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巅峰龙帅钟良林婉月 > 第671章 绝杀

第671章 绝杀

    第671章  绝杀

    此时看台上的众人早已是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擂台上,这等实力的武者之战,是花钱也看不到的。

    邹宇也紧紧注视着两人的打斗,虽然他对龙帅很有信心,不过这徐天霸的实力也很强悍,甚至比起之前的乌擎来也不相上下了。

    擂台上无论徐天霸的拳法,如何狠辣多变,钟良总能轻松接下,然后在他拳风的空当还以厉掌,这是鬼阎王当日传授钟良的掌法,绵中带刚,攻守兼备。

    在钟良提升至内玄四层后,对这套掌法的使用,更加得心应手了,每一掌内劲都能够渗透徐天霸的护体真气,直击他内腑,几个回合下来,徐天霸看似损伤不大,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五脏六腑已经深受重伤了。

    其实钟良也大可不必这么麻烦,以他内玄四层的绝对压制,只需要全力一击,这徐天霸不说立即毙命也得是重伤垂死,可是他能够看出来这徐天霸还有安排,是以他才没有直接下杀手。

    终于在钟良又一掌击中徐天霸胸口的时候,徐天霸借势倒退七八步,他伸手擦掉了嘴角的鲜血,眼中露出极为森冷之色:“小子,都是你逼我的。”

    说罢,他从怀里掏出一枚手指长短的铜刺,那铜刺呈圆锥形,尖端形同绣花针大小,遍身刻着诡异的纹路,饶是钟良身经百战见多识广,对这东西也是闻所未闻。

    只见徐天霸一把将铜刺扎入后颈,瞬间的剧痛令他垂下了头,大约三个呼吸后,当徐天霸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双目已经是赤红一片,似乎就要滴出血来。

    浑身上下散发出野兽一般的狂躁气息,钟良也不由得暗暗惊诧,倒不是因为这徐天霸的古怪模样,而是他发现徐天霸的实力竟然提升到了内玄三层巅峰,与自己只有一线之差了。

    那铜刺是什么东西,竟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提升实力。

    没有给钟良过多的时间思考,徐霸天便嘶吼着冲了过来。

    “小子受死吧!”

    戾气滔天,以至于十几米外的看台众人,也都遍体生寒,入临冰窟。

    此时的徐天霸虽然气势上不输钟良,但钟良还是能够压制他一头,只是再没有的必杀的把握。

    钟良虽然不知道,徐天霸用铜刺对他身体做了什么,却不难猜出这种东西很像是兴奋剂,就算是能够一时让人爆发潜力,但是维持的时间也不会太长,自己要杀他,不过是需要多耗费些时间罢了。

    这令钟良大惑不解,这徐天霸有必要这么做吗?

    这应该还不是他的绝招吧!

    然而就在两人缠斗之时,擂台上唯一还没有出过手的洪武会男子突然动了,不知什么时候他手里多了一把匕首,身形如狐,向着邹宇袭杀而去。

    钟良终于明白徐天霸的后手是什么了?

    缠住自己,然后劫持邹宇。

    此时正在擂台边缘照顾方十虎和杜青玉的邹宇,也意识到了危险,这人是冲着自己来的。

    单从实力上来看,邹宇只是内家八层,而这最后一人已经是内玄一层了,这对他形成了绝对的碾压,而且对方还有匕首,留给邹宇的反应时间本就不多,几乎瞬息之间那匕首就离他不足一米了,浓烈的杀气似乎将要把空气凝结。

    邹宇的应变能力也是极强,只见他快速的抽下皮带,挥鞭向那人的手腕打去,然后翻身一滚,显然他已经预判到了那人的下一招,也正是因为邹宇实战经验丰富,才让他险而又险的避开了一刀,可是匕首仍旧是划破了他的后背,这最后一人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啊!

    邹宇忍住后背传来的痛意,一掌撑地,迅猛出腿,想要以扫堂腿将那人绊倒,但是那人速度奇快,一脚后发先至,狠狠踩在了邹宇腿腕,瞬间邹宇腿骨便被踩碎,他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

    此时的钟良想要出手援助邹宇,却是被徐天霸死死缠住,即便他改变套路,不留余力的狠狠地击打徐天霸身躯,也不能令后者避让。

    徐天霸此时嘴角鲜血直流,却还是狰狞的怪笑着,活像一头因受伤而癫狂的野兽。

    再说邹宇那边,手持匕首的洪武会男子,见邹宇受伤,一手持匕首向着邹宇腹部刺去,他当然不会直接杀了邹宇,因为刚刚徐天霸跟他定下的计策是活捉邹宇,来要挟钟良。

    他此举不过是想让邹宇失去抵抗能力罢了!

    面对此人的匕首,邹宇唯一能做的是后退,但是他一只脚已经废了,哪里还能逃脱得掉,就在匕首刺中他腹部的一刹那,一个人影闪到了他身前,挡住了匕首,正是方十虎。

    方十虎用手紧握住那人的匕首,不让其抽出。

    口中嘶吼道:“快走!”

    钟良也瞥见了这一幕,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快速处理掉徐天霸,可是徐天霸现在的实力与他相差无几,对方不要命的拦着自己,他也无法抽身。

    猛然,钟良灵光一现,铜刺!

    是啊!自己刚才的攻击,都放在了徐天霸的身体要害,却是忽略了铜刺,这徐天霸的实力因铜刺而来,只要自己打掉铜刺,想必他的实力定然断层。

    想到这里,钟良也更换了攻击方式,从一味的猛攻转而留出空当,放任徐天霸对自己进攻,果然徐天霸以为钟良救人心切,露出了破绽。

    嘴角禁不住露出狂喜之色,他全力攻击钟良的破绽,然而钟良身形一闪,绕到了他身后,当徐天霸反应过来的时候,钟良已经探手抓住了他后颈上的铜刺了。

    此时邹宇和方十虎这边,洪武会那人端的是狠辣无比,见方十虎不松手,便转动匕首在方十虎肚子里狂搅,痛得方十虎头上青筋直冒,口中痛苦的吼叫声震天。

    邹宇连忙扶住他的身子,双眼更是目眦尽裂,手中皮带再次挥出,正正向那人脑门击去,但是却被那人反手握住,因为邹宇一只脚支撑的缘故,那人猛地用力一扯,便将邹宇拽了出来。

    然后一脚踢开方十虎,松开了握住匕首的手掌,将邹宇的脖子掐住。

    他扭头看向钟良,脸上狰狞无比的大喝出声:“小子,停手,不然我就掐死他。”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句话成了他的遗言。

    就在他口中话音刚落的瞬间,一枚铜刺便穿透了他的头颅。

    他瞪大了双眼,至死都没有反应过来。

    钟良松了口气,终于赶上了,再看这徐天霸,被钟良拔出铜刺之后,竟是陷入了真气反噬之中,双目双耳之中不断涌出鲜血,还没等到钟良对他出手,便自己坐下来打坐调息。

    钟良冷笑,直接掏出银针来将其手脚经脉封住,使得他不能动弹,至于怎么处置他,钟良则要好好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