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终极斗罗之异神界传承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时空旅者的前奏

第二百三十三章 时空旅者的前奏

    唐忆泽抓紧回到宿舍,他可还有其他的安排计划呢。

    等这一次龙源星任务回来后,也就是一个月后,正好是秀秀的生日。他可是为其准备好了最特殊的礼物。

    “姐,我回来了。”

    宿舍里,除了唐忆泽,还有另一个人——白落衡。

    她就住在二楼的另一个卧室,平常待在一楼。也会陪同唐忆泽去三楼指点修炼或者去地下一层指导战斗。

    可以说唐忆泽如今的成就绝对离不开她的帮助。

    “他回来了吗?”

    白落衡摇了摇头,合上手中的书道:“还没呢。”

    二人正说着,一道青色光芒一闪而逝,一个黑影凭空出现在他们面前。

    “说你你就到。”唐忆泽迫不及待地问了起来,“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不太行。”

    “不太行是什么意思?”

    “单凭我一个人带不走他们两个,一个来回至少需要十秒的时间,我需要其他人帮我拖住对方十秒。”

    唐忆泽愣了愣,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你说的,不会是帝天吧?”

    “正是。”

    三年前救走兽神帝天的,正是现在站在唐忆泽面前的黑影。

    “那你现在的实力……”

    “别忘了斗罗星的法则,我是不能出手的。”

    “可是帝天毕竟是魂兽,让他去面对她,能撑得住十秒吗?”

    “帝天现在已经不是魂兽了。好了,我也不能久留,一个月后,一切都会顺利进行。”

    说完,黑影直接伴随着青色光芒消失。

    看到唐忆泽眼中的目光,白落衡道:“想要时空旅行,那就抓紧修炼吧。”

    在他六十五级的时候,获得了一枚绿色的时灵珠,顾名思义,穿越时间。

    与空灵珠相对应。

    就在他思考自己能否结合二者的力量进行时空穿越时,白落衡制止了他。时空穿越可能会对人的身体产生巨大的影响,自然不会让唐忆泽冒这个险。

    然而他还是冒了,因为这巨大的诱惑由不得他不尝试,作为一个穿越者,如果他真的能够做到时空旅行,那可就太行了。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能回到一万年前,两万年前,甚至三万年前甚至更为久远的时代。

    对于一个穿越者来说,这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而事实上,他也确实成功了。

    时灵珠与空灵珠的结合,真的让唐天泽做到了时空穿越。

    这不,刚才就是时空穿越的结果。

    只不过唐忆泽自己本身还是听了白落衡的话老老实实的修炼,没有亲自穿越时空。

    既然确定了真的能穿越时空,那他也不急于一时了,相反的是,这反而成为了他修炼的又一动力。

    目前,他已经是七十二级的魂圣水准了。

    “可是姐,你当初说等我到魂圣就可以进行时空旅行了啊,我现在也魂圣了,魂核也凝聚了。现在你又说让我等到七十五级?”

    白落衡沉思了一会,道:“就七十五级,到时候我为你开启星光之路,你就可以无碍地进行时空旅行了。毕竟时空旅行按照我们那里说也就是星光旅行。”

    唐忆泽不禁吐槽道:“姐,是不是在你们那里任何东西都能和星辰扯上关系啊。”

    白落衡认真地点了点头:“是啊,星辰殿的第一教义,就是星辰是孕育了世间万物,星辰是世界本源。”

    唐忆泽:“……”

    “好了,按照惯例,我们该去内院观星台修炼了。”

    唐忆泽叹了口气道:“不仅如此,我还到了和齐老师约定的十天一战的时间。”

    “那真是辛苦喽?”

    白落衡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将窈窕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柔顺的长发垂在后臀处。

    说着,她将书放在书架上,便和唐忆泽一起走出了宿舍。

    “唉,我也想活动活动筋骨了,虽然修为散尽,但是再不动弹动弹骨头也快退化了。”

    像是自言自语,但偏偏让唐忆泽听的一清二楚。其想法不言而喻。

    唐忆泽瞬间就垮了脸,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姐,我明天还要去执行任务呢,就不要再压榨我了好嘛,你要是真想活动筋骨,我给你找个陪练,怎么样?”

    “算了吧,”白落衡轻哼一声,“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不过你说执行任务?你们不是刚开学吗,执行什么任务?”

    “是到了四年级就要开始的,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一次嘛。”唐忆泽又向她解释了一下强制斗天任务的情况。

    “原来如此,能够理解,这也是历练的一种方式。”

    白落衡认可地点了点头,道:“在我们那里……”

    “在你们那里,也有历练这种情况,只是和我们有所区分云云……对吧。”唐忆泽模仿着白落衡的语气说道。

    白落衡:“……”

    “哼,既是历练,那就必然会有风险。”

    “当然有风险啦,没有风险还能叫历练吗?没有风险我还不去呢。再说了,以我现在的实力,不说一切都不怕,但也能在危险的时候及时跑路吧。”

    “既然你执意要去,那我……”

    唐忆泽看了她一眼:“那你也要跟着?”

    “想得倒美,我才懒得跟着呢。”白落衡切了一声,“在这里待着不舒服吗,还是城里的美食不好吃了?”

    唐忆泽也故作强硬地道:“你想去还没你位置呢。那可是斗天任务,不是谁想去就能去的。”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了内院。

    路过内院门口,唐忆泽又和唐秀玲打了招呼。

    自从那次在和郑龙江战斗用了昊天锤后,唐忆泽的昊天血脉就被同为昊天宗弟子的唐秀玲知道了,一来二去两人也十分熟络了。

    不过唐忆泽并没有去昊天宗,也没有听唐秀玲的建议,带着老爹回去认祖归宗。

    笑话,真把唐舞麟带回去了,到底是谁认祖归宗还不一定呢。所以和昊天宗这一块,唐忆泽的打算是暂时不深交,毕竟终归是过了万年,昊天宗内部到底什么情况他也不清楚。

    “齐老师,我来了。”

    和白落衡一同来到观星台,唐忆泽看到齐墨已经到了。

    齐墨也不多言,本在打坐的他,直接起身,横起手中的冰剑,释放出武魂。

    “来吧,让我看看这十天你又有多少进步。”

    脚底下,曾经的九个黑色魂环如今已经变成了八黑一红。

    而唐忆泽也径直上前两步,释放自己的武魂,七个魂环升起,颜色却足足有四个。

    一黄,两紫,三黑,一红。

    “老师,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