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把惊悚世界玩成养成游戏! > 第306章满嘴胡话,找原住民!

第306章满嘴胡话,找原住民!

    清晨。

    白茫茫的雾气钻入车厢内。

    晚上造成的损坏狼藉,悄然地恢复如初,地上的血淋淋尸体也很着消失不见。

    天未亮,秦诺就醒了,并且让肉类鬼做了一份看着不错的早餐。

    肉类鬼切下一小块肉排,沾了点芝士,放进秦诺的嘴里,慢慢地咀嚼,脸色却有些不好看:“我怎么感觉自己像是你的保姆?”

    “就算真是保姆也不为过吧,毕竟我昨晚可是就你的命啊。”秦诺笑着说道。

    “可那只鬼也是你放出来的。”

    “拐弯抹角不好,咱们坦诚点,不就是想要这个吗。”

    秦诺从系统里取出一块太岁肉放在餐盘上,肉类鬼立即拿过,藏了起来,瞬间换了一个态度:“还饿不饿?我再给你做一份。”

    “当然,这么美味的早餐,应该吃不了多少次了。”秦诺说道,去了下一节车厢,谁又知道是什么场景?

    餐桌的一旁,那只母鸡被栓在那里,摆弄着脑袋,傻乎乎地张望着四周。

    那边,方夜和蓝烟走过来,有些困惑地开口说道:“车厢就这么大,按理讲确实不难找,可我们找遍了整节车厢,乃至橱柜,都没有找到那两个食材。”

    秦诺咽下了嘴里的肉,说道:“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它们藏在了我们找不到的地方。”

    两人汗颜:“这不是废话。”

    秦诺思索了一下,说道:“找不到的话,我有自己的办法。”

    “先吃份早餐?”

    蓝烟看着一旁正大展厨艺的肉类鬼,笑嘻嘻地说了句:“你好,也帮我弄一份可以吗?”

    肉类鬼撇了眼蓝烟,鄙夷地开口:“你谁啊?我为什么要给你做?”

    “我是老魅的朋友,要命的那种!”蓝烟一只手搂着秦诺,咧嘴笑道。

    “那边有凉的牛排,自己可以热一下。”

    肉类鬼态度依旧是冷漠的。

    蓝烟有些郁闷,迷惑地小声询问秦诺:“你是怎么做到跟这些游戏npc混熟的?”

    “这社交简直牛逼plus了好吧!”

    秦诺笑了笑:“这个看人。”

    “只要你足够优秀,这社交起来不就简单了?”

    蓝烟满头黑线:“我就随便问一句,你倒好,还脸皮厚的给自己整了一波彩虹屁!”

    蓝烟走了。

    又走过来一个人。

    是北子木。

    “有事吗?”

    对这个人,秦诺一直是没有什么好感的,在第三节车厢时,就被他利用了一次,很善于伪装外表,心机更深。

    这种人,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值得去深交朋友。

    “昨晚的鬼雾看起来很不对劲,你没事吧?”北子木也发现了昨晚的异样,并且这话代表他知道那鬼雾是针对秦诺的。

    “有个人要弄我。”

    “然后,给我以最舒服的方式送回了现实世界。”秦诺微微一笑。

    邦吉即便回到现实世界,影响也是不小。

    在现实世界里,契约的鬼被杀死,宿主基本上大概率,也会死。

    而在惊悚游戏里被杀死,回到现实世界,玩家也有不小影响,虽不致死,但对身体的损害,轻则在床上躺几个月,重则甚至是几年,都无法痊愈。

    契约,是把双刃剑。

    它能很大程度上改变你在现实和惊悚的生活,但伴随而来的危险和死亡,也会相对提升许多!

    所以,在惊悚世界里,玩家死亡不重要,如果体内的鬼被杀死了,这就严重了。

    这也是邦吉当时为什么反应这么大的缘故。

    “在前面的车厢,我就看出来兄弟你绝对不能惹,所以我对你是绝对性的友好。”

    秦诺淡然地说道:“可能吧。”

    “所以你找我有什么事呢?”

    “这一节车厢,看起来是个难题,目前看来,想要单独一个人通关很难,合作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出了对我的提防,多说的话,只会惹人更加反感。”

    “我只想说,如果你需要帮忙,请不要客气,我一定会积极帮忙。”

    北子木选择了最直接的回答方式。

    实话说,这种说话方式听的很让人舒服,也属于很坦诚的那种。

    但秦诺也不蠢,北子木不过是察觉到了自己找到了通关方式,这才上来说几句糖果炮弹,想拉入伙,一起通关。

    简单点说,蛋糕大了,也想分一块。

    “再说吧,不过我感觉机会不大。”秦诺笑了笑,也选择了最直白的回答方式。

    北子木眨了眨眼,没有表露什么神色,点点头,仍是友善地笑道:“好吧,我清楚了,先不打扰了。”

    北子木走了,一旁拿着刀叉切割肉排的肉类鬼说道:“这家伙信不过,我看出他在打你主意!”

