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理解不了的三十七岁男人心 > 第三章,沿途风景与你共赏

第三章,沿途风景与你共赏

    孩子本就是母亲的软肋,更何况我知道家里穷被同学欺凌嘲笑的苦,所以我很轻易的就被我姑说服了,毕竟这世道没钱真的寸步难行,也许我老公今天的反常真的只是遇到事后的气话?

    他可是比我大九岁的,什么都先行我一步,不可能考虑不到孩子房子的问题,那我现在只要静观其变就好了,根本不用担心什么。

    直到这时稍微静下心来没那么焦虑的我才想起重点,他们是徒步回去的!徒步啊!二十里地,就算大人没事,孩子!我那五岁的小可怜也得走废了呀!

    我赶紧给我公公打电话,先问他今天在家吗,再问他有没有空,方不方便骑电三轮去迎一迎他儿子和孙子,顺便再跟耍小心机一样告诉我公公;老公想辞职了,您帮忙劝劝,不然再换工作什么的太麻烦了。

    公公答应着会去接他们了,也答应会劝了,我这才挂了电话满意的打开电视,哼着小曲,收拾起房间内的卫生。

    那一刻我心里还在美呢,哼,小样,跟我提辞职,我都不用一哭二闹三上吊,完美解决小问题,根本都不用我本人动手,现实就会推着他工作干活往前走!我刚才的焦虑纯粹是自己心理有问题,这是病,要治!

    当时的我完全沉浸在不用改变现状的喜悦中,被循规蹈矩的舒适圈迷了眼,根本没有考虑过人才是这世界上最大的变数!就算现实再铁臂,人只要铁了心,完全可以让金刚钻变绕指柔!

    也就只过了一会,我还在收拾茶几,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打开一看是我老公给我发来的消息。

    那是一张照片,拍的的是绿化带内正在织网的蜘蛛,洒水车似乎刚开过去,蛛网上还挂着水滴,我儿砸半蹲在一旁开心的看着它,整个照片都在给我传达着我儿砸因为发现了蜘蛛而开心。

    老公的留言:‘他眼神还很好使,看到了彩虹,发现了蜘蛛,让我看到了另一个他’

    我一看到他的话,嘴角不自觉上扬,再次得意起来;哼,这是知道孩子不是他想的那种坏孩子了,在变相道歉?那给你个台阶下,省下你难堪!

    我回了句:

    ‘你才带孩子几天,他还有好多特点你都不知道’

    ‘我以后会慢慢发现的’

    看到老公几乎是秒回的,这让我有了点恋爱时期待发扣扣消息的感觉,看在他认错态度如此诚恳的份上,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允许他孩子气几天吧。

    放下手机我就开始收拾猫窝了,整理房间,扫地拖地一条龙;正忙着呢,又是一条消息发了过来。

    这次还是一张相片,拍的是我儿砸正戴着用七八根柳条编成的简易凉帽高兴的对着镜头比‘耶’呢。

    老公配文是:

    报告当家的!人已经走到县城边缘了,孩子已带好,装备已配齐,随时可以出发!给你个机会要骑电车追我们一下吗?

    我当时就笑岔气了,我们一二年认识至今,他除了刚认识我的时候说出过这么孩子气的话,得快八年没这么跟我开过玩笑了。

    若按我平时的性格,肯定会回他‘本宫已阅,十五分钟后汇合’。

    但现在我已经耍了小心机,万一追他们的时候,正碰上我公公去接他们,再碰上老子训儿子的重头戏,我这做儿媳妇的在旁边看着搭不搭腔都感觉不太那么合适,于是我果断的回复到:

    不需要这机会,你们疯够了记得回来就好。

    我老公又是秒回:

    怕是疯不够了,不过就算你不来,这一路的风景我拍给你看

    我看到这句话又没忍住笑了,我们住的地方就是一城乡结合部,周围也没风景区更没有旅游名胜,哪门子冒风景去?

    这男人一旦不管不顾起来,还真是琢磨不透他在想什么,估计现在的他恐怕连枯树枝子都能看成根雕!

    为此我又忍不住嘲讽起他来:

    那我可真谢谢你了,我在这定居快九年了,回你家去的那条路跑了不下一百多遍了,我怎么没看到那有好风景?你先想想孩子累了你怎么背着他走到家吧!关键时刻还得靠老婆!

    我打字手速有点快,一没留神差点就要把内心戏打出来发给他了,毕竟我已经给他爹通风报信,把他们爷俩安排的明明白白了,他们都走不到下个村子,就会有‘专车’开来接他们回家。

    幸好我回完这句话后老公并未再回我什么,这让我稍微松了口气,意识到自己告密的事情还没有穿帮,他们爷俩一会就能被接走了。

    结果却非常打脸,是我高估了我公公的靠谱程度,当时根本没考虑到能培养出这么个‘好儿子’的爹那得有多么的‘靠谱’!

    我刚收拾完屋子正准备坐下休息,心里还盘算着我公公应该已经与他们汇合了,老公一会就得打电话过来怪我多事了。

    我当时才刚这么一想,手机又收到消息了,还是一张照片:

    照片上孩子手里正拿着一朵粉色的月季花,头上还是戴着他那柳条凉帽,笑的依然很开心,他身旁就是一片月季花海,五颜六色的月季花争奇斗艳的开了一片。

    底下配的消息是:

    玫瑰园里看月季,一片花海送给你!

    我当时就被照片上的月季花吸引住了,虽然觉得他配的话有点肉麻,但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扬,点开照片放大仔细观察,想看看这月季都有什么颜色。

    我这正放大照片看着呢,突然发现儿子背后有七八块排列整齐的大理石碑,再一想起老公说的玫瑰园里看月季,我当时就后背一凉炸锅了,立刻把电话给老公打了过去。

    电话一接通,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七八年没爆过粗口的我瞬间扯开了嗓子开骂:

    “鱼缸!你个王八犊子,你和你儿子现在在哪里呢!你敢说出来吗!我说那来的月季花海,你不嫌晦气别带着你儿子去找不痛快!”

    与我的暴跳如雷相比,我老公那不急不躁淡定异常的声音就显得格外蹿火:

    “这有什么不敢的,xx县公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