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返1995 > 第二百八十六章责任

第二百八十六章责任

    重返1995第二百八十六章责任巴代右手血淋淋,没有能力扶起摩托车,差点把脚跟给压到。

    他试了下后放弃,坐在地上道:“我爱我的小荷花,做哥哥只希望她幸福,跟你比赛不过是想说,你若是真喜欢他,麻烦扛起自己责任,不喜欢的话请跟她说明。”

    “那你比赛跟屁啊。”安子玉骂道。

    “因那个大骗子的话,让我意识到你是个自负、自信、自卑交织的人,若是不找个切入点,我没法跟你正常交谈。”巴代回头盯着安子玉说道:“告诉我,小荷花在你眼里算什么。”

    “算个屁!”安子玉愤怒吼道。

    巴代没什么反应。

    “哼,口是心非,亏得我以为你会在那大哥话下承认自己的心里。”大门口钱星波说道。

    高为民耳朵可利着,闻听后回头狐疑道:“小鬼临时起意挖人的,做什么事让你从猛虎成小猫,虽还是浑身刺,但煞气都收敛了。”

    此生躲在水箱背后的林凡走出来。

    “他说大骗子是你,对吧!”安子玉视线正好和林凡对撞,看到后当即质问。

    林凡默默走到安子玉面前。

    “长着一张贵公子的脸,竟干些畜生事。”林凡嘴里说着扬起巴掌。

    “小鬼!”高为民冲上去。

    林凡挥手一巴掌把安子玉打下摩托车,若非高为民来得快抓住摩托车把,安子玉非得被断半身。

    “口是心非的家伙,让我自己收敛点,自己那么用力。”高为民骂道。

    林凡淡淡道:“您会帮忙的。”

    高为民瞬间明白,自己又被利用,但却不生气,因林凡要不是心存一丝善意,大可不用通知,那安子玉下半生只能当个残疾人。

    林凡这时走到摔倒地上的安子玉面前蹲下,冷冷道:“小朋友,始乱终弃的人,根子是要被剪掉的。”

    林凡还做了一个剪刀的动作。

    一个有着丰厚经历的五十岁老灵魂,威胁一个从小没父母照顾,跟着外公外婆的未成年,对比太强烈了。

    安子玉吓得眼泪和尿水齐飞。

    “小毛孩。”林凡摇摇头站起来,看向其他小孩子。

    小孩子见老大都吓哭,吓得连连后退。

    “你们骑摩托车技术真鸡儿烂!”林凡转身抓起安子玉的摩托车骑上去,直接给孩子们展示什么叫车技。

    安子玉家是有电视的,众人的摩托车驾驶技术,全是跟着电视学,所以当林凡暂时出来不下于比赛选手,甚至是更绚丽的样子,孩子们脸色都变了,有兴奋、有无奈。

    十七岁和十八岁没什么区别,他们觉得自己跟林凡一比,就是个废物。

    林凡觉得差不多就停下来,跟孩子们说道:“去汽修学校或者老实点。”

    孩子们旋即低头,高手在前自己没资格嚣张。

    “林总,为什么?”院子大门钱星波问道。

    “醋味好浓。”高为民回头扫了眼钱星波说道。

    钱星波立即低头。

    “不要欺负小孩子。”林凡不满吐了一句,解释道:“平衡!”

    钱星波不解。

    高为民却是明白,林凡挖了钱星波,那齐论在这里此时此刻做到的事,也要一并担下来。

    只是老爷子好奇,齐论也是救赎孩子们?没打算浪费脑细胞直接询问。

    “好些,那烂货扩大这个小朋友心中的恶,后来骗保、伤人、电信诈骗……”林凡一个个数着孩子们人生轨迹。

    “你不是怕改变轨迹?”高为民心中有答案却故意吐槽。

    林凡两眼一翻,道:“您不是劝我,轨迹早改还怕什么。”

    “你就不是一个小孩子。”

    “我会张大的,不要老是想着自己快乐,忽视我的成长。”林凡反驳道。

    高为民立即冷哼道:“谁家十八岁能长成你这样妖孽?”

    “你才妖怪,你全家都妖怪。”林凡骂道。

    他没意识到,这一刻他就跟高考前一样,在高为民等老战士面前一如既往,任性、调皮孩子气十足,知道高为民发出爽朗笑声,他才意识过来。

    然而他只是表面生气,骂高为民为老不尊,其实内心很开心,若是那个时空……他何至于走到坠楼的地步。

    “钱星波,麻烦叫一下收废品的。”他看向院子大门说道。

    “才不要。”钱星波拒绝道:“我才不做坏人。”

    “奶奶的,还真……”林凡郁闷,钱星波竟然会说不要做坏人,那以后真又要找个凶狠的。

    “哈哈哈……丑小子,让你整日算计。”高为民鄙视道。

    林凡翻白眼不理会,转头朝发呆巴代骂道:“还你起来,再发呆你的小荷花就能不怀孕吗?”

    巴代只是在纠结,今日有林凡在那所谓进去肯定不会发生,表妹禹荷孩子怎么办,听到林凡喊声迅速回神起来。

    “孩子怎么办?”巴代直接问出来。

    其他人纷纷投注目光再林凡身上。

    一秒不到,林凡张口道:“堕了。”

    “什么?”众人惊呼。

    其他人反应林凡不在乎,他看着钱星波,道:“两个未成年人,有资格养育孩子。”

    “你这跟谋杀没意义。”钱星波说道。

    林凡气得朝钱星波吐口水。

    “臭小子你……”高为民无语。

    老爷子知道林凡的想法,不支持不反对,但被林凡亲手会掉一个‘杀手’的小孩子表现样子,给气乐了。

    哼!

    林凡冷哼转头,跟巴代道:“你寄望的天真无邪的小荷花回不去了,现在她要抛弃一些东西重新开始,这都是你我介入导致,以后她会变成怎么样,我不知道也希望你别干预。”

    巴代跟林凡认识不超过半月,但知道林凡太多事,明白不是无的放矢,所以郑重的点头。

    林凡松口气,他很不希望巴代一辈子为自己表妹奔走,而放弃自己的人生,现在还不敢说结果,但能迈出一步最好不过。

    他转头跟其他孩子们包括安子玉。

    老人都说,孩子们是一张白纸,会图上什么颜色谁也不知道,在那个时空中,以安子玉为首,这群孩子们无疑是黑色,现在他在源头介入,轨迹已发生变化,孩子们走向何处,希望是好的。

    “散了吧,将来有机会再见,希望那时候是阳光明媚天。”他露出灿烂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