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精灵乐园,大有问题 > 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能看啊

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能看啊

    “当然咯,我总不能隔空取物,把西瓜带回来吧?”

    “哇——”

    “你又哭什么啊?”

    温久满心疑惑,按理来说带回红嫁衣的西瓜,它应该很开心,怎么有一种触犯禁忌的感觉。

    你知道吗?

    我的真面目是不能被你看到的。

    “为什么。”

    温久又进入极为认真的状态,青黑色雾气的谜团未解,难道和红嫁衣的西瓜有关。

    因为…

    “嗯。”

    因为…

    “你冷静点,我在呢,没事的。”

    因为呀…洞房那天才能被新郎官看见的…

    红嫁衣哀嚎不止,红线都开始颤抖。

    我不干净了,嫁不出去了!

    “嗐。”

    温久提了半天的气,打算冷静分析青黑色雾气缘由,结果是这档子事情。

    “有什么关系,我就当没看见。”

    呜…

    你说说看,我漂亮吗?

    温久一时语塞,答应人家当做没看见,现在又要我评价长相,闹哪样。

    “很漂亮,真的是小家碧玉,很好欺负。”

    确实,红嫁衣的面相偏文弱,标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知书达理的大小姐。

    或者说,曾经的安小姐是那样,红嫁衣已经和病弱无关了。

    那…那…

    红线传递着后续询问。

    我好看还是飞蝴好看。

    “当然是你,飞蝴那能看的吗?”

    温久背着飞鹏大帅的战刀返回,感受着那副期盼天下战术得以归乡的心怀,再想想飞蝴。

    血压上来了!

    那已经不是客观上好看不好看的问题。

    如果穿越时空回三百多年前,老子一铲子砍死飞蝴,省得飞鹏大帅落为邪物。

    本着这种念头,对方是天仙也没用。

    得到温久斩钉截铁的肯定,红嫁衣心绪安慰,红线明明只能传递情感,识海中却有股吃到蜂蜜的香甜气味。

    温公子…

    “嗯?”

    我漂亮还是元月漂亮?

    “这个…”

    温久陷入沉思,“这个要怎么说呢,不是一个类型的呀,元月它…”

    房间里的空气近乎凝滞,气温不断下降,森冷穿透皮肉,直入骨髓。

    美梦形象版的红嫁衣站起身,往会客室外头走,不知道它要去干嘛。

    “停停停,你漂亮,而且元月是你衍生出来的,美貌随你。”

    得益于温久的机智操作,氛围回暖,美梦形象也回来了。

    “哈啾~”

    小楼外,元月不由自主打了个喷嚏,随后是寒战。

    莫名其妙有点在生死关头走一圈的感觉。

    “元月姐,你怎么了?”

    排后一位的杏月关切询问。

    元月也一头雾水,“不知道欸…”

    说回红嫁衣的会客室。

    西瓜交还,它明显安定许多,有点无欲无求满足感。

    当然,温久如果离开,又会怅然若失。

    其实红嫁衣百年前闯过飞鹏关,见到自己的西瓜,已经找回容貌。

    但这东西,总归不能被别人拿着,尤其是仇人。

    此番温久带回西瓜,又击杀飞蝴,红嫁衣心动不已,心中默默自我鼓励。

    经过飞鹏关历练,这才是真情实意的好夫婿呀。

    安红豆!

    加油!

    “我想问个事情,关于飞鹏关的邪术。”

    温久一开口,红嫁衣浓情蜜意的心态瞬间爆炸。

    这时候,你不应该跟我要点奖励吗?!

    “啊?那你奖励我点情报吧,关于飞鹏关的邪术…”

    哼!

    吃饱喝足的红嫁衣起身,在靠背椅上蜷成麻辣小龙虾的姿势。

    温久愣在茶桌边,心里奇怪它是生的什么气。

    生气归生气,红线依旧传递着消息,红嫁衣让温久接着往下说。

    “是这样的,飞鹏大帅有个大蜥蜴坐骑…”

    温久没法表述什么叫“额外增加超能属性”,只得形容为:

    青黑色雾气让邪物掌握了本不属于它的邪术类型。

    红嫁衣缩成一团,气鼓鼓表示没见过,不知道。

    一边气鼓鼓,红嫁衣一边取出类似绷带模样的物件,将战刀裹得严严实实,这才封住霸道外溢的邪性。

    否则三张封存符迟早给战刀崩飞。

    “安小姐,我给你画一下图案吧,辨识度很强的。”

    红嫁衣与十二红绫间能直接传递想法。

    很快,感应到呼唤元月拿着纸笔上楼,素手研磨,墨条在砚内随清水化开。

    “温公子,我这儿有笔墨,也有现代用的圆珠笔。”

    “元月想得可真周到,软笔即可,我要画的东西需要软毫笔触。”

    “好的,温公子稍后。”

    心如明镜,姿容端庄,元月眼眸低垂,悉心准备着。

    若干分钟后,温久拿起毛笔,在砚台内沾上墨水,又自边缘刮去多余分量。

    穿越前的小学美术课学过毛笔,大学也选修过,属于知道怎么操作,写得勉勉强强的级别。

    更没法和大小用毛笔书写的古人对比。

    好在温久并非要临帖,划出青黑色雾气那种的翻卷曲线即可。

    那东西本就没什么规律,浓淡干湿疏密的变化也比较生硬。

    壁画!

    对!

    温久一直想给更贴切的形容,此时亲自执笔,终于想到了。

    可不就是壁画嘛。

    碍于古代壁画选用涂料的特殊性,极度追求持久不褪色,壁画的色彩饱和度较高,色块过渡间的明暗关系交代得比较硬。

    青黑色雾气正是如此…

    “呼,画完咯。”

    提问温久收比,红嫁衣解除小龙虾模式凑近。

    你这画的是什么?

    元月在边上看了全程,语塞深深,“温公子之意境,非我得下人可揣测。”

    “哎呀,你们别打岔,真就是这样。”

    温久再次复述青黑色雾气的模样,不似烟熏火燎的自然气流,即便席卷而出,仍然是画上的风格,硬梆梆的笔触。

    飞蝴的事情也说了一通,它手上有个墨玉镯子模样的‘浊器’,雕花便是雕刻版的青黑色雾气。

    只可惜飞蝴生死后,镯子碎裂消解得实在太快,来不及封存带回。

    至于青黑色雾气中扭曲的肢体…

    那是真的画功受限,画不出来。

    红嫁衣认真思索,身边的元月摇摇头。

    十二红绫是红嫁衣衍生的邪煞,大多数情况下,它们拥有的知见,主子多半也有;

    而红嫁衣蕴含的阅历和学识,十二红绫未必有。

    除非出现特殊情况,比如元月外出,在野外偶遇所谓的青黑色雾气,那才是超脱主人之外,额外获得的知识。

    可称之为后天所学。

    红嫁衣摇摇头,红线传递的思绪表明,温久给的图景和描述确实指向性鲜明,但真不在红嫁衣的见识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