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待到逐风化尘时 > 第七十七章 回忆——姜氏故居,雪上加霜(8)

第七十七章 回忆——姜氏故居,雪上加霜(8)

    茹曲扯着嗓子大哭,哭了一会便喊道:“父皇,呜呜呜,母妃,呜呜呜,救我!哇哇哇……”

    商直见城下的骑兵阵营开始骚动,一脸奸笑地呵呵道:“小公主,别停呀,再多喊几声。让他们速速撤兵,我就放你下来。继续喊呀,继续呀!”

    “呜呜呜,呜呜呜!”茹曲微微睁开眼睛,望着远处城外的骑兵,随即大喊道:“你们还等什么?还不去让父皇和母妃来救我?我要让父皇和母妃诛你们九族!”

    骑兵中领头的将领也无法拿主意,只得命令大部队暂时后撤,又派人即刻去向宫中传信。

    商直一瞧,城下的骑兵裹足不前,乐得嘴都合不拢。心里想的倒是,自己这一次,总算压过了曹双林一头。

    他见骑兵们都渐渐后退,虽然圣都的骑兵撤退的较为缓慢,但是已经走得远了些。他即刻命手下之人,将此地的情况告知裴应。只等着日后,裴应记得自己今日之功。

    战无意见茹曲公主被抓做了人质,即刻想办法,混入守城士兵之中。只有接近商直身边,才有可能救出公主。

    骑兵将领派出报信之人,赶回圣都城的路上,遇见了太子姜赞的马车,他先将前方的情况告知了姜赞之后,立刻马不停蹄地赶回圣都。

    姜赞紧闭双目,握紧拳头,他心中万般无奈。没有人能明白他心中的苦闷,也没有人能感受他心底的绝望。在茹曲和他之间,天子姜盛,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茹曲,爱屋及乌,怎可奈何?

    他不禁嗤笑一声后,即刻命令黄元福不要耽搁,全速向兴安古城赶去。

    半晌之后,姜赞的马车赶来了兴安古城,他让骑兵的将领前来见自己。瞒着黄元福,同此人交代了些事后,让他不要有任何顾忌,一切依计行事。又命黄元福留下照顾左仲,自己同骑兵将领,一起带着三千金甲骑兵,再次逼近兴安古城。

    商直命人将茹曲放了下来,本想着带着茹曲即刻去同裴应汇合,那边应该已经成事,他们此刻也可以利用茹曲,从邶承国境内全身而退。

    可谁知,圣都的金甲骑兵,竟然去而复返。商直不明原由,难道这圣都天子,根本不会在意一个女儿的生死,心下发怵,已经有了私自逃走的想法。

    姜赞的马车行驶到城下后,他走出马车,命骑兵将领对城墙上的商直喊话,说是要同其谈判。而后,骑兵将领一只羽箭射上城墙。

    商直吓得迅即抱头蹲下,等了须臾后,没听见还有其它的动静,才敢缓缓起身瞧看。

    这时他手下之人,从城墙上的柱子上,取下羽箭,呈于商直面前。他才发现,原来箭头上绑着一封信。随即强装镇定地站直身子,吞了吞口水后,展信查看,可他的两条小腿,却还不听使唤地一直发抖。

    可商直看了信后,脸上的表情,渐渐笑得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控制。

    今日这是怎么了,竟然又来了份意外之喜?邶承国的太子姜赞,居然说要用自己换出茹曲公主?他拿着信,哈哈大笑,笑得握着信的手,抖得不受控制,激动地即刻命人打开城门,带茹曲下去,将姜赞换进城中。

    ……

    姜氏故居中,太卜弥达带着太常寺众人,已经和夔毅国国师东方巨战到了一处。双方手下的道徒,拼杀的势均力敌。而弥达和东方巨也是旗鼓相当,一时间分不出高低。

    裴应接到了商直从城墙上派人送来的信息,既然有姜家的人自己送上门了,那姜氏故居中的神物,他便是要势在必得。

    他即刻命令曹双林带着游速权,一起前往陈楼之处,将茹曲公主带了此地。

    游速权这样的墙头草,心中当然不会真的想为夔毅国太子舍命相助,他若是见情况有变,必然脚底抹油。可裴应让曹双林同他一起前往,他也不好此刻有任何的推诿之色。只得乖乖地陪着曹双林,迅即朝城墙处而去。

