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DNF之我是新版本 > 第两百二十章 想法!

第两百二十章 想法!

    与gsd聊完后,张凡满脑子都在构思着关于鬼剑士的培养计划。

    就像gsd说的那样,鬼手的副作用虽然没有伪装者一开始那么厉害,但随着能力的增长,鬼手对于宿主的折磨会越发强大,除非是成为像张凡的这种情况,否则换成其它职业多少都还是会受到鬼手的制约。

    因为这个特性就导致了鬼手无法大面积普及,否则一旦失控那么破坏力可比伪装者们要恐怖许多。

    至少伪装者的生死奥兹玛一言便可以断定,但鬼手不同,如果后期暴走失控,即使张凡阻止那也不一定能保证及时,所以鬼手这条路还是要考虑走精英路线。

    而军队还是适合用伪装者去转换,只是细节方面还是需要多多研究才行。

    想通了这里的关键点后,张凡顿时感觉心情都好了不少,打定主意准备明天再要上几十个死囚来进行试验。

    ......

    第二天当杨坚得知张凡又要死囚的时候,出于好奇于是开始询问起了试验的进度。

    张凡对于这种事情一向都是不怎么会解释,于是便将昨天那三人直接拉到了杨坚面前给他展示成果。

    不出张凡所料,在那三人突然变成几乎像是小阁楼一般高大的怪物时,杨坚差点没直接被吓晕过去,要不是张凡在这里估计就直接殡天了。

    “噌!”

    利爪伴随着破空声直接将一个需要四人合抱的石柱轻易划断,杨坚的眼神之中已经渐渐由恐惧转变成了欣喜。

    如果此等怪物可以受人控制并批量制造的话...

    那个场面,杨坚甚至都不太敢去想。

    到时候这天下估计就没有人敢反对他了。

    自古以来皇帝怕的是什么?不就是怕自己的位置不稳吗?

    各方豪族,关中权贵,他们笼络财识,广纳土地,视百姓如草芥,甚者更是直接不把他这个皇帝看在眼里。

    一个个的手中都是握着私兵,乃至朝中大臣更是私下里笼络着不少将领。

    他是皇帝不假,但当他与这天下豪门呈现对立之时,那么这天下估计就要换人了。

    之前他猜忌那李渊何尝不是因为如此?

    一方豪强,兵强马壮,私交豪杰,广揽人心,一时间威望居然不必他这个皇帝差,这让他如何能安心的了?

    但眼下,杨坚看到了一个新的未来,一个真正意义上一统天下的未来!

    因此对于张凡要求的几十个死囚,杨坚直接连眼都没眨就同意了,甚至还问张凡够不够,如果不够的话可以从周边的州城去调。

    接下来张凡为了方便实验还将东宫的后院包揽了下来,并且严令任何人都不得进出,哪怕是杨勇。

    这一下可就让杨勇暴跳如雷,但碍于张凡的武力他这个太子爷没法多说什么,只能整天闷在屋子里在陈慧儿以及那头凶猛白虎的“看护”下认真的批阅奏折。

    但凡稍有一分心,这畜生的一爪子可是不轻。

    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杨勇逐渐开始有了一些变化。

    在跟随吕布抓捕那些鬼魂之时,杨勇见识到了众生百态,同时也开始渐渐的了解到了百姓们的难处和不易。

    尤其是每次看到一个个幼小的鬼魂之时,杨勇也是一阵阵的心疼。

    他虽然顽劣,但本质还是个人,之前没有接触过众生疾苦的他自然不明白这些平头百姓们生活的不易。

    但如今他接触的全部都是已死之人,对于他们的生前遭遇的事情也是让杨勇气愤不已。

    有的是因为闹饥荒活活饿死,也有的是被当地豪族欺压至死,也有是路遇强盗被截杀而死。

    在这种耳濡目染之下,杨勇开始逐渐收敛以往的放荡和不羁,转而开始思索起来自己身为一个储君总应该为这天下之人做些什么。

    每每看着那些稚嫩孩童的鬼魂,杨勇总是会充满惋惜之感,本来应该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岁,但却因为这些事情而落得这么一个惨淡下场。

    看着奏折上轻描淡写的描述着地方惨剧,杨勇就感觉有一股怒火在心头上灼烧着。

    如此欺上瞒下,本宫早晚弄死你们!

    另一边张凡自然是不知道杨勇此时的心里活动,对于这位太子张凡不是那么的着急。

    杨勇这个人本质其实并不坏,更不是那种荒淫无道就会享乐的昏君。

    他最大的一个毛病就是太重感情以及不了解人间疾苦。

    张凡曾经想过直接把这货丢在哪个犄角疙瘩里让他吃点苦,不过很快便被他否定。

    穷山恶水确实可以磨砺人的心智,但杨勇此时欠缺的不是毅力,而是心狠!

    身为帝王,站在那个位置就意味着自己必定会当一个孤家寡人,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成为你的朋友,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代表的都是整个国家,若是心善之人坐上去,到那时恐怕就是国将不国了。

    好人不代表就能当一个好皇帝。

    就像杨坚,看起来对着张凡客客气气的,但两人心里都明白,如果张凡没有这等伟力,杨坚绝对不会拿正眼瞧他一眼。

    人生在世,无他所求,唯利益而!

    让杨勇去往冥界,就是希望磨砺他的内心,最起码要做到对于世间生死都不悲不喜的地步。

    一个喜形于色的皇帝,只会被人吃的渣都不剩。

    不过说到底,张凡起的只是辅助作用,到底能走到那一步还要看他自己的造化。

    此时的张凡正看着面前的几具尸体思考着失败的原因。

    伪装者转化过程中确实是看脸,为了区分身体的强弱是否会影响转变的成功率,张凡还特地将其区分开来做的实验。

    这样做的唯一收获就是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身体的素质并不会影响转换的成功率。

    在血之诅咒面前,这个世界人们的身体强度还不足以左右是否能够成功的概率。

    这就不由得让张凡感觉到了头疼,这死亡率位面也太高了,十个死囚里面最后成功的居然只有一个个。

    这个结果着实让张凡倒吸一口凉气,心里不断琢磨着昨天那三个货到底是得有多欧才能撑过来的?

    想到这里,张凡不禁一脸愁容,脑中不断的回忆着关于伪装者的记忆。

    突然,一道灵光突然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16307/9751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