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待到逐风化尘时 > 第七十八章 回忆——姜氏故居,蒲英双响铃(9)

第七十八章 回忆——姜氏故居,蒲英双响铃(9)

    曹双林借着游速权拖住战无意之际,命人压着姜赞,朝着姜氏祠堂而去,又调派城墙上的守卫,即刻前来城门之处,暂时拖延金甲骑兵。

    另一处,弥达和东方巨战的胶着。

    弥达也是修仙之人,两人既然修为不相上下,他自然是知道,城中的这些守卫,都是中了东方巨的法术。

    邪蛊索心这样的邪功,施法强行控制如此多人的心智,为己所用,这法术极其伤害自己的身体不说,还会有损寿元。

    他们这样修为之人,寿元怎么说,也有个一两百年之久。可用这宝贵的寿元做这种事,弥达倒是惜命的紧,当然不会如此行事。看看东方巨的谢顶,就知道此人不知保养。弥达若是施法解了城中守卫的法术,必然会伤害自己的寿元,所以他干脆装傻。

    何不在有生之年提升自己的修为,或许日后还能活的更为长久,弥达心中真是对东方巨此人,嘲笑的无边无垠了,觉得此人除了谢顶能为他长脸了不上,也没什么好炫耀的了。

    城外方向。

    沈依此时也已经赶到了此地,她看见左仲后,见他满脸的中包,心疼地拉着左仲,含泪哽咽。

    黄元福自由跟随在姜赞身边,对沈依也是熟识的,安慰了她片刻后,便问询她的来意。

    沈依抬手擦掉了眼泪之后,急忙询问:“宣兮呢?我的兮儿,现在何处?”

    黄元福想了想后,面露为难之色,但还是支支吾吾地实言相告了。

    沈依得知宣兮此时还留着兴安古城之中,她望着前方厮杀一片的战场,不觉得眼前黑了须臾。黄元福见沈依身体摇晃,像是要晕了过去,赶紧上前搀扶。

    沈依缓了片刻之后,看看左仲。她此去不知后果如何,但也不能将左仲留在此地。

    她不做过多解释,拉着左仲和自己一起翻身上马,抓紧缰绳,策马扬鞭,带着左仲一起朝着战场的方向冲了过去。

    兮儿,别怕,母亲来了,我带你回家……

    黄元福来不及阻止,也只好骑上马,即刻追去。

    左仲坐在马上,来回在战场上瞧看,发现没有茹曲的身影,一颗悬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了。

    现在,他要一心去救自己的好友。

    宣兮,你小子,可千万不要有事啊,我来了。

    姜氏故居内。

    东方巨为了快些解决了弥达,竟然再次使用咒血秘术,此法无疑又是会损害寿元。弥达可不想同他拼个你死我活的,此时他只躲不攻。可就在他躲避之时,忽得余光瞧见曹双林持刀架在太子姜赞的脖颈之处!弥达一个不留神,被东方巨打伤,他一口鲜血吐出,捂着自己的胸口处,胸口起伏喘息,怒目圆睁地瞪着对面一众人等。

    东方巨见自己占了上风,得意地哈哈大笑,他手下的道徒随即也气势大涨。

    不到片刻,弥达手下的太常寺众人,就败下了阵来,齐齐退来了弥达身边,持剑严阵以待。

    姜赞已经在裴应等人手中,太常寺众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东方巨命令他手下的道徒,和曹双林留在此地,以防弥达等人再有任何动作。他则押着姜赞去和裴应汇合。

    宣兮本来躲在枣树上,看着裴应对那个悬在半空的金枣束手无策,心中憋笑不断,可忽得瞧见姜赞被人用刀架在脖颈上,和东方巨走了进来。旋即心中忽得一紧,屏气凝神,时刻准备着一有时机,便想办法救姜赞脱险。

    东方巨的一名手下,对着姜赞的后背,猛地一推,将他推在了小金枣前方。

    东方巨微笑着负手上前来,假意和善道:“姜赞太子,您可知道此处是何地吗?”

    “姜氏祠堂。”姜赞被推的一个踉跄后,站直了身子,平静地答道。

    “哦?”东方巨吸了一口气后,瞅着姜赞闭着的双眸,奇怪道:“你是真瞎呢?还是装的?”

    姜赞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既没有半分胆怯之色,也不回答东方巨的疑惑。

    裴应已然没了耐心,急躁地怒道:“还跟他费什么话?直接让他说出怎样才能取走这颗金枣!”

