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明风流 > 第993章 绝境

第993章 绝境

    大火在林间蔓延,本来要靠着风力助燃才能保证有足够的氧气燃烧,所以火势虽蔓延很快,其实燃烧的并不充分。

    但到了峡谷边缘之处,空间豁然开朗,峡谷之中本就是山间气流的通道,这一下如同一头暴怒的猛兽,轰然冲出。火舌喷薄,形成数丈的火幕和火龙卷,将正拥挤在峡谷山道上的迦罗士兵们一口吞没。

    只一瞬间,便有上百士兵被大火烧死烧伤。众士兵惊骇叫嚷,纷纷后退。人群杂沓,相互推搡,顿时有人倒地被踩踏,还有十几人被惊惶的人群挤的从道路另一侧摔落深涧。

    深涧之中虽然有水流,但是落差数丈,涧壁乱石嶙峋,荆棘丛生,摔下去的人像个布娃娃一般在岩石上弹跳,穿过荆棘树丛摔落水中。摔得筋断骨折,脑浆迸裂。

    迦罗国王父子的队伍在距离火龙冲出的距离百步之外,但依旧感受到了热浪扑面而来,灼烧的肌肤剧痛。数十名士兵身上起火,在火中挣扎惨叫的情形,以及大批士兵被灼伤,捂着脸没命的叫喊着奔逃的情形落入眼中,克利希纳国王一时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父王,父王,怎么办?怎么办?”光辉亲王惊骇大叫道。

    尼赫鲁的大叫声让克利希纳惊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火幕横亘在前,实际上已经堵住了去路。周围浓烟滚滚,距离不远处,大量的烟雾从崖壁山林之中滚滚而出,温度也变得越开越灼热,克利希纳知道,很快就有新的大火即将冲出。不久后整个地段都将会被大火完全吞没。

    “传令,大军往东撤,后队便前队,快。”克利希纳大吼起来。

    其实不用下令,迦罗士兵们已经开始掉头往东边跑。虽然着,顺着火势蔓延的方向跑是极为不明智的做法,但此刻唯有这一条路可走。西面被烟火封锁无法通行,南边是峡谷深涧无法越过,只能往东,别无选择。

    克利希纳等人转头往东撤离,

    随着身后数处火点的突破,烟尘和烈火充斥了大片的峡谷道路。在这生死攸关之际,人性的卑劣一览无余。

    尼赫鲁什么也顾不得了。下令手下护卫提着刀往前冲,凡是有挡道的,速度慢的,轻则一脚踹翻,重则挥刀砍死。他们如此,手下的士兵也同样如此。跑的快的将挡着路的跑的慢的士兵推搡拉扯,甚至推落深涧。

    被大火烧着的士兵的求救声也被置若罔闻,根本没人打理。许多绝望的士兵选择了往深涧之中闭着眼跳下去。也许会摔死,也许会跳到水里捡条命,总好过在山道上被大火烧死。

    崖壁东边的整条山道上,简直成了人间炼狱一般。大量的士兵被烧死,大量的人被灼烧的晕倒,大量的士兵被烟雾熏得昏倒,这些人都将会死去。

    克利希纳被护卫们簇拥着往东边冲,回头看着身后山道上的烈火浓烟吞噬着大量兵马的情形,克利希纳的心在滴血。谁能想到短短的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天黑到现在也不过一个多时辰而已,一切便成了这副模样,简直不可思议。

    他的脑海里,突然想起了张延龄之前说的那些话。

    “你确定你准备好接受和我们为敌的后果了么?”

    “你会为你的决定付出代价。”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当时,他认为这是大明国公的执迷不悟的疯话,甚至觉得他自大的极为可笑。可是现在,克利希纳知道,可笑的是自己。对方其实早已做好了准备,可笑的是自己还以为胜券在握。

    后悔没有采用雷霆手段击杀对手?给了对方机会?克利希纳快速的考虑了这个问题,他得出了一个让自己都惊讶的结论。

    对方早有防备,也早有预感,其实真正该庆幸的是自己。在德里城中,张延龄本可以发动突然攻击的,以他手下的士兵的火力,拥有的可怕的火器,自己身边的两百多人是无法匹敌的。他明明知道自己要对他不利,却还是没有先下手为强。说明他是给了自己机会的,并不想完全扯破脸皮敌对。可惜自己自己并无察觉,还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某种程度上来说,眼前的灾难是自己逼迫他们做出的反击。

    这么一想,克利希纳顿时感觉到甚为沮丧。

    兵马迅速往东边逃离火场,那也是更深入东高止山脉德里峡谷的路程。大火在身后蔓延,浓烟顺着峡谷涌来,整个峡谷似乎都被笼罩在烟雾之中。举着的火把在烟雾之中根本起不到照明的作用,这导致周围不断有人摔倒,发出惊惶的痛叫。

    “父王,过了前面的山口,便是山中湖。往北有路可绕行北边二十里外的另一条峡谷通道。我们可以从哪里回转去曼度城。”尼赫鲁喘息着说道,他的表情也很是沮丧,事情变成这样,是他始料未及的。

    克利希纳没有说话,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那些明朝人去哪里了?他们从山崖上飞下来之后,是沿着峡谷往东的。就在我们行进的方向。他们去哪里了?”

