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二十七载 > 第三百九十八章:

第三百九十八章:

    明日替换。

    ——

    “咚!咚!咚!”

    大半夜的,一向睡得很死的我被拆楼声惊醒,而后过了几秒钟才分辨出那是有人在敲我家的门。

    我家门还从来没受过这摧残,被打搅了的我一脸不爽地起身,穿起拖鞋走出卧室,前往门口,想看看是哪个催债的人不长眼敲错了门:“谁啊?!”

    “咚!咚!咚!”

    外面的人听到我的声音,敲门声变得更加猛烈。

    原本想直接开门一探究竟的我见对方变本加厉,也忽然没了底。打算先透过猫眼瞄一眼,却发现猫眼恰好被贴着的福字给挡着了。

    这他妈的,心底埋冤了自己一下,我语气立马客气多了:“不是,你是谁啊?大半夜的有什么事?”

    “呜啊呜啊!呜啊呜啊!”

    门外的人没说话,只是不断发出类似呜咽的声音。我愣了一下,想起来对门的住户是个独居的哑巴大叔。

    莫非是他?

    我壮起胆子把门打开,发现门外站着的确实是那个哑巴大叔,他穿着个黑色背心、大裤衩,一脸焦急地看着我。

    “怎么了您?”我俩门对门的邻居,免不了打过不少照面,他平时很和蔼,从不给别人添麻烦,因此我寻摸着他大半夜这么着急肯定是需要帮什么忙。

    “啊啊啊!”他说不了话,直接抓住我的胳膊把我往他家里拽。

    “这,发生什么了啊?”我本能地抵触着。

    他指着屋里,一个劲“呜啊呜啊”。

    “行行行,您不用拽我,我进去看看。”我挣脱开了哑巴大叔的手,朝他敞开的门里走去,他则飞快地冲在我身前,给我带路,一路带到了窗户前。

    “呜啊呜啊!”他都快急哭了,指着我们隔壁的那栋楼。那栋楼最高的三层都在往外冒火,滚滚浓烟已经把前方的一片天空染黑。

    “我操!”我脱口而出一句国骂,不过很快就又冷静了下来。因为火势虽说很大,但楼下已经停了好几辆消防车。既然有消防队在,那应该是出不了什么问题,“没事没事,您不用担心,那楼下消防队都来了,用不了多久就能把火灭了。”

    “呜啊呜啊!”哑巴大叔摇摇头,还一个劲地指着那里。

    难不成有什么不对劲?

    我又仔细打量过去,发现顶层住户的某扇窗户里竟有两个小脑袋后,脑里轰地一声炸响!

    是孩子!

    因为我和哑巴大叔住的也是顶层,所以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被困住的顶层一户里面,有两个小孩子正慌乱地试图钻出窗户!可顶楼装有防盗网,就算他们钻了出来也还是会卡在那个位置!

    我明白了哑巴大叔的意思,当即小半个身子探出窗户,向楼下的消防车发出最大的呼喊:“诶!诶!上面有孩子!有孩子!!”

    “什么?!”

    “顶层有孩子!两个孩子!!”

    “好!快快快!还有两个孩子没出来!”消防员听到了我的声音,加快了营救速度。

    “一定要快!”我吼道。

    这时哑巴大叔拍了拍我,又指向了孩子所在的位置。我抬头看去,发现那两个孩子中的哥哥已经把妹妹托出了半个身子!

    现在顶楼还不像下面那两层烧得那么严重,可要不了多久也会被火焰吞没。到时候孩子就算没被烧死,也会被烟活生生呛死!

    “孩子!别出来!别出来!”我又开始冲那两个孩子吼道。

    那一瞬间,整个小区里都似乎在回荡我的嘶吼。

    孩子也听到了我的声音,在黑暗中摸索声音的来源。

    我叫哑巴大叔把阳台的灯打开,回想起我们小区通往天台的门都不会上锁,便继续大声道:“跑!快跑!孩子快跑!向上面跑!去天台!”

    孩子看到了我在向上指,哥哥把妹妹又拉回到了屋子里,转身离开了窗户。

    他们照我说的去做了!

