑得弯着腰,双手死死的抱住肚子,想笑的欲望怎么都止不住。

    但尽管如此,她还是拖着身子向学校的杂物室走去。

    因为她实在担心那个错误的指路牌放在路中央,会误导到一些不认路的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