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成了始皇帝的系统 > 第四十九章 扶苏的远方理想

第四十九章 扶苏的远方理想

    “可若没有仁义,天下将变成冰冷的世界。”

    扶苏看着父皇,心中再三挣扎,还是硬着头皮道。

    “你心中所谓正义,究竟是什么?”

    “只有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你才有资格去向世人施舍你所谓的仁慈。若失去权柄,你所谓的仁慈便是空谈笑话而已。”

    嬴政一副怒其不争,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

    扶苏越听脸色越苍白,面无血色。

    从小长这么大,身为大秦帝国长公子,世人尊敬,备受瞩目。

    自己所接触的一切都是时间最美好的事物,人人皆是谦谦君子,彬彬有礼。

    今日,父皇所言,却给他揭开了世间最丑陋的一面。

    这是他从未见到过的景象,暗流涌动,杀机四伏,尔虞我诈,不择手段,争权夺利,血腥冰冷的阴暗世界。

    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一直都在上演,自古以来,从未停止。

    自己之所见盛世繁华似锦,不过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用他伟岸的身躯,为自己遮挡了一切。

    “父皇,儿臣明白了。”

    扶苏一副恍然的样子道。

    嬴政欣慰笑道:“明白就好,若为君王,遭遇灾年,应当如何处置?”

    “理当赈灾,安抚民心。”

    扶苏毫不犹豫道。

    “人心贪婪无度,不加节制,必生事端。加以节制,必生不满,若有刁民借机煽动众人闹事,当如何处之?”

    嬴政清楚,儿子长大了,终究要自己去面对一切。

    他今日既然选择入宫,那出海之事,已经很难打消他的念头。

    堵不如疏,与其让他留在咸阳感到不自在,倒不如放飞出去,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临走前,自己这个父亲,唯一能传授他一些经验了。

    “朝廷当立刻拿出决策,调查缘由,解决灾民诉求。”

    扶苏想了想,理所当然道。

    “愚蠢。”

    嬴政顿时脸色铁青,感情半天自己白说了这么多大道理?

    “儿臣愚昧。”

    扶苏有点委屈,他觉得这样是最佳处理的方法,不知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

    “诉求?何为诉求?朝廷赈灾,让他们有饭吃,已经是天恩浩荡。若是他们今日可以诉求吃饱饭,明日就可以诉求要做官,不出几日,他们就敢诉求做皇帝,朝廷还要不断满足他们的诉求吗?”

    嬴政眉头紧锁,看着扶苏,劈头盖脸的呵斥道。

    “父皇,天下百姓民风淳朴,应该不会如此吧?”

    扶苏觉得父皇的话十分偏激,不敢苟同道。

    “淳朴之人,未必善良,忠厚之人,也未必老实。忠孝之臣,未必贤良,奸佞之臣,也未必不堪。”

    “子之表面贤良,内心歹毒,深得燕王哙赏识,效仿尧舜禅让,导致内乱纷争不止,终亡国。”

    “燕王哙品德高尚,名震天下,却不食人间烟火,不明天下大势,不知人心所向,终自取其祸,祸国殃民,尤不自知。”

    “齐国灭燕,杀燕王,毁宗庙,戮社稷,败德纲。燕人未有丧国之痛,拍手称快。当齐人的屠刀落在了燕人的头上,他们才迫不得已去反抗。”

    “这世间普罗大众,能够成为你所谓君子之风的人,屈指可数。”

    “你可以用它去衡量品性,却不能用它来揣度人心。”

    嬴政提醒道,心中深深叹了一口气,就算自己大位传给他,也未必就能挽救大秦吧!

    自己枉为天下至尊,连自己的儿子都教不好。

    “父皇所言句句在理,但终究只是个例。自三皇五帝,尧舜禹汤,历代先贤皆崇尚仁爱治国。”

    扶苏神色露出执着之色道。

    “三皇五帝是以仁爱治国,可谁又告诉你,他们不善铁血杀伐?若仁爱可以兼行天下,世间又哪里来的战争?”

    “莫非仅仅只用满口仁义道德,就能换来这泱泱华夏万里山河?”

    嬴政真想撬开这颗榆木脑袋,看一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鬼东西。

    这……

    扶苏被嬴政怼的哑口无言,目瞪口呆。

    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只能硬着头皮道:“那依父皇之见,当如何处置?”

    “杀……”

    嬴政口中冷冰冰的蹦出一个字。

    扶苏听着这个冷漠的声音,宛如不带丝毫色彩,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先杀赈灾官吏,办事不利,激起民怨。若还不能平民愤,那就继续杀,把那些带头闹事的刁民全杀了。”

    “若还不够,那便把所有造反的人全部杀了。”

    “杀个血流成河,杀到他们肝胆俱碎,杀到世间无人敢作乱。”

    “只有雷霆手腕,铁血杀伐,才能震慑宵小之徒不轨之心。”

    “世人虽贪婪名利,可却更珍惜性命。”

    嬴政撇了一眼扶苏,声音平淡道。

    “父皇,如此行事,岂是圣君所为?”

    扶苏被嬴政看的心中发毛,但是他仍旧鼓足了勇气,据理抗争道。

    “朕从未想过要做什么圣君,朕只要这万里山河永固,天下万民远离烽火狼烟。”

    “无论是谁,若是威胁到大秦帝国安危,朕会亲手埋葬他。”

    嬴政字字珠玑,十分霸道冷漠道。

    扶苏看着父皇坚毅的面孔,怔怔出神,心中万分复杂道:“若这个人是儿臣,父皇也会毫不犹豫杀了儿臣吗?”

    “啪……”

    嬴政走了下去,站在扶苏面前,直接一耳光扇在了扶苏英俊的面孔上。

    “孽子。”

    “你是朕的儿子,是大秦帝国长公子,竟然说出这种悖君逆父之言?”

    嬴政怒视扶苏,说完,便拂袖转身离去。

    看着父皇远去的背影,扶苏思绪万千。

    他会杀了我吗?

    我是他最疼爱的儿子,他应该不会这样做……

    可他,终究是这天下的至尊!

    他是或许不是一位好父亲,但却是一位铁血的好君王。

    至少在他的统治下,帝国臣民安居乐业,内除奸佞,外攘诸夷。

    他将这一生都奉献给了大秦帝国,对他而言,大秦帝国的未来,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

    扶苏心中已有答案,缓缓站了起来,擦去嘴角的血迹。

    离开承天殿,他目光坚定无比。

    既然在父皇心中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自己余生能为帝国所做的,只有远方了……

    望着蓝蓝的天,扶苏目光闪烁着炯炯有神的光芒,也许海外才是自己的征程,那里才是自己逐梦的地方。

    总有一天,自己要把忠义礼义廉耻信,传遍海外每一遍土地之上,让这世人皆晓大义,明是非,善孝悌,爱国君。

    他坚信自己的伟愿,终究能够得到施展,为此,他将拼尽余生,去向这个男人证明,自己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