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待到逐风化尘时 > 第三十四章 回忆故乡(1)

第三十四章 回忆故乡(1)

    陈腊梅被王二狗打击的灰头土脸,也只能闷头不语,抬手挠挠自己的头。想想那日大师兄乘着符纸飞行时,栾莹瞧见后,既崇拜又仰慕的眼神。不觉得鼓起勇气来,哪怕是先踩盘子练习呢,也要学会御物飞行!

    他将手里的两方罗盘,再次递到许蓝尘面前,认真道:“大师兄,修好它吧,我想用这个,先来练习。”

    许蓝尘止了笑,坐起身来,抬手从陈腊梅手里接过罗盘,微微一笑道:“我看看。”

    王二狗斜眼撇着陈腊梅,推了他的肩膀一把,不乐意道:“你真是中邪了,自己踩盘子去吧,我才不干呢。”说完,气呼呼地环盘臂抱肘,斜视一瞥身边,依旧不气馁的陈腊梅。

    许蓝尘拿着两方罗盘捣鼓了一会后,递给陈腊梅,道:“好了,你试试。”

    陈腊梅接过两方黄铜的罗盘,挨个看了看后,托起探鬼罗盘,道:“还是这样,哪里好了?”

    此刻探鬼罗盘的指针,在许蓝尘和王二狗之间来回旋转,一会指着王二狗,一会指向许蓝尘。

    “我看看。”王二狗凑过来,看了看罗盘来回飘忽地指针。皱着眉头瞅着许蓝尘,道:“还真是不太对。……会不会是你我二人在秘境内沾染了什么?”

    许蓝尘噗哧一笑,拍拍自己怀中,指着放香囊的位置,眼神示意。

    “嗷~!”王二狗恍然明了,扭头一巴掌呼在陈腊梅后脑,道:“你是不是傻?”他打开自己的挎包,露出里面的油纸伞,让陈腊梅瞧。

    陈腊梅一脸懵地又托起寻妖罗盘,道:“这个罗盘还是一直指着前方。”

    几人凑在罗盘上方瞅了瞅后,顺着指针的方向看去。

    前方商队众人,赶车的,骑马的,几人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没什么异常之处?

    王二狗对着陈腊梅手中的寻妖罗盘,拍打了几下后,指针依旧指着前方。他奇道:“前方有什么?小师弟?还是师父啊?”

    陈腊梅慌忙收回罗盘,急道:“都让你拍坏了。”他拨开王二狗的手,自己端起了检查一番后,宝贝似的收了起来。

    王二狗不屑一顾地白了他一眼。

    “前方?”许蓝尘的目光,停留在前方一辆马车上。

    凯旋真人此刻正坐在前方一辆马车的车板上,用手肘支着车沿打盹。他的脑袋随着山路的颠簸来回摇晃,半梦半醒的眯着眼睛,用袖口一擦口水,旋即靠在身后的车板上,放着的鸡笼上继续睡去。

    他?老凯是妖吗?可却没有妖气?许蓝尘盯着凯旋真人看了须臾后,翻身抱头躺好。心中笑道:嗐,他若是妖?就是吧,这般模样的妖?要想为祸一方,害人性命,也是难为他了,呵呵。

    他又翻了翻《万法宝典》,不觉得偷笑。

    书里面从遁走法术,逃生法术,诈死法术,拖延时间及求救法术,再到之后略有些深度的隐身法术和变化法术。没有一样能实战应敌的!真的搞不懂?自己怎么会写这些,粗浅皮毛一般的法术心法及修炼法门,还精细到逐字解释。有何记录的意义呢?教孙子吗?哎,哈哈……

    他翻手变出一面小镜子,举在脸前照看。他的左耳上,已经不见了那颗蓝色的海沙痣。他不清楚,自己还是不是彩云仙谷中的蓝尘仙君,难道真的在那次意外中,英年早逝了吗?

    他将手里的书撑开后,扣在脸上遮挡阳光,静静的梳理着,自己渐渐清醒的部分记忆。

    ……

    夜如何其,夜未央。驱虎吞狼,庭燎之光。君子至上,鸾声将将。

    百年前——

    先九天之上的神界曾记载曰:神不足者为仙,失堕者为魔。万物精怪化妖,五界生灵寂灭为鬼。神入凡尘,选贤补天,执掌一方,开辟六界。

    各路仙神协助天君管理着各自的州域,将六界之事,系数上报给九襄凌霄中的天宫。待天君闻傲定夺批复后,各司其职。

    在人界大地的东方,有一个强大而繁荣的邶承国。三百多年来,邶承国的圣都一直兴盛不衰统治着人间各方势力。

    夏姒君候受圣都天子册封,安业东北方的渺州之内,任此地诸侯世代听命,岁岁朝贡。此地西邻桑州,边境处常有动乱。圣都天子派朝中宣家武将带兵镇守,协助夏姒诸侯抵御北方日益强大的夔毅国。

    虽说此地三百前年颇为荒凉,可世代夏姒诸侯中,人才辈出,历年图治。如今却也富饶繁盛,尤次圣都。多年来宣家历代的将军,备受历任夏姒诸侯的器重。君臣关系日益深厚,渐渐尤胜圣都天子赐恩委任之情。

