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巅峰龙帅钟良林婉月 > 第672章 赠拳场

第672章 赠拳场

    第672章  赠拳场

    这时候无论是看台上的买家,还是拳场众人,都被眼前目不暇接的一幕幕,震撼得无以复加。

    来势汹汹的洪武会五人,现在竟是四死一伤,这样的结局是没有任何人能够预料到的。

    钟良走到邹宇身边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见主要是腿伤,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

    连忙让他坐下来将腿伸直,邹宇知道龙帅这是要给自己治疗,便说道:“龙帅,你先去看看方十虎,他比我严重。”

    钟良看了一眼方十虎,他知道这人刚刚是替邹宇挡了刀,于是也没有多说什么,便径直走了过去,方十虎内脏严重受损,若是不及时治疗,难逃一死。

    这时的方十虎由于失血过多,导致意识模糊了起来,钟良将他放平在地上,手指在他身上几处穴位上点动,先将他肚子上的血止住,然后捡起那把洪武会留下的匕首,将方十虎的衣服划破,又随手掏出了五枚银针。

    对于这种伤势钟良是驾轻就熟,当年在战场上类似的伤,他不知道治疗了几百上千人,很快五枚银针便在方十虎身上落下,手指在针尾捻动,极有规律的注入真气。

    几分钟过后,方十虎苍白的脸便开始红润起来,他用虚弱的嗓音说道:“谢谢!”

    钟良只是向他点点头,便走向了邹宇,邹宇的伤势要轻得多,钟良只需要用推拿镶骨给他接好断腿就行,剩下的就靠他自己恢复了,像邹宇这样拥有内家八层实力的人,经过自己治疗再配合他本人的内劲调息,几天之后就可以恢复如初。

    最后是杜青玉,当钟良走过去检查他的伤势时,他才睁开眼睛,钟良也没有管他,见他的手指已经自己矫正了过来,便俯下身给他治疗折断的膝盖骨,这伤势比起邹宇来要难得多,因为膝盖直接联动大腿骨和小腿骨,稍有不慎,就会导致一条腿彻底瘫痪。

    不过对钟良来说,只是多花点时间的事。

    钟良先是在杜青玉的大腿麻穴上扎下银针,然后再开始给他推拿镶骨。

    七八分钟后,杜青玉明显感觉大腿上的经脉开始畅通起来,相信在自己运功调息之下,不用几天定能复原。

    他不由得对钟良的医术大为佩服,眼中露出一抹喜色,这时始终未发一言的杜青玉,叫住了转身欲走的钟良:“先生,你可以帮我救一个人吗?”

    钟良转头看向杜青玉,有些疑惑:“救谁?”

    杜青玉犹豫一阵后说道:“我师父。”

    钟良心中暗自惊讶,情报署不是说金山会满门被灭,就逃出来一个杜青玉吗?

    不过他还是面不改色的问道:“你师父在哪里?”

    杜青玉欣喜道:“先生,你答应了是吧!”

    “我师父就在仁丰,我现在就带你去。”

    说着他就要站起来,似乎都忘记了腿上的伤势,瞬间痛得他龇牙咧嘴。

    钟良一把按住杜青玉的肩膀,沉声道:“现在先好好休息,我有的是时间去救你师父。”

    钟良也看得出来杜青玉没有撒谎,想不到金山会除了杜青玉外还漏网了一条大鱼,在转身的一霎那,钟良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这两师徒,我收下了。

    等到钟良治疗完了杜青玉,尹树僧才带着拳场众人重新走上了擂台,他重重的对着钟良一抱拳:“小伙子,今天多谢你相助了,若是没有你,我这拳场怕是保不住了。”

    听到尹树僧的话,他身后的拳场众人都低下了头。

    钟良:“尹老不用谢,我此举也不光是为拳场解围,不瞒尹老我本人同样也与洪武会有仇在身。”

    尹树僧虽然好奇钟良与洪武会有什么仇怨,不过却是没有问出来,江湖上的人谁没有自己的辛密呢?

    尹树僧对于钟良身怀绝技而又能做到如此谦虚,大有好感,眼中满是欣赏之色。

    “小伙子,不知道你打算如何处置徐天霸呢?”

    其实钟良一开始也有所犹豫,不过现在他已经有了决定,他原本是想直接杀了此人的,不过现在想来留着这人对自己或许有用,在他嘴里说不定还能问出一些洪武会的情报来。

    于是回答道:“我准备将此人带走。”

    尹树僧脸色微微一变:“小伙子,能否给老夫一个面子,将这徐天霸送回洪武会。”

    顿时钟良眉头一挑。

    尹树僧敏锐的发现钟良的变化,继续说道:“小伙子,那洪武会的实力,确实不是你能够想象的,我与那洪武会老三有些许交情,或许还能从中斡旋,让洪武会那边不至于对你展开报复。”

    钟良明白了尹树僧的意思,看来他也是好意。

    于是钟良正色道:“尹老,你觉得我们已经杀了洪武会四人,你的面子能够让洪武会不报复我吗?”

    这个问题倒是将尹树僧难住了,的确,他也不敢对此事打包票的,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徐天霸,刚才都敢对他那么放肆,更不要说洪武会高层了。

    或许是他老了的缘故吧!总是想着息事宁人,可此事哪里是那么好平息的。

    尹树僧长叹口气后道:“也罢,也罢,小伙子,这徐天霸就任你处置吧!不过老夫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小伙子你能够答应。”

    钟良也有些疑惑了,他不知道尹树僧会有什么请求,不过还是泰然道:“尹老,你说来听听,我能够做到的定然相助。”

    尹树僧眼角皱纹舒展开,笑容可掬道:“老头子我也老了,准备借此机会彻底金盆洗手,这拳场我准备交由你来打理。”

    尹树僧的话一出口,他身后的众人便闹腾起来。

    “僧爷,你身体还好着呢!怎么能金盆洗手呢!”

    “是啊!僧爷若是你退出了,我也不干了。”

    “对啊!僧爷再怎么说,你也不能将拳场交给一个外人来打理呀!”

    这时候那油头裁判表情最为气恼,他这么多年在尹树僧身边鞍前马后,不就是等着尹树僧老死之后,接他的衣钵吗?

    都知道这尹树僧无儿无女,自己也在拳场小有威望,他如何愿意将拳场这块肥肉拱手让人。

    当即说道:“僧爷,我们兄弟都是因为你才聚拢在这里的,你现在退出,是想要我们拳场解散吗?”

    然而尹树僧看也不看油头裁判,这些年他如何看不出来此人的算计,其实他早就想要退出了,只是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接班人,自己手下这群人虽然都有些武艺傍身,但是没有一个能够达到他的要求。

    尹树僧面露威严道:“不要吵了,我意已决。”

    说罢再次看向钟良:“小伙子,老夫这个请求,你能否答应?”

    于是众人也都表情各异看向钟良,有不情愿的,也有不服气的,但是没有一个人再发声,钟良的身手他们都是见过的,谁敢贸然得罪这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