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成了始皇帝的系统 > 第四章 天命玄鸟,降而生秦

第四章 天命玄鸟,降而生秦

    “陛下万年,大秦万年。”

    咸阳宫承天殿,满朝文武对着高台王座上的嬴政,齐声高呼道。

    “免礼。”

    嬴政面无表情,轻声道。

    “陛下有旨,百官入席。”

    站在高台右侧的黎晰大声喝道。

    “谢陛下。”

    满朝文武刚拜谢完,就准备屈膝而坐。

    突然异变突起,一只混色赤黑,足有二米长的大鸟,凭空从高台出现。

    它发出一声声震耳发聩的鸣叫之声,盘旋于大殿上空,饶柱飞行。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只大鸟吸引住,纷纷满脸震惊的打量着大鸟。

    “天命玄鸟,快看啊!”

    “玄鸟……”

    满朝文武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看着黑色大鸟一片惊呼震撼之声,不绝于耳。

    就连骠骑大将军李信,都怔怔看着大鸟,嘀咕着:“我滴个乖乖,还真是玄鸟现世了?”

    只有嬴政眉头皱了皱,然后很快舒展开了。

    别人不清楚,自己又岂能不清楚?

    什么天命玄鸟?

    是从系统空间出来的,定然是那曾浩搞的鬼。

    他想要做什么?

    “咦?”

    “不对啊!”

    “诸位看到了吗?”

    “玄鸟北上,怎么骑个猴?”

    “卧槽,还真是……”

    “天命玄鸟,背骑毛猴?”

    “这是上天在预示着什么嘛?”

    一时间满朝文武指着大鸟背上的猴子,议论纷纷起来。

    “天命玄鸟,降而生秦。”

    “千秋万世,德载万民。”

    嬴政突然开口,对着满朝文武喝道。

    “天命玄鸟,降而生秦。”

    “千秋万世,德载万民。”

    “大秦万年无止息,陛下万年世与天齐。”

    满朝文武顿时安静下来,然后对着嬴政拱手一拜,齐声高呼道。

    黑色大鸟此时飞向了大门处,朝着大殿外飞去。

    它背上的空空转过头,看向王座上的嬴政,十分热切的挥了挥手。

    毕竟这个人经常与主人见面,空空认得他,所以觉得还是打个招呼比较好,回去之后,主人肯定会夸奖我懂事滴!

    不少眼尖的文武大臣,将这一幕看在眼中,顿时有些窒息。

    这猴子成精了,能够骑在玄鸟背上,果然不是凡品啊!

    嬴政原本满脸笑容,看到空空对着自己挥手,笑容顿时僵硬住了。

    该死!

    这是对朕的挑衅吗?

    此时下方文武群臣,正在交头接耳,对玄鸟反而不再关注,纷纷猜测那只金发毛猴,到底是什么意思?

    上苍在预示着什么?

    “太卜何在?”

    嬴政出声制止了议论纷纷的文武群臣,开口喊道。

    “臣在。”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走了出来,对着嬴政拱手一拜道。

    “玄鸟降世,天命何为?”

    嬴政冷着脸,看着太仆询问道。

    “请陛下稍后。”

    太卜从怀中掏出一片充满岁月气息的古老龟甲,甲上刻满了铭文。

    他双目闭上,嘴中念起了古老的咒文。

    没过多久,几名太卜侍,抬着一尊火鼎走了进来。

    太卜也缓缓睁开了双目,然后将手中的龟甲丢入了火鼎中。

    大约过了一刻左右,鼎中的龟甲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太卜神色更加庄重,对着大鼎跪了下来。

    满朝文武,不管心中情不情愿,皆同时对着大鼎跪了下去。

    嬴政坐在王座上,无动于衷的看着这一切。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他那深邃的眼眸盯着火鼎,似乎想要看破其中的玄妙。

    又过了一会,在众人不断的跪拜之下,太卜取出了火鼎之中的龟甲。

    仔细观察了一番龟甲裂开的纹路以及对应的铭文,他的脸色逐渐变的惊恐起来。

    “陛下,此乃大凶之兆。”

    “伟大的先祖神,派玄鸟降世代表天命。”

    “而那只在天命之上的猴,则寓意着有人想要取天命而代之。”

    太卜神色惶恐,跪在大殿之上,对着嬴政道。

    “太卜的意思,是大秦的天命没了?”