    而宣兮,趴在墙边上,看热闹,看的开心。

    此刻也无人能顾及到他,他便悄悄地溜进了院中,往深处而去。

    片刻之后,他来到了主殿后的一棵枣树旁。

    抬头看了看这棵茂盛且高大的枣树,嘿嘿一笑,动作熟练灵敏地就爬了上去。他藏在枝叶茂盛的一处枝干上,既能隐藏自己,还能瞧见下方裴应的一切行为。

    ……

    圣都皇宫之中,太医院众人对贵妃这突如其来的头风之症,均是束手无策。

    眼看贵妃已经奄奄一息,性命垂危。

    医女小凌却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她用手比划着示意,自己能治好贵妃,若有闪失,她愿意以命相抵。

    天子姜盛本来是不相信此女会有此能耐,可不能会有贵妃的性命让她试药,可眼下贵妃只剩了一口气吊着,他也只好放手一试。

    待侍女们将汤药喂给贵妃喝了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贵妃竟然片刻后痊愈无恙。

    众人都是难以置信!一众太医急忙上前来再为贵妃确诊。

    此时贵妃竟然真的痊愈了,脉象气色一起正常。太医们不明原由,围在小凌身边,齐齐逼问,她究竟用了何种药材。

    小凌本就不能说话,此刻只是低着头浅笑,任由如何逼问,也得不到任何的答案。她拉紧自己的衣袖,隐藏着自己手腕上的伤口。她此时能为姜赞所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天子姜盛见贵妃痊愈,欣喜若狂之际,才想起之前有人来报过,茹曲出事了。他此刻赶忙将此事告知贵妃,两人商议之后,带着圣都城中的士兵倾巢而出,全军开往兴安古城方向。

    皇宫中一时间,安静了很多,这位救了贵妃一名的医女小凌,竟然暂时被遗忘了。

    天子和贵妃,一句感谢之言也没有留下,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圣都,心中所想,唯有救回茹曲。

    医女小凌全然并不在意,她封了自己的法力,混进皇城只是为了一人。

    若她今日有法力在身,发现贵妃是因为中的裴应手下的咒术,才会险些丧命。对付这些凡人修士下的咒术,她可轻易施法化解,又怎会需要伤及自己的身体,用神血之力来化解。

    贵妃是大好了,可小凌却伤的不轻,没有仙草灵药的治疗,她要用百年的时间,才能痊愈如初。

    可她却甘之如饮,欣慰无比……

    兴安古城方向。

    商直刚刚打开城门,命人带着茹曲将姜赞换进了城中,还不等守城之人,关闭城门,城外的三千金甲骑兵即刻冲锋而来。

    姜赞手下之人,旋即将公主送入姜赞来时乘坐的马车,朝着另一方向驶去,将公主带去安全之处。

    商直手下之人旋即开始慌了,有人用刀架在姜赞的脖颈之上,让他命令骑兵即刻折返而回。

    姜赞轻闭着双眸,负手而立在城门之下,淡然浅笑,毫无畏惧之色。

    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若这些人将他强行带去姜氏的祠堂之中,他更是求之不得。如此,正是按照他的谋算,一步步走着。

    商直站在城楼之上,看着下方即刻就要冲进城门的骑兵,吓得大喊道:“放箭,放箭,快放箭!”眼见骑兵已经冲进了城中,他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一时间也找不到能待带他御剑飞行,离开此地之人,只得惊恐地先找地方躲藏。

    曹双林和游速权到了城门处,见到此景后,曹双林气得咬牙怒骂商直,“真是个蠢货!”可即便骂了,他也听不到,也是无济于事。只得命人压着姜赞一同去找裴应,商量如何全身而退?他才懒得关心。

    正在此时,战无意出手相助,正要救下姜赞之时。游速权迅即出手阻止,两人随即各显神通,大打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