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待到逐风化尘时 > 第十四章 是魔是仙?

第十四章 是魔是仙?

    “那就好,既然应了,在下便要借几位的性命一用!”他目不转睛的盯着许蓝尘几人,轻描淡写道。

    陈腊梅瞬间想把“悔”字刻遍全身。

    王二狗倒吸一口凉气,从旁悄声道:“这个,办不到,借不了。”

    许蓝尘对他们二人眼神示意后,自己先上前应付,一脸假笑道:“不知可否能问问,这个‘借’字,期中的因由呢?”

    “当然可以。”他爽快的答应道:“我借几位的性命,是为了引来阴司的拘魂鬼差。待拘魂鬼差来收你们的魂魄时,我会出手捉住那些拘魂鬼差,之后我自有用处。”

    “那我们之后该如何?”许蓝尘反问,说话间对着两位师弟摆摆手,示意他们见机快跑。

    “你们?对我已经无用,爱怎么便怎样!”他瞧看着四周墙壁内熊熊燃烧的烈火,轻描淡写的回答着。

    “啊~!”许蓝尘一惊,“其实吧,可以换个别的方法,比如你杀一只鸡,或者杀只鱼,应该也行吧,再不如……”

    只见他冷哼一声,余光轻扫这边而过,翻手一指,两道红色的尖芒从许蓝尘身侧“嗖嗖”飞过。他身后传来两声闷闷的倒地之声,许蓝尘慌忙回头去查看。

    王二狗和陈腊梅已经分别倒在了殿门一步之遥的两侧,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刚才的那两道红芒,直穿二人胸膛而过,好似一击致命了。

    “你!”许蓝尘回头怒极而肃:“从哪来,就该回哪去!”

    他依旧不怒不威道:“不自量力。”

    他曾是天界一时叱咤风云的火神昱恒,虽然如今只剩一缕元神残留,法力也不似曾经,但自觉得对付这些凡人,皆是信手拈来。

    许蓝尘全身微微颤抖,只觉得胸中一团怒火,张牙舞爪的扑向他柔软的心房,引燃了眼眶中徘徊晃动着的泪珠。无数恐怖的尖叫之声逆流而来,扯开他坚实的胸膛,想要钻进去吞噬掉心底,保护着的几缕脆弱而明快笑声。

    他握紧双拳缓缓起身,一步一步坚定地走向前去。眼底中的愤怒,如利刃一般让人不寒而栗。苍白的脸上毫无表情,冷寒的目光,似一阵气势汹汹地飞雪,凝固了周围的空气。

    许蓝尘边走边掐诀施法,脚下越走越快,渐渐似风般冲了上去。于此同时,一手结印,一手抬起从胸口向着丹田处画出一个弧形,将体内灵气运集于掌心。

    须臾之间,周围的灵气全部向他掌中聚集而来。

    火神不以为然地缓缓回头,看他能有多大能耐?余光一扫后,顿时一怔!

    只见许蓝尘此刻胸前已经凝聚出一个巨大的海蓝色光团,在这光晕之后依稀能瞧见他模糊的身影。只因此时整个光晕中,亮着一颗明亮的冰蓝色光点。

    许蓝尘感觉自己左耳处微微发烫,有蓝色的光芒冷艳的绽放着。

    周围一阵阵呼啸着而来灵气,如卷着冰雪的寒风,吹拂着他的乌发和衣襟,随风猎猎作响。灵气越聚越浓,在光晕中婀娜地翻腾着。

    只听许蓝尘一声怒喝,刚才还停留在他身边的蓝色光团,此刻已经瞬间飞了出去。光团化作一把把利剑般飞在空中,迅速朝着中心合并在一起,如一只冰蓝色的巨兽般在空中旋转,化作了一杆硕大的蓝缨长枪之影。整个枪身上的蓝光还在不断流动,似汹涌的怒浪相互拍打挤压着,逐渐凝聚缩小,汇集于一处。