    “父王,现在还管他们作甚?他们应该早就逃了。”尼赫鲁道。

    “不可能。这把火是他们放的,他们为何只在西北方向的林地里放火?他们完全可以在东边再放一把火,然后山林大火会将我们前后道路截断,将我们全部困在中间。”克利希纳喘息道。

    “父王,您难道还希望他们这么做吗?难道您还替他们感到遗憾不成?”尼赫鲁极为不满的埋怨道。

    克利希纳皱眉道:“当然不是,我只是基于作战的计谋才想到这一点的,那明朝国公如此奸猾,怎会想不到这一点?他又怎会放弃这绝佳的机会?”

    尼赫鲁几乎要爆发了,平日他不敢顶撞自己的父王,但今天他窝了一肚子火。要不是父王优柔寡断,不肯果断行动,对敌人还抱有幻想的话,怎会到这步田地。依着自己,在半路上就动手了。父王非要说什么困住他们,跟他们谈判,逼着他们自己同意撤离交还港口是上上之策,将来大明帝国没有理由来报复云云。现在到了这种时候,他还在说这些听着令人生气的话,倒替对方想起计谋来了。

    尼赫鲁张口正准备说几句难听话来反驳,突然间,前方烟雾之中传来巨大的轰鸣声。这是火器的轰鸣,此时此刻响起的火器声,让人简直像是听到了噩耗一般的震惊和恐惧。

    克利希纳站在原地呆呆发愣了片刻,心中暗自长叹。这就他刚才所担心的事情。对方不可能有这样的失误。他们确实没有在东边林子里放火,因为他们有火器,可以守住前方路口。阻止自己的兵马前进。

    “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事?我是尼赫鲁,谁能告诉我?”尼赫鲁气急败坏的叫了起来,声音中充满了恐惧。

    烟雾之中,人影晃动。火器的轰鸣声让一切变得乱糟糟的。但还是有人听到了尼赫鲁的叫喊,向他禀报了消息。

    “前方的路被明军用大树堵住了,他们用火器向我们射击。我们过不去了。”

    尼赫鲁大吼道:“冲过去,给我冲过去。全体听令,不惜一切代价,冲过去。”

    烟雾中的士兵们咳嗽着,不情愿的挪动着步子。轰鸣的火器声密集而响亮,看不见的前方传来凄厉的惨叫。仿佛烟雾中有怪物在等着吃人,任何靠近的人都将被吞噬。那些凄厉的惨叫声让迦罗士兵们不但没有往前冲,反而开始后退。

    对方在狭窄的路口设置了路障,并且有强悍的火器,冲过去,必是死路一条。大火虽然蔓延过来,但起码目前还是安全的。谁也不像去拼命,除非到了最后一刻。要冲,还是别人去冲好了。

    迦罗人从不肯为别人牺牲,不懂什么叫集体精神,也没有长远的目光。他们只有莫名的自信,总以为自己会遇难呈祥,不会是死在这里的倒霉蛋。

    “都愣着干什么?杀啊,杀过去!”尼赫鲁大声吼叫着。

    克利希纳沉声叹息道:“尼赫鲁,让人去前面喊话,就说我要和张公爷对话。有要事相商。我会孤身一人去和他们商谈,请他们停止射击,允许我过去。”

    尼赫鲁愕然掉:“父王,你不能去,会有危险的。再说和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克利希纳沉声道:“尼赫鲁,大火很快就要烧过来了。我们已经别无选择。我不想所有人都死在这里,所以,只能答应他们的条件。这就是他们想要的。除此之外,别无办法。明朝人惹不得,我想,我迦罗国或许只能接受现实,接受他们的存在,接受他们要在我迦罗国所作的一切。”

    尼赫鲁摇头叫道:“父王,不能答应他们,否则您一生英明尽毁。朝廷里那些人会对你不满,会攻击你的。”

    克利希纳叹息道:“顾不得了。尼赫鲁,你听着,这件事是我的决定,他们会对我不满。回到胜利城之后,我将传位于你,以回应他们的攻击。而你,则可以安稳的即位。尼赫鲁,今后,迦罗国便交给你了。你的性子暴躁,考虑事情太激进,我也是不太放心的,但是你只需记住,别惹明朝人,特别是这个国公,一切便都好办。你放心,我会全力向他们提出条件的。希望他们的胃口不要那么大,希望那位张公爷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尼赫鲁呆呆而立,看着父王缓步向前走去,心绪复杂,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愤怒为好。他张了张口,终于还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