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簪头凤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新宠(一)

第二百六十九章 新宠(一)

    “太子妃娘娘,荥阳军回京了,太子殿下也回来了。”

    陆乙一脸喜色地来禀报:“大军在几日前就启程了。不出十日,就能赶回京城。”

    绮云轻声笑道:“殿下这是赶回来见孩子呢!”

    周院使说过,一双孩子随时都会早产临盆。这几日,陆明玉不管到哪儿,周院使和四个接生嬷嬷就跟着到哪儿。

    陆明玉笑着嗯了一声,右手抚上高高隆起的肚子。

    肚中的一双孩子,似是感受到了亲娘的愉悦,拳打脚踢。陆明玉的肚皮都被两个孩子闹腾得变了形。

    陆明玉笑着轻嘶一声:“这两个小混账,整日在我肚子里闹腾。等他们出生睁眼了,我非先揍他们一顿不可。”

    一席话,惹得身边人都笑了起来。

    就在此时,门房小厮跑来禀报,慧安公主来了。

    慧安公主隔两三日就来一回,对二皇子府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陆明玉起身没迎几步,慧安公主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

    “快些坐下歇着。”慧安公主连声催促:“瞧瞧你挺着这么大的肚子,不好生待着,还起身迎我做什么。又不是外人,别讲究这些虚礼。”

    陆明玉也没和她客气,笑着坐了下来。

    正巧孩子又在肚子里闹腾,将肚皮撑起高高的一块。

    慧安公主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不过,每见一回,还是要惊叹一回:“孩子在肚中也太能闹腾了。”

    可不是么?

    陆明玉笑着叹道:“现在到了晚上,根本睡不安稳。两个孩子轮流闹腾,肚子动个不停,哪里睡得着。”

    慧安公主偶尔总要冒些酸:“别人羡慕你还来不及,你倒嫌弃两个孩子闹腾。”

    陆明玉知道慧安公主的心结,也没和她计较。

    慧安公主自知这么说话不妥,很快扯开话题,说起了宫中诸事。

    陆明玉整日待在府里,来来回回就身边几张脸孔,无聊又气闷。听慧安公主八卦毒舌,倒也有趣。

    ……

    譬如,延禧宫的孟妃,养了几个月的伤,伤势一日日好转。就有些耐不住了。在永嘉帝前去探望的时候,张口央求要出寝宫。

    永嘉帝没允,话也说得重:“你犯下大错,安生在寝宫里待着,这宫里宫外也消停。”

    孟妃没料到永嘉帝这般绝情,当时便哭闹了起来。

    永嘉帝哄了几句,见孟妃还是不肯罢休,索性起身走人。气得孟妃整整一日没吃饭,奈何饿到第二天也没见天子回转心意,只得委委屈屈地收拾了脾气,继续在延禧宫里苦熬。

    永嘉帝为何忽然对孟妃忽然冷淡无情了?

    这当然也是有原因的。

    一个月前,乔皇后不知从哪儿选了一个美人,送到了永嘉帝身边。

    这个美人年方十六,新鲜娇嫩,容貌娇美,明媚活泼,一颦一笑的模样颇有几分肖似年轻时的孟妃。

    乔皇后献美的时机选得恰到好处。正好是邳州大胜捷报频传之时。永嘉帝心情愉快,也有纳美的兴致。

    这个美人得了宠,被封为王美人。正新鲜热乎,永嘉帝有了新人,对心头挚爱的孟妃自然也就淡了几分。

    孟妃虽然被关在延禧宫,却不瞎也不聋,知道这个王美人后,着实气了一场。奈何再气也没用,她不能出寝宫,自然也没办法出手去对付打王美人。

    “……想想可真是解气。”

    慧安公主一脸畅快的笑意:“孟妃仗着父皇偏宠,不将母后放在眼底。如今她也该尝尝什么是失宠什么是被冷落的滋味了。”

    陆明玉微微一笑:“这位王美人,真的很受宠吗?”

    慧安公主撇撇嘴:“也不知母后从哪儿寻来的美人,不算最顶尖的美貌,胜在年轻活泼,和孟妃年轻的时候像了五六分。”

    所以,说到底,永嘉帝喜欢的还是孟妃。王美人能得天子青睐,也是因为她生得像孟妃的缘故。

    不过,后宫有人能分走永嘉帝的宠爱,总是一桩好事。

    王美人是乔皇后选出来的人,对乔皇后分外恭敬。得了天子宠爱,王美人也没飘上天,每日老老实实去椒房殿请安。在永嘉帝面前,也时常提起乔皇后。

    又因太子在邳州表现出色,永嘉帝近来去椒房殿的次数也多了不少。

    在有心人看来,这是孟妃即将失宠的征兆。

    陆明玉悠然笑道:“母后早就该这么做了。”

    慧安公主瞥了陆明玉一眼,压低声音道:“我问过母后,母后说,这是你私下出的主意。”

    陆明玉没有否认:“孟妃受了重伤,要卧榻养伤。这么难得的好机会,当然不能错过。”

    慧安公主想了想,笑了起来:“你说得没错,这确实是最好的时机。”

    永嘉帝喜新也念旧。后宫里的年轻嫔妃也有不少,却从来没人能夺走孟妃的专宠。眼下孟妃犯下大错,又要养伤,不能伺候枕席。

    王美人的出现,正好填补了空白。永嘉帝出于移情也好,出于新鲜也罢,反正,王美人已经成了后宫新宠。

    ……

    慧安公主和陆明玉在闲话的时候,这位传闻中的王美人,正在椒房殿里请安。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年轻貌美的王美人,眉眼生动鲜活,笑起来像枝头开放的鲜花。

    乔皇后看在眼里,也觉赏心悦目,笑着说道:“免礼,平身。”

    王美人生得像孟妃,言行举止也刻意练过。

    不过,在乔皇后面前,她颇为老实规矩,将那些献媚的做派都收拾了起来,谢了乔皇后恩典。

    乔皇后暗中花了不少心思,才挑选又调教了一个王美人出来,对她十分和气:“在本宫面前,不必拘谨。”

    王美人抿唇一笑,声音娇脆:“皇后娘娘待臣妾宽厚,是臣妾的福气。臣妾焉能轻浮肆意,不敬娘娘。”

    乔皇后听得心中舒泰。

    是啊,再受宠也是妾。

    在正妻面前只有低头的份。

    以前,是她太过隐忍,是她对丈夫存着不该有的奢望。如今,她冷静清醒了,对永嘉帝再无眷念。日子反而畅快了许多。