    我松了口气,刚充满喜悦地扭过头看向哑巴大叔,一丝理智就将我拖入了冰窖之中。

    “操……我多管什么闲事……”我意识到如果孩子们没能逃到天台,在中途出了意外,那么我这个给他们指了一个方向的人脱不了干系。

    “呜啊呜啊。”哑巴大叔恢复了些许镇静,在向我说些什么。

    都到这个关头了,我无心猜测他想表达什么,强撑着身子迅速把灯关掉,以求不再被人注意到,随后两腿发软,手脚冰凉地时而看向窗户时而看向天台。

    三十秒过去了,两处都没有人。

    一分钟过去了,窗户那里被火焰吞没,消防员还在紧急救援中。

    一分三十秒过去了,天台仍旧没有动静。

    哑巴大叔扶住了快瘫倒在地的我。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我双眼呆滞喃喃自语。

    那两个孩子没有逃出来。

    我吃饱了撑的,在这件事上主动摊上了责任。

    这事要是让我爸妈知道了,铁定要破口大骂我闲得没事干找罪受。

    “我完了……”我瘫坐在了地上,面如死灰,想象到了消防员责问我为什么要让孩子乱跑,孩子的父母扯着我的衣领让我还两个小孩的命的情景。

    “呜啊呜啊。”哑巴大叔手忙脚乱地打开手机,输了一行字给我看。

    【谢谢你】

    我无力地注视着哑巴大叔。

    若不是他大半夜把我叫醒,我根本摊不上这事:“您谢我个屁啊!我要完了,都是您害的……”

    哑巴大叔又打起字。

    “您害死我了!”我几近崩溃,双手抱住了脑袋,抽泣着,“这都是什么破事!我才二十一岁啊!我就是想帮个忙!我没想这样!”

    “呜啊!呜啊!”

    “您能不能别叫了!”我只想一个人静静。

    一阵抽泣过后,哑巴大叔突然猛地拍打我的肩膀。

    “您还要怎么样!”我眼眶通红地抬头瞪向他。

    他没在意我的目光,再次指向了外面。

    我平复了一点,挣扎着爬了起来,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发现隔壁楼的顶楼也已经被火焰彻底吞没,而天台之上,有两个小孩的身影若隐若现!

    “啊!”我难以置信地愣住,随即嚎啕大哭起来。

    孩子们还活着!

    “孩子们在天台上!天台上!!”我再次探出身子,带着哭腔向消防员呼喊。.

    ——

    十多分钟后,消防员们顺利将孩子们救下。一对外出的夫妻火急火燎赶回来,把救下来的孩子揽入怀中泣不成声。

    我擦去了脸上地泪痕,和哑巴大叔挤在阳台上,看着楼下的这一幕,默契地露出了笑容。

    人在就好。

    “呼……”这小半个小时里,我的心情如坐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现在困意再次袭上心头,“那火快扑灭了,您早点休息吧,我也回去睡着了。”

    哑巴大叔拦住了身子虚脱,声音沙哑的我,用手机又打出了一行字给我看。

    【谢谢你,你救了孩子们】

    “要不是您,我现在还在屋里睡大觉。”我想到刚刚担惊受怕的时候还呵斥了大叔,满是歉意地道,“这俩孩子是您救的。”

    哑巴大叔还要打字。

    这次轮到我拦住了哑巴大叔:“我替孩子们谢谢您,好了,您安心休息吧。”

    说完,我离开了大叔家,回到自己家中,如释重负地躺在了床上。双手枕在脑后,盯着天花板良久,微笑着长叹了一口气,沉沉睡去。

    雨天,现在雨势尚小,但广播里说今天晚上会有特大暴雨。

    “咚咚咚。”有人用指关节敲着副驾驶的车窗。

    我开了一天的车,正打算回家好好睡一觉,而且看那人也没撑个伞,身子都湿透了,进来还会把座椅弄湿,所以我摆了摆手,示意现在不接单。

    “咚咚咚。”那人无视了我的摆手,固执地敲着车窗。

    我耐着性子把车窗降下来:“哥们儿,我现在不——”

    “去兴云桥。”那人没等我说完话,就亮出了张百元大钞。

    我本想拒绝,但毕竟顺路,看他淋雨也怪不忍心,就收下钱让他上了车:“去兴云桥哪啊?”

    “桥上就行。”那年轻男子道。

    我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打量着他,这年轻人一头长发,戴着圆框眼镜,有点儿艺术家的那意思,可惜没身上没挎个相机包,应该不是专门去拍风景的:“你这是去干什么?”

