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成了始皇帝的系统 > 第二十一章 律令严苛,有违人性也

第二十一章 律令严苛,有违人性也

    “大秦帝国殿试开始,陛下有旨,宣诸生入殿。”

    黎晰站在高台之上,大声喝道。

    四排身穿白色学服的青年,整齐有序的从承天殿外走了进来。

    “拜见陛下。”

    众人齐声高喝道。

    “免礼。”

    嬴政高坐王台,看着下方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青年才俊,声音洪亮道。

    “谢陛下。”

    众人再次高呼道。

    “朕出的考题,就四个字。”

    “国富民强。”

    “这是大秦今后十年,甚至百年之国策。”

    “开始吧!”

    嬴政直接开门见山,并没有丝毫嘘寒问暖之意。

    “学生斗胆,尚有一惑,不知陛下可解析否?”

    突然一名青年站了出来,对着嬴政拱手一拜道。

    “说吧!”

    嬴政不由看了这名学子一眼,胆色倒是不错。

    不少人脸色发白,战战兢兢,此人竟能面不改色出声。

    “陛下刚刚所言,帝国未来基本国策将是富国强民。”

    “但学生所见,帝国北拒胡狄,南镇百越,西伐月氏,待甲之师不下百万之众。”

    “内修皇陵,造驰道,开灵渠,筑坚城,造甲兵,采石矿,数百万徭役日夜为工。”

    “外驭诸夷,谴将兵,射强弩,兼弱邻,扩荒土,俘野人,多少大好儿郎埋骨蛮荒。”

    “故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青年慷慨激昂,神色镇定自若的侃侃而谈道。

    一席话,顿时引起满殿喧哗。

    两侧的文武百官,一个个神色凝重,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这哪里来的愣头青?

    疯了不成?

    一些胆小的学子,已经吓的面无血色,额头布满了汗珠。

    “竖子狂妄。”

    “自恃读过一些书,就敢抨击朝政,军国大事,何其荒谬。”

    “若无陛下圣德,天下烽火狼烟,尸横遍野,哪有今日之盛世太平?”

    “非吾族类,其心必异,尊王攘夷,祖辈牧守。”

    满朝文武,不少人开口呵斥道。

    “今日殿试,陛下出此御题。”

    “学生并无不敬之心,只是以事论事,以解心中所惑罢了。”

    “陛下之圣德,天下皆知。”

    “杀人安人,杀之可也。”

    “攻其国,爱其民,攻之可也。”

    “以战止战,虽战可也。”

    “故仁见亲,义见说,智见恃,勇见身,信见信。”

    “内得爱焉,所以守也。外得威焉,所以战也。”

    “先王之治,顺天之道,设地之宜,官司之德。”

    “而正名治物,立国辨职,以爵分禄,诸侯说怀。”

    “海外来服,狱弭而兵寝,故圣德之治也。”

    “伐外必先攘内,并肩而行,天下苦矣!”

    “外得荒地,内耗国力,国乏民溃,安得海内。”

    青年直接一一反驳,丝毫不惧满朝文武的斥责,反而越战越勇。

    “够了。”

    嬴政出言制止了百官,目光看向青年道:“你叫什么?师从何人?”

    “学生陈平,来自阳武县,户牖乡。”

    “自幼家境贫寒,无师苦学矣!”

    陈平表面彬彬有礼,心中实则慌的不行。

    这是一场惊世豪赌,自己论学问,可能根本无法从众多才俊之中脱颖而出。

    只有不走寻常路,引起陛下的注视,方有一线可能。

    从决定参加阳武小试之后,自己就已经没有了回头路。

    已经二十多岁的人了,穷的连个婆娘都讨不来!

    乡里柳老财的女儿,自己可不想入赘,否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成功入仕,就是自己唯一的希望。

    否则沦为平庸之辈,宁死不愿也。

    在家中这么多年来,一直被嫂嫂冷眼相对,自己早就受够了,绝不要夹着尾巴回去。

    自己一定要衣锦还乡,荣归故里!

    “陈平?”

    有意思!

    嬴政露出惊奇之色,果然,有能力的人,无论何时何地,都能够脱颖而出。

    这家伙总算走到自己面前来了,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快!

    “哈哈哈!”

    陈平一席话,顿时引得满堂哄笑起来。

    本来还以为是什么名门绝世大才,没想到是个臭屌丝!

    众人顿时看向陈平的目光,都充满了鄙夷与不屑。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来让帝国强大起来,让天下人富裕起来呢?”

    嬴政看着陈平,淡漠问道。

    “陛下文治武功,冠绝天下。”

    “帝国锐士打的诸夷抬不起头,吾等国人无不骄傲自豪。”

    “可人性便是如此,虽然帝国的徭役要比一统前轻松许多,但依旧会让人抵触,毕竟伤亡巨大,人人皆畏之。”

    “尤其是帝国律令,太过繁苛,天下人无不畏惧,日夜心惊胆战,生怕触发律法而获罪。”

    “陛下初衷虽好,但过犹而不及。”

    “学生的家乡就曾发生过许多次这样的刑案,一户人家遭匪,邻居因心生畏惧,不敢施救,因此获罪,被罚为城旦。”〔修城墙之类的工作〕

    “还有一户人家,因耕田时,见到异乡人,而未及时上报官府获罪。”

    “因秦律繁杂巨细,他们因此并没有记住这一条,则被罚二面盾,家中生活遭受到了沉重打击,困难无比。”

    “仅仅一乡之地便如此,放眼天下,此等案例又有多少?”

    “帝国律法定义并没有错,但却缺乏了对人性自私自利的洞悉。”

    “有人生来侠肝义胆,无惧生死。”

    “也有人生来胆小如鼠,卑微苟活。”

    “帝国律令,想让那些大大咧咧,死都不惧怕的人,时刻遵守这些,事无巨细的律令,无疑难如登天。”

    “还想让那些谨言慎行,胆小如鼠的人,去见义勇为,与歹人搏命,无异于对牛弹琴。”

    “帝国人口不过三千多万,刑徒却有百万众,何也?”

    “律令严苛,有违人性也。”

    陈平先是不动声色的拍了一记马屁,然后滔滔不绝,避重就轻的谈起了帝国律令。

    随着他的一席话落,那些原本鄙夷他的人,纷纷露出深思之色。

    然后便开始几人一伙,交头接耳的谈论起来。

    “说得好。”

    “帝国律令多为战时法,今天下一统十二载,修律已迫在眉睫。”

    嬴政神色古井无波,大声喝道。

    陈平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赌对了!

    陛下早就意识到了秦律有问题,一直未动,则是欠缺一个时机。

    毕竟修律关乎国本,轻易不可动之。

    每一条律令都关乎很多人的命运,其中利益牵扯太深。

    自己就是那把刀,主动送到陛下手中。

    或许会开罪很多人,但自己有的选吗?  16975/9284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