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八十八章强者打小就骄傲

第二百八十八章强者打小就骄傲

    重返1995第二百八十八章强者打小就骄傲几人来到厂门大门,等待林凡和齐论约定的五分钟到来。

    林凡从背包里小口袋拿出黑袋子,蹲在地上打开背包拉链。

    背包里都是成捆的一百块。

    钱是安自德提供的三十万,林凡背一路了。

    “从冰城开始,坐火车、做轮船,又在巴渝玩一天一夜,最后一路来万县,你心脏真的大啊。”巴代一脸佩服感叹道。

    钱星波大感意外。

    九五年社会状态可不是2020年,几百块都得藏袜子恨不得穿三层,林凡竟敢那么随便,真不知道是心大还是……

    这时,林凡装下五万块,抬头递给钱星波,道:“乘坐七点通往巴渝火车,去巴渝二院住院三部508号病房,去别说其他向跪下道歉。”

    “林总我可不是您,这……”钱星波看着袋子不敢接,觉得这也太随意了。

    林凡哼道:“嘴里喊着表哥你等我,我翘课煎了你最爱玉米饼,你一定不要出事,表情悲伤急躁,眼泪要大颗点,热心的乘客会帮助你的,还会给你热水自己家的特产什么的。”

    “骗人不好吧。”钱星波说道。

    “你在我梦里被人称做香玉集团一条疯狗呢。”

    林凡单手拉背包拉链背起来,起身把黑袋子的五万块塞着钱星波手里,又道:“赶紧去,现在还有一个半小时,还能吃个饭。”

    钱星波想到,林凡可能是考验自己,于是表达感激后迅速离开。

    高为民等人走远,道:“要我送他道火车站吗?”

    “不需要,别看他没头发身材又瘦又矮,还黑得跟木炭,毫不起眼,其实从小一股狠劲,可一旦遇到自己表哥救命钱,炸毛暴走都是小的。”林凡摇头说道。

    高为民还是担心,毕竟五万块不少了,不过没再说什么。

    三人转向废弃厂房。

    “还有三分钟,要不你再讲讲他的事?”巴代说道。

    “你表妹怀孕了。”林凡说道。

    巴代当即就蛋疼,可又拿林凡没办法,也只能作势要打,当林凡斜了下眼睛,就吓得缩回去。

    时间快速流逝,最后几秒厂房门前没有齐论身影,巴代就叹气道:“看来他骄傲的心不容许自己接受你的帮助。”

    “白话,小娃娃不信任小凡。”高为民附和。

    时间到了,齐论还没出来,林凡心里微微失落。

    正当他们都要转身,齐论出现,在月光下俊逸的五官露出冷漠,径直走到林凡面前几米停下。

    “你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齐论一开口,林凡就一股火从肚子冒出。

    高为民、巴代一左一右歪头看着林凡,表情意味深长。

    没等林凡反驳,齐论又说道:“我觉得很有趣,我邀请你一起去找齐工业,你也好亲眼见到,自己刚刚的说法多可笑。”

    “跟我想的一样,他就是骄傲的人。”巴代小声道。

    齐论的骄傲,林凡何尝不知道,他懒得回巴代,同意了齐论的邀请。

    “禹荷的事让我来处理,高爷爷你带着巴代,十分钟后巴奶奶回带着叔爷,在厂子南门附近,爬电杆进厂里去请求齐工业高抬贵手放过禹荷,奶奶他们还下跪了,你们得阻止。”

    林凡刚说完,巴代立马转身边跑边骂:“王八蛋到最后关头才说,我奶奶出事了,我拿刀砍死你再自杀,下去地府继续打你。”

    高为民也埋怨林凡在医院外面讲清楚,白了眼后追上巴代。

    呼呼……

    深秋的夜风吹来,带起一阵尘土,林凡两人都被包裹进去,但谁也没动盯着彼此。

    “你要当我的临时小弟,这样才能跟着我。”齐论说道。

    林凡翻白眼,这都什么时候,对面的家伙还有空计较吃亏的事,想知道后续的事直接说不就是,求一求,说不准自己高兴了给详细说说。

    不过他也只是心里吐槽,表明随口就同意了。

    齐论有点意外,虽相处不长,但他肯定林凡跟自己一样的性格,绝不会吃亏,所以故意用‘小弟’的名分刺激,希望能够得到其他信息。

    因林凡一个半小时,看似说很多,最近的事是一点也没提,没想到那么没有尊严就同意了。

    可惜齐论不知道,自己的喜好、人生轨迹,林凡全都知道,任由他怎么算计,不可能赢的。

    “走吧。”林凡挥手转身走向厂子外。

    齐论暗暗下决心,一定要赶出林凡之前所言的,自己会受辱的事,好打击林凡的自信。

    两人离开厂子,步行离开红标路进入县城大道。

    虽高为民吐槽二车道也好意思叫大道,可在这个年代还是山区县城,二车道泊油路已算是罕见了。

    华灯初上,街道两旁的店铺灯火通明,只要是餐饮店都是人满为患。

    “巴渝人还是那么热情。”林凡感叹着。

    齐论冷哼道:“万县跟巴渝没关系。”

    “过几年就有了。说实话巴渝会重新成为直辖市,机会大大的有,你没必要去京城发展吃苦头。”林凡回头说道。

    “你说你做了穿越梦,我和你旗鼓相当,但你这话怎么让我感觉,你是在害怕呢?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在你梦里我压着你打。”齐论说道。

    林凡不回答,摆弄脑袋看着左右的店铺。

    齐论快步上前,道:“你心虚了。”

    “星代花苑快到了。”林凡说道。

    齐论不理会,边走着侧头盯着林凡,道:“别掩饰了,就算你知道我的目标是星代花苑,也无法证明你梦境是真实的,无非就是你对我别有用心调查背景了……”

    “没喝酒就那么多话。”林凡瞥了眼齐论,道:“真想知道就直接说,或者叫爸爸,我就告诉你。”

    齐论脸霎那间拉长,‘爸爸’两个字对他而言很沉重。

    现在,于他而言不管林凡‘梦话’真假,从两人遇到后,他就没赢过一直在吃瘪。

    他十岁离开万县,就没怎么吃瘪过,所以恨不得生吞了林凡。

    “仗着经历赢我,你没什么好高兴的。”

    “噢,齐先生认可我的穿越梦吗?”林凡调侃道。

    齐论整个人更不好了,觉得自己变蠢了。

    两人在斗嘴中来到星代花苑大门。

    星代花苑是万县为数不多的商品房,地段算是最好的了,不过相对这个时代,小区没有物业一说,林凡两人毫无阻碍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