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待到逐风化尘时 > 第七十五章 回忆——姜氏故居,风息仙元(6)

第七十五章 回忆——姜氏故居,风息仙元(6)

    商直手下的这两名随从,被左仲在竹林中耍了几圈后,便决定主动出击。想必此人也是要回城去报信,于是二人一商量后,一人从前方包抄,另一人从后方拦截其退路。

    左仲此时已经无路可逃,心知自己怕是必死无疑,只希望茹曲能躲过一劫,逃出险境。

    娘,孩儿不孝,若有来生,或许……哎!

    ……他缓缓地闭上了自己的双眸,等待刀起头落的那一刻。

    宣兮,下辈子,我还想和你做兄弟。但是这一次,我希望,我们能……

    “嗖嗖”的两声后,空中两支羽箭飞来。

    一只羽箭射中了左仲面前那么随从的后背,此人“咣当”一声后,趴倒在了左仲面前,手中的刀,随即擦着左仲的肩头落在了地上。

    左仲赶紧睁眼瞧看,发现自己死里逃生后,紧张地大喘着气,连连后退数步。见方才要杀自己的人,背后中了一只羽箭,已经倒在地上一命呜呼了,赶忙回头瞧看身后之人。

    另一名随从见同伴被杀,他方才自己躲过了面前飞来的羽箭后,还来不及出声提醒同伴,便见他已经中箭倒地。他慌忙抬头一瞧,左仲身后一辆马车飞奔而来,车旁还跟着数名骑马的士兵。心知大事不妙,毫无犹豫地后退转身,拔腿就跑。

    几名骑马的士兵,挥动马鞭,抽打战马,马儿迅即狂奔而来。

    片刻之后,他们就从左仲身边,飞速而过。

    马背上的士兵,眼见和逃跑者拉近了些距离,几人迅速抬弓搭箭。待拉满弓弦后,又是“嗖嗖嗖嗖”的几声。

    另一人也转瞬身中数箭,倒地不动了。

    马车随后一步驶来左仲身边,黄元福骑着马,跟在马车之旁。他方才瞧见了前方的左仲遇见了危险,便立刻命令随行的士兵,出手相救。

    “左仲,公主呢?”黄元福一勒缰绳,让马儿停下后,着急地快速问道。

    闻声,左仲连忙眨眨眼睛后,回过神来,见来人是黄元福,想必马车之内必然是太子殿下。他立即挥手喊道:“这边,这边,快跟上!……公主,公主,公主”他没头没尾地说了几句后,速即转身往竹林内跑去,边跑边喊着茹曲,想要快些确定,她是否安全。

    黄元福留下两人保护太子姜赞,便同其他士兵下了马,匆匆往竹林内而去,寻找茹曲公主的身影。

    姜赞焦急地紧握着双手,坐在车内等待消息。

    半晌之后,众人回来,却没有茹曲公主的身影。

    左仲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道:“都怪我,都怪我,应该看着她藏好了,再走的。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她去哪了?被抓了吗?还是……?”

    他越想心下越是发慌,急忙摇摇头,镇定自己的心神,笃定道:“不会的,一定不会的。林中没有尸体,也没有血迹。她肯定没死,没死。”

    黄元福将事情汇报给姜赞后,等着他拿主意。

    姜赞扶额深叹,想必茹曲此时,已经成了那些人手中的人质。他低头默了一会后,抬起头来,吐出一口气,冷静沉着道:“让左仲上车,我们即可出发,前往兴安古城。”

    几声马鞭的抽打之声后,马儿发出嘶鸣。

    炎热的夏日,虽然已经快到傍晚,但阳光的余晖,依旧炙热。没有树荫遮挡的地面,被晒得焦黄。

    此时竹林外的大道上,扬起了一阵黄色的沙土。

    待马蹄声远去,尘土才随着沙沙作响的竹叶之声,缓缓飘落地面,让这本该是儒雅琴声飘扬的竹林,再次变得宁静惬意。

    ……

    沧州地界上,有一处名叫彩云谷的仙境,此地当年是先知卷的诞生之处。

    很久很久以前,各色的彩云在这片仙境之中,随着微风肆意飘扬。也不知过了多少年月,谷中蕴含仙气的灵风,渐渐地聚集在一处灵泉之上。这灵泉乃是鸿蒙之初,混沌初开时,吸收天地灵气而形成的。此泉中,蕴含着鸿蒙之力。