    此时驻守边关的宣楠将军,虽是授命于圣都天子,但他自幼就出生在此地,同家父一起在此生活了快三十余年。父亲病故后,宣楠受天子册封,继任镇关大将军,令主帅之位。

    他自幼熟读兵书,家中几世功勋,现今任职不过短短三载,已见成效。边境城防固若金汤,境内百姓安居乐业。

    夏姒诸侯王姒复大喜,嘉奖其为忠勇大将军。又命百姓传颂苍狼铁军事迹,传唱金戈苍狼的战歌,赞其保边境太平,安一方黎民。

    朝中暗流涌动,圣都局势复杂。

    圣都太后听闻此训,旋即拟旨赐婚,将自己身边的养女沈依,送去了夏姒。

    皇家赐婚,加官进爵,金银财帛,府苑良田,转眼之间,纷至沓来。

    宣楠出迎几十里,却不见沈依的身影,他也只得无奈地独自返回。

    可曾想方到家中,就有军士来报:前几日,军中来了位宣墨将军,自称是宣楠将军在圣都的远房表亲戚。来人已经在军中等了多日,此刻军中管事让人来通禀,敢问将军是留在府中等候成亲?还是先去见见这位,远房表亲戚?

    宣楠竟是一头雾水,不记得自己认识一位叫宣墨的表亲戚。许是家中后辈?不再多想,便随着来报信的军士即刻返回了军中。

    这位谎称宣墨将军的小公子,不是旁人,竟然是女扮男装到此的沈依。

    她负手而立,身子挺拔,侧首回眸,浅笑一凝。

    巴东有巫山,窈窕神女颜……杏眸潋滟,点樱红唇,豆蔻韶华,芙蓉绰姿。

    沈依原就是忠良之后,性情豪爽,柔中带刚。两人成婚后,情投意合,夫唱妇随。她外能同夫君一起披甲上阵,内则协助夫君开办边境贸易,协调组织各方琐事。旁人皆称能得此贤内助,夫复何求,二人真是一对,令人羡煞的佳偶。

    虽然宣楠将军一心忠君爱国,并未有私心。可日久,夏姒朝中便有人进言道,恐其在一方日久做大,若生了反叛之心,岂不是养虎为患?

    新继位的夏姒君候,姒互本就有些惴惴忌惮之心,如今更是忧心忡忡,如坐针毡。

    实乃其兄姒复还曾略有恩德与宣楠,两人也曾是年少相识,交情匪浅。而自己,何曾有过半分施恩?更别提什么交情了。

    再者言,其兄姒复病逝前,并未留有子嗣。唯有一妾室身怀有孕,孩儿尚未出生,且不知男女。姒互便伙同一众臣宫,拥戴自己,顺理成章的继任诸侯王之位。

    可谁曾想,那位妾室半年之后,竟然诞下灵儿,取名姒启。

    众人皆是哗然,如今姒复之子犹在,这诸侯王之位?

    姒互正在一筹莫展之时,幸得内子锦妆运筹谋划指点迷津。他便一番推诿,言幼子羽翼未丰,此时难堪大任。待日后侄儿及冠之年,再或自己百年之后,必会传位于姒启。

    朝中随即分为两派,一方请赞成姒互即刻写下诏书,立姒启为世子,待日后传位于其。

    另一方则坚持让姒互即刻禅让退位,拜姒启为王。姒互暂代监政辅佐之位,待姒启及冠之年后,彻底还政姒启,撤监政之职。而此方领头者,便是宣楠。

    夏姒诸侯王姒互,此时怎会不头痛欲裂,忐忑不安。

    “叮叮当当”一串珠帘碰撞之声后,姒互勉励提起精神,侧身瞧看。

    “呵呵。”帘后女子掩口失笑:“这有何难?竟能让王上和诸位爱卿,一筹莫展?”

    只听她声如黄莺,清亮婉转,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便觉酥软摄魂。

    姒互忙起身相迎,还不忘让内侍遣了几位进言的大臣,即刻散去。

    金灿灿的珠帘后,走出一位身姿妩媚,华纱金冠的女子。再瞧这女子样貌,面若桃花,冰肌玉骨。掩面回眸间,若有若无地浅浅一笑,眼角余光似是有意一挑,真是勾得夏姒诸侯,互王的三魂七魄,去了大半。

    姒互笑着迎上前去,小心的扶着美人来到自己的桌案前,让她坐下后,才弯腰伏在她身边,柔声细语地问道:“爱妃,可是有了妙计?”

    这名女子是前些年,边境处战败的建通国,献来求和的郡主,名唤锦妆。

    锦妆在姒启出生时,献计于姒互,替他解了燃眉之急。此后姒互对其宠爱有加,更是休弃了原配发妻,册封锦妆为其王妃。

    锦妆瞥了一眼姒互,抬手将他推开。挽了挽自己的袖子,嘟起嘴道:“我昨个瞧见,陈大人家的妇人穿了件新衣,那料子我从未见过,听她说,是圣都才有的,据说圣都天子为了让贵妃一笑,便命人寻了仙家,用了织云的仙法,制成了独有的流云纱。期初贵妃是欢喜的,穿了一阵子,便也腻了,就赏了几个大臣。再后来……”

    姒互王急道:“我的好爱妃,只要是你喜欢的,本王定为你寻来。快先说说眼下之事吧!”

    锦妆依旧故弄玄虚地不答,反而问道:“若这流云纱一匹,便要一座城池来换?你可舍得?”说着抬眼一瞄,见姒互王听得愣住,转头就撒着娇发脾气道:“你还说江山和我,你定是要我,现今我只是要件衣衫,你便想着搪塞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姒互王一见自己心尖上人流泪,旋即方寸大乱,忙去哄道:“舍得舍得,怎舍不得?不就是一件衣衫,美人莫哭莫哭,本王这就命人去操办。”说完,抬手唤来内侍,交代他们速速去办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