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待到逐风化尘时 > 第七十六章 回忆——姜氏故居,如何选择(7)

第七十六章 回忆——姜氏故居,如何选择(7)

    战无意带着宣兮进入了兴安古城后,一路上城中一片祥和之景,并无异样。守城的侍卫也尽职尽责,毫无松懈的样子。两人又朝着姜氏故居而去,到了后,门口的守卫及其森严,也是一切如常。

    两人对望一眼后,甚至开始怀疑,是不是余光鲁太过敏感,杞人忧天了?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是悄悄从一处偏僻之地,跃上墙头。趴在墙边上,看了半晌。

    里面的守卫,不比外围的守卫松懈半分。几队守卫,轮流在院中来回巡视,根本是连只苍蝇也不会放过,又怎么会有人潜入,而不被发现呢?

    正在两人百思不得其解,想不明白之时,空中“咻咻咻咻”的一队人,御剑飞来。

    他们随即落在了院中,而这些守卫,却好似瞧不见,听不到一般。毫无反应地从这些人,身边经过后,继续在院中来回巡视。

    战无意和宣兮瞬间捂着自己的嘴,倒吸一口凉气后,压低身子,扶在墙头上藏好。

    这些人本应该是比宣兮和战无意先到此地,可夔毅国既然有将邶承国取而代之的想法,那裴应已然到了圣都,此地既然是邶承国的腹地,自当查探一番地形。也好为日后进军邶承国时,做些准备。他们御剑在周围兜了几圈,耽误了些时间,自然来的晚了些。

    夔毅国太子裴应同一名载着他御剑飞行的随从落地后,他率先走出人群,环看四周情况,问道:“就是此处吗?”

    一人示礼后,回答道:“正是这里,国师大人想必此刻已经得手,还请太子殿下稍等片刻,小的这就去有请国师。”

    裴应懒洋洋地挥了挥衣袖,望着前方主殿,轻慢地哼笑一声后,转头道:“双林兄,有没有兴趣,同我一道进去瞧瞧呢?”

    曹双林笑盈盈地眼神献媚的一眨后,后背挺得笔直,抬手折腰一拜,道:“殿下先请。”他说着摆出有请的手势。

    裴应哈哈大笑着,抬手指着曹双林,食指不断在空中上下晃动,“你呀!哈哈哈哈,走!”

    两人就这样大笑着谈论,方才在周围各处看到的景色。一前一后的进入了主殿。其余手下之人,跟到门口处后,留在外面等候。

    宣兮轻轻扯了扯战无意的衣袖,小声问道:“现在怎么办?……我留下监视着,你回去报信?”

    听到宣兮如此提议,战无意皱起了眉头,心中也拿不定主意。他既不放心将宣兮一人,独留在此,也不好拖延报信的时间。心下犹豫不决,却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发什么呆呀?”宣兮小声道:“我就是留在此地看着他们,放心吧,我又不傻。不会让他们发现我,也绝对不会和他们动手。如果这些人要是跑了,或者还有什么别的行动,我也好及时告知你们。你别想了,快点去吧,速去速回。”

    “小宣兮,你真的一个人,可以吗?”战无意心中不确定,担心地问道。

    宣兮捂嘴一笑:“瞧你那婆婆妈妈的样子!怎么就不行了?夏姒离圣都千里之遥,我都敢来,这点小事算个什么?不就是监视几个人,我还能把自己看的丢了吗?”

    战无意还是有些不放心:“若有万一?”

    “若有万一,我就跑!”宣兮憋着坏笑道:“城中能藏身的地方多的是,我想藏起来还不容易吗?”