    又不知过了多久,这些风,渐渐吸收了灵泉之中的鸿蒙之力,化成一块蓝玉。此玉身形如书简,能预知未来天机。玄元天尊得到此上古神物后,甚是欢喜,为其取名先知卷。

    但后来先知卷在诸神之战中,不幸碎裂,其残骸化作尘风,消散于世间,唯剩一块沙粒大小的残骸,被慕染保存……

    三千多年前,灵泉上方又再次聚集灵风,不知何时,孕育出了一团小小的蓝色风息仙元。此物沉寂于灵泉之上一千年,毫无任何反向。

    彩云谷中的两位上仙,本是觉得风息仙元应是还未到出世之时,可眼见灵泉渐渐干枯,只怕这风息仙元,也会随之一起消失,着实觉得可惜,却也无可奈何。因为他们即便是上仙,也无法让这通灵性的风息仙元,强行为己所用。只觉,甚是鸡肋的天地灵物……

    只好任由其,在此自生自灭,一切也皆是天道命数,强求不得。

    谁知?就在灵泉干涸之后,风息仙元突然有了反应。

    它化作明珠般大小,周身蓝芒大盛,悬浮在枯泉的泉眼上方,不断地上下颤动着,好像是要出世寻主?

    今泓上仙和其师弟,秋辉上仙对望一眼后,也不知其原由?若风息仙元想寻人认主,也该是飞离彩云谷。可它此刻原地震动,又是何意?

    片刻之后,风息仙元平静了下来,依旧闪着淡淡的蓝色光芒,一动不动地悬浮在半空。如沉睡了般,静默了两百多年。

    之后,这风息仙元,每隔个一两百年,就发作一次。而后又如沉睡般,静默在原地。

    久而久之,谷中的两位上仙和其弟子,也习以为常。不会再去关注这时常发疯,又不疯狂的风息仙元。任由其遵循天道缘法,或生或死,皆看天则命数。

    就这样,风息仙元在彩云仙谷中,疯了睡,睡了疯,很有规律的坚持了两千多年。

    然而这一次,离风息仙元上次发作,才过了五年,此物又开始发作了!

    今泓上仙忙着闭关修炼,无暇顾及,也无心理会。

    秋辉上仙带着谷中的二弟子,乌慈仙君。两人围在风息仙元旁,来回转看,不明其意。

    正想着,若不如,带上此物出谷一趟,或许会有收获?

    可在他们刚有这样的想法时,风息仙元很是知趣的静默了。

    秋辉上仙摇头叹气后,失望的离开了此地。但乌慈仙君却想着,既然发作提前了,不如就留下了,多观察几日。

    皇天不负有心人!

    半个多月后,风息仙元很给面子的又发作了。

    乌慈赶忙满脸希望地笑着通知了秋辉上仙,两人不敢耽搁,即刻带着风息仙元,出了彩云仙谷。一路上,他们顺着指引,腾云急速飞行,朝着渺州的夏姒地界而去。

    可谁知刚到夏姒,这性情不太稳定的风息仙元,又熄火了。它发出淡淡的蓝尘光芒,老实的静默不动了。秋辉和乌慈,倍感头疼,它这个样,要二人如何寻找线索?

    索性,既然来了凡间,也不能白跑一趟。便隐去仙身,化作凡人模样,多留上几日,或许还能等到它再次发作!

    皇天再次不负有心人!

    又过了半个多月后,风息仙元再次很给面子的,又发作了。

    这一次,它引着秋辉上仙和乌慈仙君,来到了邶承国的圣都。

    ……可二人刚到了圣都之后,同守卫皇宫的天将,不过寒暄了几句。这风息仙元,像是闹脾气一样,再次熄火!

    线索就这样,又断了!

    两人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应该去皇宫内一探究竟,可他们既然已经跳出了凡尘,这凡间之事,就不可擅自插手。否则,必会受到天道法则之力的反噬。即便二人是仙,又同守卫皇宫的天将熟识。但他们也不会渎职懈怠,任由两人进入皇宫。

    秋辉和乌慈在圣都城中住了几日,再不见风息仙元有任何提示,顿时觉得自己身为仙家,竟然被着小小的灵物给耍了。

    今日正要启程,返回彩云仙谷。可刚走出了圣都城门,这喜怒无常的风息仙元,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