    带着一声破空的嘶吼,“咻”的一声,就冲着火神心口呼啸而去。

    整个过程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游刃而娴熟。

    火神慌忙从四处墙壁内招呼火焰,汇集在自己身前,形成一面一人高的火墙,来阻挡攻势。

    旋即,蓝光“轰”的一声,撞在火墙之上。片刻之后,火墙上的火焰,被蓝光内不断散射而出的似海水般的光线一点点扑灭。火光逐渐越来越弱,被大片的海水蓝芒淹没。

    就在蓝芒撞上火墙的同时,刚才几具木讷的焦尸,转瞬被这撞击下的灵气波及,一个个被击得粉碎,“啪,啪,啪,啪啪”,几声后,只剩地上残留的灰烬。

    蓝光此刻速度不减半分,嗖地一声穿过火墙后,不偏不倚正中火神胸口。

    重力之下火神被击得飞了出去,整个人撞在了他身后的墙壁之上。随即身体在空中翻转,“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他被击中之后,渐渐全身被光团包裹。等了少许之后,蓝芒才渐渐消失暗淡。

    谁知?待蓝芒消散后的片刻,火神周身燃起了冒着绿光的黑色火焰。他在火中颤颤巍巍地一手撑着地,让自己爬了起来。一手扶在自己的胸膛处,将摇摇晃晃的身体靠在墙壁上。弯着腰大口喘气,借着自己身后墙壁内的火焰,来修复伤口。

    半晌之后,他缓缓站直了身体,将头慢慢抬了起来,让挡在脸前的长发自动滑落两侧。倏地一股热浪对着他迎面而来,凌乱的长发被吹得在半空中肆意舞动,漏出了他此刻消瘦惨白的脸。

    火神冷笑一声,抬手拭去嘴角处如火焰般的血痕,奇道:“你?你一个凡人,竟然能伤我?这法术?你从何处学来的?谁教你的?”他说着说着,竟然又惊又怒地吼道。

    许蓝尘暴起青筋的额上,布满了汗水。他大口喘着气,怒目直视着火神,静观不语。

    他心中虽是知道,此刻因再想对策,可若不是他现下强提着一口气,只怕已经撑不住了。因为气海丹田内空空如也,再无灵力可以反击了。

    “好,好,很好,不简单!”火神轻呵一声后,又道:“不过,也不过如此。‘唤海鸣枪’如此高深的法术,你一个凡人,竟然也能施展的出来?…哼!只可惜,你法力低微,灵力孱弱。豁出半条命来施法,也不过才一成威力而已!”他回眸定睛一凝,目光落在许蓝尘身上,冷笑道:“本君曾经也是久经沙场,呼风唤雨的人物。就凭你如今的修为,还想灭杀本君?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使出几次‘唤海鸣枪’?”说话间,他一只手的掌心冲着脚下的地面施法。

    此时火神的掌心内,不断有大量黑煞之气,从地下“咻咻咻”的冒出来。黑气凝聚在他的掌心内盘旋。

    转瞬之间,火神身形化作一道黑影,闪身一晃,“嗖”的一声,就朝许蓝尘飞来。

    许蓝尘被他逼得连连后退,想闪身腾空躲避。可这不争气的身体,竟是半丝灵气也挤不出来了。

    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火神就化出身形,悬停在他的面前。

    还不等许蓝尘反应,火神手腕翻转抬起,将自己掌心内的黑色煞气,猛地向着许蓝尘眉心打去。

    这黑煞之气中,无数张瞧不清样貌的鬼头,如洪水中的猛兽般龇牙咧嘴地怪叫着。它们好似无孔不入,任由许蓝尘如何躲闪施法防御,依旧冲着他眉心之处蜂拥而至。

    这黑煞之气钻入他眉心之后,似一群霸道蛮狠的恶鬼,撕扯着他的元神,想要将其带离他的身体。

    许蓝尘痛苦地躺在地上不断挣扎,脑中有无数模糊的画面一一闪过。

    他一点点开始失去意识,身体也不再反抗。整个人静静的仰面躺在地上,双眼无神的望着上方,呼吸渐渐变得微弱。

    黑煞之气旋即在他体内倒转,快速逆流而出。它们从许蓝尘的眉心倏地飞出,准备回到火神掌中。

    突然,“嗖”的一声。黑气中竟带着一道细小如针的金光!

