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待到逐风化尘时 > 第三十五章 回忆故乡(2)

第三十五章 回忆故乡(2)

    锦妆这边收了哭腔,嘟着嘴等着姒互王来为自己擦眼泪。

    姒互忙从袖子掏出锦帕,一面帮锦妆擦着眼泪,一面又想起所求之事。心中难免着急,又笑着弯下腰来,柔声问道:“宝贝儿,现在能说说了吗?”

    “这可是大王非要我说的,臣妾不算干政的。”锦妆眼珠滴溜溜一转后,小嘴一抿,满眼的委屈,翻看着姒互王。

    “自然是本王的意思,心肝,你真是要急死本王呀!”姒互心中一阵抓耳挠腮之欲,急得原地乱转圈。

    锦妆眼皮一垂,随手翻看着桌案上的折子,轻描淡写道:“前几年,天降蓝云悬空异象,宣夫人就为宣楠将军诞下一子,名唤,宣兮。宣兮生来左耳一颗海沙蓝痣,宣夫人旋即书信禀呈圣都太后,其子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孔武……”

    姒互王如被豁然点醒,急着打断锦妆,大喜道:“妙啊,妙,妙计。让宣楠将儿子送来夏姒王宫,当做质子,这样……”正说到此处,突然又觉得不妥,心中一急,便在殿中来回踱步,盘算着此法不妥,如此便是让宣楠知道了他的忌惮。若他不同意,岂不是要逼得他,早早起兵造反?

    正在一筹莫展时,锦妆上前来,挽了他往案前去坐,娇声道:“王上,臣妾的话还没说完呢?”姒互王忽得来了精神,瞧看着胸有成竹的锦妆。

    只见她不急不慢地微微一笑,姒互王更是心中如火烧油滚般,等不了片刻了,急道:“心肝,你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快说快说。”

    锦妆掩口噗哧一笑道:“这孩童出生时不哭不闹,睁着眼睛瞧看周围的人,好像早知道自己要降生此处一般。更奇的是,方才三月大,就开口学说话,一岁就能拉弓射箭!力大无比,聪明过人。坊间皆传,此子必是天将转世。”说到一半,看看目瞪口呆的姒互王,转脸捂着嘴偷笑后,才继续道:“他左耳一颗蓝沙痣,每每亮起,便能引得周围风水异动。如此神通,若不带来王宫,送去国师处悉心教导,岂不是要埋没人才?”

    姒互王一拍大腿,哈哈大笑几声,连连道:“妙,妙,妙!”牵了锦妆的手,拉她来坐在自己腿上,夸道:“爱妃真是冰雪聪明,让本王,如何奖赏与你?”

    “王上真是心急,臣妾的话还没说完呢!”她抬手在姒互王额上一戳。

    姒互王嘿嘿干笑两声,等着她将后续道来。“世子殿下,如今也到了该拜师的年纪,身边也缺少个衬得上的伴读。不如说,请宣楠将军之子,来为世子殿下伴读,又请了名师指点二人。还望日后能早成世子的左膀右臂,报效国家。王上觉得呢?”

    好一条一箭双雕的毒计!且不说平白无故,让宣家人骨肉分离,单说世子姒启,正是到了该学习治国之道,为君之德之时。却不学治国,不学为君,竟然要去道观内,清心寡欲学修仙?

    锦妆安的什么心?只怕是为自己儿子以后,早早铺路。

    姒互王大喜,安排宫人先送锦妆回去,临行之前,还不忘嘱咐,自己晚些便过去瞧她。

    锦妆刚走,他就急招方才进言的几位大臣前来。几人一番商讨,依计行事。

    不多日,远在边关的宣楠将军就接到了王命,让他将年仅五岁的宣兮,送来夏姒王宫,给世子姒启做伴读。一番话说得是有理有据,真情实意。全然是为宣家着想,有心栽培其子,日后堪为大用。

    即便宣楠夫妇一万个不情愿,可这是王命,又是美意,如何拒绝?

    宣楠将军抚着妻子沈依的背,不断安慰着她,“好了,别哭了。又不是远在千里,自然是想见就能见上的。”

    沈依擦着脸上的泪水,哽咽道:“可不就是千里?我日日都想见着自己的儿子,他离开我的视线,便是千里之外!”

    “这不是没办法嘛,如今不好推脱。缓个两年……不,两个月后我去趟圣都。借着叔父寿辰之际,将此事呈报圣都天子,或许还有转圜的余地。”宣楠很是温柔地抬起手,帮妻子擦拭眼泪。此时的他,全然没了沙场上的铁血英武之气,只是一位深爱妻子的丈夫,呵护儿子的父亲。

    虽说他平时不苟言笑,还有些迂腐古板。但对妻子沈依,却是别有一番温柔。

    沈依红着眼睛,依偎在宣楠怀中,侧首去瞧床榻上熟睡的宣兮。

    他还那么小,那么柔软。睡梦中,小脸红扑扑的,嘴角轻轻上扬,想是做了什么美梦?

