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呢喃诗章 > 第二百零八章 夜课

第二百零八章 夜课

    刚才引领夏德来见丹妮斯特小姐的中年女人,从书架之间,又领着夏德返回了存放着【破损的旧世界地图】的空地,随后通过地图让他返回。

    而在回去前,夏德厚着脸皮,向操作和看守地图的三人,索要了有着圣拜伦斯校徽的“纪念品”。

    于是,在又一次光怪陆离的幻象后,他手中握着五只钢笔出现在了施耐德心理诊所二楼的房间内。

    正坐在墙边凳子上聊天的其他四人立刻站起身,看到是夏德回来了才松了口气。

    “瞧!纪念品!我专门从学院带回来的!”

    他笑着向四人展示手中的钢笔,医生拿过一支,有些激动的在灯下观看:

    “哦,夏德,快和我们说说,学院究竟是什么样子?”

    在场的五人中,施耐德医生是对前往学院最为热切的人。和大家讲述刚才经历的时候,夏德心中还在想,如果他返回后带回“圣拜伦斯其实是一场骗局”的消息,医生说不定会当场失控。

    因为夏德意外的“远行”,这天下午剩下的时间,完全变成了由他讲述自己的见闻。明明和丹妮斯特小姐见面的全过程不过半个多小时,但在众人追问细节下,他足足讲到了傍晚五点半才讲完。

    当然,银月、红月的事情没说,只是说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自己协助完成。

    “我还从来都没见过十三环术士呢,不过听你这样一说,丹妮斯特小姐似乎很平易近人。”

    这是医生对夏德描述的评价,但看其他人的反应,露薏莎小姐、安娜特小姐和奥古斯教士,似乎都有过与十三环术士接触的经历。

    医生在意的是圣拜伦斯的学术氛围和学习环境,对夏德没有能够和学院的正式学生交谈感到遗憾;露薏莎小姐则好奇的询问关于十三环术士丹妮斯特小姐的细节,甚至还让夏德准确的描述对方的穿着和发型。

    奥古斯教士对夏德描述的图书馆丰富的藏书感到好奇,听到夏德说起《粉红之书》时和他一样并不了解,施耐德医生和安娜特小姐也不明白这本书,倒是露薏莎小姐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制止夏德与其他三人的相互讨论,她红着脸轻描淡写的说道:

    “不健康读物,里面有大量和繁殖行为有关的奇术和咒术记载......我可没看过,只是写课程论文的时候,了解过这本书的事情。”

    这样一说夏德就完全明白了,话题戛然而止。

    至于安娜特小姐,她在意的是夏德带回来的奇术【灵魂回响】以及最后的占卜。这项奇术,根据安娜特小姐的说法,算是低环术士通过正常手段能够掌握的最强大的奇术之一,那位十三环图书管理员出手实在阔绰。

    “至于占卜,以前没听说过丹妮斯特小姐精通占卜,所以夏德,你也不必太过在意。”

    这是她给出的建议,但占卜的结果和夏德手中要做的事情重合度实在太高,所以他还是决定尝试一下。

    这天的学习会直到六点左右才结束,结束时大家还意犹未尽,以至于夏德和安娜特小姐,差点忘记归还上周借来的图书馆奇术和咒术目录。

    学习会结束后大家分别离开,施耐德医生急着再次出诊,奥古斯教士的圣祷节筹备工作越来越繁忙,至于安娜特小姐,她要去见贝亚思小姐,有了夏德的情报,她们之间的关系大概会有突飞猛进般的增长。

    露薏莎小姐则和夏德一起离开,两人先共进晚餐,随后才前往羽毛笔大道,进行第一次授课。

    授课地点是露薏莎小姐的书房,与圣德兰广场的书房相比,出租公寓的书房稍显狭小,但里面堆放的书本数量大概有夏德书房的五倍还要多。

    书桌已经被提前收拾干净了,夏德与露薏莎小姐对面而坐,桌子旁放着水桶,水桶上面飘着雪花。

    “首先我要确定,夏德,你对人类文学与启迪要素的了解有多少?”

