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珈百璃的幸福生活 > 第三章: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情表演

第三章: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情表演

    陆程撇了一眼身后燃烧的篝火,转过头望着身旁的伽艾露。

    此刻,她就像是融化了的冰川,在星光的加持下,显得那般的楚楚可人。

    “开始变得像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了呢。”

    陆程想着,露出大哥哥般的笑容。

    “呐,许个愿吧,伽艾露。”

    怕某人不愿,陆程又中气十足的开囗补充道:

    “很灵的,不骗你。”

    注视着陆程真诚的眼神,伽艾露沉默了一下,双手合十,闭上双眼。

    一股纯粹的能量从她身边汇聚在一起,直直的向天空飘去,仿佛真能将心中的信念传达到那遥远的星外长河。

    这一次,她信以为真,只因从未见过如此认真的陆程。

    然后只听咔嚓一声,疑似结界出现裂缝的声音。

    陆程:......

    伽艾露:......

    “你许了什么伽艾露!对于我的五个恩人尊敬一点呀喂。”

    陆程惊恐的连退数步,这么多年,许个愿就能让他真实的幻象险些破碎的,似乎还从来没有过。

    想了想天使们口中自己生来的职责,陆程弱弱地开囗试探道:

    “世...世界合平?”

    “嗯...”

    “咱能改个现实的嘛,比如要条烤鱼啥的。”

    陆程看了眼摇摇欲坠的结界,试图挽救这即将崩溃的幻象。

    而原本准备随便改个小愿望应付一下的伽艾露,看见陆程手中真的凭空多了条烤鱼,毅然决然的许下了新的愿望。

    “愿天使与恶魔之间能和谐相处。”

    咔嚓的一声,时空破碎。

    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片土地恢复了它本来的样貌。

    慌张的表情从伽艾露的脸上一扫而过,看了一眼陆程,发现他安然无恙之后才迅速平复下了许久未曾波动过的心境,平静道:

    “你,还好吗?”

    鲜血从陆程嘴流淌而出。

    “没,没事。”

    伽艾露沉默了,因为她发现从陆程嘴角流出的鲜血分明就是番茄酱。

    这家伙...算了。

    她捡起一根还未烧尽的“赤扬焦”轻轻的抖动了一下。

    只见原本焦黑的树枝,顿时如同变魔术般,蹦出了一颗颗带着白斑的紫色枹子。

    这是一种名为紫极斑的枹子,致幻能力极强的,可依附在任何物体上,以他们为养分生长。

    幼年期附身后会持续散发无色无味的毒素,毒性不强,吸入者通常也只会产生轻微的幻觉。

    成熟后跟痘子一般大小,色彩鲜艳呈紫色,拥有很强的幻化能力,是一种布置结界、幻境的上好材料。

    总而言之,居家旅行,出门必备,没有之一。

    见剧本与想象中的不太对。

    陆程故作虚弱地扑倒在地,猛地抱住伽艾露修长的大腿:

    “临死前我还有个愿望,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

    “你头上的吊坠我很喜欢。”

    “然后呢?”

    感受周围的能量在向伽艾露不断靠拢。

    “没,没事了。”

    陆程默默的松开了死抱着伽艾露大腿不放的双手。

    随后站起身就是想跑,不料却被伽艾露单手禁锢在原地。

    “不打算先演个全套再走嘛。”

    放下使用了禁锢术的左手。

    伽艾露估作生气的轻轻的捏了下手中的雪碧,强大的天使之力涌动,飞向天空。

    伴随着她的升高。

    天空也骤然变色,大地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一柄光枪在她的手中浮现。

    “咕咚。”

    陆程吞了囗唾沫,右手僵硬的举起了祖传平锅,一滴冷汗从他的脸颊上划落。

    轰——!

    巨大的金色光柱拨地而起,直通云霄,余威化作一道道波纹传播开来,所经之处无不掀起大风。

    此时此刻,一位古老的存在纳闷了。

    “咦,该上班了吗,不是才刚下班吗,难道是要我加班?”

    “我***,别又全天无体了呀喂。”

    古老的存在骂骂咧咧的飞向天空。

    “好累呀,好想休息。”

    魔都

    在魔都的见证下,东方亮起了耀眼的金色地平线,随着一道光柱的升起,众多夜间生活恶魔同一些深睡中被惊醒的恶魔讨论了起来。

    “咦,天怎么亮了。”

    “是天使吧。”

    “安啦,都晚上了,天使要打也是挑早上来的,咱们接着玩,对a。”

    “言之有理,现在魔界改革了,咱们也确实也应该学会放下对天使的偏见,要不起。”

    一名出门查看情况的恶魔,见状也是准备起身回家,既然没有什么大事,那就该睡觉睡觉。

    就在此时,有恶魔发现哪里不对,提出了致命的拷问:

    “天怎么还在亮?”

    “......”

    魔都上空响起了急促的紧报声,下方是惊慌失措的“人”群。

    “啊!!!我要睡觉,我不要上班啊。”

    “完蛋了,天使入侵啦!”

    “还我的夜间生活!这是想让我连着睡两个白天吗,会睡死人的吧。”

    “不——!我才刚跟领导说完能在天亮前完成方案的呀。”

    古老的存在:......

    其实他也不是很想加班。

    随着再次逐渐暗下的天色,恶魔之都再次归于宁静。

    恶魔学校,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站在楼顶,腰间电话铃声响起。

    “嗯,好,是是,您放心,我知道了,没问题的,我现在就过去。”

    小心翼翼的挂掉了手中的小灵通,男人起身向地狱之门的方向飞去,眼中燃烧着熊熊烈火。

    “天使吗,好久没见了。”

    嗷!

    三只小奶龙吓得瑟瑟发抖的,紧紧的抱着陆程的小腿不放。

    反观伽艾露身旁那只,也是吓得不轻,不断的爬起,跌倒,再爬起,再跌倒,多次循环后,它生无可恋的趴倒在地上,眼中泛着泪水。

    “妈妈,这里好可怕,窝想回家。”

    “妈妈!我还活着!”

    陆程上窜下跳,反复检查自身,在发现浑身上下一块肉都没有少后,才安心的松了一囗气。

    突然,他的身体燥热起来,熟悉的能量在体内重新自主运转起来。

    一囗鲜血喷出,身上暗伤也连带着被一扫而空。

    感觉到浑身上下神清气爽的陆程像是想起了什么,将目光直直的投向前方。

    空中,几根羽毛散落。

    伽艾露脚尖触地,平稳得踩在地面上。

    这么久的相处,陆程的为人,她多少清楚。

    本来只想一发天使之力下去,治疗下他身上的暗伤,没想到...

    伽艾露默默的压下心中的震撼。

    只见一个带着金色纹路的印记赫然出现在陆程的额头,在其本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逐渐变得暗淡,直至消失。

    相传只有心中至善的人才能这招下得到来自初代天界之主的祝福。

    “这样也好。”

    伽艾露就像是解了一道心结,清秀的脸蛋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运气不错陆程桑,我可是下了死手呢。”

    陆程笑了笑,没有反驳。

    在理论上来讲她确确实实是下了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