    嬴政眼神冷冽,看着下方的太卜,声音宛如万载寒冰一般,让整个承天殿的温度,似乎都在快速下降。

    “不……不……”

    “陛下,伟大的先祖神是在警示。”

    “那个妄想窃据大秦天命之徒,不过是个沐猴而冠的畜生罢了!”

    “天命归秦,无可撼动。”

    “大秦万年,陛下万年。”

    太卜说完,叩首一拜,整个心都悬到了嗓子眼里。

    “大秦万年,陛下万年。”

    满朝文武也纷纷附和道。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嬴政朗声大笑起来。

    听闻太卜悬在嗓子眼的心,总算放下了。

    还好自己机智,否则这脑袋估计就要与身子分家了!

    嬴政笑的并非太卜的鬼话连篇,而是觉得自己果然没有看错曾浩这家伙。

    这就是你对朕的无声反击吗?

    可惜这手段也太低劣了一些,朕略施手段,就能逆转乾坤。

    你以为弄只假的玄鸟,再弄一只猴子,就能颠覆朕的大秦吗?

    痴心妄想,幼稚!

    “蒙毅。”

    嬴政收起笑声,出声叫道。

    “臣在。”

    蒙毅立刻站了出来,拱手一拜道。

    “从铁鹰卫之中,挑选几个神箭手,等玄鸟归来时。”

    “将它背部那只沐猴射下来……”

    嬴政冷冷道。

    “臣遵旨。”

    “陛下,臣还有一丝隐忧。”

    “若伤到天命玄鸟如何是好?”

    蒙毅可不想背上一个射杀天命玄鸟的黑锅,毕竟哪怕箭术在高明的人,也不敢保证箭无虚发。

    更何况又不是固定靶,那可是会飞的玄鸟,速度非常之快。

    “能被射杀的玄鸟,还是天命玄鸟吗?”

    “大胆放手去做吧!”

    “天命不可能被射杀。”

    嬴政大有深意道。

    满朝文武顿时皆有所领会,陛下言外之意,就是大鸟一同被射杀,那就不是天命玄鸟。

    而是一只冒牌货?

    可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亲眼看到了,它是凭空出现在了陛下的头顶上啊!

    若不是天命玄鸟,莫非所有人都眼瞎了吗?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臣明白,臣立刻去布置埋伏。”

    蒙毅再次拱手一拜,然后便缓缓后退三步,继而转身离开了大殿。

    “众爱卿就在此与朕,共同等待郎中令的好消息吧!”

    “想要窃取大秦天命,那也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嬴政声音冷漠,对着满朝文武道。

    “臣恭等郎中令凯旋,乱臣贼子不可窥视神器,必死无疑。”

    满朝文武大臣立刻齐声高呼道。

    系统空间中的曾浩有些无语,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自己就是想让空空与小燕子出去取点水回来,你不肯给,我自己还不能想办法去取吗?

    真艹!

    嬴政感觉意识一动,直接进入了系统空间之中,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曾浩,皱眉道:“作甚?”

    “你若敢伤害空空一根猴毛,我会让你后悔。”

    曾浩沉声道,心中五味复杂,实在没想到,自己与始皇帝,会走到今日敌视的局面。

    自己无非就想好好活着,何必苦苦相逼?

    “你在威胁朕?”

    嬴政冷冷道。

    “你可以当成是善意的忠告。”

    曾浩直接把上次嬴政的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你奈何不了朕,别忘了,朕死,你也活不了。”

    嬴政有恃无恐,根本没把曾浩的威胁放在心上。

    “你说的一点都没错。”

    “可你的那些文武大臣们,你会不会在意他们的生死?”

    “是杀了空空,出一时之气?”

    “还是让你的文武群臣陪葬?”

    “亦或是与我继续合作,毕竟合则两利,你我江水不犯河水,各取所需如何?”

    “毕竟就算我凝聚了肉身,能不能出去,尚未可知。”

    曾浩并没有否认,而是试探性问道。

    毕竟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万一给始皇帝逼急了,会不会拉着自己一起去死?

    曾浩不知道,也猜不透这位始皇帝心中到底盘算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