    “你听见了吗?我们家太子殿下,可没你这样沉得住气。”东方巨话语中带着威胁之意。“你小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吗?那老夫便让人先砍下你的手来,看你还能嘴硬到何时?”

    闻言,宣兮一惊!伸手摸出自己怀中的弹弓,即刻就准备出手。

    “原来是为了此物,哼!”姜赞轻笑一声后,叹气道:“哎,此物乃是不祥之物,诸位若是想要,尽管将它带走就是了。”

    “姜赞!你休要故意拖延,不会有人来救你的性命。你若再冥顽不灵,休怪老夫不客气了!”东方巨气得怒斥道。

    “嗨,瞧我这记性,眼睛不好,身体还孱弱,手无缚鸡之力的,又怎会冥顽不灵?”姜赞泰然自若地笑着道:“我一个瞎子,如何继承邶城江山。天子又怎会在意,我这个徒有虚名的太子?用我要挟邶承国,哎,怕是,呵呵。所以,我当然是要自救的。”

    “快说!”裴应急得上前几步来,盯着姜赞,只等他开口说出玄机。

    姜赞装作回忆地样子,想了想后,赶忙道:“我好像记得,曾经先祖和留下此物的神仙,有过约定。……好像是,要用姜家嫡系血脉之人的血,才能让……”

    东方巨听到此处,也不等姜赞说完,迅即一把拉起姜赞的一只手,提刀对着姜赞的手心处,就是一划。

    姜赞的手上,即刻便鲜血溢出。

    裴应看着东方巨拉着姜赞的手,将他的鲜血滴在了悬空的小金枣上。

    这颗小金枣迅即周身光芒大盛,在空中不断震动起来。

    裴应眼见终于有了希望,直勾勾地盯着那颗小金枣,咧着嘴傻乐了不停。

    东方巨也是盯着小金枣目不转睛,随即松开了姜赞。祠堂内其他的几名手下,也出于好奇,渐渐围了上来。

    姜赞此时单手捂着自己受伤之处,一步步朝着后方退去。

    躲在一旁的宣兮,见此时无人注意姜赞,迅即悄悄地从树上跳进天井。一把拉住姜赞的衣袖,就拖着他朝外面跑去。

    可是姜赞目盲,看不见脚下之路,跟着宣兮没跑出几步便摔倒在地。

    宣兮迅即回身来扶姜赞起来,压低声音焦急道:“赞哥哥,快起来,我带你出去。”

    “宣兮?”姜赞一惊,反手一把握住宣兮的手,呼吸急促道:“跑,快跑,不要管我。走啊!”他心急如焚地催促着宣兮,一把将宣兮从自己身边推开。

    宣兮愣愣地望着摔倒在地的姜赞,不明所以,正要再上前去扶姜赞站起来,带他一起逃走。却突然听见,几声惨烈地嘶嚎之声,从祠堂之内震慑人心的传了出来。

    悬在半空之中的小金枣,在周身大盛的光芒之中,突然变了模样。

    它化作一枚金色的宫铃,铃芯之中,一团血红的光晕,忽明忽暗地闪烁着,像极了一颗眼珠。好似是被刨出眼眶后,关在着宫铃之内。

    铃芯处那团红色的光晕,只要望一眼,便觉得其甚是美丽,犹如迷失般进入幻境,着迷地不由自主朝它靠近。

    须臾之后,金色宫铃中的红芒,渐渐顺着镂空的铃壁,化作一缕缕纤细的红丝,缓缓漂浮而出。这些闪光的红丝,将围在它周围的几名随从,转瞬将他们化成了几团灵气。

    红丝包裹住几团灵气后,变化成萤火般的点点红芒,转瞬就飞回到铃芯之内。

    而后,宫铃中赤红的铃芯,再次放出星星点点的红芒,它们漂浮出宫铃后,渐渐伸展,化出新的荧光红丝,寻找着下一个目标。

    裴应和东方巨看着地上的几件衣服,惊得目瞪口呆。方才若不是东方巨反应地快,一把拉着裴应躲在了后面,此刻只怕他们二人,也会同那几名随从一样,尸骨无存,只剩身上的衣衫,落在着祠堂之内的地上。

    “不好!快跑!”东方巨突然觉得有危险靠近,赶忙抬头瞧看。正巧发现了再次准备捕食的红丝,赶忙大喊一声后,放出几道灵光暂时阻拦片刻,转身拉着裴应就要逃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