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戴着面具的爱人 > 第96章 开庭

第96章 开庭

    ,戴着面具的爱人

    失眠,最近总是失眠。

    半夜了,有跟她同样睡不着的人。

    王戈,大半夜的发了个微信。

    “姐,在吗?”

    “在的。”

    “那个,你今天去帝豪苑了吗?”

    “是的,我去了。”

    “呃......姐,见到那个女人了吗?”

    “见到了。”

    “怎么样?没,没起什么冲突吧?”

    “没有,很平静。”

    “哦,那我就放心了,我担心以你的性子,怕......”

    “没事,弟弟,谢谢你的关心。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姐接受现实。

    现在对我来说,除了福宝之外,其它的都不重要。”

    “姐,你有没有觉得福宝的身世有问题?会不会就是司正北和那个女人生的?”

    “福宝是谁生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从一出生就是我的,我是她的妈妈。”

    他那头的声音没来由的颓丧。

    “好,你想开了就好。你放心,福宝一定会回来的。”

    2019年7月23大暑,天气好得不得了。

    二审如期开庭了。

    在二审开庭前,秦正征求了海棠的意见,是否公开审理。

    海棠表示,离婚官司并不是有多光彩的事情,能不公开尽量不公开。

    但秦正持不同的意见。

    他认为赢了这场官司是板上订钉钉的事情,公开审理,一方面是替海正做个广告,另一方面,也是替自己的律所做个广告。

    更重要的是,他要给司正北一个沉痛的打击。

    这些海棠本就不太在乎的,至于司正北沉不沉痛,昔日的枕边人,如今都对薄公堂了,他沉不沉痛跟自己有个毛的关系。

    由着秦正去了,只要他高兴就成。

    至于开庭,当事人完全可以交给她的律师全权代理就对了,毕竟也不是什么好事,但秦正非常固执要求必须去。

    原因很简单,让她去一睹自己作为一名优秀的律师在法庭上的风采。

    男人,果然不管活到多大的岁数,内心都是一个幼稚的小学生。

    没想到,这才一到法院门口,一堆记者堵在门口,举了话筒要海棠就这场离婚官司说两句。

    秦正挺有意思的,及时解了围,说庭审完之后,请大家伙去吃个饭,他是海棠的代言人,到时是有问必答。

    到底杀出一条血路,准时到达了庭审现场。

    严芳儿本来那天公司也有紧急会议要开的,也被秦正给逼到了旁听席上。

    严芳儿的旁边坐着他的小二十,小二十旁边坐着王戈。

    王戈能来,让海棠挺意外的。

    旁听席上坐无虚席,左手边坐着严芳儿和秦正律所几位员工,包括他的司机也在列。

    秦正说,首先在气势上不能输给司正北。

    司正北那边的人也不少。

    王晓燕,司南南,司正北远房表妹燕子出现在现场,倒挺令海棠意外的。

    燕子的旁边两个陌生的人,大概有五十多岁的一男一女。

    女人虽然上了年岁,但风采仍旧,和王晓燕的姿色不相上下,但看起来明显没有王晓燕那样的满目肤浅。

    眉目之间和潘朵朵有几分相似,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潘朵朵那位从骨子里就有着浪漫主义情怀的母亲。

    开庭陈述。

    很简单,海棠也很平静,表达了自己需要得到福宝抚养权的愿望。

    至于财产方面,按照秦正整理的陈述书读下来就对了。

    在陈述期间,王晓燕和司南南颇为激动,拿不可描述的言语攻击了海棠。

    法官让这娘俩肃静,再不肃静就请去小黑屋喝茶。

    昔日夫妻,打上了离婚官司,不外乎两种情况存在着争议。

    财产的分配,和孩子抚养权归谁的问题。

    双方对于离婚达到了完全的共识,那就是完全没有劝和的可能性。

    用司正北的话来说,双方的感情破裂断无修复的可能性。

    所以,先就孩子的抚养权方面作了相当长时间的辩论。

    司正北话不多,但他的代理律师,刘律师全程十分强势,声音也特大,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

    他一上来就甩出那一纸亲子鉴定书,说福宝与他的当事人具有血缘关系,孩子的抚养权理所当然归男方所有。

    当秦律师质疑男方在婚内出轨,并且和别的女人有孩子,属于过错方的时候。

    他立刻又给他的当事人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

    理由很简单,他先拿出海棠不能生育的那一张纸。

    刘律师说,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当爱情变成婚姻的时候,大多数家庭要长远地走下去,没有一个孩子在中间作维系感情的纽带,那么爱情也就演变不成亲情,不管你当初爱得有多么死去活来,最后很难逃过劳燕纷飞的结局。

    他上下嘴皮一张一合,就将他的当事人说成了新时代好男人的典范。

    说他的当事人四年前为了维持家庭和睦,不惜花重金找了一个代孕妈妈,替他生下了福宝。

    至于代孕妈妈是谁,为了尊重别人隐私,自然不方便透露。

    经他这么一阵毫无根据的解释,完全将司正北婚内出轨掩盖得相当结实。

    秦正微微一笑。

    “对方律师欲盖弥彰,我这边有一段我的当事人和被告方出轨对象的录音证词,可以证明被告早就在五年前就已经婚内出轨。”

    秦正果然是秦正,他将海棠给他的那一段录音拿了出来,里面的对话,简直令海棠都吃惊。

    先是海棠的声音。

    “所以,你和司正北四年前就已经在一起啦?”

    当潘朵朵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司正北脸色明显不对,看来,对于海棠与潘朵朵会面的事情,他是不知道的。

    潘朵朵:“不,确切地说,在是五年前,我记得是我在阳光小学时候,不知道你记不记得,海正当时给阳光小学捐了一个图书室。那天,我对大叔一见钟情。”

    海棠:“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福宝是你的女儿吧?”

    “不,福宝是我和大叔的女儿。”

    海棠:“福宝在哪里?是不是你们把她藏起来了?”

    潘朵朵:“是。”

    录音到了这里,司正北激动了。

    “滚,乱说,我们根本就没有把福宝藏起来,她是真的不见了。”

    秦正:“这么说,你是承认你在五年前就已经出轨,并且福宝就是你和那个女人所生的咯?”

    “我......”

    “请回答,是还是不是?”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