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巅峰龙帅钟良林婉月 > 第670章 再斩一人

第670章 再斩一人

    第670章  再斩一人

    所谓十指连心,剧烈的疼痛一瞬间让杜青玉动作放缓了下来,这时豹子嘴角咧开,随即一拳直击杜青玉面门。

    “杜青玉认输。”

    钟良喝到。

    哪知豹子根本不理会钟良的话,依旧是一拳重重落在杜青玉面门,显然他也是学了杜青玉刚才那一手,想要击杀杜青玉。

    没想到的是一拳下去杜青玉还没有断气,豹子一脚踢在杜青玉膝盖,将其一只脚直接踢废,在杜青玉支撑不住跪下来的一刻,又是一拳挥出直击杜青玉太阳穴,这一拳若是结实打在杜青玉头上,就是大罗神仙降临也救不了他。

    但就在他挥拳的前一秒,钟良动了,早就盯住钟良的徐霸天,也跃身上前欲要拦下钟良,谁知钟良竟是不躲不避直接撞了上去。

    徐霸天没想到钟良会是如此蛮横,直接将所有内劲都集中在肩膀处,想要和钟良硬来一次肩撞,在他想来钟良最多不过内玄二层,两人相撞之下,伤害也不过是五五开。

    谁知他竟是在钟良一撞之下,瞬间倒飞出去,身子就如同被一辆几十吨重的大货车全速撞上一般,然而钟良却还能保持前进之势,这一幕让徐霸天瞠目结舌。

    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

    就在他愣神之际,钟良已经袭到豹子身后,猝不及防的一拳直击豹子后脑勺,豹子竟然丝毫没有发觉,更是来不及防御或是闪避。

    “嘣!”

    的一声后,豹子前额流出一串血痕。

    内玄四层高手全力一击之下,就是他的头是铁做的也能打个对穿,为什么他只是前额流血呢?

    这是因为钟良对于内劲的掌控,已经达到怒火纯青的地步了,如果说豹子的头是个西瓜的话,钟良的这一拳可以做到西瓜皮不损分毫,而内部的西瓜直接变成西瓜汁。

    至于流血,那可能是脑中西瓜汁太多,绷不住了吧!

    豹子的眼耳鼻口都有鲜血冒出,人虽然还保持出拳的姿势,可是他已经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钟良的动作之快,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完成,从出手到撞击徐天霸再到击杀豹子。

    直到豹子的身躯重重的砸在拳场上,看台上众人才反应过来。

    “这小伙子真是生猛啊!一连打杀了两名洪武会之人了。”

    “你别看他现在这么狂,得罪了洪武会有他的苦头吃。”

    “我看不一定吧!你瞧那徐天霸,不也在他手里吃了亏吗?”

    钟良的表现,同样也出乎了尹树僧的预料,仁丰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位大高手了,他开设拳场自以为广罗了仁丰能打之人,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位自己闻所未闻的高手出现,不由得感叹自己真是老了。

    徐天霸似乎还沉浸在钟良那一撞之中,看向钟良的目光充满了惧意,半晌才回过神来。

    徐天霸咆哮道:“小子,你到底是谁?”

    钟良轻蔑地瞥向徐霸天:“怎么了,你不是刚刚还要和我算老账吗?

    还是说,你想反悔,不打这擂台赛了。”

    徐天霸的确很想要反悔!

    一开始他自持有四大内玄高手,足以横扫仁丰了,可是现在看来自己这一方连损三人,而且自己还不是这人对手,再打下去,着实也讨不到好处了。

    同时,他也意识到,这人根本就没有和他按规矩打擂台的意思,似乎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斩杀自己一方的所有人,丝毫没有留手的打算。

    这时,尹树僧也看出,徐天霸有退缩的意思了。

    他咳咳两声,提了提声势:“徐霸天,看在我和你家三爷有点旧情的份上,你现在带你的人走,我依旧可以给你两个亿,就当你没有来过这里,可好。”

    尹树僧能够在道上几十年不倒,自然有他圆滑的处事方式,知道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

    而且这徐天霸在洪武会中,根本就是个小喽喽,真要放任钟良打杀了他,一定会惹来洪武会的怒火,到时候说不定还会派出,更厉害的人过来。

    若是放在几分钟前,徐天霸一定会对尹树僧此话嗤之以鼻,可是形势比人强,现在的他觉得尹树僧的提议,也不是不能考虑,只要自己能够回到洪武会,还愁没有机会回来报仇雪恨吗?

    当即就要答应,却是被钟良的声音打断。

    “不可!尹老爷子,这已经不单是拳场和洪武会的事儿了,我既然参与了进来,那么这场擂台赛就必须打下去。”

    尹树僧只当钟良不知道洪武会的厉害,本就皱纹密布的额头皱得更紧了:“小伙子,能否听老头子一句劝,洪武会的实力,不是你能够想象的。”

    钟良自然知道尹树僧也是好意,但是他和洪武会梁子早已结下,不是说放过就能轻松放过的。

    “尹老爷子,这事儿由我一人抗下。”

    钟良的话极有震撼力,因为他微微的展露了自己百万统帅的气势出来,简单的一句话,在他口中说出来,竟是连有着几十年江湖资历的尹树僧,也不由得心神一荡,更别说台下哪些个拳场的拳手和看热闹的买家了,此时看钟良如同看待一座巍峨绝颠,顿生高山仰止,势不可攀之感。

    徐霸天也被这种气势慑服,嘴角不由自主的抽动起来,这般恫吓人的气势,他只在洪武会大当家身上见过。

    这小子倒底什么来头?

    此时他脑子疾速转动,总算想到了一个脱身的主意。

    徐天霸:“好,既然你要战,我便陪你倒底,不过小子,我要奉劝你一句,我洪武会不是你能够招惹得起的。”

    徐霸天如此说辞,把洪武会搬出来,自然是想让钟良有所忌惮,同时也为自己壮胆。

    钟良不屑一顾道:“小小洪武会,早晚有一天,我会亲自屠灭掉。”

    听到钟良这话,在擂台边缘调息的杜青玉,不由神色一动,难道这人也和洪武会有仇?

    徐霸天眼神阴翳的看向钟良,他也并没有再和钟良做口舌之争,而是在身后仅剩的一人耳边,低语几句。

    便走到场中,指着钟良道:“小子,废话少说,这一场我来战你!”

    钟良眼睛一眯,他察觉到了古怪,这徐天霸刚刚被自己一撞,已然是知晓了自己的实力,为何还敢在自己面前这般叫嚣,难道他还有后手?

    不过钟良也是果决之人,他行兵打仗有一心得,既然看不出敌人目的,那就打出来便是。

    钟良笑了笑也走到了场中,“徐天霸,记住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徐天霸咬牙切齿的瞪了钟良一眼,“废话少说,看招。”

    话音刚落,徐天霸便是拳出如龙,声势震天的向钟良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