    秦诺倒没想到肉类鬼眼睛也这么犀利,接着想到什么,说道:“兄弟,等会儿我可能得找你帮帮忙。”

    “一个小忙。”

    肉类鬼又把做好的一块肉排放进秦诺的餐盘里,说道:“可以,咱们是好兄弟,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来来来,再吃一块!”

    秦诺看着餐盘里,正流淌出油渍的肉排,忍不住说道:“不好了吧,我有点撑了。”

    “这可是我的热情啊,你不吃,不仅仅是我过意不去,还让我感觉你在瞧不起我!吃,必须得吃!”

    肉类鬼叉起来,放到秦诺的嘴边。

    时间点点流逝,接近中午了。

    列车忽然缓缓停下了。

    这让玩家们突然打起精神来。

    列车停了,就代表游戏规则有了变动,有了更准确的通关方式。

    这算是每个玩家通过前面几节车厢得来的经验了。

    秦诺也看到车窗外的场景看看停住了,表情却有些意外和疑惑。

    列车外的任务?

    不应该啊。

    按理讲,这节车厢的规则,不至于干涉到列车之外才对。

    果然,他的想法很快得到证实了。

    因为前面的列车们没有打开。

    玩家本来都已经准备好下车的准备了。

    蓝烟过去,拍了拍那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饼干人:“咋回事啊?”

    饼干人没有动静。

    蓝烟干脆又掰下它一根手指头放进嘴里,饼干人才出声:“客人,那是我的手指。”

    “我知道,所以列车为什么会停?”

    李时针淡然地说道:“用脑子想想,是别的车厢的玩家下车执行列车之外的任务,不是我们。”

    众人空欢喜一场。

    虽然只是三天呆在这一节车厢里,但却让所有人感到无比煎熬。

    他们找不到所谓的满意食物,通关的方式,没有任何头绪的情况下,就是枯燥的浪费时间。

    白雾密布在列车外,谁也看不到外面是什么场景,停在了什么地方。

    几个玩家又坐了回去,显得乏力。

    秦诺则是有了自己的行动。

    他走到一个橱柜的角落里,那里满是奶油,被赋予生命力的食物,在周围跳动着。

    秦诺敲了其中一个橱柜的门,一只鬼冒了出来,是那只冰淇凌鬼。

    它看着秦诺,问道:“你的两只手怎么了?”

    “小事,不用在意。”

    “我想你帮我个忙。”秦诺笑着说道。

    冰淇凌鬼当即做了一个哈密瓜口味的冰淇淋,递了过来:“给你。”

    “我不是要这个。”

    “可我都已经做好了。”

    秦诺看它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无奈地开口:“你看我连手都没有。”

    “没事啊,我喂你,来,张嘴。”

    秦诺哑然,只能张开嘴吃了几口。

    “能把你好大哥也叫出来吗?”

    冰淇凌鬼虽然不明所以,但也转身去喊来。

    不一会儿,果冻鬼出来了,已经有西瓜大小,看样子恢复的速度不慢。

    “有事吗?”果冻鬼对秦诺的态度有了些改善,可能是上次的缘故。

    “上次欺负你的那个人,我给你解决了。”秦诺轻咳两声说道。

    “真的?那个坏蛋你怎么收拾他的?”

    果冻鬼一听,立马来了兴趣,着急地问道。

    “可惨了,我把他的头拧下来,然后拧碎,把他的血当作饮料来喝!”

    秦诺搓了搓鼻子说道。

    “昨天我看你们被欺负了,晚上睡觉时,越想越是来气,就晚上起来,做掉了它,给我的两个好朋友报仇!”

    两只鬼听的是一愣一愣的。

    接着,冰淇凌鬼才惊喜地开口:“真的啊,呜呜,你真是好人,我要给你做一百个冰淇凌,各种口味,让你享受到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秦诺汗颜:“大可不必这么热情。”

    果冻鬼还带着一份怀疑:“真的假的?”

    “你现在看这节车厢里,还能不能找到他?”

    “找不到了,就连他的尸体,我都放进了烤箱里。”

    “这样做,我才解气,才睡得安稳。”秦诺面色认真地说道。

    果冻鬼却是找不到邦吉了,自然也信了,感动地说道:“好朋友,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有什么帮忙,尽管叫我。”

    “其实我现在就有了。”

    秦诺露出更盛的笑容,他就在等这句话了。

    果冻鬼挠挠头,感觉哪里不对,但还是说道:“你现在需要我帮什么?”

    “这节车厢里,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比如暗道之类的?”

    “就是我们找不到的。”

    果冻鬼点点头:“有的啊,平时我们就在那里面睡觉。”

    “昨晚有两只凶恶的鬼,想要吃我,还把我两只手变成是个样子,叫嚣着就跑了,我气不过。”

    “我猜它们可能就躲在你们说的那些地方里,所以想拜托你们找他出来。”

    “这小小的忙,可以帮一下吗,好朋友?”

    秦诺满是真诚地看着果冻鬼,那眼神像是被欺负了,又是不甘心,又是委屈,让人难以拒绝。

    蓝烟和方夜翻边了整节车厢,都找不出那两只食材鬼,那只能说明,他们对车厢不熟悉,找不到的地方还有很多。

    这样的话,找几个车厢里的原住民来找,事情不就简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