    他看看战无意满脸担忧的神色,继续道:“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我会引着他们在城中转几圈,再回到此处,找个地方躲好了,等着你来。”

    战无意笑着揉了一把宣兮的脑袋,道:“好小子,看护好自己的小命,乖乖等我回来。”

    “嗯!”宣兮笑着点头。

    战无意悄悄跳下墙头后,回头看着宣兮,悄声道:“等着我!”他见宣兮笑着同他摆了摆手后,在转身离开了此地,一路谨慎地快步往城外而去。

    可刚到城门处,他就瞧见头顶上方,“嗖嗖嗖嗖”又是一队人,御剑飞过。

    看样子,这些人好像不是同裴应一道的,他们穿着邶承国太常寺的服饰,各个急速飞行,毫不隐藏行踪,可比裴应等人来的时候,高调多了,想必是余老已经通知了圣都。

    待太常寺的人到了姜氏故居,必然会发现了裴应等人的阴谋。

    战无意此刻也放心下来,既然太常寺的人已经到了,那宣兮必定不会有事。

    城中的居民,纷纷抬头瞧看后,觉得情况好像有些不对。之前从未见过太常寺的人御剑到此,想必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城中安逸的居民,旋即开始收拾东西,往屋内躲藏;商贩没也整理商铺,赶忙紧闭大门,躲在里面,隔着门缝瞧看外面的情况。

    少许之后,街道上转瞬清冷了下来,就连街上的乞丐,也找了地方躲藏起来。

    城门口的守卫们,像是得到了什么指令一般,竟然将城门关闭了。他们全都严阵以待,做出誓死守城的准备。

    战无意心下生疑,难道是圣都城中的军队也来的此地吗?

    他躲在城墙边上的不远处,注视着城墙上方的情况。若真是如此,他或可在关键时刻,打开城门,放圣都城中的军队进城。毕竟这些守城的士兵,也是邶承国中的将士,怎可看着他们自相残杀?更何况这些人,也是因为中了法术,身不由己,怪不得他们。切不可让此地血流成河,多造无辜杀孽。

    半晌之后,城外传来阵阵嘈杂的马蹄之声,和此起彼伏的战马嘶鸣之音。

    想必是圣都城中的军队,已经宾临城下了。

    城墙上的守城士兵,也有千人之多,他们个个搭弓拉箭,蓄势待发。

    只要城下三千多名金甲骑兵,胆敢骑马冲锋攻城,待骑兵至射程之内,城墙上即刻会万箭齐发,将冲锋的骑兵射杀于城墙之外。

    圣都此刻前来救援的,都是骑兵,此地虽然城墙不如圣都城那般坚实高大,但也可算一处,易守难攻之地。若无攻城士兵和攻城器械相助,骑兵贸然冲锋,必然是会被射杀于城墙之下,白白牺牲,徒耗兵力。

    若城外骑兵只围不攻,城中不知屯粮几何?或许要不了几日,城中便会饿殍遍野。更甚至,城外骑兵为图速取此城,只要以火箭功之,城中便会化作一片火海。

    战无意光是想想,便知战况定然会惨烈异常,或许还有什么他没想到的,更可怕的可能性。这一切的关键,皆看主帅的行事。此时,不知何人领兵至此。他若贸然打开城外,骑兵冲锋进城,若伤及城中百姓,他岂不罪魁祸首?

    一时间,战无意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他既非邶承国之人,又非夔毅国之人。此时他的任何行动,都会将舜国推向这两国相争的战局之中,难怪师父说,道心者,只图长生,切不可干预凡间之事。如今一旦涉足,便是无法置身事外,他很清楚,自己再也回不去披霞山了。

    此时只恨自己学艺不精,并无逆天的天赋,若是他能解了这些守城士兵身上的法术,或许另有转机……

    正在他左右为难之事,空中又是几道长虹飞来。

    来者旋即落于城墙之上,对着城下一众骑兵,高声喊道:“瞧瞧这是谁?”商直命令手下之人,见茹曲公主绑了后,挂在城墙之上。

    商直哈哈大笑道:“尔等若是还不退去,茹曲公主的项上人头,便请诸位一同带回去,送给你们的天子陛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茹曲被挂在城墙之上,望着脚下悬空的高度,吓得哇哇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