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宋起关中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四国伐晋

第一百二十四章 四国伐晋

    “朕在平城等你。”

    字迹算不上好看,但是铿锵有力,字字有锋。

    刘义真折起书信放在桌上。

    “看来拓跋嗣要吃定我了。”

    这说是战书,还不如说是居高临下的蔑视。

    “去给建康写一封信,请求朝廷发益州之兵助战。”

    “再给镇守徐州的朱龄石将军写信,恳请其北上佯攻魏国河北之地。”

    至于在洛阳的朱超石,刘义真和王买德都没有提及。

    洛阳之兵动不得!

    一旦洛阳有失,那关中等于直接被人包了饺子。

    别说关中,洛阳一旦被魏国攻占,整个中原都会暴露于魏国的兵锋下,到时候朝野必定动荡。

    而在刘裕筹谋禅位的时候一旦朝野震动,那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刘义真真正能借助的力量只有蜀地晋军。

    “没记错的话驻扎蒲阪的是我那位叔叔刘遵考吧?”

    蒲阪位于河东郡西侧,地势险要,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给他发一封公文,让他务必尽快将河东郡百姓迁往蒲阪以西。”

    迁民也是无奈之举。

    河东北边就是晋阳,晋阳再北就是魏国国都平城。

    而之前刘裕北伐后秦,虽夺关中,但河东北部大量要塞关隘还在魏国手里,所以若是在河东这块平原上和魏军主力作战,吃亏的必然是晋军。

    反之,只要退守蒲阪,借用山川之礼来抵御魏军就要容易的多。

    “另外...请吾虎符,调用一些天策府兵充盈潼关。”

    潼关上次被赫连勃勃偷了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刘义真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说这话的时候刘义真有些无奈。

    “给各级州、县发布政令,让他们组织百姓赶紧抢收粮食。”

    如今刚刚入秋,还没到收获的最好时候。

    但很明显拓跋嗣这个人精太清楚这点了,所以他才没有给关中时间收获粮食,当机立断立马发兵。

    刘义真握着一张关中的舆图,仔细打量着上面的信息。

    王买德也在一旁帮忙分析局势:

    “魏国虽然强大,但他们想从东边攻过来我们好歹有蒲阪、大河、潼关这些地方防守。”

    “乞伏炽磐与沮渠蒙逊两方都是看形势下场的主,只要我们没有陷入劣势,他们应该不会主动进攻我们。”

    “唯独赫连勃勃...”

    王买德欲言又止,他太清楚自己这位前主公了。

    上次的失败会让赫连勃勃愈发的谨慎,这也意味着他会愈发的难缠。

    刘义真看了看手中的地图,又望了望眼前的长安。

    “这关中,谁也拿不走。”

    ————————

    北魏的动作让关中周围的野心家都松了口气。

    特别是在统万城的赫连勃勃。

    他端着美酒,抱着美人,侧卧在黄金制作的龙椅上,无不得意的看向南方:“刘义真,这关中你终究还是要给我。”

    在赫连勃勃身边还矗立着一个汉人。

    这便是王慧龙。

    此时的他左衽披发,眼中同样闪着兴奋的光芒:“天王出马,此次必然马到成功!”

    接着王慧龙颇有些煽风点火的说道:“等天王夺取长安,务必要先狠狠折磨刘义真以报心头之恨!还有那王买德,听说他已经叛变天王,到时候必然要将他千刀万剐。”

    “哈。”

    赫连勃勃有些敷衍的回应过去,眼神里却有些不屑。

    他承认王慧龙的才华在某些方面不逊于王买德,但在道德层次二人就差太远了。

    王买德身为汉人,虽投于赫连勃勃帐下,但却始终是汉人打扮,不肯如匈奴人一般左衽披发。

    再加上王买德虽然投身于刘义真,但那全是因为救下赫连勃勃才导致自己被刘义真俘虏。

    所以赫连勃勃对王买德并无不满,王慧龙这记马屁却是拍到了蹄子上。

    王慧龙察觉自己说错了话,眼里出现一丝不悦,但还是明智的闭上嘴巴。

    “此次我要出动三万勇士,一举陷落关中!”

    赫连勃勃没有刘义真手中那样测绘精准的舆图,但关中一带的地形早被他牢牢记于胸中。

    “此次与上次不同...”

    “刘义真占据关中已有半年,也算有了些根基,所以图谋关中就要先毁掉这些。”

    赫连勃勃的思路极为明确。

    “吾先带一万人包围潼关,其余士卒则借用岭北地势,不断骚扰关中,烧掉粮田、村庄!”

    现在镇守潼关的是晋朝名将王镇恶,而且那驻扎着一万北府兵精锐。

    这几乎是关中一半的军事力量,单凭赫连勃勃想要强攻下来几乎就是痴人说梦,所以他才打算佯攻潼关,骚扰关中。

    “拓跋嗣那老狐狸倒是给我们选了个好时候,只要我们能尽可能快的摧毁关中粮田,之后再封锁关中与中原的联系。缺粮缺兵的刘义真能撑得过这个秋天也绝对撑不过这个冬天!”

    “此外,给西边的沮渠蒙逊传信,让他赶紧带兵东进,封锁住关中的西边,免得生出什么事端。”

    赫连勃勃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将怀中的女子推开霸气起身。

    他伸出右手,五指渐渐握紧,似乎要牢牢握住什么。

    “关中...我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