    他这样的一个小人,纵使有些异于常人的神通,所想所思却皆是简单,能梦见的也不过是,又胜了父亲手下的哪位小将军,或是娘亲今日夸奖了他背诵的诗文,诸如此类。

    沈依想到这些,心中更是难过,又伏在宣楠肩头,哭了起来。

    这一夜,对夫妻二人来说,都是个极其漫长又难熬的不眠之夜。他们静静的坐在儿子的床头,看着他睡的香甜,听着他美滋滋的说着梦话,纵使心中万般难舍,也是无奈。

    清晨的阳光,暖暖的从床边的窗户照射进来,落在幼年的宣兮身上。他被阳光照得晃眼,掀起被子,就往头上一蒙,翻身继续睡去。

    方不过片刻功夫,宣兮忽得掀起了被子,像是想起了什么?慌忙揉着自己迷迷糊糊的睡眼,就要起床,却抬眼瞧见父母都坐在自己的床边,静静看着自己微笑。他有些茫然地问道:“今日太阳,升的早了些?”

    母亲沈依含泪不语,浅浅对他一笑。

    平日里总是不苟言笑,对他严加管教的父亲宣楠,竟然也冲着自己提了提嘴角。

    他看着父亲宣楠英武的面容上,斜飞的英挺剑眉下,锐利的双眸,似夜中孤傲的猛兽。在他面前齐整的络腮胡的衬托下,更显得威严轩昂。

    “父亲?我,嘿嘿,昨日向天上的神仙们,请了个愿。”宣兮有些内疚的看看宣楠的脸,低头扯着自己的被子,喃喃道:“我,我让神仙们,拿雷劈了你。”他说完迅即举起两只手臂,挡在自己头脸处,防着父亲宣楠即刻就会揍自己。

    他本想着有母亲此刻在旁,怎么也会拉着父亲,能少挨几下打。若是平日母亲不在之时,难免会屁股开花。

    前几日宣兮偷跑去了军营,一时起兴,同众人比武。谁知下手没轻重,打折了一名军士的一条腿。父亲宣楠雷霆震怒,将他绑在烈日下,赏了一顿鞭子。

    受伤的宣兮,被自己的好友左仲,连背带拖,走了几个时辰,方才回到家中。

    左仲不过年长他四岁,也是个半大的顽童。将宣兮拖回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哪里懂得之后怎么劝导他,莫再生事。

    宣兮养伤这几日,两人一商量,宣楠将军如此武艺高强,驰骋沙场从无败绩,能铲除教训他的,怕只有神仙了。于是,宣兮就向神仙们请愿,让他们用雷劈了父亲。让他打我,也让他试试有多疼!

    今日起床,看见父亲如此异常?莫不是雷劈得重了点?

    “我只是想教训下你,让你知道我被打的有多疼!”宣兮急急地解释道:“母亲平日里也是向着你,你打我,她还说我活该。难不成我是捡来的吗?”他委屈道,旋即装着要哭的模样,博取同情。

    他嘟嘟嘟说了半天,却不见父亲和母亲有任何反应。

    难不成,母亲站得近了些?也被劈到了?

    宣兮缓缓放下手来,抬眼偷瞄两人的神色。

    母亲沈依微笑着抬手抚着他的头发,声音很轻却那样温柔:“兮儿若冷了,母亲便化作阳光;兮儿若热了,母亲便化作微风;兮儿若渴了,母亲便是你脚下的清泉……愿满天的诸神,都怜惜于我的兮儿,盈盈笑语,殷殷期盼。风会为你剪开前方的波澜,灿烂与芬芳,也会赖在兮儿身边不愿离去。你要吃慢一点,你要长慢一点,母亲不想错过,兮儿成长的每一天。”

    宣兮眨着懵懂的大眼睛,长睫在清晨的阳光下,将影子落在他的脸颊上。眸中的闪光,留下母亲微笑着的容颜。“母亲?你在说什么?兮儿听不懂。”宣兮歪着头,不明的问道。

    宣楠亦如往常般表情严肃,可语气却柔和了很多:“宣兮,穿好衣服,到院子里来。”他说完起身,先朝门外走去。

    宣兮坐在床榻上,躲在母亲身后,冲着父亲宣楠的背影喊道:“父亲,我错了,你别打我。我保证从今以后,绝不和神仙们请这样的愿望。只会求他们,让父亲和母亲,长命百岁。”说话间,他早已明白了自己的莽撞,后面话里的语气,多带有知错求饶之意。

    “不打你。”宣楠驻足,背着身回答道。

    “真的?”宣兮瞬间来了精神,欢喜地蹦下床去,就要跟着父亲身后往外跑。“我想学那套枪法!就是您上次在军营时,他们唱着歌,您耍的那套。实在太威风了!父亲,父亲,好不好嘛?”他好像又能看见,那日父亲的样子,听见当时的歌声。眼中充满了向往,和崇拜之意。

    “鞋子,哎!”母亲沈依忙把地上的黑色小靴子提起来,塞进宣兮的手中。正要起身跟上去,却想起他还没穿衣衫,只得含着泪,满心担忧的扭头,从床铺上拿了他红色的锦缎小袍子后,追出去披在宣兮身上。

    宣楠低头看着沈依,满脸担忧地细心为宣兮穿着衣衫,又帮他扎好腰带,理理头发。而宣兮却拉着他的手,抬头望着自己,笑容中充满着等他应允的期望。他明亮的眼眸中,却瞧不见身旁母亲的忧思。

    宣楠蹲下身来,拉起宣兮的小手,温声道:“以后,要记得早起穿好衣衫和鞋袜再出门。晚上,不要总是踢被子,也不要半夜跑去厨房偷吃。”

    宣兮不耐烦地甩开父亲宣楠的手,胡搅蛮缠地扭着身子闹道:“哦!母亲让我少吃点,您也不让我吃?看来我真是捡来的!哇哇哇哇哇哇……”他旋即就张着嘴大声嚎个没完,装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