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心中种莲花 > 第三十七章 三分给薄面,万山不敢当

第三十七章 三分给薄面,万山不敢当

    周图南微微点头,道:“来的正好!走,我去见见!”

    这般说着,就来到了客厅,就见到不仅高义鸿和白守业来了,而且果然带来了两位朋友。就笑道:“高兄弟好久不见!这两位朋友是?”

    那两个受宠若惊,急忙道:“我是八卦教的边薄涛。这个是我的弟子李善!”

    高义鸿就道:“白兄是八卦教教主,李善是八卦教坎离堂的堂主!”

    边薄涛笑道:“什么八卦教,小门小户的,这教主说出来笑死个人。反倒是周香主最近做的好多大事,让我等闻听之后,佩服不已!不愧是天门教的义士!”

    他原本想要说离字坛的义士,但是高义鸿这个兑字坛的人在这里,只好改口说天门教。

    不过不论是边薄涛,还是高义鸿都清楚知道。这离字坛的声望比起兑字坛来差的太远!

    周图南微微一笑,道:“原来是边兄弟,李兄弟。不知今日此来,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的,只要我这里能够办到,绝不推辞!”

    那边薄涛两人想不到周图南居然如此好说话,都是大喜,道:“多谢周兄弟,多谢周兄弟!”

    高义鸿笑着对边薄涛两人道:“边兄弟,你们遇到什么麻烦,只管和周兄弟说说便是?”

    边薄涛连忙道:“周兄弟,我们八卦教最近得罪了万山派。

    不怕周兄弟笑话,我们八卦教只是一个小教派,便是我这个教主,手下也也不过只是有着七十三个神煞兵马而已!

    面对万山派还真有些力不从心,只能想办法请同道兄弟们帮忙出面调停。

    刚好高兄弟他说和周兄弟你交好,所以我们就来了……”

    万山派?

    这个周图南还真不陌生。

    当初周图南可是和这个万山派打过交道的。

    此派这些年好生兴旺,弟子遍布大江南北。乃是一个炼煞门派!

    此派最大的特点,就是所谓的功法容易修炼,速成。

    所以弟子众多,许多都投入到了衙门当中,为官府做事。

    其实力庞大,这边薄涛的八卦教招惹不起,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周图南就笑道:“不知道边兄弟你们如何和那万山派起的冲突?”

    边薄涛道:“我们八卦教都是一些苦命人,多是盐户。

    而万山派为官府做事,有弟子在盐检营做事。有次冲突,就被我们杀了……”

    所谓盐户,就是煮盐的人。

    自古朝廷盐铁专卖,哪怕是铁器开放给民间私营,然而盐业也一直被朝廷垄断。也是朝廷最大的税收来源之一。

    朝廷控制盐户,就是控制了食盐的源头。

    然而盐户生活极苦,自然不甘,历代盐户走私贩盐之类的事情不胜枚举。

    这八卦教肯定是贩卖私盐的时候,被盐检司的人给抓到了,反抗时候杀了人!

    要知道自古朝廷对于贩卖私盐的事情深恶痛绝,刑罚极狠,动辄砍头。

    敢贩卖私盐的,都是脑袋绑在裤腰带上做事,不管谁来抓,肯定都是要拼命的!

    周图南却是奇道:“这种事情,怎么也上升不到结仇的地步吧?”

    万山派是浊流煞修门派,虽然不属于乾坤教,是属于和官府合作的白道门派。

    但是和乾坤教这种黑道派别之间,一般也都有着默契,大家都是为了混口饭吃,各为其主。

    做事都是睁只眼闭只眼,不会太较真!

    就算是有时候起了冲突伤亡,也都是按规矩赔偿,不会真正结仇,起什么全面冲突。

    否则真的动不动互相仇杀,冲突。大家的日子都不要过了!

    真正肆无忌惮的敢肆意杀戮的,也就是兑字坛这样的势力!

    如果说普通的乾坤教派别不过只是黑道,那么兑字坛对于景人朝廷来说,就属于恐怖,组织了。

    然而兑字坛就算是动不动灭人满门,却也要讲规矩。

    什么门都灭,什么人不能杀,都有讲究的!

    像是早前的火星观和白归德,若非出卖同道,兑字坛也不该轻易动手灭门的。

    否则没有规矩,胡乱杀戮,四处树敌,导致人人自危的话,恐怕不等景人官府出手,早就被人给灭了!

    因此,万山派死了一个弟子而已,又怎么会为此大起刀兵?

    更重要的是门派和帮派不同。

    门派更近似于学校。虽然要比学校联系紧密的多!

    但是怎么也不至于为了一个下山弟子,就和八卦教起这种冲突!

    边薄涛道:“这种事情,其实不过只是一个导火索罢了。真正的原因还不是因为,无非是有些人看着我们贩盐,就觉着我们太赚钱了,眼红而已!

    想要夺我们的盐场!”

    明白了,这就是利益作祟。

    周图南笑道:“既然如此,那应该不是整个万山派出面,归兄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那万山派高手众多,到处都是师兄师弟,师伯师叔,一叫就是一大帮。还有一位散人高手出面,我们小小八卦教又能如何?”边薄涛叹气,以为周图南忌惮万山派,不敢出面。

    周图南呵呵一笑,道:“既然如此,这件事情,我就出面帮白兄调停便是!等下我就写封信给万山派送去!”

    边薄涛惊疑不定,周图南这是不是还在打太极?难道这周图南正的如此有面子?一句话就让万山派偃旗息鼓?

    李善忍不住插口问道:“若是万山派不给周香主面子如何?”

    周图南呵呵一笑:“放心!那万山派一定会给面子!”

    顿了顿,他笑道:“那万山派要是真的不给面子,那说不得就要和万山派做过几场了!”

    边薄涛闻言大喜,要的就是这个。当下掏出一叠银票来,道:“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这也是江湖规矩,请人帮忙,自然不可能空手而来。

    周图南随手收下,道:“各位稍等,我马上写封信去!”

    这般说了,很快就写了一封信,让人直接送到万山派去。

    收揽人心之事,自然要慢慢来。

    若是连钱都不收,这就显得太过刻意施恩,效果自然不会太好,甚至反倒让人疑神疑鬼。

    这就是无事献殷勤的道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