    金发姑娘在家穿着合身的女士衬衫,头发披散着垂在脑后,将扎头用的头绳系在手腕上。她为今晚的授课准备了很多东西,夏德面前摆着纸笔和笔记本,手边还放着三本书。看露薏莎小姐的意思,这些书是他下周需要研读并提交读书笔记的。

    “基本上一点都不了解。”

    鉴于夏德的基础知识基本为零,所以课程的前一个小时,露薏莎小姐花费了大量时间,让夏德了解“启迪”要素的发展与当代精通启迪要素的环术士们的发展状况。

    当代对于启迪要素的研究分为两个大方向,即从文学中获得启迪和直接从文明中获得启迪。

    露薏莎小姐的精通前者,并按照文学分类,向夏德依次列举了不同种类的故事能够获得的力量的异同点。至于从文明本身获得力量,根据露薏莎小姐的说法,这个时代很少有人会专精这种方式。

    “严格些来说,任何通过查看人类写下的文字,来获得要素的方式,都属于萃取启迪要素的方式。因此对启迪要素的研究,也能够帮助你更深入的挖掘那些古代典籍中的奥秘。”

    这种系统性的学习,正是一无所知的外乡人所欠缺的。函授环术士虽然自由,但相应的也缺少系统性接受培养的机会。有露薏莎小姐这样愿意毫无保留提供帮助的“老师”,可以快速让夏德补齐那些基础性的常识,在环术士的道路上走的更快。

    所以,虽然二者算是各有所需,但夏德其实很感激露薏莎小姐。

    大概七点半左右,两人才稍微休息了一下。随后,露薏莎小姐将自己找来童话故事《树之吻》原典的抄写本的翻译本拿出,让夏德仔细研读。

    前些天夏德说明自己与【无限树之父】莫名的牵连后,露薏莎小姐便临时更改教学计划,认为与【树】有关的符文,也许会对夏德起到很大的帮助。

    夏德一边读故事,露薏莎小姐一边解释故事中的细节性内容,并根据不同的传说和故事,解释故事中的巨树和塔薇尔公主可能代表的含义。虽然这本书使用了通用语,但一些隐喻和不同的解读手段,都能对理解故事本身产生很大影响。

    等到夏德完整的读完第一遍,露薏莎小姐满头汗水的坐回到了书桌后。她看着脸不红气不喘的夏德:

    “夏德,上次面对那只魔眼的时候我就想问了,你的灵魂抗性究竟有多高?这种接近原典的故事,读完一遍难道一点不适感都没有感觉到吗?”

    耳边传来轻笑声,夏德其实只是没意识到这种书会污染精神。

    总之,今天读一遍就足够了,下周的课程两人会继续对这本书进行研读。露薏莎小姐估计,最多一个月的时间,夏德就能够从书中获得些许的力量。再加上至今仍然在研读的《疯狂的逐光者》,夏德近期可能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这种由另外的环术士帮助解读故事的待遇,在这个时代的其他地方可是永远也找不到的。过去时代的一对一的学徒制倒是有这种现象,但学徒制里的老师们可不会像我一样大方。”

    她大概是在夸奖自己。

    将近九点,正式的授课结束,露薏莎小姐让夏德显现出自己的命环,然后在她的指示下,不断尝试着的使用【迷锁·卖火柴的小女孩】,以此让露薏莎小姐体会【火柴女】的力量。

    夏德没看出这样做有什么用,但金发的女作家则声称自己收获很多。

    这样的研究一直持续到十点才结束,因为女作家租住的公寓不允许任何男人停留超过十一点,楼下的房东太太已经来催促好多次了。

    夏德准备告辞时,手里多了三本书和一本露薏莎小姐过去使用过的学习笔记。

    但露薏莎小姐不是送他到门口,而是拿起自己外出时穿的外衣,跟在夏德身边也走公寓门来到夜晚的羽毛笔大街上。

    “露薏莎小姐,你要送我到路口?这么近的距离,不必送了。”

    “当然不是。”

    金发姑娘示意夏德跟她沿着街道向前走:

    “虽然你没有说【灵魂回响】奇术需要的材料,但我想肯定和尸体材料和灵魂材料脱不开关系。夏德,你知道要去哪里弄材料吗?”

    她套上那件还算是宽松的外套,右脚踩了踩地面,让鞋子更合脚一些。

    “去老约翰那里......”

    “他连魔眼都不收,你为什么认为他会有那些恶心的材料呢?尸体类的材料,在托贝斯克这种管制很严城市的黑市都很难找,这需要特殊途径。”

    说着,率先走向路口,对着夏德招招手:

    “跟我走吧,我给你介绍个好地方。”

    夜色中金发姑娘的背影,在羽毛笔大街不算很亮的煤气路灯下,显得格外的耀眼。夏德知道用“耀眼”这种单词来形容背影是不合适的,但他目前只能想到这个单词。

    急匆匆的跟上去,这次倒是没有说道谢之类的话。两人聊着携带【青春不老叶】的感受,一起消失在了逐渐涌现出的夜雾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