    “没什么。”男子回道。

    “行,那你把安全带系上。”干这行这么久了,甚至用不着问两句,光看人就能看出来健不健谈,看这哥们儿不爱说话,我也懒得搭理他,开着车朝兴云桥驶去。

    才开了二十分钟,雷声炸响,闪电不断,雨势突然就变大起来。

    “鬼天气,赶快下完吧……”我自言自语了一句。

    “这雨要持续到后天……我刚看了天气预报。”坐在副驾驶的男子冷不丁说道。

    我紧盯着前方路况,把车速降了下来:“是吗?咱这地儿就这样,要么不下,要么往死里下,真他妈的折腾人。”

    男子看上去有些着急:“什么时候能到?”

    “再有个……二十分钟吧。”我估摸了一下时间回道。

    车子恢复沉默。

    我原本以为今天临了临了能顺路小赚一笔,运气还是不错的,但十分钟后情况就急转直下,车子经过了一段积水较深的地方时突然熄火抛锚。

    “我操。”我脱口而出,试着重新发动车子。

    旁边的那位皱起眉头,默默看我做着没有意义的挣扎。

    我试了几次,车子打不着,很快也觉察出这哥们儿有点不耐烦,便掏出了雨伞:“别急哈,我下车看看情况,肯定把你送过去。”

    “不急。”那哥们儿深吸一口气,口是心非道。

    我打开车门,撑起雨伞,脚一落地,积水直接没过了小腿:“操,这么深……”

    我们这破地方只要一下雨就积水,今天暴雨导致积水更加严重。我绕车一圈上上下下看了一遍,也没看出个问题,又灰溜溜上了车,搓着手一脸歉意:“哥们儿,对不住啊,这车一时半会儿修不好了,我得联系个拖车。”

    “行吧。”男子八成也看出来了,所以情绪没多大波动,直接解开安全带就要下去。

    我一把拉住他:“你干啥去?”

    “走过去。”他说。

    我瞪着眼:“疯了?这么大的雨怎么走过去?你有啥急事儿啊?”

    他掰开我的手,一副看穿了的样子道:“钱不用退我了,我先走了。”

    我怪过意不去,把雨伞递给他:“那这伞你拿着吧。”

    他看到伞愣了一下,迟缓地接了过来撑起:“谢了。”

    “谢啥啊,要我说你还是坐着等雨小点儿再说吧,我完了再帮你联系个车子送你过去。”我说。

    “不用了。”他撑起伞朝前面走去。

    可惜我那小破伞不顶用,他撑着没走两步地就被风雨吹得散了架。

    看到这一幕我更过意不去了,从车窗探出脑袋大喊道:“回来!回车上!”

    男子没搭理我,干脆扔掉了散架的伞,淌着积水继续前行。

    我低声骂了一句,挽起裤腿,下车赶上了他,扯着他往回走:“走吧!先回车上避雨!着什么急啊,天大的事儿还不能等雨停了?”

    “这雨后天才停!”男子抹了把脸道。

    “那你也先跟我回车上,我帮你联系个车子行吧?”我生拉硬拽把他弄回了车上,先联系了一块儿开出租车的朋友过来接一下他,然后又同家里报了平安,再然后看向了男子,“你到底有啥急事儿啊,大晚上顶这么大的雨要跑桥上。”

    “没什么。”男子还是没说。

    “心情不好?”我脱掉了湿漉漉的上衣,拿出烟递给了他一根,“抽烟不?”

    “我不抽。”

    我自顾自点了一根:“我朋友一会儿就来,让他接你过去,成吧?你也不用再付车钱了。”

    “不用麻烦人,不是也没多远了吗,我走过去就行。”男子道。

    我气不打一出来:“你咋这么倔呢?车子开着都费劲,你硬走啥?”

    “抱歉。”

    “跟我道啥歉?”我一愣。

    “走了。”男子这次下车很快,直接跑了出去。

    我懒得追他了,跟朋友通知了一声不用过来了,就安心等待拖车到来。

    第二天,我看到了男子从桥上跳河的新闻。

    网页版章节内容慢,请下载爱阅app最新内容

    请退出转码页面,请下载爱阅app最新章节。

    新笔趣阁为你提供最快的二十七载更新,第三百九十八章:二十七载免费。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