    “啊~!”火神痛苦地大喊了一声,掌心内黑色的煞气瞬间溃散。他飞悬半空的身体,“啪”的一下摔落在地面。

    几乎同时,他掌心之内火焰般的血液飞溅而出。血液在空中四散溅落,有几滴落进了许蓝尘口中。

    原来是许蓝尘眉心处,不知何时,被何人?埋下了一根如针般的金色光线。金芒刚才随着火神掌中黑煞之气的吸力,被误打误撞地从他眉心处拔了出来。

    火神方才毫无防备,被这金芒刺中掌心。

    随即,金芒顺势“嗖”的一声从他掌心钻入。

    火神从半空掉落后,半跪在地上。他面上惊恐之色尽染,迅即一手紧紧握住自己被刺伤的那只手的手腕,掐诀施法,试图将金芒从自己体内逼出。可是几次施法,均是无效。他紧锁眉头,疑惑不解地抬头望向许蓝尘。

    许蓝尘依旧平静的躺在地上,一动未动。

    不过转瞬之吸,扎进火神掌心内的金芒,就顺着他的手臂向上蹿去。

    他惊恐的脸上唰地一下变得惨白一片,额上渐渐渗出血红色的汗珠。感知自己体内那缕金芒,它已经直逼自己的真元而去。

    而此时许蓝尘缓缓翻动身体,单手撑着地坐起来,勉强撑着身体不让自己倒下。他抬手扶上自己的颞颥,轻轻甩甩头,好让自己从混乱而模糊的画面中清醒过来。

    火神听见殿外有脚步声传来,又见许蓝尘已醒。冷哼一声后,抬手在自己胸口上封住了几处穴位,暂时压制金芒继续在体内窜动。迅即身形一晃,化作一团黑气,“咻”的一下,消失不见了。

    许蓝尘朦朦胧胧中看见火神突然逃跑了。旋即,转身趴在地上,就朝王二狗和陈腊梅那边爬去,口中喃喃道:“师弟,师弟,师弟……”但,他还没爬出几步远,自己却先晕了过去。

    殿外众人早已散地远远的,东躲西藏起来,竖着耳朵外面的动静。躲藏之机,还不忘拖上李程霏和凯旋真人。实在是希望他们能保护自己一二!

    也难怪,李程霏这般英武的长相,怎么看着都是实力最强的。

    等了半晌之后,静听外面安静了好久。

    此时,李程霏已经不愿再留下保护众人。他拨开围堵在自己身边的众人,从人群中提着凯旋真人朝西边大殿走去。凯旋真人被吓得腿软,可算是被半拖着走出来的。

    来到西殿外不远处,他松手将凯旋真人丢在宽敞的甬道上,自己独自快步往殿内而去。

    他方进殿门,就瞧见他们三人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心知定是不妙!于是,机警的环顾四周一圈,确定了此刻的情况后。

    他便慌忙跑来了许蓝尘身边,俯身蹲下后,抱起许蓝尘晃了晃,口中不断尝试着唤醒他:“大师兄,蓝尘,蓝尘、蓝尘……”试了半晌,依旧没能唤醒许蓝尘。

    把握他的脉息,想是许蓝尘体内灵力已经完全枯竭了。于是从怀中掏出一个棕色的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了几颗恢复灵力的药丸,扶着许蓝尘半坐起身,将药丸依次塞进他口中,让他吞服了下去。等了片刻,又看了看他的面色,抬手施法试了试他体内气息,想是还要休息个一时半刻才能醒了。

    李程霏转头对着门口,悄悄溜过来,贼头贼脑张望的凯旋真人,道:“进来,扶蓝尘回去休息。”

    被吓得好似七魂散了一半的凯旋真人,强提自己的胆魄,探头进来瞧看了一圈后,才拎着浮尘咻咻咻地爬了进来。

    李程霏将许蓝尘交给他来照顾,自己转头起身,去查看王二狗和陈腊梅他们二人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